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冰狂魔杀手:杀人搭档为何反目成仇?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380446/

美国历史上曾出过不少连环杀手,其中大多数都是独来独往,毕竟这一行并不需要搭档,也不需要人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少数结伴而行的连环杀手,往往是有夫妻( 玩具箱杀手 )、父子( 环城公路狙击手 )等亲密关系;但近年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加州“嗜冰狂魔杀手”(Speed Freak Killers),却只是两个发小而已。

坏小子组合

洛伦•赫索格(Loren Herzog)和韦斯利•谢尔曼廷(Wesley Howard Shermantine),两人都出生于1968年,在加州的圣华金河县(San Joaquin)从小一起长大。这俩坏小子从小就喜欢惹麻烦,并很快都吸毒成瘾。据悉,他们的第一个受害者,是一名16岁的小姑娘,失踪于1984年;换句话说,在他们不到17岁时,就已经开始了可怕的犯罪生涯。

狱中的赫索格(左)和谢尔曼廷(右)。

狱中的赫索格(左)和谢尔曼廷(右)。

而导致他俩被警方盯上的,是1985年的舍韦勒•维勒(Chevelle Wheeler)失踪案。这个时年仅有16岁芳龄的高中女生,在10月16号被一辆陌生的红色卡车接走,并让朋友带话给父亲,说自己翘课了,要和一个男性朋友去加州的谷泉(Valley Springs)游玩,不必为她担心,但她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警方接到报警后,很快注意到了维勒家的熟人、时年19岁的谢尔曼廷。而他恰好有一辆红色的车子,并在舍韦勒小姐失踪的那天上午曾给死者家打过电话,颇有作案嫌疑。面对警察的讯问,谢尔曼廷矢口否认与此有关,但警察在他家的那辆红色汽车上发现了毛发和血迹,并证明血迹的血型和舍韦勒小姐相同。然而,1985年的DNA技术还很落后,没法证明这些物证就一定是被害人留下来的,加上遗体并未找到,所以警方拿他也是无可奈何。

随着技术的进步,两人逍遥法外的好日子到头了。1999年3月,警方将这起14年前的旧案物证送往新建立的犯罪学实验室检测,DNA检测随即证明,这些头发与血迹都属于死者舍韦勒。18日,谢尔曼廷和赫索格双双被捕,面临谋杀舍韦勒的指控。由于他们吸冰毒成瘾,在作案前都会吸毒,所以也被称为“嗜冰狂魔杀手”(Speed Freak为吸冰毒者的俗称)。

警方公布的受害者资料。

警方公布的受害者资料。

只可惜,正义来的太迟了,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杀害了另一名女孩,25岁的辛西娅·范德海顿(Cynthia Vanderheiden)。

从囚徒困境到反目成仇

在2001年的庭审中,赫索格被认定与3起谋杀有关,共判处78年徒刑;谢尔曼廷则被判处极刑。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两个人今生是不可能活着走出监狱了。

然而,三年之后,这一判决遭到了上诉法庭的质疑。法庭认为,赫索格在羁押期间遭到了警方的胁迫,比如警方采取疲劳战术,长时间对其进行车轮审讯;在4天的审讯中没有提供足够的食物;侵犯了赫索格的沉默权等等,因此其有罪供述不可采信。

检方大为尴尬,检察官坚决反对重审此案,担心这两人能够说服陪审团而逃脱法律制裁。实际上,由于辛西娅与舍韦勒的遗体也未找到,检方也缺乏足够的直接证据来给两人定罪。

面对这种两难场面,检方也许是想到了著名的“囚徒困境”,和赫索格达成了认罪协议,维持了谢尔曼廷的死刑判决,而赫索格原本77年的刑期也被骤降为14年。

这种情况下,想必谢尔曼廷是恨透了这个曾经的好兄弟吧。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转眼间6年过去了,2010年,一个让该县沸腾的消息突然传开了:那个杀人犯赫索格,居然被放出来了!此刻的赫索格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而且剩余刑期也仅剩3年,便在服刑11年之后获得了假释。

