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朝方扣押船长讲述惊魂13天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5091?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5091

核心提示:《中国日报》报道了28名被朝鲜扣留13天的渔民讲述的经历。外媒称之为“中国媒体谨慎报道与朝方发生的海上纠纷”。


【图:结束了13天的被扣经历的惊魂未定的渔民们】

28名被朝鲜扣留13天的渔民,昨天清晨7点前顺利回到大连,随后被带到当地卫生院体检。

除少数几名身体不适的渔民留院观察外,大部分渔民身体无大碍,但都面露疲惫之色。多位渔民反映,被扣押期间曾遭到殴打,三艘渔船的物资被洗劫一空,连手机、衣服、鞋袜也没放过。

中国渔民已经归来,但诸多谜题仍然待解。针对这起备受关注的事件,环球时报昨天刊发的社评认为,“应从这一次做起,公布朝方抓扣中国渔民的真相,包括究竟是谁干的,朝方的释放是不是无条件的等等”。

村委会宴请归来渔民

根据此前报道,5月8日,辽丹渔23979号、辽丹渔23528号、辽丹渔23536号等三艘中国拖网渔船在中国海域作业时,被朝鲜小炮艇带走进入朝鲜海域扣押。

经核实,被扣渔民为28人,而非此前报道的29人,原因是辽丹渔23536号渔船上的一名渔民因晕船在登船后不久就离去,但船主不知此事而误以为其仍在船上。

被扣渔船昨天早上返回位于大连市金州区正明寺村的港口后,被集体带到金州区杏树屯镇中心卫生院体检。

经过多日扣押后,渔民们的脸上均露出疲惫之色,但大部分人的身体状况尚可,有数位渔民反映有头晕等现象,被卫生院留下观察。所有返回渔民均做了心电图、X光等。

负责为渔民们检查身体的杏树屯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庞辉说,有3位渔民反映头晕,有一个渔民反映胃疼,卫生院已采取了相应措施为其治疗。

被扣船只的船主均来自杏树屯镇猴儿石村,村委会中午在一处饭店集体宴请了他们。除了几位留院观察者外,其他的渔民基本都参加了宴请。

辽丹渔23536号渔船船长韩强说,他们是在中国海域正常拖网时被扣的,时间是5月8日13时许,他还记得当时的坐标是东经123度16分,北纬38度18分。(东经124度是渔民心目中的中朝两国海上分界线,但这仍然只是一个模糊的说法)

3条渔船被带到一处小岛上,韩强说,最后被放回时,他记录下了那个小岛的坐标,是东经125度02分,北纬38度39分。

韩强说,得知被释放的消息是20日13时左右。

多次遭棍棒殴打

“我们已经40个小时没合眼了。”被扣渔船辽丹渔23979号的船主孙财辉一脸疲惫。从18日晚10点获知朝鲜释放中国部分被扣渔民开始,他就一直在港口、港口附近的小旅馆里,或者窝在车上苦苦等待。

归来的一名船员流着眼泪告诉记者,他最想给家人打一个电话报平安。焦急等候的船主和船员家属,心里的石头也总算落了地。有的家属从黑龙江赶到医院和船员团聚,不过,仍有部分人还没和家里取得联系。

激动之余,大家转而开始担心这些船员被扣期间受到怎样的对待。有媒体援引船员说法报道,这是他们13天以来第一次见到太阳。

辽丹渔23979号船长朱闯说,这十多天,船员几乎都是在只有10多平米的前舱中,船员坐立都不舒服,已经疲惫不堪。

船员康利军对媒体说,他们遭到朝方人员用木棒、撬棒殴打,“让我们干活,听不懂,慢了他也打”。另一名船员展示了朝方人员遗留在船上的蓝色木棒,长约50厘米。

船员原夕文说,他和同伴遭到10多名穿制服持枪者的殴打,“后颈被枪把狠狠地砸了一下”。

船上的物资被洗劫一空,渔网、鱼箱都被朝鲜方面扣留,船上的大米也只留了半袋;甚至连手机、衣服、鞋袜,也被朝方人员拿走了。

船主表示,初步估计他们一艘船的损失在30万元左右,但并没有向对方交纳赎金。此前,朝鲜方面提出120万元人民币的赎金要求,后降至90万元,朝方人员威胁,不交钱就要把船处理掉。

船长被迫签协议

辽丹渔23536号船长韩强向媒体回忆,5月8日,他正在中国海域拖网作业,从朝鲜海域驶过来一条朝鲜小炮艇,炮艇的前方架着一挺机枪,“登船的全部都是朝鲜军人,没有看到中国人”。登船之后,手持木棒和枪支的朝方人员迅速将船控制,将中国船员向前舱里赶,并锁上舱门。随后,切断船上通讯,将船员带至朝鲜海域。

韩强说,在两次拒签之后,他被迫在一份文件上签字,内容大意是朝鲜军方在朝方领海内正常例行检查,中方船只越界捕鱼,甘愿接受处罚。返回前,包括他在内的28名船员又签了一份文件。

另一位船长朱闯回忆,朝方人员穿的“好像是海军军服”,全拿着枪。他证实,第五天被迫签了协议,说是在朝鲜海域作业。“(他们)拿了棒子打了我几回,打了我几个嘴巴”,也是在两次拒签之后,朱闯在文件上签了字。

船员们说,朝鲜武装人员释放渔船时,特意消除了船上航行记录仪上的记录。韩强说,“等回来的时候再看导航,航迹全部消了”。

两名船长均告诉记者,获释后,他们几乎都是全速往回开,生怕还有船在后面追。

朱闯说,“我怎么回的都不知道”,直到回到港口,心里石头才落了地。

此前,有媒体猜测,从与中国船主交涉并索要赎金的方式来看,此事应不是朝鲜官方所为,“一些朝鲜人为获取外汇”实施劫持的可能性很高。

三名船主说,船员是在相关部门协调下被释放的。而辽宁公安边防人员称,事件正在处理,不便透露详情。

“朝中不应该发生这件事”

针对这起引发国内外关注的事件,环球时报昨天发表社评说,“对于整个事件,中国有必要反思,一些漏洞需及时补上,这是中国渔民海上安全获得实际改善的前提”。

这篇名为《中朝友谊应当看得见摸得着》的社评说:“中国渔民被朝方抓扣发生于本月8日,但对他们的施救在多日之后才全速运转起来。这至少暴露了两个问题,一是海上执法部门对渔民的保护较弱,朝方人员没把中方执法放在眼里,想抓人就抓人。二是该区域里保护渔民的应急机制不完善,做不到事情一发生警报就拉响,各部门进入全力施救状态。”

评论认为,这次事件应当成为处理中朝陆海边界摩擦的转折点。“朝鲜这一次在中方的交涉下能较快放人,对它的形象稍有挽回。但我们很担心,这只是朝方这两天的‘应急表现’,在中国官方和舆论监督不到的地方,今后还会有朝方人员做损害中方具体利益的事。”

评论说,应从这一次做起,公布朝方抓扣中国渔民的真相,包括究竟是谁干的,朝方的释放是不是无条件的等等,“中国舆论希望得到的信息都属于了解这件事的基本要件”。

“朝中不应该发生这件事。”朝鲜驻华使馆一名官员2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这样说。当记者告诉他,中国渔船被朝方武装人员劫持引起中国民众不满时,这名官员表示,“理解中国民众对船员安全的担心”。他说,朝中之间海上发生这样的问题,怎么解决很重要。需要先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然后按两国人民的利益好好解决。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