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福:解剖“自古就是中国领土”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37318?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中国是世界上与他国领土争端最多的国家。每逢领土争议,官方喜欢搬出“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历史说教,考据派更是翻箱倒柜、长篇大论,以证明“自古就是中国领土”。在这个逻辑之下,甚至有很多人幻想恢复 “天朝上国”时期版图。可事实是怎样呢?…

  某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好界定

  古代的国境是移动的,并无国际法上的领土概念

  古代的“疆域”是个模糊的概念。中国的统治者们认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也就是说,中国是天下的中心,而周边地区就是蛮夷。我们中央王朝想到哪里,那里就是属于我们的。剩下的其他地方是我们所不要的,那就是蛮夷之地或称作“外国”之地。

  今天我们当然不好意思说“全天下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事实上,通常意义上我们说的“古代疆域”是由统治者决定的,凡是统治占有的地方、分封的土地都属于“疆域”。它更倾向于实际控制。由于各个王朝分分合合是常有的事情,因此历代中央政府所控制的疆域是不稳定的,界限的划分非常模糊。在帝国边缘的土地有时归属中国统治,有时归属其它“蛮夷”控制。

  因此,“自古以来”的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否则,我们可以因为朝鲜(高句丽)是“唐王朝管辖下的地方政权”而称“朝鲜自古是中国领土”,韩国人也可以因曾经属于高句丽的东北部分地区归入中国版图而认为“伤害韩国人民感情”。

  藩属国不是中国“固有领土”

  我们还必须区分,哪些地方是一个朝代的正式行政区,哪些地方是藩属国,哪些地方只是“声威所及”。

  例如,越南的大部分曾经是从西汉至唐朝的正式行政区,从10世纪开始已经独立建国,以后只是宋、元、明、清的藩属国。当然它没有完全独立,所以法国要将越南变为殖民地前,还得迫使清朝放弃宗主国的地位,承认越南独立。但不能将10世纪后的越南看成“中国”的一部分。朝鲜、琉球、缅甸等也有类似情况,我们不能说它们“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至于日本、东南亚其他各国,从来没有正式成为中原王朝的藩属国,中国史书中所记的“称臣纳贡”实际是打着“朝贡”旗号的国际贸易,或者是临时的访问。史书上的“称臣纳贡”大多如此,还有些只是天朝大国因循守旧或自娱自乐的片面记录,直到清朝前期,还将俄罗斯、法兰西、葡萄牙、红毛(明时称荷兰人为“红毛番”,清中叶以来也称英国人“红毛番”)等国称为朝贡,难道我们相信这些国家是清朝的藩属吗?

  领土归属并不是“自古以来”就能决定

  “自古以来”,大部分美现有国土曾经都不是美国领土

  美国从来没有说过领土“自古有之”,因为大部分美国现有国土曾经都不是美国领土。美国开国13州只占现有国土面积的8.5%,其它的领土都是通过武力征服或者购买的方式取得。比如曼哈顿岛,是殖民者用一些玻璃制品从部落土著手中换取的。

  1803年,美国从拿破仑手中,以每英亩两便士的价钱,购得整个路易斯安那地区2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共付1500万美元。

  1846年,美国、墨西哥战争爆发,在1848年双方签定和约,墨西哥割让德克萨斯、新墨西哥、上加利福尼亚等地区,美国通过这场规模不算很大的战争夺取了2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一跃成为地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大国,美国只象征性地支付1500万美元。墨西哥在战争前后被美国夺走了55%以上的领土。

  1887年,美国从俄罗斯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手中,以每平方公里4美元74美分的价钱,购得整个阿拉斯加。15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总共才花了720万美元。

  而夏威夷成为美国的一部分距今也就100来年,更不要说关岛了。拼历史,美国没兴趣。

  要论“自古以来”,波兰早已不是以前的波兰

  波兰历史上多次遭受周边列强瓜分,以至于除了华沙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波兰领土”以外,大面积国土都曾不断变迁。以二战前后为例:

  上图为战前波兰和战后波兰领土的对比图,其中红色线所圈为波兰现有领土,彩色填充的部分为二战前波兰领土。

  “自古以来”不是国际上普遍承认的领土归属优先原则

  传统的领土取得方式有五种:先占、时效、添附(指领土因自然状态的变化或人工力量而增添的新部分)、征服、割让。而现代新的领土取得方式有:殖民地独立和公民投票。

  “考据派”不断强调“自古以来”,但实际上国际法院在裁决领土争端时并未将“自古以来”设置为优先参考项。

  通过半个多世纪的实践,在裁决领土争端时,国际法院基本上遵循这样一个优先顺序:国际条约>依法占领>有效控制。也就是说,首先考察国际条约是否对相关问题作出规定,在无相关国际条约情况下,法院将在综合审查双方提交的证据后,依据依法占领和有效控制的原则进行裁决。

  渲染“自古就是中国领土”别导致“领土崇拜”

  恢复版图是一种虚幻的“领土崇拜”

  在古代农业社会,人们面临耕地有限的生存空间问题,“开疆拓土”是一个皇帝的至上功德。到了现代社会,随着现代农业技术的发达,“生存空间”早已不是问题,争夺资源是其次,争夺“面子”却成了主要目的。尤其是牵扯进民族主义之后,领土更是被推倒至高无上的地位。

  “领土崇拜症”的极致是,认为外蒙古是中国的,海参崴、库页岛是中国的,琉球群岛是中国的,贝加尔湖也是中国的,甚至西伯利亚也是中国的。

  对领土的无限神圣化之后,则是在很多人心中产生根深蒂固的观念:“主权问题没有商量余地”、“领土争端必须寸土不让”、“领土问题没有谈判只有战争”……殊不知,中俄黑瞎子岛争议、中塔1000平方公里领土争端都是通过和平谈判成功解决的。

  欧洲人已淡化领土的观念,东亚人却乐此不疲

  对东亚国家来说,领土不仅是一种资源,也是精神家园,带有神性的领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无论独岛、钓鱼岛还是北方四岛都被视为神圣的领土,因此每次争议都会带来东亚国家的外交危机。

  欧洲人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的血腥洗礼已经淡化了领土主权的观念,相比之下,东亚的国际关系理念与制度似乎比欧洲慢一拍。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外交政策顾问罗伯特•库珀认为,欧洲国家已经进入后现代,彼此之间因为领土纠纷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很小,而东亚国家多半是现代国家,领土主权依然左右着各国的外交行为。亨利•基辛格认为,当代东亚国际关系与战乱纷飞的17世纪欧洲国际关系有诸多相似之处。

  解决领土争端,我们还需更多的智慧

  没有和解,就没有真正的和平。由“登岛热”引发的各国民众之间的相互厌恶感不断增强,现实的对立荡起历史仇恨的情愫,以战争解决争端的预期不断上升。诸如“宁愿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尽日本人”、“支那人”、“领土问题没有谈判只有战争”这样的口号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除了战争,就没有办法解决领土争端了?

  结语

  既然“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管用,那么我们就该采取更加实际的行动解决领土争端。顺便说一句,别再惦记着外蒙古、库页岛了吧。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