习近平有几个推心置腹的朋友?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52031?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作者:余杰

二十一世纪给我们两种选择:独裁者继续存在或独裁者被消灭。我们需要加深对以下这一情况的理解:独裁者会使二十一世纪比二十世纪更加腥风血雨。

马克•帕玛《粉碎邪恶轴心》

论及对外关系,习近平在十八大闭幕式上的“就职演讲”的最后部分,说了一句低调而怀柔的话:“中国需要更多地了解世界,世界也需要更多地了解中国。”然而,习近平上台一年,其外交政策比胡锦涛时代更加强势。在亚洲,与日本、印度僵持不下,对东南亚各国不惜使用武力威慑;在美、俄之间,继续玩弄毛时代就已娴熟的平衡术,但更倾向于联俄抗美的拙劣伎俩;对欧洲各国,則绕过欧盟,采取各个击破的政策;对非洲,更是赤裸裸地推行新殖民主义政策,掠夺能源,破坏环境,激起众怒。然而,强势归强势,尽管中国的资金和中国的产品席卷世界,但环顾全球,中国的朋友越來越少,敌人越来越多。那么,谁是习近平推心置腹的朋友呢?还是俄国的普京,还是美国的奥巴马?是北韩的金正恩,还是越南的张晋创?

中俄关系:习近平与普京有多像?

习近平把苏联最后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看作是“亡党亡国的千古罪人”,与胡锦涛如出一辙。但是,这并不减弱他对俄罗斯的热爱,所以上台后首次出访地便选择莫斯科,并谄媚地向普京表示,“我跟您的性格很相似”。

中共官方媒体如此具体阐述习近平与普京之相似性:“习近平与普京间存在着高度互信的价值观基础。普京的父亲是苏联的模范共产党员,他坚信共产主义并试图将它应用于日常生活,并当过核心党员的秘书。而普京自己也曾是苏联共产党员,他把苏联解体视作‘二十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习近平则来自一个知名的革命家庭。两人分别生于一九五二年和一九五三年,青年时代自然深受共产主义教育的影响,也自然会继承父辈的一些优良作风。虽然世事变迁,两人的思想会有一些变化,但他们一定不会忘记中苏两国人民用鲜血和生命凝结的深厚友谊。”

此种论述破绽百出:普京并非共产党的忠诚党员,在苏共崩溃之前便决然退出前程似锦的克格勃系统,此后为民主派的彼得堡市长索布恰克服务,一直视俄共为政敌。俄罗斯国内各左翼政党与共产主义运动的支持者,如俄羅斯共產黨和比俄共更加亲近斯大林主义的俄羅斯共产主义工人党、全联盟共产党、俄罗斯民族布尔什维克党,基本上都反感与厌恶普京,称普京是“叶利钦的亲西方、卖国和对本民族进行种族灭绝政策的延续者”。所以,习近平对普京的友善,不是因为两人都对共产党忠诚,而是普京的个人魅力对习近平的吸引,以及中共出于自身利益对俄国的投怀送抱——联俄抗美的梦至今还没有醒来。一百多年来,中俄之间流血的时候多,友好的时间少,北极熊对中国的野心从不掩饰。俄国侵占了中国最大面积的领土,屠杀的中国民众的数量仅次于日本。习近平偏偏要与虎谋皮,真是愚不可及。

习近平自以为跟普京想像,其实他的那点摸爬滚打的本事,哪里能与特务出身的普京相比?梦想当现代沙皇的普京,开飞机上天,驾潜艇下海,精通柔道和拳击,甚至亲自猎杀猛虎。整肃金融寡头毫不手软,改善民生亦有相当成绩。虽然铁腕治国,却也有不少真心诚意的粉丝。习近平有这样的能耐、政绩和人气吗?习近平至多不过是一个在民众口中传为笑谈的独裁者。在精悍敏捷的普京面前,肥胖臃肿的习近平,妄想成为“普京第二”,简直是浮生若梦,自欺欺人。

而俄国确实也不把中国放在眼中。习近平访俄,俄国媒体普遍反应冷淡,几乎没有头版报道;俄政府也不甚重视,派去接机的只是职位低微的远东发展部长。中国央视欣喜若狂地报道两国签署了两份重大军售框架协议,这厢话音刚落,那边立即泼上一盆冷水:俄国政府所属的国际广播电台“俄罗斯之声”澄清说,此为假新闻,军售合同与习近平来访无关,是在胡锦涛去年访问俄国的时候签署的。中方只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否则又成了“习近平打的”的满城风雨的大笑话。

中美关系:习近平与奥巴马有多亲?

