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写数学史 第十章 三个L之“2b”L—拉普拉斯(Pierre-Simon de&nbsp …

from 不停写paper的刺客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97e542010195kb.html

当出场人物只有三个,前两个分别被称作普通和文艺的时候,最后一个出场就不是什么太值得高兴地事了。在我之前,数学史有过很多版本很多作者,2b在各种版本中出现的次数绝对不少,但是连在一起用于形容一个数学家这应该是第一次。换句话说,2b的第一次给了拉普拉斯。不管从贡献还是天赋,拉普拉斯都称得起是个数学家,但是评价一个人绝对不是只看天赋和贡献,还要看人品,历史上不乏因为比别人都更具天赋所以坏事干的比别人都多都更恶劣的主儿。作为一个数学家,拉普拉斯没干什么太坏的事,也不是一个坏人,所以我觉得2b是适合他的,就如同在厕所偷过纸,教会蹭过饭,costco拍过西瓜的名校高材生一样,虽然被称作猥琐,但一点也不影响他们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里攀登科学高峰的路上时不时停下来到附近的连锁快餐店里接一杯免费的饮料,当然杯子得自备。世人对此种种行为有诗赞曰:

“偷纸蹭饭不嫌烦,饮料从来不花钱,二手两田最耀眼,人不猥琐枉少年。”

现在在第一段胡说八道已经成习惯了,只对数学史感兴趣的读者以后看完题目直接看第二段就行了:)。


关于拉普拉斯小时候的记载很少,不是因为他跟勒让德一样低调,是因为他为他卑微的农民父母感到羞耻,所以他从不提及自己的青少年时代并竭尽全力的隐瞒自己的农民出身。仅凭这一件事,想为拉普拉斯辩护的人都可以住嘴了,否则2b就不只属于拉普拉斯一个人了。


在这里还有一个人我不得不提,虽然我不会专门为他写一章,但我想他一样值得我们记住。他就是法国数学家达朗贝尔(Jean le Rond d’Alembert),他和我们这两章的主人公都有着密切的联系,他和拉格朗日是终生的朋友,并和欧拉一起把拉格朗日带到了柏林;他在拉普拉斯十八岁那年发现了拉普拉斯的数学天赋,并带他进入到更深的数学世界。这里我要提到的不是他们之间的数学传承,而是达朗贝尔对待出身的态度。达朗贝尔的父亲是一个贵族同时也是一名军官,母亲是一个法国当时很有名的沙龙的主持,这就相当于官一代与娱乐明星的结合,比如说我们习core这种。目前来看,达朗贝尔是幸运的,可以拼爹,还可以进娱乐圈,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他爸结婚了,而他妈没有结婚,综合在一起的结论就是他是一个私生子。碰到这种事情怎么办呢,他爸先跑路了,不是真跑,政府官员吗,出个国考察考察很正常,他妈呢,作为一个娱乐圈红人,著名女主持,未婚先孕,迫于压力又不能公布孩儿他爸,于是一咬牙一狠心,在孩子出生以后把孩子抛弃在圣让·勒朗教堂的台阶上,达朗贝尔的名字也因此而来,他的全名是让·勒朗·达朗贝尔。他被一个装玻璃的工人和他的妻子收养,他们待他也像亲生的一样,若干年后,当达朗贝尔在科学界出名了以后,他的生母派人来找他,他的回答是:“装玻璃工人的妻子才是我真正的母亲。”很显然达朗贝尔只教给了拉普拉斯数学,而没有给他讲过这个故事,否则的话很有可能拉普拉斯身体里的那个小就会被压榨出来。

 

由于出生在农村,拉普拉斯上的是当地的乡村学校。在这里他就开始展现了他的才华,不过不是在数学上,而是神学。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他的后半生当中他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我个人认为有信仰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但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去选择信就有点荒唐了。当然最荒唐的还是一个号称有着几千万信徒的什么主义,而现在这些信徒当中能解释清楚这种主义已经比大熊猫还要稀少了。在这件事上,我不能断定拉普拉斯怀有任何目的,一个人在青少年阶段没有形成世界观之前的信仰是很飘忽不定的,就如同大部分信曾哥的人在几年前都曾经是春哥的门徒。不管怎么样,拉普拉斯展露出的才华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其中不乏一些有影响力的人,给他写了推荐信,于是他满怀希望的擦去了身上的泥土前往巴黎去追逐他的城市梦了。

