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外传(二十三)“大救星”和“大炮”较量的背后

from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via 数字时代 in Google Reader https://cdtproxy.info/chinese/2012/05/%e7%b4%a0%e9%a2%9c%e6%a0%bc%e6%a0%bc%ef%bc%9a%e5%a4%a7%e6%98%8e%e8%8b%b1%e7%83%88%e4%bc%a0%e5%a4%96%e4%bc%a0%ef%bc%88%e4%ba%8c%e5%8d%81%e4%b8%89%ef%bc%89%e5%a4%a7%e6%95%91%e6%98%9f/?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chinagfwblog+%28GFW+Blog%EF%BC%88%E5%8A%9F%E5%A4%AB%E7%BD%91%E4%B8%8E%E7%BF%BB%E5%A2%99%EF%BC%89%29

2011-10-03
9月27日,天安门城楼开始更换”大救星”画像。其实这个画像每年都更换,本来没啥了不起。因为当初矮凳儿在世的时候,就答应全世界人,“大救星”的画像会一直挂下去。这么多年来,无论三代表、四科学都无法违背“懿旨”。可是今年的“换像”却比往年大张旗鼓的多。不仅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而且都在第一时间报道,乐观的“毛左”更把这一常规举动当做“大救星”时代回归的信号。而在10月1日,人民英雄纪念碑前则急急忙忙的竖起了“大炮”的画像。“大救星”的画像高6.25米,宽5.09米,重一吨。“大炮”的画像高6.05米,宽5米,重两吨。“大炮”与”大救星”遥遥相对,势均力敌。

天安门广场竖立的东西很多时候都代表中国政治的风向标。悬挂“大炮”像也好、“大救星”像也好,这都无可厚非。但问题在于他们两位老人家的政治策略根本不一样,这难免叫人不知所衷。“大救星”意味着独裁专制,而“大炮”则是民主共和,这本身就矛盾重重。这次大力宣传两个风向标,到底意味着中国政治制度要继续“大救星”的独裁专制呢,还是要走向民主、走向共和?这话还得从头说起。

宝哥上位伊始,就致力于做两件事,第一是民生,第二是政改。宝哥的政改观念来自于帮君、阳君的影响。在宝哥心中,政改是大大超过民生的大事,因为不搞政改,根本不能彻底解决民生。但民众听到的大多都是宝哥的民生腔调,而对于政改则风闻甚少。这并不等于宝哥的声音少,而是因为宝哥呼吁政改的声音根本得到不宣传,而且更没人陪他玩。宝哥从上任伊始,在国内外各种场合十多次的提出政改,可是民众根本听不到这种声音,因为媒体遵守上峰命令不予报道。一个国家总理的声音竟然不予报道,很搞笑的一件事。不但如此,宝哥在每次发表完政改的言论,都会被保守派“迎头痛击”。不是撰文批驳,就是在公开场合对立。宝哥上一次在国外谈政改,回来后被举手党魁口天哥叫去一顿训斥,而后口天哥在两会上公开提出“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彻底否定宝哥的政改。

宝哥明白,他的政改思想如果得不到古月的大力支持,凭他一己之力纯属痴心妄想。而宝哥在古月出得到的答案却是“无可无不可”。古月的方针就是“你想玩你就玩,我不能陪你玩,但我也不反对,毕竟这样是要牵涉保守派的精力的。至于宝哥闹大了,那么就安抚一下,亲自下令中宣部透露点宝哥的声音”。这让宝哥十分失望,于是乎一段时间内,宝哥意志消沉,这个不想管,那个也不爱管,就连动车追尾也是在古月两次邀请下才出面。宝哥只想平安过渡到18大,而后回家看书哄孙子。可见失望之极。

但是,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前几天大连的夏季达沃斯会上,宝哥不但老调重弹,而且这一次更是“变本加厉”,不但提出政改,而且还画好了政改路线图。我们先看看他的五点路线:

第一,坚持依法治国。一个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这个任务是小平先生在30年以前就提出来的,我认为在今天尤为紧迫。

第二,要推进社会公平正义。

第三,维护司法公正。保证检察机关和司法机关应有的独立性,不受任何社会团体、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干涉。

