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AE上搭建PHP环境并开启URL重写

from 博客园_首页 http://www.cnblogs.com/eslizn/archive/2012/07/31/php-on-the-google-app-engine.html

GAE不直接支持php非常遗憾,但是可以利用Quercus来让GAE支持php,其原理是将php预编译为java文件再执行.

 

1.下载quercus:

版本当然最新的最好,因为原则上来说新版本对php支援程度更高,但是在自己测试的时候发现最新的4.0.25存在一点问题,于是换用4.0.18版本.

选择WAR格式的文件下载,利用Winrar解压,将WEB-INF\lib\的jar拷贝至GAE工程下的war\WEB-INF\lib\目录

 

2.配置Quercus:

在appengine-web.xml中配置对php文件的支持:

    <static-files>        <exclude path="/**.php" />    </static-files>    <resource-files>        <include path="/**.php" />    </resource-files>

在web.xml中添加一个servlet:

    <servlet>        <servlet-name>Quercus Servlet</servlet-name>        <servlet-class>com.caucho.quercus.servlet.GoogleQuercusServlet</servlet-class>    </servlet>

添加对php文件的映射:

    <servlet-mapping>        <servlet-name>Quercus Servlet</servlet-name>        <url-pattern>*.php</url-pattern>    </servlet-mapping>

 

3.实现URL重写(通过UrlRewriteFilter实现):

下载UrlRewriteFilter,将urlrewritefilter-*.jar拷贝在工程的war\WEB-INF\lib\目录下

在web.xml中添加URL过滤

    <filter>        <filter-name>UrlRewriteFilter</filter-name>        <filter-class>org.tuckey.web.filters.urlrewrite.UrlRewriteFilter</filter-class>    </filter>    <filter-mapping>        <filter-name>UrlRewriteFilter</filter-name>        <url-pattern>/*</url-pattern>        <dispatcher>REQUEST</dispatcher>        <dispatcher>FORWARD</dispatcher>    </filter-mapping>

在工程的war\WEB-INF目录下新建一个Url重写配置文件:urlrewrite.xml

<?xml version="1.0" encoding="utf-8"?><!DOCTYPE urlrewrite PUBLIC "-//tuckey.org//DTD UrlRewrite 4.0//EN"        "http://www.tuckey.org/res/dtds/urlrewrite4.0.dtd"><urlrewrite>    <rule enabled="true" match-type="regex">      <note>UrlRewrite</note>      <condition type="request-filename" operator="notfile" name="notfile" next="and"/>      <condition type="request-filename" operator="notdir" name="notdir" next="and"/>      <from>/(.*)</from>      <to last="true" type="forward">/index.php</to>    </rule></urlrewrite>

这条规则就等同于.htaccess中的:

RewriteCond %{SCRIPT_FILENAME} !-fRewriteCond %{SCRIPT_FILENAME} !-dRewriteRule ^(.*)$ index.php/$1

注意:这条规则可能会导致GAE本地管理http://localhost:8888/_ah/admin/失效,由于时间关系就不再修正.

 

4.测试:

在工程的war\目录下新建一个index.php文件:

<?phpecho '<pre>';print_r($_SERVER);?>

由于我已经将index.php设置为welcome文件,所以直接打开http://localhost:8888/

效果如图所示:

 

附上一些参考资料:

http://blog.caucho.com/2009/04/28/quercus-on-the-google-app-engine/

http://blog.caucho.com/2009/05/31/quercus-on-google-app-engine/

http://tuckey.org/urlrewrite/#documentation

PHPer们还在犹豫什么,赶紧上吧~

本文链接

Advertisements

医院七月险情多?

from 科学松鼠会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70986

本文作者:BOBO

对医院来说,每年的七月有些特别。原因倒也简单,实习生、毕业的医学生成为医院这方舞台的新人。据统计,中国每年新增卫生技术人员近33万,其中进入公立医院的近20万人。人们不由得犯嘀咕,这群初来乍到、经验不多的稚嫩医生、护士们,能否担当致病救人的重任呢?

