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国忍:闲话中宣部长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45994?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闲话中宣部长(1):第一任被国民党宣传部长PK了

新年的南方周末事件,让中宣部长再次成为举世瞩目的丑类。这世界上丑类很多,但多数丑类知丑低调。一坨屎要堆在茅坑里大家也没多大意见,非要挤上报纸头版,顶风臭万里,就有点不知趣了。

一坨屎已成了庹震的代名。这年头,中宣部长这个职务,不论姓什么,听起来就是臭不可闻。笔者周末得闲,从党史中抠一点关于中宣部长的史料,以飨读者。凭良心说,历史上中宣部长们也不都是一坨坨臭屎,某些中宣部长也是有良心的。不论良心好坏,许多中宣部长自已就是极权专政的受害者,家破人亡,死于非命的比比皆是,中宣部长们的历史,可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中共党史上的第一位中宣部长是李达(1921年8月到1922年7月)。当时的职位名称是“中央局宣传主任”。李达是中共的创党元老,一大中央局三位委员之一(中央局相当于今天的政治局常委会。其他两位是陈独秀与张国焘)。在中共一大前李达也是代理总书记,亲手安排了一大的会议组织工作,所以对他对整个组织程序了如指掌。

建国后李达常对人讲,毛泽东参加一大时还不是CP(党员),只是个CY(团员),没有资格参加一大。当年李达说了一句:“既然来了,就参加吧,回去以后再参加CP”,李代总书记这句话帮了大忙,毛泽东因此得以“列席”一大,虽然没有表决权,只是一个“书记员”。(注1)排排坐的另一位书记员是老毛的湖南老乡,后来汪伪政权的汉奸要员周佛海。

李达到处讲这件史事,应该并无任何恶意,只是显摆一下自已,当年可是老毛的命中贵人。当年一大时期,李达是与江核心胡锦涛习近平同一级别,老毛只是个普通团员赶来蹭个会议饭。

毛泽东在1921年还是一个北漂的屌丝一族,在北大图书馆当管理员,月薪8块大洋。在北大连一张单人床都没有,几个人挤在一张通铺,连大衣都是共用的。(注2)现在又跑到上海,想蹭几天洋人的饭票,这可是有点难度喔。

中共一大完全是由“境外势力”苏联出钱操办的,各位劳动阶级代表嘴上说着CP, CY这些洋滨泾,来到上海这个花花法租界白相,包吃包住,还能从共产国际领取车马费补贴:那可是白花花的一百银元!比起老毛在北大搬书爬梯一整年的体力工钱还多4块大洋。(注3)要不是李代总书记一句话,毛屌丝白捡的一年薪水打了水漂不说,还得自已倒贴车船票回家,那倒真是毛在囧途——沪囧!

一大开完后,十三位与会人士揣着一百大洋作鸟兽散。17年后老毛在延安当了主席后才想起要纪念一大。可笑的是这个毛书记员打了一个星期杂工,拿了一年的薪水,居然连开会日期都忘了。当年会议记录也不知被谁拿去擦屁股了。就胡乱定为7月1日,还写进了他那本《论持久战》(唉,老毛这书名取得,让不学党史的以为是什么性学宝典)。从此几十年,中共将错就错,以7月1日作为党的生日。

真正的开会日期是从7月23日-31日。这个日期是由两个汉奸确定的。当年开会最后一天,陈公博还带着老婆,花国际无产阶级的钱度蜜月。周佛海在《往矣集》中说:”公博当时正带着新婚夫人度蜜月,住在大东旅社。……哪知他隔壁的房中,当夜发生了一件奸杀案,开了两枪,打死了一个女人,公博夫妇真是吓得魂不附体。”(注4)这起奸杀包含了好莱坞大片的几大要素,色情加枪支暴力,比马列说教剌激多了。一大代表们铭记终生。建国后党史专家从当年地摊小报翻出妓女凶杀案,推算出一大的正确日期。就凭这重大的日期错误,说毛屌丝当年是去上海白相蹭饭的,绝没冤枉他吧。

今年中共官场上的胡春华等一众团派,应该对李达感激涕零:谁说团派是从胡耀邦年代才开始风光的?原来当年毛太祖也是团派出身嘛!