第四,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要切实保障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民主权利和民主权益,其中最主要的是选举权、知情权、监督权和参与权。

第五,坚决反对腐败。1、反对职务侵占。严禁领导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力插手招投标活动,牟取私利,这要成为经济上反腐败的一项重要任务。2、逐步推进财产申报制和公示制。3、公开财政中的“三公”经费。

宝哥何以有这个底气、重新意气风发呢?答曰古月大力支持。古月为何有此改变?答曰“敌人太凶猛”。先看宝哥第一点中的一句话:“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那么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指的是啥?就是“隔代立储制度”。当年水工为了自保,学了矮凳儿的“隔代立储”,趁古月无反抗之力,霸王硬上弓,把一刁立为储君。古月渐渐控制以后,觉得这招可行,于是也准备按“惯例”也来个隔代立储,这样对自己比较有利。按照古月的意思,演艺派横扫天下之势已生,模特队成员尽在掌控,立储成功,还搞什么政改,这不添乱?因而古月对宝哥的政改无可无不可。

可是令古月没想到的是,“敌人太猖狂”,竟然废了古月的储君。古月的储君是小强,小强干了八年的团中央第一书记,在古月的考核下,觉得很能胜任储君位置。于是乎在06年,古月就把他放到湖南当副都督,10年古月把贤仔调到新疆,腾出封疆大吏之位给小强。而后小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18届成为模特队委员,19届成为模特队常委,20届上位。

可人算不如天算,演艺派的横扫之势,令沪帮和衙党忧虑不安,使得他们很快结合在一起,共同对付演艺派。特别是一刁下西南,收复毒狼三少,这令保守派一下子得一干将。毒狼三少在西南的大闹,影响甚巨。特别是在青红军师的指点下,唱唱打打,一举收复毛左派。可怜的毛左不明就里,还以为真的是“大救星”的传人再起江湖,于是蜂拥响应。这就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民意”力量。而山支王的摇摆不定,更使得演艺派倍受打击。想来山支王也算半个衙党,其父虽说是一知名专家,仕途不甚出名,但其岳父则是从前大名鼎鼎的老左派姚一林。所以很多思想多少也会受到影响,即便山支王不明确表态,占中,对演艺派也是损失。从而使得“沪帮+衙党”能够势均力敌演艺派。

就这样,几经争吵,隔代立储制度终于在沪帮+衙党的强烈反对下流产,小强还是被摁在湖南,已经没有希望。而另一方面,毒狼三少的计策则大获成功,得到了众多无知黔首的响应,几乎占领了意识形态。利用“大救星”博得“民意”,以此来进攻演艺派可谓马快刀利,影响甚大。而现在给古月的时间不多了,立储失败,如果再不反击,恐怕就是坐以待毙。而要反击,则有两张王牌。一张是宝哥的政改,二是放宽一些对“大救星”不利的史实资料,从而让民众重新认识“大救星”。比如对于诋毁“大救星”的人不予处理,再比如9月29日,香港世纪出版社出版了《毛太祖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史》中文版,而这家出版社的社长就是当年阳君的秘书鲍彤的儿子鲍朴。第二张牌我们不再说,主要说政改。通过政改,“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那就是党政军三权分离,不能集于一人,就算不分给三人,起码也要两人均沾。试想这个政改一旦成功,这不仅为古月把守太尉、水水上任CCP教主创造机会,而且大大的削弱了一刁的地位。即便一刁拿个空头的大明国家主席有个屁用。

可见,是历史再一次把宝哥和古月紧密地团结到了一起,只不过彼此的目的却不同。古月不过想利用政改达到权利持久的目的,宝哥则是想理由最后点时间,力图干点事,名存千古。

我们再重温宝哥说的第一条“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这句话说的就是党政军三权不能集于一人。CCP在1929年的时候,“大救星”集党政军权于一身,在朱德的支持下,陈毅对此现象进行了严厉的反驳,批评“大救星”家长制等等。为此CCP从此就有一个惯例,那就是不能集党政军权于一人。这样不但不民主,而且还容易出问题。因而大明建国后,真正集党政军权于一人的是从华国锋开始。矮凳儿在退位的时候就交代:党政军权不能集于一人,水工则是特殊形式下的迫不得已,一定要在20年内,改变这种现象,这种权利的过分集中是很可怕的。我们看宝哥最后拿出了一句“这个任务是小平先生在30年以前就提出来的,我认为在今天尤为紧迫。”矮凳儿虽已作古多年,但是他的话现在还被当做“依据”,如同“大救星”去世的时候一样。