这个问题,早就引起过国外学者的关注。由此还产生了一个特别的词汇,叫做“七月效应”(July effect)。它指的是,每年七月份,医院里患者的死亡数量会出现一个增幅,这种现象只在拥有实习生、住院医生岗位的教学医院出现。所谓的教学医院,是指具有教学用途,为医科大学、医学院或护理学院提供见习、实习的医院。中国许多三甲医院,均为各大院校的附属医院,也即教学医院。

你也许做出了某种推断,医院里的新人,大概是造成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那么,有没有数据作为支撑呢?加州大学的社会学家,就做过这种研究。他们选取1979年至2006年间,共计6200万例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重点调查逾24万例致命用药差错事件。结果显示,在承担住院医生培训的教学医院,7月份的差错率较平时升高10%。而在非教学医院,差错率与其他月份相当。不过,上述结果所针对的仅是用药差错,而非其他原因所致死亡或手术并发症等。

这些用药差错,包括处方用药过量、剂量错误,未能准确辨别药物过敏或副作用的前兆,对药物相互作用不熟悉等。在我的学习经验中,每一种药物都像一个颇有渊源的故事。医疗界几千种药物,对应用它的医生而言,都是一种严峻考验。

不过,也有学者发现,对急性阑尾炎、创伤等很多外科领域而言,并不存在这种诡异的“七月效应”。或许,外科手术多由一个团队完成,而侧重于药物治疗的疾病,倒可能由于小的疏忽,引起不良或严重的后果。

按照常理去思考,无论实习、住院医生水平如何,在踏入病房的第一个月,各种小差错(即便不致命)总可能高于平常。至于原因,既可能与医生对医院环境陌生有关,也可能与团队配合、医生及医患间交流不到位有关。

国内情况如何?我未能见到国内此方面的研究或探索,不能断然下结论。但这并不完全意味着,七月份的教学医院,完全不可相信。原因是,教学医院多为当地医学院附属医院,综合救治实力更强,因此才承担住院医生培训任务。反过来想,每一名精湛医术的高年资医生,都必然经历着由一名医学新人逐渐成长的过程。成长或许犯错,但每一个血的教训,都是为了将来永不犯错。

此外,人们可以尽力维护自身的健康,却也难以断定何时身体这部复杂机器,是否会抛锚罢工。因此,如若身体不适、亟需入院,却因为“七月效应”而一味拖靠,无异于本末倒置。

3D 打印机能造枪,第三次工业革命未必美好

from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http://www.ifanr.com/123805

三个月前,《经济学人》的专题“第三次工业革命”中指出,社会化制造将会成为颠覆现在工业的新模式。

3D 打印机将成“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每个人都可以是一家工厂。因为它能够直接将物体“打印”出来——首先人们能够通过电脑创建一个三维设计图(通常是 STL 或 CAD 文件),然后打印机对这个立体原型进行“切片”,分成一层一层的,然后打印机开始工作,将原材料按照设计图一层又一层的叠加上去,直到最终成型。这样就制造出一个产品。

之前有人认为 3D 打印机受原材料所限,制作出来的产品硬度不够,受力不强,难以真正运用到工业制造上。但实际上 3D 打印机的原材料已经拓展到陶瓷、金属等高硬度材料上,具备制造对强度有一定要求的产品——已经有人用 3D 打印机制造出一把枪来!

WebProNews 的 Zach Walton 最先报道这一消息。他发现聚集枪支爱好者的 AR15 论坛中,网友 Haveblue 使用 90 年代中期的 Stratasys 3D 打印机,成功制造出 5.58 毫米口径的手枪。

为了测试这只手枪的性能,他射击了 200 发子弹,而手枪完好无恙。

论坛上很多人跟帖,觉得“酷”的人很多,但也有一部分表示担心——Haveblue 论证了 3D 打印机的潜力,只要有 CAD 相关的图纸,3D 打印机就可以制造出任何东西。

但制造枪支的方法,放在公开的论坛里讨论是否合适呢?

