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说,爱国主义有两种,你是哪一种?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189936/

当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在就职演说中热忱地呼吁“不要问你的祖国能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你的祖国做什么”,美国记者安卜罗斯•皮尔斯却讽刺爱国主义不过是“一堆随时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点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出于爱国,经济危机下的韩国妇女捐出金银首饰帮助政府,美国民众甘愿放弃个人自由支持《爱国者法案》。也似乎是同样的爱国情感,把美国拖入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一系列海外战争的泥淖。

在政治心理学家眼中,爱国主义(Patriotism),这个被韦氏词典定义为“对其国家的热爱和奉献”的概念,并没有说起来那么简单。

2007年,一名纽约街头的抗议者引用塞缪尔•约翰逊的名言——“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照片来源:Wally Gobetz/flickr

2007年,一名纽约街头的抗议者引用塞缪尔•约翰逊的名言——“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照片来源:Wally Gobetz/flickr

对内:绝对服从还是保留批评?

越来越多的研究者意识到,爱国主义不是一个单一维度的变量,而糅杂着多种价值观、情感诉求和行为表现。美国丹佛大都会州立学院的沙茨(Robert T. Schatz)和马萨诸塞大学安默斯特分校的斯托布(Ervin Staub)等研究者,采用因素分析(编者注:一种统计方法)的方法,发现爱国主义可以分为盲目的爱国主义(blind patriotism)和建设性的爱国主义(constructive patriotism)两种。这两者的主要差别在于是否接纳对国家的批评。前者强调对国家坚定不移的忠诚。他们的理念是:“不管我的国家是对是错,我都会支持它。”而后者尽管同样积极支持国家,但建立在批判的基础上——“我反对美国的一些政策,因为我关心我的国家并且希望改善它。”

这两类爱国主义都表现出对国家的热爱和认同(盲目的爱国主义还要更强烈一些),但两者在涉及政治的认识和行为上却有着较大的分野。盲目的爱国主义表现出更加强烈的信息选择性。由于美国的主流媒体对于国家颇多微词,盲目的爱国主义倾向于回避它们。面对同时呈现的亲美和反美的文章标题,他们更愿意阅读前者,而建设性的爱国主义没有这种差别。而且,盲目爱国主义者更加认可符号化和情感性的爱国行为。对他们来说,在相同的经费下,让小孩在学校里学习宣读《效忠誓词》或者修缮一座国家纪念碑,要比让孩子们学习政府系统的运作或者修缮一条国家高速公路更加重要。

1942年的旧金山,一群孩子在国旗下宣读《效忠誓词》。这份誓词现在的版本是:“我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国旗,以及它自所代表的共和国:在上帝庇佑下的统—国家,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

1942年的旧金山,一群孩子在国旗下宣读《效忠誓词》。这份誓词现在的版本是:“我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国旗,以及它自所代表的共和国:在上帝庇佑下的统—国家,不可分割,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

建设性的爱国主义则表现出更加积极的政治参与度。一方面,他们有着更丰富的政治知识,对于类似“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成员的任期”和“1980年代美国在中美洲的外交政策”的问题更加了解。一方面,他们更愿意花时间来接受政治信息。建设性的爱国主义者也更愿意参与到政治活动中,比如给选举的官员写信,在请愿书上签名。他们的效能感也更大,更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让这个国家有所改变。

对外:接纳还是敌对?

爱国主义的另外一个差别,体现在对于外来群体是否抱有敌对态度。沙茨等人的研究就发现,盲目的爱国主义者更认同美国容易受到外来势力的攻击,也担心美国受到外来文化的污染。

也有研究者直接使用民族主义(Nationalism)和爱国主义(Patriotism)这两个术语。德国明斯特大学的布朗克(Thomas Blank)和吉森大学的斯密特(Peter Schmidt)的研究总结说,民族主义者心中的国家是理想化的,他们推崇国家权威,强调自己群体的内部一致性,更认同“我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更为国家在国际赛事上的成功而骄傲。而爱国主义者承认国家仍有缺陷,可以容忍对国家的不满和批评意见。他们更容易因为国家良好的社会保障系统与政治参与程度而骄傲。在重建族群历史时,他们可以接受不同的观点。

这项针对德国人的调查发现,无论是民族主义还是爱国主义,都体现出高度的国家身份认同感。但他们对于外来族群和少数族裔的态度却不同。对于外国人,民族主义倾向较高的人不推崇外国人与本国人通婚,希望禁止外国人参与本国的政治活动,也不愿意外国人抢自己人的饭碗。他们对于犹太人等少数族裔的态度也不友好。而爱国主义者恰恰相反,无论是对于外国人还是犹太人,都更加包容。这也和他们宣扬的价值观一致——让所有群体得到尊重和保障的民主社会。

9•11当天,三名消防员从世贸大厦的废墟中升起一面美国国旗。这一画面为摄影师Thomas E. Franklin捕捉到,激发了无数美国人的爱国情感。

9•11当天,三名消防员从世贸大厦的废墟中升起一面美国国旗。这一画面为摄影师Thomas E. Franklin捕捉到,激发了无数美国人的爱国情感。

伊利诺大学芝加哥分校的斯基特卡(Linda J. Skitka)通过研究605名美国民众于911事件后展示国旗的行为,也发现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的不同。伴随着人们纷纷在家中、车上或衣服上展示国旗的行为,是人们踊跃献血、为慈善组织捐款等增加群体内福祉的行为,而非对外部群体,如新移民、巴勒斯坦人或伊斯兰人的进一步排斥。

“即使是在如恐怖袭击这样的威胁下,爱国主义和对群体内的关切,也不必同民族主义和对群体外的贬低如影随形。”斯基特卡在研究中写到。

仍需进一步研究

不过,关于爱国主义的研究远没有画上句号。研究者并没有对爱国主义的结构和每个维度的涵义达成一致,一些数据也不能完美地支持这种二维模型。例如,在布朗克和斯密特的模型中,数据显示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仍然有一定程度的相关,不能完全独立开来。

另外,学界仍然需要更多跨文化的研究,来验证爱国主义的二维模型是否在多种文化背景下普适。来自德国科隆大学的一项横跨34个国家和地区的研究,发现爱国主义的确存在民族主义和建设性的爱国主义两个维度,但两者在不同国家的具体内涵存在些许差别。

下一次,当你和他人就爱国之类的问题讨论的时候,最好先明确一点:“你说的是哪种爱国主义?”

参考文献:

1.Schatz R T, Staub E and Lavine H. (1999). On the varieties of national attachment: Blind versus constructive patriotism. Political Psychology 20(1):151-174.

2.Blank T, and Schmidt P. (2003). National identity in a united Germany: Nationalism or patriotism? An empirical test with representative data. Political Psychology, 24: 289–311.

3.Skitka L J. (2005). Patriotism or Nationalism? Understanding Post-September 11, 2001, Flag-Display Behavior. Journal of Applied Social Psychology, 35, 10: 1995-2011.

4.Davidov E. (2009). Measurement Equivalence of Nationalism and Constructive Patriotism in the ISSP: 34 Countries in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Political Analysis, 17: 64–82.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