毛泽东对李达的确感激到五体投地,倒不止是那一百大洋。要不是李达随手拉毛屌丝一把,让毛登上境外势力资助的嘉兴游船, 成为光荣的俄国带路党,毛的日后发迹轨道,中国历史走向就大不相同了。

李达在1923年就公开退党了,但是1927年毛泽东还邀请这个脱党人士到湖南农民运动讲习所任教。1948年初,中共夺权在望,毛泽东又派人给李达带信,原话如此:“吾兄系本公司发起人之一,现公司生意兴隆,望速前来参予经营。”(注5)这句大俗话是对中共革命精神的巨大反讽,但也算是老毛一生中少见的一句人话。

1949年建国后,毛泽东安排刘少奇作李达的入党介绍人,让李达再次入党。李达凭着与毛的个人私交,打江山没有出半分力,却能坐享其成。当年参加一大的十三个人,脱党分子有好几个,如张国焘,周佛海,陈公博都是作为大叛徒,大汉奸载入中共党史。李达的命运,到此还算是不错了。

但是李达“口风不紧”,将毛的一大假代表之事到处散播,终于龙颜震怒。

早期的共产党人并不认为“一大”是中共的成立大会,而普遍认为中国共产党成立于1920 年。这里看法得到很多中共元老的支持,包括蔡和森, 李大钊, 瞿秋白, 邓仲夏, 董必武,还有李达本人均曾公开表示真正的一大其实是1920年召开。(注6)

毛没有参加那个1920年真正的一大会议。为了突显自已创党伟业,毛泽东在1938年硬是将1921年自已以书记员身份参与的会议定义为一大。当时在延安的一大与会人士只有毛与董必武,两个人连日期都记不得了,更没人去抖毛的底细。现在这个原中宣部长,1921年会议的组织者到处揭底,讲毛泽东在1921年的会议上还不是正式代表,这不是那壶不开就提那壶吗?文革开始后,1966年夏,毛泽东批示给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 ,对湖北武汉大学校长的李达展开残酷批斗。李达很快就被斗倒,大口吐血。但迫害并没有因此停止,医院竟然被勒令停止救治、停止用药。当时毛的头号目标,李达二次入党介绍人刘少奇还在台上。

李达还幻想着毛泽东能念一念当年帮他白挣一年薪水的旧恩。1966年7月19日,生命垂危的李挣扎着给毛发了一封短信。当时没有手机,但这的确是不到七十字的短信:“主席:请救我一命!我写有坦白书,请向武大教育革命工作队取阅为感。此致最高的敬礼!李达七月十九日”。(注7)

这封信于8月10日终于送达毛本人。毛又将信件批转给陶铸(66年12月,陶当上了第18任中宣部长),陶铸阅后再转王任重(当时王是湖北省委第一书记,1980年王也成了第22任中宣部长)。毛的批示原文是:“陶铸阅后,转任重同志酌处。”当年虽无短信微博,真想救人,拨个电话半分钟就办成了。这么转来转去,办事人还搞不清毛的“酌处”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两个星期后,中共第一任中宣部长李达终于被老毛玩到一命乌呼。

众所周知,老毛最怕自已被鞭尸,但是鞭战友和老友的尸,老毛绝对乐在其中。武汉大学校召开全校大会,宣布开除“混入党内的地主分子”李达的党籍。《环球时报》的母报《人民日报》对中共第一任宣传部长李达的定性是:“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和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的“双料货”。

第一任宣传部长,原本有一条富贵好命,从1921年到1966年,这半个世纪中国社会经历了多少场外战内乱。李达在国民党时代当大学教授领高薪,共产党时代又升任校长,两头通吃。但是因为在显摆自已与领袖的关系时,口风不紧,终于祸从口出。在原国民党中央代理宣传部长主谋下,在后来出任中共第22任中宣部长的王任重直接操办下,被活活整死,鞭尸。

读到这里,读者难免生疑,李达虽是中共带路党的创办人,在国民党年代却当了几十年高薪教授,没受什么迫害嘛。这关国民党代理宣传部长何事?

