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号犯人”:间谍本·齐吉尔的人生历程

from 煎蛋 http://jandan.net/2013/03/25/ben-zygier.html

# 小野妹纸 投递译稿:

“十号犯人”:间谍本·齐吉尔的人生历程

2010年12月15日,在以色列安保最严的监狱里面,前摩萨德特工本·齐吉尔(Ben Zygier)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没人知道死前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历史上不乏叛变的摩萨德特工,但是像齐吉尔这样意外叛国的爱国者前无古人。自杀前的几个小时,光荣不再、梦想破碎的他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晚八点后,阿亚隆监狱(Ayalon)的看守者意识到齐吉尔已有一小时未出现在囚房里。这个囚房原本是用来关押刺杀了以色列前总理伊扎克·拉宾的狂热右翼分子Yigal Amir的,室内有三个监控摄像头,要自杀实为不可能。房间划为两个部分,大一点的部分放着一张床,另一部分是洗漱间和厕所。当守卫们于8:19分进入囚房的时候,齐吉尔的尸体挂在天花板上,冷冰冰的。其中一个守卫事后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工作是隔离他们,而不是让他们活着。”

“十号犯人”:间谍本·齐吉尔的人生历程

在这些看守者眼中,齐吉尔只是“十号犯人”。他的囚室里没有名字、照片、指控的罪名。因为法庭颁布的新闻禁令以及家属的守口如瓶,只有极少数的细节曝光了出来。自从上周ABC的Foreign Correspondent节目播出以来,关于他的死亡有各种各样的传闻与解读,至少有一名以色列议员认为他有可能是被谋杀的。

但经过了数月的调查之后,事情明了了。齐吉尔犯了史无前例的大错。调查涵括以色列、黎巴嫩、意大利、英国和澳大利亚五个国家,涉及他的亲朋好友、生意伙伴、来自多个情报机构的特工和政府雇员和他本人——就在他被捕之前。

这是一个狂热的犹太复国分子的悲剧故事,一个向往着英雄主义的年轻人,却因为玩火自焚酿成大错,把敏感信息透露给了敌人,造成了以色列65年来最严重的情报泄露事件。


本·齐吉尔出生在墨尔本的东南部城区,童年时光十分快乐。他的父亲乔福瑞(Geoffery)经营过生产坚果食品的公司,后来出售了企业,并在墨尔本的犹太居民区担任了数个高职,还曾担任维多利亚犹太居民区议会的首席长官。齐吉尔本人先后在King David School和Bialik College接受了教育,之后加入了左翼的犹太复国青年运动Hashomer Hatzair。高中结束后,他在Monash University拿到了法律学位,并跟家人说决定去以色列居住一段时间。最终他来到了以色列城市Kibbutz Gazit。

“十号犯人”:间谍本·齐吉尔的人生历程

Kibbutz Gazit地区是以色列北部的一个山区小镇,靠近黎巴嫩边界,目前居住着500个人左右。其中一人是40岁的高大男子丹尼尔·雷顿(Daniel Leiton),他有一口浓重的澳大利亚口音和一双巨大的手。“本是一个棒小伙。开朗、友好、热心。”他称本是他的好朋友之一。雷顿记得在八十年代在墨尔本第一次见到齐吉尔。那时候他俩就有着共同的犹太复国热情。本树立了目标要把游荡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重新聚集到以色列这片土地上。雷顿最后一次见到齐吉尔是2010新年时,在墨尔本,几个星期后齐吉尔被捕。被问到齐吉尔是否表现异常时,雷顿说:“没有,就跟往常一样。”雷顿无法想象他的好朋友已被关押在森严的阿亚隆监狱中,得知他是摩萨德特工;最令他无法理解的是齐吉尔在囚室中自杀了。齐吉尔的另一位好友里尔·布兰德(Lior Brand)曾在Kibbutz Gazit和齐吉尔与雷顿共住一间房,他描述的齐吉尔是一个聪明人,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以色列。

以色列这个小国被多个充满敌意的邻国包围着,有一个为人们熟知为“摩萨德”的以色列情报特工机构,这个机构就需要齐吉尔这样的人。在这场阴影中的战争里,摩萨德近年来最出名的几次行动包括2008年汽车炸弹袭击,刺杀黎巴嫩真主党指挥官伊迈德·穆格尼耶;2010年1月在迪拜刺杀哈马斯领导人马巴胡赫和至少五个伊朗核科学家。摩萨德一直都想召集以色列的精英头脑,在过去十年里首次进行公开招募,打着广告“一生的职业”。“摩萨德需要新鲜血液,我们只要少数人,你也许就是其中一个。”齐吉尔发现了这则广告,并给附在广告底部的Gmail邮箱发了申请。

