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版泰国简史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42635?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关于泰国历史的文章,作者是天涯名熊、号称“陈寅恪之后唯一的大知识分子”沙梨熊,原文在天涯

古史部分,小熊大致说一说,各位爱听就听,不爱听直接跳过看近代部分。要说泰国,那就得把东南亚哥几个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一般而言,大致说法如下,族群分为5类。南岛语系,马来,印尼,菲律宾,文莱等等,他们本是此地土著,但被后来民族驱赶上岛。越语系,越人被汉人从岭南赶来,占了东部。藏缅语系,缅甸占了西部。泰语系,泰,老族裔被蒙元从云南驱赶,占了中部。孟高棉系,被雅利安人从印度赶来,柬埔寨屡经起伏,占了中东部。

别的不展开,只说泰人。按他们教科书里的说法,历史脉络是这样,苍山洱海之间本有六诏(诏即泰语里的贵族之意),泰人高祖崩黑(孟获)是六个诏主之一,诸葛亮南征,约定世守南中。到了唐朝,他的后代坤博隆(皮逻阁)一统各部,创立南诏,建都昂赛(大理)。他有7个儿子,其中老四被封到景线(今泰国北部昌盛镇),这位四皇子,就是今日泰人的先祖。其余几个儿子,老大是老挝的祖先,另外几个据传分别是傣族,壮族,侗族等等的祖先。之后历史发展,分封出去的泰人各城邦自由发展,但作为本部的大理,后来被忽必烈在侧面包抄南宋的战役中攻破,泰族主体被迫迁徙,最后大多汇合到了老挝与泰国,以及缅甸(掸邦)境内,开始二次创业云云。

说到这儿,小熊知道有FQ会跳出来JJYY,小熊也不愿意和他们罗嗦。反正泰国史怎么写,小熊就怎么记。至于史实如何,和本文没什么关系。站在小熊的立场,小熊只知道一点,几大族群划分,越南一系,南岛猴子们一系,孟邦柬埔寨一系,藏缅尼泊尔锡金不丹彝族白族一系,泰壮侗傣老掸一系,这是靠谱的,其余的部分,各国再炒五百年,也不会有结果,还是让他随风去吧。

继续说泰国,当初的暹罗历经发展,南北出现两个大国,北面素可泰(意为幸福的黎明,当然小熊认为黎明的性福其实与乐基儿有关才对),先强盛起来,一个叫拉玛的王子,因为开疆拓土,被称为兰甘亨(英勇之王),因此后来他又被称为兰甘亨大帝。稍后南面也起了一个大国,叫做阿难陀耶(不破之城),开国之君乌通王是个华裔商人后代,最后他由南至北统一全境,建立阿难陀耶王朝。

这个王朝走了几百年之后,由于有个驸马做了缅甸内应,被灭。驸马爷做了缅甸人的傀儡,这本是一出暹罗版吴三桂的故事,但好在驸马有个NB儿子纳腊萱,反过头攻缅甸,经过御象单挑,一剑把缅甸王储斩落象下。缅甸衰落,暹罗中兴,纳腊萱成为泰史第二个大帝。

之后又过百十年,缅甸再度来袭,国王饿死,王室被掳,暹罗又亡。各地反缅复暹运动风起云涌,最终胜出的是第三个大帝郑信。这是个华裔出身,看准时机,靠着华商财力,以及联络果阿的葡萄牙人,打通了英国的路子,搞来了洋枪洋炮,把缅甸击退,顺势连老挝,柬埔寨都变成暹罗藩属。文治武功不用说,但毕竟草根出身,根基太薄,于是想靠严刑峻法立威,又想假借佛教教义把自己包装成活菩萨,结果操作失误,贵族反叛,被装载天鹅绒的袋子里,用檀香棍打死。手下大将兼女婿篡位,建立拉玛王朝,绵延至今。

一世开国,二世守成,到了立三世时,出了状况,立长还是立嫡成为大问题,庶出的长子抢了嫡系小太子的王位,成为拉玛三世。废太子虽然被抢班夺权的哥哥发配去当和尚,但他也不是吃素的。用了将近三十年功夫,硬是把自己变成一代法王,靠着僧团的支持,乘他哥哥病危弥留之际,最后重登大位,是为拉玛四世(没记错的话,就是《安娜与国王》那位国王的原型)。因为有这样一段苦难积累经历,他和他的儿子朱拉隆功,知道惜福,所以执政时都比较英明,双双以开化革新著称,暹罗进入兴盛期,故此父子二人都被泰人称为大帝。

到了第六代,拉玛六世上台,情况就不太好了,可说是内忧外患。外部,英属印缅,法属印支东西对进,到这儿形成对峙。当时整块亚欧大陆,有这么五个国家,都是这种局面,西亚的波斯,近东的奥斯曼,远东的满清,中亚的阿富汗,以及东南亚的泰国,全都位于各大国扩张对峙的结合部上,缓冲区的日子可不好过。对内,西方舶来思想开始流入,而这位国王吃过面包,喜欢搞新政,新政里最重是办新军,结果接受新思想的士官生势力崛起,又赶上辛亥,民国建立起了蝴蝶效应,1912以华裔为首的士官生政变(拉玛六世喜欢搞大泰族,说华裔是东方犹太人,想编练纯泰裔的猛虎民兵取代新军),拉玛六世差点完蛋。吃一堑长一智,之后岁月,拉玛六世开始收缩,治国以守成为主,对外戒急,对内用忍,搞搞文学艺术,摆个繁荣排场也就心满意足了。