中共党史就是这么一部荒诞怪剧。老毛这一生就干过一任宣传部长,居然是给国民党中央的代理宣传部长。(注8)虽然他当年拿了书记员的工资没出什么活,但是毛担任国民党代理宣传部长,还是挺卖力。国共对杀了几十年后,毛终于将共产党第一任宣传部长PK了。

注1:李达因披露一大时毛泽东不是党员而被迫害至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d1a7cd01017fsd.html

注2:毛泽东是被胡适一把手提拔上来的?

http://character.workercn.cn/c/2012/09/26/120926073318609363897.html

注3:王会悟:中共一大成功召开的幕后“会务总管”

http://www.globalview.cn/ReadNews.asp?NewsID=25604

注4 :考证党的”一大”及幕后故事(新华网)

http://www.sh.xinhuanet.com/maozedong/index02.5.htm

注5 : 中共一大代表李达与毛泽东的君子之谊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0-09/26/c_12606171_2.htm

注6:没有引起应有重视的中共“一大”

http://dangshi.people.com.cn/GB/85039/8730632.html

注7: Wiki百科,李达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9%81%94_%28%E5%93%B2%E5%AD%B8%E5%AE%B6%29

注8:毛泽东担任国民党代理宣传部部长前后

http://www.globalview.cn/ReadNews.asp?NewsID=12544

闲话中宣部长(2):夫人狂发匿名信

从1960年3月到1966年1月,林彪的党内地位青云直上。但是他老婆叶群成天郁闷。郁闷的原因不是林彪找了小三,而是有人寄匿名信。在五年多里,平均几乎是每月一封,五十多封匿名信寄给林彪家人。信件的内容无比火爆,非常八卦,比如暗示林豆豆她的生父不是林彪,而是刘少奇。言下之意,刘少奇与叶群通奸才生了林豆豆了。信件的署名多是“王光”,回信地址是王光美母亲的工作地址。这一堆匿名信将毛泽东的两代接班人刘少奇和林彪两个家族都牵扯进去了。(注1)

经过公安机关N年的侦查,1966年初案件终于告破,寄信人原来是中宣部长陆定一的夫人严慰冰。这个事件当时由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据说会议上周恩来大发雷霆,将一个烟灰缸砸向陆定一。

严慰冰在1930年代曾经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国立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毛泽东亲口夸她是个女状元。她本人也是中宣部教育处副处长。作为 一个中宣部长夫人,这个女状元长年累月靠匿名信来发表言论。这就象一个饭店的老板娘长年没饭吃,要到马路上讨饭一样荒唐。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在至今公开的史料中,提到严慰冰的匿名信90%是写给叶群一家的,还有10%是写给谁的,却语焉不详。笔者只是猜测可能是刘少奇王光美一家,因为刘源中将至今还在痛骂严慰冰。

在中宣部长中,陆定一比李达这个始祖更具代表性。从1921年李达到2013年的刘奇葆,有24个人先后作了28任中宣部长,平均每人干3.8年。而陆定一则是从1943年1月干到1966年12月,其间被习仲勋接手一年。

陆定一在中宣部长一职上干了22年,是中共历史上任职最长的中宣部长,他也是中共1949年上台后的第一任中宣部长。陆定一《我们对于新闻学的基本观点》,成为中共新闻宣传理论基石。

1962年3月初,当严慰冰一案已经告破后,周恩来让陆定一去上海、江西、安徽避嫌。陆定一7日到达上海,到车站迎接他的是主管文教的书记张春桥和杨西光。陆定一此时仍然摆出中宣部长的牛气,不客气地批评上海发表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不跟中央打招呼,是不要党的纪律的表现(注2)。仅仅二个月后,在党发动的文革第一波狂潮中,刘少奇亲自主持的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打倒彭罗 陆杨四个人的会议。陆定一就被彻底打倒了,这下不仅是有话无法说,再痛苦也没人理了。随便提一下,刘少奇在文革初期的表演,就是被毛泽东卖了还帮毛点钱。现在其子刘源中将,也颇有乃父之风。

陆定一夫妇终于熬过文革的监狱。他于1996年去世,临终前的言论被指有间接支持多党制的倾向,作为1925年即加入中共的绝对元老,是极为罕见的。(注3)据其子陆德证实,陆定一临终前只留下两句遗言:“让孩子上学,让人民说话。”