在访问北韩四年之后,直到二零一二年春,习近平才以接班人身份访问美国。习近平在访美时的表现,优于十年前以同样身份访美的、呆板木讷的胡锦涛,却比不上昔日在美国掀起旋风的邓小平。

一九七九年邓小平访美,开启了此后十年中美的一段蜜月期。正如李慎之指出的那样,什么时候中美关系良好,中国国内的政治改革就有希望;什么时候中美关系不好,中国国内的政治改革就没有希望。邓小平访美之后的十年,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黄金时代。而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屠杀”,摧毁了美国对中国的浪漫想像,美国人终于认识到,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同时,也使得中共当局对美国和西方的定位回归毛时代——他们永远是“亡我之心不死”的、企图搞“和平演变”的“帝国主义”。

当前的中美关系堪称世界上最复杂的双边关系,比冷战时代的美苏关系还要棘手。于是,中美双方想出了一个“庄园峰会”的方式,先从两国元首培养个人感情开始做起。二零一三年六月,不顾加州热浪衮衮,奥习举行了为期有两天的“不打领带的会谈”。奥习二人单独会谈的时间长达八个小时,这在中美的外交史上前所未有。

第一天的晚宴持续的时间比较长,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据一位参加宴会的美国官员讲,习近平兴致很高,还开了一瓶茅台酒,向奥巴马祝酒。不过,不清楚奥巴马是不是也喝了茅台酒——他多半不习惯喝这种中国烈酒。

在记者会上,习近平反复提及“新型大国关系”,“我们需要创新思考,积极行动,这样我们才能通过合作来建立一个新型大国关系”。习近平宣称,在中美两国建交四十年之后,今天是“新的历史起点”。这些谈话反映出他希望中国在世界经济和外交舞台上能成为美国的平等伙伴。

然而,美方的反应相当谨慎。从一开始,白宫就表示,此次在私密的加州庄园内举行周末会晤,并不是要宣布新的协定或共识——用外交术语说,就是“有望达成的成果”——而是为在奥巴马和习近平间建立更融洽的关系,从而在问题和争端出现时能产出切实的成果。

虽然最近二十年来中国经济迅猛发展,中国不像冷战时代的苏联那样被拦截在“铁幕”的另一边,中国深切地加入了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但是,中美之间至多就是“利益攸关者”而已。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考量,以及美国外交政策中现实主义一翼的影响,美国不得不与中国打交道,奥巴马在朝核问题等国际议题上需要得到中国帮忙,但这并不意味着奥巴马与习近平就是朋友、美国与中国就是盟友。中国是一个独裁的共产党国家,这就注定了中美之间真正的友谊的开端必须是中国实现民主化。自从共产主义这个怪胎诞生以来,美国就是这个邪恶的意识形态的敌人,这也是由美国的立国根基决定的。

诉诸人类历史,这个事实清清楚楚:从来没有一个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成为稳固的盟友。“中美共同主宰世界”是习近平闭门造车的狂想与迷梦。

中朝关系:习近平与金正恩有多铁?

北韩是中国最后的“难兄难弟”。早在二零零八年,作为王储的习近平便奉命访问北韩。新华社评论说:“这是中共十七大后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成员首次访朝,充分显示了中国对中朝传统友谊的高度重视。”习近平表示,“中朝传统友谊是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亲手缔造和培育,两国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所以他將出访朝鲜当作到中央工作后出访的第一站。

当年,胡锦涛刚刚上台,就在给中宣部的批示中写道,中共宣传部门要向北韩和古巴学习。在泽东时代打下思想底色的胡锦涛,对金氏家族铁板一块的统治术羡慕不已。那么,习近平也要以北韩为师吗?

习近平的北韩之旅,乃是“污名之旅”,乃是习近平必须交给政治局的“投名状”。习近平首次以“第四代领导核心”的身份出访,第一站不是欧美,而是北韩,再次坐实了“主人爱恶犬”之真相。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斧头帮”,其“潜规则”之一就是:想要上梁山,先纳投名状。只有名声狼籍者,才是这个圈子中值得信任的兄弟;只有成为金家的朋友,才能成为胡锦涛的接班人。中共的国际战略是为其一党独裁的内政服务的。习近平只能默认并分享“朝鲜是朋友、美国是敌人”的毛泽东的世界观。