当地社区居民和死者家属愤怒不已,举行了多起抗议活动。而对此事不爽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他曾经的好兄弟,在监狱中等待死刑执行的谢尔曼廷。

被好兄弟出卖当然不爽,于是在2011年12月底,谢尔曼廷在狱中写了6封信给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声称愿意做个交易:他准备把自己手里的一份草图卖给电视台。

谢尔曼廷的“狱中来信”

谢尔曼廷的“狱中来信”

具体而言,是记录了他和赫索格在十几年中,所杀害的那些年轻女孩藏尸地点的地图。而交易的价格,只是区区3.3万美元。谢尔曼廷详细的筹划了这笔钱的使用情况:1.8万用于支付法庭判决的赔偿金(给受害者家庭),1.5万用于给他的父母购买墓地,以及支付他在狱中的花销,比如买一台电视机和零食等等。

“我把舍韦勒埋在了我父母的土地上,就在靠近她家田地那一头的河堤边上……”在和地图一起寄过去的信中,谢尔曼廷写到,“一旦尸体被找到,我希望能够支付赔偿金,然后呢,我就会采取下一步行动,带你们去找到赫索格的藏尸地点。”

他的信迅速被转给了司法部门,得到了高度重视。在他随后寄出的信中,甚至暗示自己和赫索格杀害的人比警方所知的还要多得多,可能超过70人。圣华金河县警方、卡拉维拉斯县警方(Calaveras County)和FBI联合行动,开始仔细搜索那一片地区,时任加州州长的杰瑞•布朗(Jerry Brown)后来还特别签署命令,授权狱方可以将谢尔曼廷临时带出监狱,以协助警方去现场搜寻遇害者的遗体。

“双输”结局

很快,一件事情证明了这封信的可信程度:刚刚假释不久的赫索格,闻讯当晚就自杀了。1月16日,假释官发现,赫索格的GPS定位脚环发出了“电量不足”的报警信号,随即派员前往他的住地——停在监狱附近的一辆房车里查看,赫然发现他已经死了:他在房车中自缢身亡。

赫索格只留下了一张简短的便条,“告诉我的家人,我爱他们”,没有交待自杀的原因。但这个时间如此之巧合,想必也是因为害怕警方真的按照谢尔曼廷的指引,找到更多的受害者遗体,那必然让他立即被送回监狱,甚至被判处死刑。

很快,搜寻工作就有了进展。按照那张手绘地图,警方于今年2月在林登(Linden)地区的一片田地里找到了两具人体骸骨,利用DNA技术,法医确认她们正是当年失踪的辛西娅和舍韦勒,让这两起案件终于可以盖棺定论了。

正在发掘的藏尸现场。

正在发掘的藏尸现场。

随后,3月份,警方又在两口枯井及一片田地中,找到了混在一起的上千片人体骸骨碎片,经法医确认,其中一部分属于1984年失踪的金伯莉•比利和1985年失踪的乔安娜•霍布森(Joann Hobson),两人时年均为16岁;还有一具未成年人的遗骸,被怀疑是1988年被绑架的小女孩麦克拉•盖蕾切特(Michaela Garecht),时年仅9岁。在赫索格自杀后不久,谢尔曼廷曾写信给媒体,声称赫索格正是杀害麦克拉的凶手,而赫索格在当时确实就住在盖蕾切特家附近,也具备作案时间。目前,相关的DNA比对工作还在弗吉尼亚州的实验室中进行。

目前,对遗体的发掘及颅骨还原、DNA比对等工作依然在紧张的进行之中,陆续又有新的人类遗骸残片被找到,警方尚不清楚究竟最终能够发现多少位遇难者的遗体,但负责该项目的警官表示,尽管工作量浩大、坚硬的泥土层又不便于挖掘,他们仍将一直找下去,尽可能多的搜寻,给那些陈年旧案的受害者家属一个交代。

2009年,负责麦克拉失踪案的警官曾如此对媒体表示:“我们将会去任何地方寻找,走遍地球的每个角落,也要把麦克拉带回家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