在网络上,除了制造“局域网”环境以外,阻挡不了信息的流通。实际上,关于枪支的 CAD 图纸已经在网络上流传。但真正危险的是,3D 打印机让人人可以是工厂之余,还让人人都可以是枪支制造厂,或许还可以是炸弹制造厂等等。

美国枪支泛滥的问题一直无法解决,是造成多起杀人事件的根源。一周前,就有人持枪闯入《蝙蝠侠前传 3》的首映式疯狂开枪,令 12 人死亡,50 人受伤。3D 打印机若真正流行开来,那么枪支泛滥的问题也许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第三次工业革命”描述了一个美好的未来,绝对个性化的制造将会流行开来。但解决一个问题必然会迎来新的问题,3D 打印机能造枪这件事表明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不全然是美好。

题图来自 technabob

组织过软件汉化,写过时间管理文章,研究过个人知识管理。关注科技的发展,创投资讯、移动互联网。

金正恩换帅背后的权谋术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30746?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作者:信力建

朝鲜中央通讯社近日宣布,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至今一直被普遍认为是金正恩最信任的辅政重臣之一的李英浩次帅因”健康问题”被解除了一切职务。这个消息的突然,让许多人感到吃惊。要知道,金正恩在朝鲜执政的头几个月,还经常会看到人民军次帅李英浩等人陪伴在其左右。他们如一对好“基友”般一起视察军营,一起在阅兵式上检阅部队,甚至一起哈哈大笑。

大多分析人士认为,李英浩的身体出了问题的说辞站不住脚。因为与金正恩身边的其他年迈官员比起来,这位现年69岁的次帅看起来精力充沛。而且李英浩次帅还是金正日指定的辅政大臣,2008年金正日身患中风,此后开始培养三子金正恩接班。据报道,金正日当时指定李英浩为金正恩保驾护航。李英浩也因此在军界和党内平步青云,并在政坛获得显赫地位。于是,李英浩在2009年被任命为人民军总参谋长,后于2010年在一次党代会上晋升人民军次帅,并升任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去年12月为金正日举行葬礼期间,与金正恩一起护送灵车的七名高级将领和党内高官中就有李英浩。

随后,金正恩名正言顺进入了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并被推举为其父的正式接班人。但在今年4月,一些分析人士开始注意到,李英浩的官运出现了微妙变化。金正恩当月提拔了在军界几乎没有背景的党内官员崔龙海出任人民军次帅和总政治局长,负责监督高级将领的政治生活和忠诚度。更为诡异的,护送金正日灵车高官之一的禹东测——据信是该国秘密警察和谍报机构负责人——在朝鲜新闻报道中消失了,是死是活无人知晓。

长期以来,朝鲜政权的内部运作情况一直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在朝鲜,经常会有高官降职、失踪、恢复原职,甚至还会有高官死于蹊跷的”交通事故”,而在该国路上跑的小汽车少之又少。据认为,确保这种不可预测性是金正日及其父亲金日成使用的一种重要手段,目的就是驯服该国军界和党内的高官。

比如在2009年底,金氏王朝企图采取严厉措施取缔黑市活动并通过大幅贬值本国货币抑制通胀,但上述举措却适得其反,不仅导致食品危机更加严重,还在这个集权国家引发了十分罕见的抗议活动。朝鲜政府为此处决了党内主管金融工作的高官。据首尔的情报部门官员说,那位名叫朴南基的官员被控从事反革命活动,但这种指控纯属捏造。此外,朝鲜去年还以”健康问题”为由,撤掉了一位公安部门负责人和一位副总理。2010年,朝鲜宣布党内重要官员李济刚死于车祸。

事实上,对于独裁者来说,这个做法并不新鲜。大多独裁者心里阴暗、缺乏实在的安全感,在他们眼里只有自己是最可信的,其他都是不可靠的。这既是心理状况和环境变化使然,也是一种驾驭的权谋手段——像摆弄棋子一样提拔或撤掉其身边的高官。这种手法,让身边人深切感受到何谓“伴君如伴虎”。

把高官将领玩弄于鼓掌且得心应手的,毛泽东才是“祖师爷”。而要数经典之作,莫过于“高饶事件”。

抗日战争结束后,毛泽东先后派遣彭真、高岗、陈云、张闻天、李富春、林彪等多人去东北完成战略大转移,张闻天的派出是远窜,而高岗则是亲任,东北后期,高岗任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一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1949年前后,高岗任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东北人民政府主席、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全权负责东北地区的工作,成为显赫一时的“东北王”。高岗受到器重,也是因为他是毛泽东在陕北时期特别培养的亲信。任弼时死后,高岗被安排进京,出任中央人民政府计划委员会主席并兼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分走了周恩来作为总理的部分权力,可见高岗被重用之切。