 

拉普拉斯最先去拜访的就是达朗贝尔,结果并不令人满意。达朗贝尔对只带着大人物推荐信的年轻人不感兴趣。但是他没有死心,马上把他关于力学一般原理的精彩见解寄给了达朗贝尔,这封信打动了达朗贝尔,在回信中他写道:“你不需要什么推荐信,这是对你自己更好的介绍。”法国数学的发展除了天赋以外,像达朗贝尔这样重真才实学的伯乐功不可没。在一个人脉比学术重要的学术圈里专心做研究无异于痴人说梦。不善于交际应酬的人应该受到一些惩罚,但应该是在社交生活里而不是学术研究上。在达朗贝尔的帮助下,拉普拉斯成为巴黎军事学校的数学教授。在此后他写给达朗贝尔的信中,他说,“我从事数学研究,只是出于爱好,并非追求虚名。我最大乐趣是欣赏那些数学家的研究,看看他们是怎样用他们的天才去解决所遇到的困难,然后把自己放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思考自己会怎么解决那些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置换只是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但是他们的成功所带来的鼓舞,丰厚地补偿了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屈辱。如果我有幸能为他们的工作添加一些东西的话,我会把全部功劳都归于他们最初的努力,并确信他们在我的位置上会做的更好。”这是我见过的最谦虚最励志的私人信件了,如果拉普拉斯能够做到他所说的,那么他的形象会比现在的他要高大许多许多。而事实是他用行动证明了有一种修辞手法叫做“反语,”而且反得是那么彻底。对于任何对他有用的结果著作,拉普拉斯都进行了无法无天的剽窃。从拉格朗日那里,他窃取了位势的概念;勒让德关于分析的许多结果也被他占为己有;在他的巨著《天体力学》里,他略去了所有他引用的文章和书籍,给人造成一种他独自创立了全部天体数学理论的假象。

 

在学术上,拉普拉斯最2b的事就是他对数学证明的处理。与执着于纯数学之美,精确,严谨,深刻的拉格朗日不同,拉普拉斯只是把数学当成一个工具。当成工具没问题,但是不能每次用完就随手一扔,这让后面还要使用这件工具的同学很难办。拉普拉斯每次需要计算或者证明什么东西的时候,就在草稿纸上计算或者推导,一旦他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到此为止,不会再花时间整理了。那书里那些定理证明怎么办呢?就用四个字代替,这四个字是“显而易见。”很多时候读拉普拉斯的书,一个显而易见可能需要你花好几天才能见着。懒得写证明可以理解,以前费马也干过这事,许多我看着深奥难懂的定理在拉普拉斯眼里显而易见我也可以理解,但是所有定理全都用这四个字证明只是说明了拉普拉斯的2b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三十六岁的时候,拉普拉斯除了晋升为院士,还发生了一件影响他命运的事情。作为唯一的一个主考官,他面试了一个叫拿破仑·波拿巴的年轻人。这个面试确保了在此后的大革命中,没有像他的朋友拉瓦锡那样丢掉脑袋,不仅如此,还一举打入政坛,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获得了法国荣誉军团的大十字勋章和留尼汪(La
Réunion
)勋章,还被封为帝国的侯爵,当上了内阁大臣,应该说拿破仑给了他所能给予的一切。随后,路易十八复辟成功,拉普拉斯表示毫无压力,一夜之间从激进的革命党变成了热忱的保皇党并做下了他一生中最为人所不齿的一件事,亲自签署了流放拿破仑的法令并因此得以继续顶着侯爵的头衔坐在路易十八的身边。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拉普拉斯展露了他过人的政治天赋,不是每个人都能轻而易举的转换旗帜并得到新主的赏识,而拉普拉斯很出色地做到了。至此,拉普拉斯可以彻底去掉他身体上的全部泥土味了。

 

