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丧尸有个约会

from 科学松鼠会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74677

本文作者:庄

在众多魑魅魍魉神魔鬼怪黑夜传说中,“丧尸”于我有种特殊情结,一直以来挥之不去萦绕心头,仿佛深深浅浅地检验着我的好奇和邪恶,这状况,要承认肯定和从小就玩生化危机不无关系。丧尸片也是看一部爱一部——只要不是白痴编剧写出来的,对它们的感情,因着最近看了《恐怖星球》和《深空失忆》又上了一个台阶,所以,万圣夜来临,丧尸啊丧尸,非君莫属,除了你我还能写谁呢?

【PLANET TERROR COLORS,图片出处:http://irlgzz.deviantart.com】

Zombie和科学的关系,在本人看来比吸血鬼或狼人之流要亲密得多,它可不是天山童姥简简单单几颗俎虫药丸就能搞定的事儿,也绝非海地人会使巫术这种胡说八道就能解释得清楚,Cracked网站上,一个叫做大胃王(David Wong)的人所撰写文章中,非常靠谱地提供了五种“丧尸危机可能发生”的机制,立场鲜明坚守在science的名义下:

其一,纳米机器人,见于Michael Crichton的小说Prey,以及PS2游戏Nano Breaker,这玩意儿体积够小,复制够快,威力够大,加上某种微智能因素存在,真可谓可能性够多,想想就寒。

【Nanobreaker人设,图片出处:http://www.everyeye.it/】

其二,结合干细胞技术的大脑神经系统再生,遍布世界各地的神经生物实验室都在这项事业上努力地加砖添瓦——你真的无法预测和揣度那些培养皿中正在长什么东东,写到此处,突然怀疑每天上班时间坐在我右首的某个人在变成科学逃兵之前就是干这个的,倘若他不自觉,那么也是在导师诱导之下做过了一回人民公敌。

其三,一种实时迅速蔓延的病毒,电影《28天后》中即有所展现,请相信这绝不会仅仅停留在fiction,“疯牛病”大家都知道的吧,发病时症状包括“思维、视觉、语言和行动能力急剧下降,肌肉抽搐、变硬并出现痉挛,平衡能力完全丧失”,基本上已经具备了丧尸风范。

其四,神经毒素,毒得你七荤八素,僵硬抽搐,不分横竖,如同植物……代表场景出现于电影The Serpent and the Rainbow,这类东西绝对不难弄,来源是一抓一大把,像曼陀罗花儿或河豚鱼儿都可以考虑。

其五,大脑寄生虫,假以时日让能够随血液散布全身入侵各组织细胞的弓形虫再进化得强悍狡猾一点,就差不多了。

说了以上这些,倘若还嫌不过瘾,可以去现实中寻找一番。

迄今最接近丧尸工厂的地方,乃是美国国防预先研究计划局(DARPA)下属的一批实验室。作为一个较比疯狂的科研机构,DARPA时不时会做一些让人瞠目的事情,比如竟然试图让人去搞出什么“永生生物体”来“降低进化的随机性”,称为Biodesign,几年前计划一公布,就差点没被叱骂痛责的口水给淹没。而他们这些年还把一大笔钱给了得克萨斯A&M大学临床研究学院,希望发展出一套让动物体在特殊状况下暂停生命体征的技术。这个计划的直接受益者据说是那些派往具有极端组织的国家的美军士兵,因为,按照五角大楼一贯的解释,这些小伙子们很可能被天杀的敌人们一枪射中要害,当场流血不止导致大量失血,则那时能不能延长一些重要器官的存活时间乃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图片出自Drapa网站:www.darpa.mil】

DARPA试图解决的问题,是当代乃至未来丧尸群体混迹于世界的立足之本或者说物质基础问题,亦即,如何让失去正常活性的有机体不要彻底失活而最大限度地保持恢复活性的机会,这样方便于加载进攻击人类的种种技能。DARPA科学家们似乎有决心,偕同一些其他团队,在昂贵的金属房子里流水一般花纳税人的钱,把丧尸化行动开展到底。

他们成果赫赫,很早就丧尸了线虫、丧尸了老鼠,后来又丧尸了松鼠(!!!)、丧尸了狗,前不久还丧尸了约克夏猪。

在线虫身上,生物化学家Mark Roth等人发现了一个制胜法宝,硫化氢,暴露在一定浓度该气体中处于缺氧的线虫,寿命却能被大幅度延长,后来他们用老鼠进行试验,发现硫化氢果真是能够诱发类似于“冬眠”的一种半死不活(深刻怀疑《恐怖星球》的编剧组一定听说过Roth的工作)。

印象深刻的一个报道来自2005年,匹兹堡大学的Peter Safar(现已故)及同事停止了14只狗的心跳,然后把它们身上血液全放光,再将冷生理食盐水灌注进去。之后,狗没有了意识、呼吸及心跳。这14只狗被分成两组,6只在控制组,8只被摘除胰脏(不会对存活造成直接影响)。60分钟的休眠状态之后将血液重新灌回,又过了72小时,所有狗都还活着,控制组差不多毫发无损,实验组有一半正常,另一半出现了神经障碍。得克萨斯A&M的Theresa Fossum等在15只猪身上做的也是差不多的事情。

凭良心说话,这些技术完善成熟以后,不仅仅可用于制备丧尸,在移植前用于保护器官,以及用于中止心脏病发作和中风都是可行的,“好”与“坏”更多是应用层面的问题,我们经常会惊觉,硬币都有另一面,乌云也会镶银边,不是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