下面再来看看饶漱石,饶漱石一直以来被视作是刘少奇提拔的亲信,其实不然,饶漱石一贯只知有毛泽东而不知有其他。因而在后来,饶漱石进京所接替的中央组织部部长的职务原本是彭真的“禁脔”也是刘少奇系统的关键所在,如果不是毛泽东亲自点名彭真何以能够顺利让出位置来?而毛之所以调任饶漱石来,其目的也很明显那就是对着刘少奇的,只不过刘少奇一直还以为饶漱石是支持他的。殊不知,这些都已经被毛泽东暗中牢牢地控制了。

众所周知,高饶事件的开场戏是1952年底的《新税法》的公布,刘少奇从来就有和平建国的思想,一度被毛泽东视为“右倾”而周恩来也主张发展经济,本来延安整风的对头如今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变得相近,在毛泽东看来大有“合而谋我”的感觉,特别是刘少奇的渐渐坐大更为毛泽东所担心,因而借口新税法是“有利于资本主义,不利于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思想的总暴露”也是政务院脱离党组织领导下出现的错误思想的“一种倾向”,对周恩来的分工做了进一步的削弱,以薄一波为切入口,开始布置对刘少奇的打击。毛泽东曾经对高岗说过:“中国革命大而言之全国,小而言之陕北,都有一个圈圈,井冈山是红军的圈圈,陕北是八路军的圈圈,我们靠着这两个圈圈赢得了革命的胜利,现在有人又说还有一个圈圈,那就是白区的圈圈,是红区和白区两个圈圈,制造思想上的混乱,不可不察。”这段著名的讲话成为当时打击刘少奇和周恩来的主基调,被高岗多次引用,他指责刘少奇搞白区圈圈压红区圈圈,说周恩来搞政府摊摊压党中央的摊摊。左手打刘少奇,右手打周恩来,高岗如此的肆无忌惮的同时打击党内第二号、第三号人物,如果没有最高的允许是很难想象的。

紧接着,高岗一面布置饶漱石在中组部开会批判刘少奇亲信安子文,借以打击刘少奇,一面请人出面调查安子文、刘澜涛、薄一波、彭真出狱自首的历史问题,一面开始暗中窜联彭德怀、陈正人、李富春、陶铸、林彪等人,给他们灌输刘少奇不行了,主席看不上他了的言论。并专门找到养病的陈云和邓小平谈及中央副主席的人选,明确说周恩来不行,总理也要换人,副主席你一个我一个(指的是陈云一个,高岗一个),陈云立刻给毛泽东打电话汇报此事,小平则把此事形成材料交给毛泽东,有当时的记录为证。毛泽东发现事态不受控制,表示震惊。于是开始对高饶定了调子,他说:“我现在感觉,北京城里有两个司令部:一个司令部就是我们这些人的,包括少奇、恩来、老总、陈云、小平等人在内的这个司令部刮阳风、烧阳火;第二个司令部呢,就是那么几个人组织的,就叫地下司令部,也刮一种风,烧一种火,叫刮阴风,烧阴火。这两个司令部现在是颐年堂门可罗雀,东交民巷车水马龙。我在北京,还没死,饶漱石有事不找我,找其他人,有事不请示中央,请示有的人,什么圈圈、摊摊的,什么自首叛变的,乱了阵脚,唯恐天下不乱,唯恐乱的不彻底,想乱中夺权,想浑水摸鱼。”(引自《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讲话摘要-(1951年-1955年)》第13页)虽然没有点高岗的名字,但是,大家都知道了是说他,形势急转直下,高饶开始走下坡路了。

随后毛泽东撇清与高饶之间的关系,南下杭州休假,针对高饶的批判开始了。1954年2月,中央召开七届四中全会,通过《关于增强党的团结的决议》。毛泽东并没有参加,刘少奇做了检讨的同时开始整顿旗鼓指责高饶了,高岗给毛泽东去信要求到杭州见面,毛泽东不同意并把高的信发给政治局。邓小平在会议上指出高饶有野心,少奇同志的天津讲话并不见得都是错的,左的东西要遏制。陈云重复了张国焘事件,暗指高岗就是分裂中央的阴谋家。周恩来则声色俱厉的说:“高岗同志至今没有对自己的错误有足够、清醒的认识,把主席的讲话,政治局的意见都当作耳边风,我认为他这样做只会越滑越远。”中央根据几位领导人的讲话整理之后请示毛泽东同意给高饶展开“同志式的帮助和批评”。1954年2月15日开始到25日截止,周恩来主持高岗问题座谈会,邓小平、陈毅、谭震林主持饶漱石问题座谈会,会前中央书记处通知一律不称呼高岗、饶漱石为同志,展开彻底的帮教活动,要他们主动的认识错误。