作为同时代最伟大的数学家,有很多拉格朗日和拉普拉斯的比较,就数学而言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他们的学生泊松和傅里叶。作为一个数学物理学家,泊松更倾向于拉普拉斯对于数学的理解,“拉普拉斯把数学看做一个工具,当每一个特殊问题出现时,他就巧妙的修改这个工具,使它适合于该问题。”而傅里叶则站在拉格朗日这一边,“拉格朗日既是一个大数学家也是一个大哲学家。他欲望淡泊,用他的一生,用他高尚质朴的举止,以及他崇高的品格,最后用他深刻而精确的科学著作,证明了他对人类普遍利益的深厚感情。”这两种对于数学的理解虽然迥然不同,应该说并没有高下之分。此外拿破仑对二人也有不同的评价,“拉格朗日是数学科学一座高耸的金字塔。”这句评语在上一章已经提到过,要指出的是,这句话并非拿破仑心情愉快时候的信口一言,而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以后给出的评价。对于拉普拉斯,拿破仑的评论更加具体,“拉普拉斯是一个第一流的数学家,却只是个平庸的行政官;从他最初的工作我们就可以察觉到受骗了。他不能从真实的观点看出任何问题,他处处寻求精巧,想出的只是些胡涂主意,最后把无穷小的精神带进到行政机关里来。”拉普拉斯对此可能的回应是,“拿破仑是一个第一流的军事家,却只是个平庸的政治家,从他最初的功绩我们就可以察觉出受骗了。他总是带着明显的观点看待任何问题;他总是在不该怀疑的时候怀疑背叛行为,恰恰在该怀疑的时候没有怀疑;对他的支持者的信任如同孩子般的天真,最后把一种无限慷慨的精神带进了一个贼窝。”还有一个趣闻也许可以帮助读者自己做出对他们的判断。拿破仑曾经问过拉普拉斯“为什么在你的如此巨著里面都没有给上帝留下一个位置呢?”拉普拉斯说,“我不需要这个假设。”同样的问题拉格朗日的回答是,“这个假设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又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我知道我还没怎么介绍拉普拉斯的数学贡献。主要原因是我觉得拉普拉斯在人性方面的表现比他在数学上那些伟大的贡献还要精彩。在写这一章的时候我一直处在一种纠结的心态,因为我马上就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从最开始我手里就紧紧攥着一块石头,准备带领大家在结束时候扔拉普拉斯一个痛快。站在道德制高点审判别人是最容易的事,但是换做我是拉普拉斯,我会做什么样的选择呢?耶稣说:没有罪就扔第一块石头吧。”我扔不了,我觉着我扔了就是仍在我自己的身上。我崇拜高斯,佩服拉格朗日,我也同样欣赏牛顿,理解拉普拉斯。倒退若干年,我还是一个可以为了真理和自由牺牲一切的热血青年,现在我明白伽利略是个战士却不是一个榜样,可以学梵高的画风,却没必要学他的人生。我现在只想好好孝敬父母,陪陪妻儿,多挣点钱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在我眼中这比任何真理都来得真实,温暖,美丽,这就是我眼中最真的真理。文中第一段提到的猥琐事我没有做过一件,但我却做过比那些都萎缩百倍千倍的事,而且不止一次。
为了这个真理我会毫不犹豫地做更多。当我骂着学术圈里靠人脉的时候我多么希望有个牛人能把我带到体制内让我也成为一个既得利益者。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拉普拉斯我想起了骆驼祥子,看似个人选择却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从本质上说,拉普拉斯和一个
82岁娶了28岁的诺贝尔奖得主没有什么区别,而这个诺贝尔奖的主自己的注释是,“我只不过在每次做选择的时候都做了正确的选择。”在这个笑贫不笑娼,成王败寇的社会,只有成功人士和loser,没有人会去纠结你是怎样取得的成功。人或者说绝大多数人都是社会的人,不管游戏规则多么荒谬除了妥协就是晚点妥协,如果为了我爱的人们能够更幸福一点,我愿意把猥琐进行到底。


PS: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写的最为沉重也最累的一章,特别是到最后,几乎无法理性的思考。虽然已经停笔,但心情依然不能平静。本想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给大家呈现出一个无厘头却又真实的历史,结果犯了写史最大的臭,写着写着把自己写了进去了。请原谅我这种违反了娱乐大众初衷的写作方式,在下一章我将努力回到正轨。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