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种青年

from Worlds http://www.mujun.net/?p=6756

我可能本来是个文艺青年,但是有人非要逼我做普通青年。不停斗争,最后慢慢就变成第三种青年了!

前两天某校某系的系主任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有个项目,啊喂喂,我觉得你与其成天窝在办公室里,不如参加一下,去搞调研哎。我嘴上说好好,心想,我也没成天窝在办公室里啊,就这样被你逮到啦?

上本科的时候,起码前两年吧,我一直是个横冲直撞,同时做好多件事情,还以为每一件都能做得不错的人。也许就是从这一点出发,我从来都没有像广大有志于学术或文艺的青年们对于天朝产生悲观的情绪。在我看来这热火朝天的生活虽然看起来问题多多,但热火朝天不是蛮好的嘛。

然后就阴差阳错来了美国,来了这么一个系。没人管的,甚至没人对我提要求。不得已只能自己撑着脑袋胡思乱想,想啊想啊想到最后竟然也有那种别人一时半会想不到的想法了。当然,所谓思想之宏大之绮丽,也有可能是我一个人yy太久了产生了幻觉。

我曾经自嘲身上有一种乡村民办学校校长的气质,就是那种老师年年都留不住,最后他只好自己兼任学校一到五年级语数外政史地音体美还要负责夜间巡逻和做饭的乡村民办学校校长。我觉得自己可以教任何一种课,做任何一种研究。据说很多学校都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因为招一个过去,基础课程基本上就被撑起来了。

可我自从接到那个电话之后就开始想,嗯?我真确定自己要过这种第三种青年的生活吗?我如果装得特别不乐意与体制合作,成天什么都干不了还脾气特别大,是不是就会有人觉得我很不一般然后决定把我养起来了呢?

这世界明明这么无聊,我是那很有趣的极少数。本来应该跟那些极少数在一起,或者就自己跟自己在一起的。偏偏被叫去拥抱整个世界。这也就罢了,不但没有像一般的少数派那样表现出悲观失落无所适从的情绪,还常常热情高涨、兴高采烈起来,做得比一般人要带劲。

我可能是神经搭错了。这就是第三种青年的最核心的一项症状。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