在高岗问题座谈会期间,高岗每一次争辩都遭到更为猛烈的抨击,其中最让高岗倍感震惊的是来自林彪的反戈一击,林彪专门做了书面发言,自责自己上了贼船,上了高岗的当,说高岗是背着中央和毛主席进行分裂活动的党内大骗子。而在饶漱石座谈会上,陈毅做了长达七个小时的发言,历数饶漱石在各个历史时期的错误,谭震林、邓子恢、张云逸、张鼎丞、曾山、安子文、陈正人等都做了发言,陈正人也做了深刻的检查。饶漱石本人痛哭流涕,做了长达三千字的检讨,对刘少奇、陈毅、安子文、薄一波等人做了道歉。两个座谈会后,报请毛泽东,毛泽东做了结论:“究竟是政出一门,还是政出多门?从上面这许多事看来,他们是有一个反党联盟的,不是两个互不相关的独立王国和单干户。”就此给这件事上纲为“高饶反党联盟”。

1954年8月17日高岗自杀身亡,至于毛泽东对高岗如何发落,后来文革中江青和陈伯达的对话倒是很能说明问题,陈伯达因为不堪江青的颐指气使,曾经表示要学拉发格(马克思的女婿,以自杀闻名国际共运史),江青知道后,大骂陈伯达说:“你要自杀,你就去给我死去,你今天死,我明天就开除你的党籍,当年高岗就是以死要挟党中央、要挟毛主席,结果呢?主席怕了吗?你陈伯达不是主席的好战士,你远学拉法格、近学高岗,你去死吧。”(引自《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罪行》1977年《红旗》杂志社编辑内部刊行本,第55页)可见,毛泽东并不在意高岗的取舍了,毛泽东平生最忌属下的要挟,高岗以死相要,自然会落个死非其道的下场,而他即使活着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1955年中央召开全会代表会议,毛泽东做了重要讲话,大谈高饶反党联盟,高饶都被永远开除党籍,饶漱石本人在1975年文革中病死。(资料引用自温相《毛泽东权术面面观》)

高饶虽然垮台,但是,毛泽东把高饶事件继续作为手中的王牌,时不时的就祭起它来。在毛看来,高饶事件等于毛泽东救了刘少奇一次,至少是第二次树立了刘少奇的威望。毛泽东以高饶一事紧紧地把刘少奇及其系统控制于鼓掌之间,并多次以此案例恫吓其他干部,对高官将领几乎一网打尽,毛泽东用若即若离的权术手段,牢牢地把握着最高领导权。然而,他一生也从来没有安稳过,因为他让身边的人不安稳,身边的人也不会让他安稳。

相关日志

香港加澳门三天压马路之旅

from 数字尾巴 http://www.dgtle.com/portal.php?mod=view&aid=1865


从半年前就开始计划要去香港了,终于等到了放假,坑了个同班好机油,打着“我们是去香港买手机”的名号出发了。
对于香港几乎算是第一次有意识地去了,之前到香港的时候年龄都较小,都不怎么有印象,就记得小时候找不到厕所方便和耍赖买玩具。
在看了各种攻略后,写好旅行计划,看好地图,出发了。(旅行计划的每一步都写在TN上,真的很管用啊~各种卡啊门票啊都放在里面自己加的网袋里,真的很方便啊~)

第一天


我们从广州坐”和谐号“到罗湖过的关,由于出发的比较早,过关人数还是比较少的,大概是排了半个小时就过关了。

到了香港境内后,先搭乘港铁到达位于 太子站 附近的酒店,把行李都丢下,轻装上阵。

香港地铁通道都很深邃,人也不怎么多,可能是我们都不是在上下班时间吧。

有着代购任务在身,再加上自己也想来,那第一站就是在IFC的Apple Store了。在各种帖子中看了不知几次,不过亲眼见到那才是最开心。在店里人还是很多,购物的人多,来体验的人多,来学习的人多,销售人员也多。

