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消极姐《我妈来电选登》

from 白板报 http://www.baibanbao.net/nonfiction/2012/07/17/my-mother-made-me-a-phone-call/

我妈来电选登

文/消极姐

自我简介:设计师里的码农,码农里的文青,文青里的极客,极客里的装13。

我妈是一没党籍、有党性的好市民。十几年前伊热衷于给市政府信箱写信,比如周末开放学校运动设施给市民健身什么的,一写好几千字儿。虽然从来只得到一句模板回复,转年伊的建议就会变成提案出现在两会报道里。所以你们说老百姓不能参政议政,我是不同意的。

我妈来电选登:安贞医院一大夫手上死了个东北病人,叫家属绑架到小黑屋关了数天,索赔一百万,刚被放回家筹钱。帝都警方表示家属太多了抓不过来,提醒医生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医院正在向以前的病人征集医德证词,准备汇成血泪材料向外求援。我妈评论说:不要随便跟那个东北人分手呀。

我家长辈有位故人,九十年代旅居法国,在公共场所因为感情口角抄餐刀把女友捅死了。判入狱七年,服刑期间完成了两个硕士学位。和陈状师相比,是一条真正可操作性强的穷人留学之路。

有个上海姑娘的奶奶年轻的时候严格洁癖,珍惜身体,不做一点家务,指令到处老公巴巴执行。老来爷爷患上痴呆,在家随地拉屎拉尿,老太太大半个晚年一刻不停地追在老爷子后面待命擦地。这个故事的主旨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倒别有一番浪漫气息。

我爹三年灾害期间差点饿死。据我爷爷说,我爹饿休克了以后,有人指出是因为我大伯埋的姿势不好,于是我爷爷奶奶拖着羸弱的身体连夜上山迁坟,回来我爹就醒了。壮哉我巴蜀农民!

我弟十八那年,没钱,没工作,跟女大学生同居,生仔,劈腿,分手。我妈忧郁地对我说:幸亏咱家还有你。现在我妈忧郁地对我说:幸亏咱家还有你弟弟。

远房亲戚、我们县卫生副局长的闺女高中毕业到帝都念书,突发中耳炎,被我妈领去看病。姐们一日语录:「啥是挂号?还要排队?还要给钱?」我妈赞美说:他们年轻人是社会主义的中坚力量。

一般人想象不到长居海外的华人有多少银联用户。你想啊,你在海外每天累得像狗一样,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又怕你妈跟你提找对象。这时候你轻轻刷一下副卡,她哔的一声就收到了平安短信,根据数额她还知道了你过得好不好。

三月份拿我妈做了斯金纳的强化理论实验。如果伊在一次通话里没有提到「结婚」,就讲两个宫廷剧新八卦。在持续的暗示下,上周我妈谈该话题的频率同比下降了50%。

我妈面试前端,第一个小孩表示自己的优点是中文输入法使用熟练;第二个小孩一句话没说,所有的问题都由他妈代答。后来我妈招了父亲级别比较高的那一个。

我妈来电选登:「今天在医院见着一个城管局家属,他们拆迁大队还分房子唷,还反复分唷。」「要不叫我弟去考一个试试?」「我问了,人家优先收刑满释放的。」

我妈一同事天黑后骑电动车被撞,左侧身体粉碎性骨折,左侧脑神经受伤以致右侧身体瘫痪。伊出门的原因是是是想放空电池。

我妈一友人近日与前单位打房子产权官司,在律师指导下打点了十万,还是败诉了。宣判后法官对伊说:被告搞定了院长,我也没有办法,但我教你一招,你每周去砸一次玻璃,让别人也住不成。丫就真去了…现在单位同意和解。我妈赞美说:还是法官贴心啊。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