注1: 王光美谈严慰冰匿名信

http://www.360doc.com/content/07/0305/11/19446_385080.shtml

注2:严慰冰“匿名信”事件始末

http://culture.people.com.cn/GB/40479/40482/4648299.html

注3:坚持双百方针,主张多党政制——中共元老陆定一政治生涯中的两大亮点

http://blog.boxun.com/hero/2007/yuhc/4_1.shtml

闲话中宣部长(3):习近平老爹的大发明

1953年6月,习近平呱呱落地,在一个中宣部长的家庭。几个月后,习仲勋就转任国务院秘书长了。干了一年多中宣部长的习仲勋做梦也没想到,在自已离任八年后,居然在毛泽东嘴里成了一个文艺大发明家。1962年,老毛说“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这起现代文字狱株连6万人,其中有6千人被迫害至死。数万反革命中,职位最高的,就是习近平的老爹。

《刘志丹》这本书是刘志丹弟媳妇写的。关于小说的反党问题,表面上因为书中指责中共干部阎红彦在自已的部队失败后,流窜到陕北根据地篡夺了刘志丹的权。阎因此不满,找康生告密,终于扳倒了习仲勋。实质上阎当时不过是云南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是国务院副总理,细细的阎胳膊,如何掰断习大腿?(注1)

真正的原因是这本书剌痛了毛泽东的最大的心病。老毛怀疑这本书影射自已领导的长征红军,在军事上失败后窜到西北,篡夺了刘志丹的根据地。

当年毛泽东的瑞金苏区丢了,十万红军流窜了两万五千里。1935年9月12日,流窜了一年的中央红军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政治局在只有46户人家的甘肃俄界开了个著名的俄界会议。其实这个穷山恶水之地原名高吉。当时中共走投无路如惊弓之鸟,连地名都没整明白,就写到决议中去了,后来的党史只好将错就错(注2)。巧的是错误的会议地名与会议精神居然吻合。政治局对当时的形势作了最严重的估计,7000个焦头烂额的人能搞多大的局面呢?毛泽东提出军队被打散的最坏设想,就是要到与苏联接近的地方求生存。

结果几天后峰回路转,红军打下了榜罗镇,从邮局里翻出天津的《大公报》,这才发现近在咫尺的陕北刘志丹居然开辟了大块的革命根据地。9月27日政治局在榜罗镇再开常委会议,决定改变两周前俄界会议确定的“首先在与苏联接近的地方创造一个根据地,将来向东发展”的方针,改到陕北去,在陕北保卫并扩大革命根据地,以陕北苏区来领导全国革命。(注3)

在这同时,刘志丹的根据地正好被长征先期到达的四方面军夺了权,刘志丹与习仲勋等陕北中共领导人被当作反革命关押。老毛的部队11月到达后将刘志丹等人释放平反,刘志丹习仲勋因此对毛感激渧零。仅仅五个月后,刘志丹在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中,后背中枪而死。(注4)

老毛从此夺了陕北根据地,最关键的是与苏联奶爸的地理距离近多了,共产革命从此脱离霉运,而中国人民从此倒了大霉。据说当年的《东方红》这首陕北民歌本来是歌颂刘志丹的,后来歌词才被篡改成“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习仲勋本人后来被平反了,这起文字狱至今未完全翻案,刘志丹一书至今在中共国仍是禁书(注5)。

在批判《刘志丹》一书时,有一条罪状是该书用“星星之火”等词来描写刘志丹创建的陕北根据地,剽窃了毛泽东的井岗山革命道路理论,听起来好象井岗山根据地的确是毛泽东的正版原创。

实际上井岗山根据地也是毛泽东剽窃来的。众所周知,井岗山是袁文才,王佐,贺学敏这一群土匪创建的山寨。中共秋收起义队伍在平江,浏阳两处战败,总指挥卢德铭阵亡,烫手山芋落到党代表毛泽东手上。走投无路的毛泽东,带队伍上山找了这群杀人越货的土匪合作。毛泽东祭起共产国际,苏联奶爸这些国际法宝,大搞共产传销,成功地将不识货的土匪们发展成了共产国际的传销下线。

在这群绿林草莽中,贺学敏是袁文才的同班同学,深受袁的信任。袁派了贺学敏的妹妹贺子珍到毛身边工作。这当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毛立即与土匪妹子重婚,通过山塞政治联姻在井岗山站稳了脚跟。1930年2月,袁与王收到毛泽东的亲笔信,通知到永新县城合编部队。结果就是这块贺学敏的地盘上,毛泽东的亲信彭德怀派部下将睡梦中的袁文才枪杀在床上了。王佐在逃命途中淹死。(注6)。但是袁文才,王佐的部队事件并未造反,为什么?因为毛一口咬定那封信是别人冒他名寄的,对袁王之死表示同情,安抚众匪。但是在中共内部,袁文才与王佐直到二十多年后才得到平反,比刘志丹还惨点。

