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

from 于嘉的球事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dd2ed0102e5kt.html

有这个博客和微博的时候,我还没结婚,热恋之中,而且天天假模假势地自信满满,忙忙碌碌的,总觉得三十岁之前应该对自己有个交待,说起来好像挺有责任心挺充实,早出晚归的。我爸不爱说我,我妈倒是我每天出门前都是一套叮嘱:“少喝酒,能早回家就早回家,别去不三不四的地方。”那会儿二老都没退休,忙着自己手头的事儿还不忘给我敲警钟,说实话,我心里挺烦,觉得他们不懂,有时候就顶两句或者不耐烦地回了,然后迅速收拾东西出门,背着身子,却明显觉得老两口儿一定皱着眉头、忧心忡忡地盯着我,半天都不愿意关门。


 

 我不太理解我爹妈有挺长一段时间,想来这大概由于代沟。怹们俩要我要得晚,在那个时代,晚要孩子算是响应国家晚婚晚育的号召。我妈出身教师家庭,我爸是工人子弟,自小都是又红又专的孩子,说让插队,他们背着包就离开北京;说村里房子条件差,他们立马就收拾铺盖卷住大通铺;说要脚踏实地在地方扎根,他们就不回北京一直在陕北呆着。他们所接收并接受的,就是精神就是指示就是规矩,不停地学习工作受教育,没时间搞对象。(那时候也没有谈恋爱的说法,所以统称搞对象。)从经人介绍认识到结婚,再到有我,似乎就是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又一个步骤,到什么年龄做什么事的状态。就像吃喝拉撒睡行动坐卧走那么顺理成章。我总是觉得,我的生活状态,应该和怹们不一样。


 

在爹妈的心里他们彼此究竟什么样,我那时候真不知道。就觉得老看吵架,似乎分开也没什么。我小时候要是淘气,我爸就揍我,我妈就护着;长大了,我自个儿出点儿事儿,把我妈气得直蹦,我爸倒不理我,跟不认识我似的,总之俩人态度反应完全不一样,永远不一样。我一度怀疑他们在我有问题的时候,看我不顺眼的同时彼此也看不顺眼,所以就变着法儿地较劲。那时候我听着爹妈的数落,心里甚至琢磨:我要是结婚,一定不能过上和爹妈一样的日子。

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我24岁,我爸54岁,我妈56岁,我还没过门儿(甚至当时刚认识的)媳妇儿23岁。

我和我媳妇儿2006年正式确认恋爱关系,2009年领证办婚礼干净利落脆。结婚之后想起当年的想法,于是就朝这个方向努力,结果不断发现生活当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大到买房买车,小到鸡毛蒜皮,完全都可以和根本不相干的情绪挂钩,然后突然不爽、爆发,于是会和身边的人发泄,吵架、冷战,觉得不幸福不爽没希望,还好我媳妇儿想得开,或长或短的时间之后言归于好,生活复归平静,接着过。猛地就会琢磨:操,多大事儿?还得吵架?至于么?能赶上自己单独出差或者在路上,想起我爸妈,隐隐就会觉得,其实我所遇见的和怹们没什么不同,不过是时代在各自身上的烙印更为明显而已。但形色匆匆的生活仍在,也就没什么机会深思熟虑。


 

我媳妇儿是个急脾气,但好就好在办事考虑得挺周全,比起我这种慢条斯理却老忘事儿的强了不少。因为工作关系,我们俩生活作息时间不大一样,我老感觉她的工作不算难,坐一天办公室,改改文字,打打电话,开开会,中午吃个饭吃个淡,下午重复上午的一遍就能混到下班儿。这么着,我就总埋怨她照顾家里不够,她当然不服,俩人因此没少拌嘴。前段时间我在家里收拾屋子,看见她的工作资料和简报,随手翻翻看看,发现完全看不懂,动辄就是几十页的文案,按日期分每天得有十几份这样的资料,反正我是做不来这事儿。但以我媳妇儿这样的脾气,能把所有处理得井井有条,我真心觉得不易。于是想起来结婚以后,她依次学会了洗衣服、烙饼、收拾屋子,以及一大堆家务处理手段,相比较我一直生活自理能力还不错的状态,她的进步可比我大太多了。看看我越来越忙但家里越来越干净的事实,我觉得我媳妇儿没说我不顾家就不错了。所以我毫不怀疑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媳妇儿会顺理成章地成为一个好母亲,我的贤内助,而且不会耽误工作,里里外外一把手——因为事实证明,她所欠缺的不过是时间和经验而已。


 

这其实是我一直保持高强度健身并收获成果的原因——除了职业要求以外,就是有一天看她别人家孩子的欢快状态,猛然警觉:到她真当了母亲,就是人生最美最好的形象,而到那时,我也应该尽全力让我们的孩子看到父亲最好的状态,因为需要并且注定去保护这个家庭的,只有我。

 

说到保护家庭,真的挺惭愧,又得说到我爹妈。前段时间我妈急病,要做手术;我事儿又多,老两口非让我踏实工作,不许请假。于是乎老头儿天天把自己整得跟杜兰特似的,背着双肩背跑医院,给他找了车,他怕给人添麻烦,不坐,坚持公交车和地铁来回。护士们都觉得不容易,我妈躺在病床上也数落他抠门儿,我爸听了,要么就装听不见,要不就跟我妈像小孩儿似的争辩两句后坐在一边儿看书去了。后来定了手术时间,我爸就干脆陪床,不走了,省得麻烦。我去探视,配老两口聊天儿,发现一群人里唯一能把我妈逗乐的竟然是我爸!我爸嘴笨,不会讲笑话,但他要么就说反话挤兑我妈,要么自嘲,总之他说着说着我妈就乐。我看着我爸自己得意,心里暗暗骂自己当初真是个大傻逼——这种日积月累的经历,根本就是爱情最牛逼的根基,只是我当初根本不懂究竟啥是真正的爱情。

到我妈做手术,做了五个小时,这是我见过我爸最紧张的五个小时。我让他在病房里歇会儿,自个儿在外面等。偶尔回屋一看,老头儿脸黑着、嘴唇儿直发白,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我解释,“你妈胖,手术不好做”;我安慰他一下儿出去,过会儿再回屋一趟,还是那个状态说:“你妈老不在北京呆着,估计身体机能有变化,手术没那么快”;过会儿再回屋一趟,还是那样坐着说:“岁数大了,不知道啥情况,应该没事儿,大夫心细”……我后来终于明白,我爸在自己找理由。其实他特别担心,又无能为力帮助自己的爱人,所以自己给自己宽心。我妈一从手术室出来,大夫说手术成功那会儿,我爸脸都亮了,给亲戚发短信报平安发了好几次手都不听使唤。那一瞬间,我就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妈的人。


 

爱情这东西,没法让情侣替代彼此,相互保护的能力也可能有限,但它真正伟大之处便是历久弥新。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岁月,是对爱情最好的加持。

   
(写在32岁的第一天)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