对于摩萨德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组织来说,齐吉尔这个外国出生、拥有外国国籍护照、与以色列毫无牵连的申请者极具优势。2003年伊始,齐吉尔获得了多个律师事务所的岗位。但是这时候他已经接受了摩萨德的面试,等着面试结果。在其中一个面试中,申请者要接受心理学家的检验,证明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来完成秘密行动。

2003年12月,齐吉尔被正式录取,并开始了为期一年的紧张训练。 训练内容包括掌握篡改简历、伪造各种文书,还包括如何控制他人。2005年他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个任务。他被送去欧洲,要求潜入与叙利亚和伊朗有商业往来的公司。他曾经与一个位于意大利米兰的高科技公司有着密切联系。根据Fairfax媒体最初报道这家公司可能是摩萨德的门面公司,但是经过调查后事实并非如此。根据以色列情报显示,齐吉尔还曾去东欧和巴尔干半岛寻找机会。其中一个与中东、波斯湾有着密切往来的中等规模的欧洲公司,其首席执行官证实齐吉尔曾在公司的会计部门工作过。这个CEO描述齐吉尔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很明显齐吉尔没有接受过会计训练,但是他声称自己学过,而且在日后的工作中他快速掌握了工作技能。齐吉尔时常能在早上11点前就完成一天的工作,不久他就厌倦了日常的工作。因为齐吉尔出众的才能,他被重新分配去处理客户关系。同样,在一开始胜任工作后不久,他就渐渐失去了兴趣,甚至导致客户关系恶化。这位CEO声称齐吉尔开始恶劣地对待客户,最终一个大客户切断了与公司的联系。这个CEO还说尽管齐吉尔很聪明,但是他对公司分配给他的任务并不热衷。“于是我们解雇了他。”当他得知齐吉尔是摩萨德全职特工时,他难以接受,无法理解自己创建的守法的公司会成为以色列情报机构的目标。但是在齐吉尔工作的18个月中,他并没有到中东出差——尽管公司在中东有密切的贸易往来——他也没有面对面接触过任何客户。他也无法理解齐吉尔在他们公司工作能为以色列获取任何有利信息。

到了2007年中,在上级看来齐吉尔并没有成功地完成什么任务,没有提供什么摩萨德想要的信息,于是他被召回总部,从外勤转为内勤。“他的表现不算出色,也不算不堪入目,属于中游。”一个熟悉他案件的以色列线人说道。

位于特拉维夫的摩萨德总部分为三个部门。第一个部门Keshet,希伯来语中雨伞的意思,负责监控和秘密信息收集。第二个部门Caesarea,以附近的罗马人定居点命名,是摩萨德执行打击的部门,里面男女雇员准备着境外的攻击行动。最大的部门是Tsomet,希伯来语中十字路口的意思,负责处理情报信息。据前摩萨德雇员透露部门工作非常官僚化,只有在境外工作的雇员才能摆脱成日的监督与例常公事。对于齐吉尔这样的人来说,这样的人事调动无疑非常打击自尊心。

根据内部人员透露,Tsomet内部的组织变动时,被隔离的小队会被整合到更大的团队中,这样一来跨部门的协作所有信息都能被大团队工作人员掌握。于是像齐吉尔这样的雇员都能获取非常敏感的信息,叛变变得更加容易。

在2009年5月16日清晨,黎巴嫩特种部队突袭了西部贝卡山谷里Saadnayel村庄的一栋小屋,把61岁的齐亚德·胡西(Ziad al-Homsi)拖下了床。根据逮捕令,胡西被控为以色列间谍。逮捕令中甚至还包括他的摩萨德内部代号:印度人。这次逮捕震惊了很多黎巴嫩人,不仅因为胡西作为小镇的镇长多年,他还被当做是战争英雄,曾经与巴勒斯坦独立组织和叙利亚军队在黎巴嫩内战中对抗过以色列。但是他的亲朋好友们很快就知道胡西早在2006年就受雇于摩萨德,获取了10万美金的雇佣金。泄露的审讯报告显示胡西是摩萨德的重要线人,他跟在以色列的接头人说他能接触到哈桑·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以色列最痛恨的黎巴嫩真主党领袖。这为摩萨德下一次的暗杀行动做了铺垫。