杀了袁王后,同一年毛泽东又派亲信彭德怀两度攻打围困长沙,借长沙何健之刀杀了杨开慧,将贺子珍从偏房扶正了(注7)。杀了匪首,搞定了贺学敏等一众土匪,毛自已在井岗山地位领袖地位也扶正了。井岗山从此作为毛泽东正版原创的革命根据地写入了中共党史教科书。七年后,毛泽东丢了井岗山,又搞定了刘志丹的陕北根据地,贺子珍被赶到苏联精神病院,这是后话。

毛泽东的一生,两次在战略全局上走到的山穷水尽,满盘皆输的境地,就靠着鸠占鹊巢这一政治特异功能,先后占了井岗山和陕北这两块别人开辟的根据地,这才咸鱼翻身,得到斯大林的青睐,苏联奶爸的奶水滚滚而来,最终夺了中国江山。

习仲勋在中共党史中是著名的老好人,却不小心捅了毛泽东的最大心病,自此倒了邪霉,被审查关押批斗了十六年之久。习近平成了黑帮子女,差点进了少管所。1969年1月,15岁的习近平回到陕北插队干农活。

早在1934年11月,当十万中央红军刚开始长征时,习仲勋已经坐上了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的宝座。老毛去年冥诞时在十八层地狱里学习党的十八大,看到自已骗来的江山,又转到当年习主席的儿子手中,那种表情,一定很有趣!

注1: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反黨小說《劉志丹》案
注2:百度百科俄界会议http://baike.baidu.com/view/300096.htm
注3:毛泽东为何指示徐海东必须评大将而且要排第二?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detail_2012_09/05/17358575_0.shtml

注4:高岗、饶漱石、刘志丹之死——揭开”政治谋杀”之谜

http://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03/01/200301301228.shtml

注5: 反党小说《刘志丹》株连六万人 习仲勋在内未翻案

http:///news/2012/0917/260389.html

注6:彭德怀误杀袁文才、王佐致使解放后井岗山无大将、上将

http://www.360doc.com/content/07/1007/14/47523_794096.shtml

注7:毛泽东夫人杨开慧之死的真相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556230100i2g7.html

闲话中宣部长(4):开放网络时代的功臣?

2012年7月,丁关根终于去见阎王了。联合早报发表了新加坡前外交部长杨荣文的电邮访谈,吹捧丁关根制定的政策为中国打开了互联网的大门: “在中国官方敲定和宣布有关互联网的政策之前,丁关根在1995年、1996年左右以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身份,率领高规格代表团访问新加坡,并停留了一个星期,以对我国(新加坡)的媒体管理架构进行非常详细的考察。如果当初没有做出管控式地开放互联网的关键性决定,中国活跃的社交媒体今天就是另一番光景了。”(注1)

在2010年,杨荣文曾接受英文海峡时报采访, 对中宣部的那次访问有更多细节描述,却只字未提丁关根对中国互联网开放的历史性贡献(注2)。杨荣文本人在2011年新加坡大选中败给反对党后黯然下台,到香港一家私营公司任职。今年初他又成为香港政府的经济顾问之一。

丁关根的新加坡之行是在1995年12月3日到10日。在这之前,中国互联网早已经对公众开放运行了。

中国互联网的先锋是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他们早在1986年就已经通过长途电话上网,当时丁关根还是铁道部长。1994年高能所又建立了中国第一台互联网WWW服务器,(注3)

1995年1月,邮电部电信总局与美国Sprint开通专线后,就对社会开放Internet 接入服务(注4)。

而丁关根从新加坡考察回来后,干了两件邪门事,第一是出版了一本笑话书,叫做《新加坡的精神文明》(注5)。新加坡从来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绝大多数新加坡人也根本没听说过精神文明这玩意儿。精神文明这个词是邓共时代开始在官媒流行,在中共国特指社会主义精神文明。邓小平所谓两手都要硬,即指物质与精神文明都要抓。搞笑的是,中共将这个词翻译成Spiritual Civilization, 听起来倒象个宗教神权。