富有设计感的旋梯。
在匆匆观望一下后,拿上顺代购买的cover付款就走了,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我们接下来要去乘坐山顶缆车上山,在前往缆车站的途中,看到了这个电话亭,属于PCCW公司,把原来的电话亭改造成为了WiFi亭,100米范围内有信号,然后我想到我们的中国电信也有说过要把电话亭改造成为WiFi基站,只是好像速度有点慢了。(近日看到新闻,貌似改造的费用不菲,那改造进度慢也就可想而知啦)

港味十足的双层巴士,香港的马路都很窄,巴士也只好向上发展了~

路过的一个小教堂

走到了缆车站,在经过短暂的排队后,乘车上山了,上山的坡度还是蛮大的,有些没有位置坐的游客,差点都要向后倒去了。

额,下车后就先到杜莎夫人蜡像馆逛一圈,额,这个,李连杰同学其实可以演蝙蝠侠的双面人的对不对?(好吧,我的口味有点重。)

从蜡像馆出来我们就来到了观景台看香港美景了,由于是大中午,又是在山顶,超级晒。

从观景台望去的香港,这一次是白天来看的,如果有下一次,希望能够是在晚上上来看香港夜景。

从观景台下来后,我们做出了个 艰难的决定 —-走路下山。(本来计划是坐巴士的,可是找不到车站,结果就… … )

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一路上有好些人跑步上山运动,也有遛狗的,不过他们都是上山。

经过 上山缆车临时车站,名字是这样叫,但是这个车站缆车是不会停的.

坡度还是很大的,我们下山也是走的小心翼翼,一个不注意可能就会变成 滚 下山了。
用了蹩脚的粤语问路,去到了中环自半山的自动扶梯,以为可以歇歇了,乘扶梯下山,可是看到了的时候我就震惊了,只有上山才有扶梯啊!!!!
被坑了,只好继续靠着我们的11路走下去了。

不过11路也有个好处,可以让我看到很多老香港区。

我们就这样,从太平山上,走到了中环。再坐地铁到了尖沙咀。夜幕也降临了。
买手机的念头冒出来,想想,今天那么辛苦,不买个手机都对不起自己。(这都成了消费的理由。不过,想消费,真是什么都可以成为理由。)
然后看了好几家百老汇和丰泽,觉得报价还是略高,于是乎我们又做出了个 艰难的决定—-再走路去旺角,去看看那边的卫迅。

因为当天是7月1号,正值香港回归15周年,在维港那放起了烟花,我们在前往旺角途中也能够在空中看到。

在旺角问价格问到累的时候,我们进了一家卫迅,报价更便宜一些,当然赠品就相对寒酸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买了下来。我入手了心仪已有半年的lumia 800,同学入手了XPERIA S。
抱着手机和购物袋,打道回府。

第二天


早上起床后就去海洋公园,可选的还有迪士尼,只是想想两个男子去迪士尼,貌似没有什么玩头,也不太对头,所以选择了海洋公园。在香港的两天可能是由于台风刚过,天气晴的不得了,在玩了一些项目后,同行机油貌似出现中暑现象,我们就先回酒店休息了。
在傍晚时分,去义顺牛奶公司吃了吃下午茶后,就前往维港了。

太阳渐渐下山了

八点钟有大型灯光表演”幻彩咏香江“,挺华丽的,顺便祭出大俗照

额,这是努力拍出的最好的一张了~请轻拍~

李小龙先生的雕像,在看完维港后,又去了旺角转了转,第二天也是香港的行程就结束了。

第三天


计划是一天澳门,其实在起床,早餐,买票,排队,坐船,过关,啥啥啥的一弄下来,就只剩半天了,在澳门也就只能略略看看咯。

我们是坐 喷射飞航 的船去的澳门,话说这船上有WiFi,让我很惊讶~

仁慈堂

小道

大三巴在战火和多年风雨后仍屹立不倒,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

花,美女,大三巴。(是大三巴,不是 大 三八)

在离开大三巴后,乘坐澳门的公交车,回到港澳码头,蹭上前往威尼斯人酒店的车,去赌一把?

