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写数学史 第八章 三个“L”之普通“L”—勒让德(Adrien-Marie Legendre)

from 不停写paper的刺客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97e54201019358.html

虽说三大牛都不是法国人,排在第四的欧拉也不是,但是法国却有着最为庞大和豪华的数学家阵容,从文艺复兴后一直到现代,法国的数学界是人才辈出,群星闪耀,而且有两个特点,一是连续二是扎堆儿。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数数刻在巴黎埃菲尔铁塔上面的72个名字里有多少个数学家。时至今日,法国依然是能与美国分庭抗礼的超级数学大国。学过法语的人都知道,法国人这数学是从一会说话就开始训练了。83他们说4203,
9142011 9742010再加7,有加法,有乘法,有同余,有等价类。一百以内加减法是不用教了,会说话的基本就会了。最可怕的是法国人说电话号码都是两位两位地,比如说61719197,他们说成 3201,
3201142011,42010再加7。想要去巴黎浪漫一下的同学除了练好法语以外还得再好好补补数学,别回头人家给你留电话都听不懂。说一句题外话,成材率能和法国数学界相提并论并全面超越的也只有那个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的文明古国了,现如今,在这边神奇的土地上,能顺溜的说几句车轱辘话,上一两回电视的都成专家了;能写几句现代八股文,发一两篇豆腐块的都成作家了;写出来的东西前言不搭后语,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的也都成诗人了;能吼两嗓子,再弄出点绯闻裸照的都成歌唱家了;最不济的,办事颠三倒四,脑残到了极致的,也都是行为表演艺术家了。哎,不好意思,又跑题了,下面的时间就都交给本章的主人公勒让德先生吧。

以勒让德的贡献,放在世界大多数国家里都能够成为该国历史上最好的三位数学家之一,在德国或者俄罗斯也有希望冲击前五,在法国呢,前十都有点悬。不过能够和拉格朗日和拉普拉斯并称,绝对不只是因为勒让德选对了Last
Name,从数学史的任何角度出发,都不能将他视为茫茫人海里的平凡一员。把勒让德定位于“普通”,更确切的词汇应该是“典型”,只能归罪于法国太过豪华的数学家阵容。勒让德生于富有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得到过名师的指点,是巴黎科学院和法兰西研究院的两院院士,典型的法国数学家成长经历。

达芬奇说“世界上没有两个味道完全相同的松花蛋,”再典型的数学家也有“非典型”的一面。不过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上期的主人公高斯。受木星的影响和维纳斯的庇护,高斯的性格里带有金牛座做事过于认真,追求完美的特点,所以高斯的很多工作并没有发表,因为他觉得不够完美,有时他会等到结果完美了在发表,有时他会通过其他方式提及自己的研究成果,比如他的日记和他写给友人的书信。高斯这么做有他自己的理由,但是却害苦了比他大了二十多岁的勒让德。勒让德平时工作比较刻苦,为了工作还隐居了一阵,也没要孩子,一心扑在事业上。在1805年五十三岁的时候发表的一本名为《计算彗星轨道的新方法》的书,在这本数的附录中介绍了一种通过最小化误差的平方去寻找拟合数据最佳函数的方法最小二乘法。不料在1809年高斯发表的《天体运动论》一书中,高斯也介绍了最小二乘法,并提到他在1794年就发现并开始使用这个方法。因为在勒让德书中的前半部分里他并没有使用最小二乘法,所以有理由相信他是在成书的过程中才发现这种方法的,而高斯又有着延迟发表的毛病,所以大部分人相信高斯早于勒让德发明最小二乘法。这在数学史上是仅次于微积分发明之争的第二大公案。最后结局也是承认他们各自独立发明了最小二乘法,不过似乎世人更愿意把功劳都记在高斯的头上,当然部分原因是高斯的方法更完美,对此勒让德是非常的不满。


 

故事还没有完,勒让德还有一个重要的发现叫做素数定理是有关素数分布的研究,他并没有证明这个定理,只是有一个猜想,他在1798年发表了自己的研究,在当时被公认为第一篇关于素数定理的文献,勒让德也成为素数定理的提出者。没想到在1849年的时候,高斯在给天文学家恩克(Johann
Encke
)的信里提到自己在17921793(十六岁)年就对素数分布进行了研究,并得提出了素数定理,于是素数定理发现者的荣誉又被从勒让德的口袋里飞到了高斯的名下,唯一庆幸的是,此时勒让德已经去世十五年了,所以在他的有生之年,他一直相信他才是素数定理第一人。

此外勒让德还有一项成果的大部分功劳也被记在了高斯头上,就是二次互反律。这次高斯没有宣称自己早于勒让德发现二次互反律,因为当它作为一个猜想被勒让德提出来的时候高斯只有七岁,如果高斯真的在七岁之前就发现并证明了二次互反律,那真得把勒让德活活气死。遗憾的是,勒让德自己没有能证明二次互反律,而高斯是第一个给出证明的人,时年是十九岁,而且高斯把他称作算术中的黄金定律,此后又给出了另外七个不同的证明。

故事还可以继续,勒让德在1798年将他毕生在数论方面的成果编辑成册,发表了《数论随笔》,没想到才过了三年,高斯就发表了被誉为数论圣经的《算术研究》,随后《数论随笔》被《算术研究》全面取代。勒让德这次一没有放弃,也没有羡慕嫉妒恨,在1808年以《数论》的名字出版了《数论随笔》的升级版(第二版),并在序言中给予了高斯的《算术研究》积极的评价,虽然《数论》没有能代替高斯的《算术研究》报那一箭之仇,但也成为了数论中的经典著作。当然,勒让德还是有很多高斯没有取得地成果,比如说椭圆函数(后来在高斯的日记里也被发现了),几何学(终于是高斯的弱项了)。他的一本名为《几何学原理》的教材被译为多种文字并统治了初等几何教育近一个世纪。悲催的是这本书后来被认为是限制非欧几何发展的罪魁祸首。而且他本人也在将近二十年时间里徒劳的想要证明平行公设。

如果勒让德在闲暇的时候看过一本叫《三国演义》的书的话,他一定对里面的一句话非常认同,就是“既生瑜,何生亮?”

最后还有一件趣闻。因为勒让德十分低调,因此他没有留下什么画像,直到2008年才发现了一副他真正的画像。(如图)


 

我觉得要么是画师和他有仇,要么是画的时候他想起了高斯。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