第二件事就不是搞笑了,而是令网民作呕。1997年,中共开始建造一个独立于公共互联网的169网。中国公共互联网有China Net, 教育网,科技网和金桥网这四大骨干网,均向APNIC申请国际IP,开通国际接口。169网不同之处在于它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国局域网,完全采用私网IP,也没有直接的国际接口。它与公共互联网的唯一接口就是在China Net 上的几个收费的代理服务器,官员随时可以掐掉。(注6)

这个169网要是成功了,中国网络就和北朝鲜是一个档次了。而这个网络在物理上真的建成了,与163公共互联网平行运作。为了推广这个网络,中共是不惜血本的。当时只要申请163开户的,一律白送169帐户,后来连申请都免了,任何人有条电话线拨通169,就可以免费上这个局域网了。

可是中共国从90年代开始已经是一个市场经济的国家了。在市场经济中,这个邪恶的169大局域网项目破产了。新浪,搜狐,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绝大多数的主流网站都是靠外国的风险投资起步,然后在美国或香港等地上市。如果这些网站都弄到169局域网,到哪去吸引外资呀?网民们上网也是直奔国际互联网,没有浪费时间在这个局域网。169这个耗费了纳税人无数金钱的大局域网,没有吸引人的内容,被广大商人和网民共同抛弃了,连臭名远扬的机会都没有等到。

从2000年开始,中共就意识到169大局域网在商业上完全行不通,想取代公共互联网那是白日作梦。中宣部转而资助方滨兴一伙全力开发臭名昭著的国家防火墙。

丁关根在1975年还是铁路局的一个副处长,因为当年常陪邓小平和铁道部长万里打桥牌而得到青睐,80年代以火箭速度升官,接任铁道部长。自这个牌友上任后,中国铁路大小事故常年不断。1988年发生一起特大出轨事故,造 成88人死亡,62人重伤,这下连邓小平都保不 了他,丁关根只好辞职。92年丁关根又出任中宣部长,并且还升官了,成为政治局委员。

在铁道部这个不该出轨的地方,丁关根经常出轨;在中宣部这个应该开放的领域,丁关根绝不许有半点出轨言论,被网民们痛骂为盯管跟。

有一件家庭小事很能说明盯管跟的人品。他有一位外甥(妻子妹妹的儿子),六四时年方16岁,被戒严部队枪杀在北京街头。丁关根刚听说时也流了一把泪。但从此以后他就与姨妹一家断绝来往了。(注7)

杨荣文为丁关根这样声名不佳的中宣部长捧臭脚,不仅让中国网民鄙视,而且恐怕还得罪了另一个他意想不到的大人物。

再打开上面注5的人民日报链接,你会看到在丁关根1995年访问新加坡时的照片,唯一紧跟在丁关根屁股后的,正是当时中宣部副部长刘云山。

在丁关根死后不到4个月,刘云山在18大升为政治局常委。在香港大公报,一篇马屁文立即出笼:

《宣传主将,网络时代开新局》,里面有这么一段:“于1993年进入中宣部、作为丁关根主要副手的刘云山,一方面坚持中共宣传主基调,另一方面充分发挥自身对宣传工作的专业理解,在确保中共宣传工作主阵地的同时,在可控的基调下促进了中国网络的极大发展。”(注8)

原来刘云山还要丁关根这个死人争抢开放网络的功劳呀!

注1:杨荣文:丁关根打开中国互联网大门

http://www.onmoon.net/cn/2012/07/23/286721.html

注2: China is to be studied, not feared

http://www.businesschina.org.sg/en.php/resources/news/201

注3:IHEP网络发展历史

http://www.ihep.cas.cn/jgsz/kyxt/div7/gaikuang/fazhan/

注4:中国互联网发展大事记1994年~1996年

http://tech.qq.com/a/20050628/000094.htm

注5:丁关根赴新加坡考察新加坡的精神文明建设

http://cpc.people.com.cn/GB/64107/66150/66152/66158/66207/4476397.html

注6:什么是163网,169网?两者有什么关系?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8488567.html

注7:浦志强微博

注8:刘云山:宣传主将 网络时代开新局

http://news.takungpao.com/exclusive/2012-11/1274251.html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