车程还是挺长的,一路上看到各个赌场,也有许多风景,这不要钱的车真值。

特色的假天空和假河流,永远都是白天,可以赌的没日没夜。
小赌怡情,我们俩拿着20港币入场了,拉了几把老虎机,变成了40港币,拍屁股走人~

在威尼斯人里的安德鲁葡挞,是挺美味的哦~
在离开威尼斯人后,乘坐班车到拱北过关,结束了这3天急急忙忙的港澳之旅~

~谢谢~

该贴已经同步到 海南仔屁股鸭的微博

Yoda

from What If? http://what-if.xkcd.com/3/

Yoda

How much Force power can Yoda output?

—Ryan Finnie

Yoda controlling four wind turbines

I’m going to—of course—ignore the prequels.

There’s a great SMBC comic exploring the geopolitical consequences of having Superman turn a crank to provide an unlimited source of energy. We could imagine Yoda using the Force to run a similar generator. But how much power could he really supply?

Yoda’s greatest display of raw power in the original trilogy came when he lifted Luke’s X-Wing from the swamp. As far as physically moving objects around goes, this was easily the biggest expenditure of energy through the Force we saw from anyone in the trilogy.

The energy it takes to lift an object to height h is equal to the object’s mass times the force of gravity times the height it’s lifted. The X-Wing scene lets us use this to put a lower limit on Yoda’s peak power output.

First we need to know how heavy the ship was. The X-Wing’s mass has never been canonically established, but its length has—16 meters. An F-22 is 19 meters long and weighs 19,700 lbs, so scaling down from this gives an estimate for the X-Wing of about 12,000 lbs (5 metric tons).

illustration of an X-Wing and F-22

\[m_{x} = m_{f22} * \left(\frac{16}{19}\right)^{3} \! \approx \, 5300 kg\]

Next, we need to know how fast it was rising. I went over footage of the sc
ene and timed the X-Wing’s rate of ascent as it was emerging from the water.

character watching star wars for scientific research

The front landing strut rises out of the water in about three and a half seconds, and I estimated the strut to be 1.4 meters long (based on a scene in A New Hope where a crew member squeezes past it), which tells us the X-Wing was rising at 0.39 m/s.

Lastly, we need to know the strength of gravity on Dagobah. Here, I figure I’m stuck, because while sci-fi fans are obsessive, it’s not like there’s gonna be a catalog of minor geophysical characteristics for every planet visited in Star Wars. Right?

Nope. I’ve underestimated the fandom. Wookiepeedia has just such a catalog, and informs us that the surface gravity on Dagobah is 0.9g. Combining this with the X-Wing mass and lift rate gives us our peak power output:

\[\frac{5300 kg * 0.9g * 1.4 meters}{3.6 seconds} = 18.3 kW\]

That’s enough to power a block of suburban homes. It’s also equal to about 25 horsepower, which is about the power of the motor in the electric-model Smart Car.

yoda in the engine block of a Smart Car

At current electricity prices, Yoda would be worth about $2/hour.

But telekinesis is just one type of Force power? What about that lightning the Emperor used to zap Luke? The physical nature of it is never made clear, but Tesla coils that produce similar displays draw something like 10 kilowatts—which would put the Emperor roughly on par with Yoda. (Those Tesla coils use lots of very short pulses. If the Emperor is sustaining a continuous arc, as in an arc welder, the power could easily be in the megawatts.)

What about Luke? I examined the scene where he used his nascent Force powers to yank his lightsaber out of the snow. The numbers are harder to estimate here, but I went through frame-by-frame and came up with an estimate of 400 watts for his peak output. This is a fraction of Yoda’s 18 kW, and was sustained for only a fraction of a second.

So Yoda sounds like our best bet as an energy source. But with world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pushing 2 terawatts, it would take a hundred million Yodas to meet our demands. All things considered, switching to Yoda Power probably isn’t worth the trouble—though it would definitely be green.

Yoda ctonrolling and listening to an mp3 player with the force

MDS and Self-dual Codes over Rings. (arXiv:1207.3384v1 [cs.IT])

from cs.IT updates on arXiv.org http://arxiv.org/abs/1207.3384

In this paper we give the structure of constacyclic codes over formal power
series and chain rings. We also present 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conditions on
the existence of MDS codes over principal ideal rings. These results allow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infinite families of MDS self-dual codes over finite chain
rings, formal power series and principal ideal r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