宝哥的第二条不用解释,第三条就是要实行民主,三权分立。第四条就是言论字由。这两条就是集中步伐大力迈向民主。因为只要这样一做,就会在瞬间争取广大的民主派,利用民主可以轻易打败“毛左”,使得利用”大救星”争取“民意”夺取政权成为泡影。换句话说就是用算“大炮”打败“大救星”。试想一下,当今要“大救星”时代公平的大都是穷的不行了的屁民,他们在毒狼三少的蛊惑下,只看眼前利益,整天嗷嗷乱喊,但对权力斗争并不能起到及时的、深远的、有力的影响。因为毛左们不是当权派。而那些崇尚民主自由的,他们都是当权派,他们控制媒体、言论,他们的影响力会轻而易举的影响屁民。所以,用“大炮”去和“大救星”争斗,结果可想而知。看今年辛亥革命百年《日人民报》发表的社论,从头至尾没提到一句“大救星”。

为此沪帮衙党也在采取对策,他们也深知“毛左”的人轻言微,也明白右派的力量,因而毒狼三少在西北举行了各大媒体论坛招待会,什么腾讯、搜狐甚至极右的凯迪社区都统统邀请,却独独没有邀请毛左领地的乌有之乡,这令毛左“失望之极”。三少此举意在争夺有生力量,被利用完了的毛左马上被扔到一边,平时帮着喊喊口号热烈欢迎,上桌吃饭则是多余的事情。

而宝哥的第五条则直指要害,沪帮人多势众,占据各个领导位置,而正是这些人太不检点,贪赃枉法什么都做,打击腐败不仅能深得人心,更重要的是基本都是打击沪帮的基础力量,一举两得。而演艺派的人马由于上位晚,腐败现象还算轻度,因而杀人一万不会自损三千。至于“阳光政策”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以及三公消费公开不但能有利于平息民怨、保持稳定,更是能争取大多数民意。这些”大炮”思想轻而易举的就虏获了民意,从而很容易的就打败了“大救星”的拥趸。

当内部权力斗争势均力敌的时候,这种斗争就会“发展壮大”,波及到整个意识形态。因而就形成了“大炮”和“大救星”的较量。而这时候宝哥的政改言论和以往不同,这次是古月的大力支持,所以是真实的向前迈步,一改往日“只见楼梯响,就是不下人”的局面。看看现在的媒体,看看现在的博客,很多在过去都是“敏感”的东西,现在都能容忍。因为现在古月一心要用民主来收买人心,因而在他的直接干预下,言论有所放松。演艺派的这个举措有力是有力,但是火候掌握太困难。既要通过民主攫取支持力量,还要防止被亲西方民主人士利用。也就是说,既要拔高民主,还不能彻底完全的民主。呵呵,真是个技术活。

“大救星”的“公平”和“大炮”的“民主”的较量其实在我看来结果没什么悬念,怕就怕的是,一旦“大炮”思想得势,运用“大救星”“公平”的一方失势,势必会“借力打力”。到那时候,“大救星”派势必一脚踢开“大救星”,而后拔高“大炮”的“民主”再开始夺权。从而又形成了演艺派开始反对民主的局面。

这就是权利斗争,民主就像个妓女,被利用来利用去。没得到权力的都想利用民主分权,而一旦控制了绝对权力,民主马上被扔进垃圾箱。所以广场上的“大救星”和“大炮”都会在不同的时期,亮出不同的身段,就像孔二哥当年在广场一个亮相闪人一样,上演了各式各样血腥恐怖却又“祥和稳定”的历史舞台剧,而群众演员永远都是匪兵乙。


© caobianji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2.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 , ,
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chinadigitaltimes+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请在谷加上 跟随我们
点击这里可匿名提交新浪微博搜索禁词 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期待您的参与! 赛风新产品-Psiphon 3 客户端软件下载地址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