但在继承人问题上,六世出了问题。俗话说军校里出来的玻璃多,六世早年在英国留学,从军校里也学会了这个调调。不爱水道爱旱道,绝嗣成为问题。没办法,只好先把弟弟当作王储。王室重臣们想,过几年,等国王定了性,了解了走水道的妙处,慢慢会转变观念。可惜他们猜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局。国王过了而立,是转性了,可天意弄人,偏偏身体不好,眼看要升仙。那就兄终弟及吧,又出大意外,这时王后居然有了。很尴尬,六世是挂定了,但遗腹子也是生定了,万一生出来是个带把的,那可怎么办?

这下热闹了,王太弟,贵族大臣们,王后外戚,一口气吊命的国王,朝内各派系,这一宝怎么押,实在煎熬。尤其是王太弟,要是生出来的是个带把的王子,那他就得去投胎了。万幸,最后生出来是个没有JJ的赔钱货,这下王太弟的心才放下。王兄一听说是个公主,心中叹一声杯具,带着遗憾升仙去了。弟弟顺利接班,称为拉玛七世。

这位七世,能力方面比他哥哥强不了多少,运气又不太好。登基没几年又赶上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这下更是捉襟见肘。万般无奈,七世要调整经济,开源节流,首当其冲,公务员要减薪,军队预算要压缩,这下好了,文官集团和军头们不干了,各有一个带头大哥,文官头头是留法派的阿侬,军队代表是留德派的阿披,其实这二位都是潮州帮,阿侬叫陈璋茂,阿披本姓薄。他们携手发动政变,七世被迫宣布立宪,暹罗成为君主立宪国家。

君宪头三年也是反复不断,留法文官派与留德军团派斗争,保皇党复辟,三方一通缠斗,最后胜出的是军团派。军头执政,又赶上全球褐色狂飙,自然慢慢就往国社那条路上走去。二战爆发,二代军头总理披汶决定上日本的船,前期很顺,从法属柬埔寨,英属马来捞到不少实地,但后期盟军反攻,军政府日子难过,反倒是在野多年的民主派风生水起,流亡前总理阿侬咸鱼翻身,和美国搭上线,战后回归,军头下台,民主派文官执政。

王室方面,七世早两年被逼退位,继承者是他的侄儿八世。战后年轻国王从海外留学归来,准备和文官派搭班子亲政,结果却突然在自己的寝宫里离奇饮弹毙命。披汶乘机卷土重来,军团派指责文官派弑君,妄图共和改制。军团扶植王弟九世继位,顺势政变,赶民主派下野,披汶再登大位。但这一次,他的政权不像战前那么稳固。先是海军兵变,支持民主派的水兵乘他检阅,把他扣在舰上,随后陆海军双方发生火并,最后是靠空军和警察的支持,他才捡了一命。事后,绝对权威是没有了,变成他和军警其他两个头目共治的三头格局。外交方面,美国也对他独裁不满,经常敲打他。他内外交困,没办法,只能向左转,遣子入质,和燕京的岳不群套关系,准备走缅甸军头们的老路。

事机不密,美国大怒,决定换马,三代军头沙立取他而代之。从此泰国进入军人监国,文官理政,国王垂帘的开明专制时期。看看同时期韩国,台湾等等,就知道其实小龙们都一样。经济靠技术官僚团队,政治主要靠强人防堵红色威胁,这套体制走的时间一长,就出现经典的金字塔结构,既得利益集团,中产阶级,草根大众。

进入70年代,随着中产阶级兴起,民主派又一次卷土重来,他们面对的是四代军头他侬。73年爆发街头革命,太学生成为主力,怒火街头三天,他侬下野流亡。民主派上台,为期三年的曼谷之春开始。可自由派运气不好,那几年正赶上燕京输出革命,泰国周边的老挝,柬埔寨接连变天,泰共也想借机夺权,民主党秀才政府搞不定泰共武装。正发愁,他侬回来了,这下更热闹,轮到中产阶级左右为难。右翼民兵,左翼游击队,民主学生一通乱斗,尘埃落定,军团派再度出场,泰国走回老路。

贯穿整个80年代,泰国政局仍然是老套路,经济靠着技术官僚团队,国际环境等等因素,起飞了。政治上,军官团内部,在野的民主派等等时不时闹点小风波,国王继续扮演中间人的角色,总而言之,大阵仗没有,小插曲不断。至于左翼,慢慢边缘化了,一是时代转换,二是燕京换人,余沧海上台和泰国军政府做了交换,燕京放弃泰共,曼谷牵制越共,老柬权利均沾,正所谓主义抛一边,利益摆中间,燕京与曼谷进入蜜月期。