据胡西称,一开始有一个叫大卫(David)的中国人来到他的村庄,说代表北京对外贸易办公室与黎巴嫩建立贸易往来。在黎巴嫩的会面中,大卫邀请胡西前往北京参加一次贸易展,告诉他这是中国政府的邀请。胡西前往了北京,而且接受了一份薪水。接下来他又被邀请到另一次境外的会面,这次是在曼谷。然而谈的不是生意,桌子另一边的代表一坐下来就开始问他1982年失踪的三个以色列战士的名字,知道胡西曾为阿拉伯世界而战。到这时Homsi才明白他面对的是以色列摩萨德,而不是什么搜寻失踪人口的进出口公司。

黎巴嫩情报部门指挥官Ashraf Rifi称胡西的逮捕是黎巴嫩实行的最成功的逮捕之一。胡西随后被判处15年苦役。

2009年的春天对于黎巴嫩情报部门来说时段忙碌的日子,这段时间多个以色列间谍事件告破。另一个被捕的是穆斯塔法·阿里·阿瓦德(Mustafa Ali Awadeh),代号“Zuzi”,是摩萨德在黎巴嫩真主党的另一个卧底。接连的几次逮捕对于摩萨德来说是巨大的挫折,黎巴嫩人是怎么发现这些间谍的呢?一则真主党内部消息在摩萨德总部引起了骚动,称一名目前在澳大利亚的摩萨德特工可能有危险。紧接着查明这位特工就是本·齐吉尔。

齐吉尔对于他的文书工作感到沮丧,于是请假离开回到Monash University完成管理学硕士。摩萨德的人力部门于2009年初同意了申请,齐吉尔改名成本杰明·艾伦入学,住在墨尔本。他跟他的同学说他在PricewaterhouseCoopers管理咨询公司有一份工作,所以时不时要回瑞士处理工作,以此来解释他时常的旅行。“本很注意保持身材。他吃的很好很注意健康。”他曾经一个同学回忆道。

2009年10月,Fairfax媒体接到了一个澳大利亚线人的告密称三个以色列澳大利亚籍居民涉嫌以色列情报工作,以澳大利亚护照作为掩护。其中一个的名字就是本·齐吉尔。但当Fairfax媒体与2009年12月至2010年1月采访时提出指控,齐吉尔不厌烦地否认了这些指控,称这些指控想象力太丰富了。齐吉尔的上级也收到报告称齐吉尔公开表明自己为摩萨德卖命,并要求他低调点。直到他回到了以色列,大家才觉得他表现不太对劲,并把他与在黎巴嫩遇到的挫折联系起来。2010年1月29日,证据充足,以色列安全局Shin Bet逮捕齐吉尔。从齐吉尔口中获得的消息让大家大吃一惊。

齐吉尔对分配给自己的工作不满意,于是打算单刀独马上前线,重振自己在组织内的声誉。在安全局的逼供下,齐吉尔坦白曾经在2008年,在前往澳大利亚前飞到东欧,去见一个他认识的黎巴嫩真主党线人,想要把他变成双面间谍。然而那个人把齐吉尔的企图报告给了贝鲁特,自己玩起了齐吉尔一样的游戏,只不过反过来。在齐吉尔不知道的情况下,他把会面多次的细节报告给了在贝鲁特的黎巴嫩真主党领袖。以色列官员坚信纳斯鲁拉跟进了事态的发展。大概持续了一个月,黎巴嫩特工要求齐吉尔提供他是摩萨德特工的证明,于是齐吉尔妥协了并把特拉维夫的情报,包括胡西和穆斯塔夫在内的情报都交给了摩萨德。齐吉尔被捕时手中还有准备交给真主党的Tsomet内部机密消息。

齐吉尔的行为对于摩萨德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以色列高级官员称起玩火自焚,缺乏专业性。摩萨德和安全局要求关押其10年。在2010年齐吉尔的二女儿出生,家庭成员获准探视。他的朋友里尔布兰德称是摩萨德招错了人,齐吉尔不适合做这种事情,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摩萨德。齐吉尔死后尸体交还给了家属,好友雷顿参加了葬礼。他在葬礼上问齐吉尔为什么要死,但是他没有得到答案。“没人告诉我为什么,34岁,他突然就死了。”他的墓志铭是:“善辩真理的人是有福的。”(Blessed be the judge of truth.)[小野妹纸 via smh.com.au]


MIB 通稿:二战丘吉尔遇到的UFO

一日一冷新闻:丘吉尔老师的假牙开始拍卖

欢迎来到:兰韦尔普尔古因吉尔戈格里惠尔恩德罗布尔兰蒂西利奥戈戈戈赫
无觅

>>点这里浏览原文<<

© 煎蛋 / 随便看看 / 煎蛋的微博 / 图片托管于又拍云存储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