可惜,北韩日渐飞扬跋扈,连主人也不放在眼里了,企图核武化,不断制造事端,让中共越发难堪。二零一三年四月,习近平在出席博鳌论坛时,罕有地指出,“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虽然任何人都知道这是指责金三世在朝鲜半岛制造冲突,但习近平还是没有说出批评的对象的名字。这不仅仅是东方式的含蓄和面子观念使然。

二零一三年六月,习近平与奥巴马在加州庄园会晤时,似乎愿意接受美方的建议而对北韩施加更大压力。《纽约时报》评论说:“朝鲜战争结束六十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一个美国领导人让中国人相信,其盟友的野心所造成的威胁,比它崩溃造成混乱的风险还要严重。”然而,这个看法过于乐观。习近平未必有这么聪明。在这个毛时代长大的“红二代”心中,意识形态甚至高于国家利益,他从北韩的体制上看到比中国更多的毛时代的残留。而这正是习近平与金三世惺惺相惜的原因。

在中国,北韩和金家王朝仍然是不能批评的禁忌。二零一三年三月,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呼吁放弃朝鲜,而受到无限期停职的处罚。邓聿文在文章中认为,“中国那种基于地缘政治而与朝鲜建立起来的战略盟友关系已经过时了。此外,一种靠建立在意识形态上的关系是很危险的。虽然中国和朝鲜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但两国之间的区别甚至大于中国和西方社会。”这篇文章刚一发表,外交部就向中共党校兴师问罪,邓聿文的副编审的职务被解除,他遭到“无限期停职”。

这位体制内学者的遭遇表明,在习近平眼中,批评金三世,就是批评他本人。虽然主人与恶犬之间未必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但打狗还是要看主人面。习近平不会完全放弃金家王朝,尽管饥荒和专制每天都在夺走无数朝鲜民众的生命,他仍然要竭力维持这个政权的存在。这一政策是由中共政权的本质决定的,也是由习近平本人的世界观决定的。

中越关系:张晋创不是习近平的“同志”

中国官媒报道说,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东广场为第一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举行“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欢迎仪式”。鸣响过二十一响礼炮,在检阅三军仪仗队时,队长改用“同志”而不是“阁下”称呼张晋创。还有八十名北京小学生列队,手举两国国旗,用越南语喊欢迎口号。这样的环节,在最近几年中国接待国外领导人的欢迎仪式中非常罕见。

这一改口,显然不可能是仪仗队队长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习近平团队的精心策划。中方称习近平以中共中央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双重身份邀请张晋创访华,凸显出中国和越南不但是邻国,而且信奉同样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所以“同志”的称呼才脱口而出。除了越南、北韩、古巴、老挝之外,习近平还有几个“同志”呢?

不过,张晋创未必就对这一耳熟能详的称呼感到悦耳,因为越南与中国早已是“志不同、道不合”。共产主义在越南日薄西山,越南正在试图洗去旧有的意识形态色彩,以迎接普世价值、融入世界潮流。越南已逐步开放党禁和报禁,还准备修宪,改国名,把“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改成“越南民主共和国”。那样,“同志”一说也就无从谈起了。

从二零零七年以来,越南加快了政治改革的步伐,党的总书记的职位出现两人竞选的格局,这在共产党国家中可谓前所未有。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国会主席四个职位由不同的人出任,权力有所分割和制衡。仅有国家主席单一职位的张晋创,遇到国家主席、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的习近平,不知是羡慕还是鄙夷。胡锦涛几年前对越南“背叛共产主义事业”的指责言犹在耳,吴邦国的“四不搞”和习近平的“七不讲”更是铿锵有力,张晋创还能对一意孤行的“老大哥”有所建言吗?

中越关系,剪不断,理还乱。昔日,响彻云天的“同志”的称呼,却不能阻止“本为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惨剧发生。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邓小平刚一上台,为转移国内矛盾和扶持柬埔寨红色高棉政权,悍然发动对越战争,结果损兵折将、贻笑国际。胡志明所说的“同志加兄弟”顿成仇雠。

如今,中越在南海的争端渐成死结,习张二人的会晤最多只是暂时降温,而无法彻底解套。面对中国咄咄逼人的压力,越南难以单独对抗,遂投入美国的怀抱,希望受到美国“重返太平洋战略”之荫蔽。而美国也乐于接纳越南为亚太地区的新伙伴,并推动越南的民主化步伐。二零一一年,美国海军战舰三十多年来首次停靠越南金兰湾海军基地,美越海军甚至举行以中国为潜在敌人的联合军演。有此可见,越南宁愿将美国当作朋友,而不愿充当中国之“同志”——这个习近平爱不释手的名词,早已被同性恋群体占据了。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