当然时代毕竟在变,经济成长客观上让民主派了更稳定的城镇基本盘,机会总是会来的。进入80后90初,不管是苏式红色极权群体,还是美国卵翼下各国军政府强权纷纷崩盘,涟漪效应自然也波及泰国。朝野内外,军政府和民主派的对峙不可避免的到来。民盟等来了能带他们玩转游戏的龙头大哥占隆。

阿占是个纯华裔,叫卢金河,父母带他移居泰国,然后爹死娘改嫁,小拖油瓶的日子不好过,于是只能去参军。慢慢混成了少壮军人的头目,完成了原始积累。一度成为军方秘书长,二号人物。但他是个佛教徒,当时有这么一条法律修正案,妇女因强暴致孕,可合法堕胎。阿占反对杀生,和上司在议会里闹翻了,被贬去国防大学教书,然后从政,当选曼谷市长,任上政绩不错,最后成为民盟的龙头大哥。

92年风云再起,黑色五月来临,阿占毕竟是体制内出身,对付自己老战友比较有经验。知道怎么玩技术性击倒的游戏。先让太学生占领标志性建筑,守住纪念碑,打死不退,然后拿这个区域当引爆点,把所有市民都引出来,炒热气氛,造成强大气场,军政府虽然开枪,但一样逼不退汹涌人潮汇聚。闹到最后,海军倒戈,军舰上挂出横幅,泰国海军爱泰民,爱民海军不开炮。皇家空军,警察也善意中立,军政府光靠外省调来的陆军罩不住了。泰王出面调停,军政府鞠躬下台,民盟上台。

之后十年,基本是民盟系政党内部轮桩,民主党的川立派,泰国党的班汉,事实上都是华裔,一个真名吕基文,一个本名马福祥。期间只有96是有原军政府系政发党人回光返照一下,运气不好,第二年就是金融风暴,军政系又一次吃瘪下台。进入新世纪,他信出场。他信本是阿占的门生,也是华裔,梅州客家人,原名邱达新。富商家庭出身,靠做警用器材发家。他后来为何会反出老师的门墙,和原先民盟的老兄们闹翻,直接引爆红黄之争呢?

原因和台湾,韩国转型之后的政治困局是一样的。前面已经说过,旧威权体制下已经产生了金字塔结构。体现到地方,又和地域,城乡差别全都挂着勾(台湾有南北之分,韩国有岭南、湖南、忠清三圈之别、泰国有东北与中南两部不同,有意思的是这些地域分野恰好也就是中产与草根的划分线)。等到了后极权时代,进入民主时期,选举体制运转。就会有新问题,政客一切唯选战是举。想要选票就得有自己的票源基本盘。是走城镇中产路线,还是草根民粹路线,必取其一。

民粹路线,草根盘的运作,从南美的贝隆开始都是一个套路,大福利计划,优惠草根政策等等,比如他信,有什么仁爱计划,国家担保,全额房贷,零首付入住,低息长期还贷优惠,全民医保,个人只要交30泰铢,就可以享受全额医疗服务林林总总。总而言之就是承诺由国家拿出财政补贴,保障草根阶层生活需求。听上去很美,但有一个问题,国家的钱从何来?税收。谁是纳税人主力?中产阶级。

同样是按个人收入比率公平纳税,其中差别大了。打个比方,大伙缴税等于腾位置,保障草根阶级的犀利哥有一个睡觉的地方。露宿族,不用交。高一点,睡大车店一族,交一席之地,对车店族来说,反正睡的是通铺,多挤一个无所谓。最高层住别墅一族,交一间瓦房,人有广夏万间,也无所谓。可对中产族就不同了,白领一家三口,城中精装公寓,4室2卫,自己住还算可以,可要他腾一间客房给犀利哥,那是直接影响他生活品质的。

他信既然铁了心要抓住东北部农村的广大草根铁票,那泰爱泰党上来之后,自然会为了兑现竞选承诺,要提出一揽子国家福利计划,而国库的这部分支出,就得靠玩税制变革,其中大头支出,千转万转,落到实处无非就要中产阶级来买单。而民盟代表的恰恰是中南部大都会区中产阶级的利益。搞到最后,黄衫借口他信家族贪腐来搞他,他信一下,受过他政策恩惠的红杉又起来保他。草根嘛,谁给饭吃,跟谁走,谁花银子,投谁票。最实在了。

这些其实都和什么专制遗留,贪腐传统无关,关键在于政客,想当选,就要票,票源来自各阶层,你要有自己的票源,就得选定自己要站的立场,选一个阶层为票仓,然后为某个阶层去发声,去谋利,这个圈里的人才会挺你。

有人说难道中产和草根就不能和谐相处吗,怎么可能,人都是自私,有了阶层划分之后,更是如此。例如泰国,当年一起闹革命反极权时,城乡两极,中产和草根何尝不是站在一起,携手对抗军政府的刺刀枪炮。但到了民主来临,自由选举,一样会分成红黄。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