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不平等是何时开始的?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205115/

7000年前这名农夫下葬时背后放了一个石器。

7000年前这名农夫下葬时背后放了一个石器。

即便是最民主的社会,也普遍存在着社会和经济上的不平等。但是在人类历史上,社会阶层牢固确立的最早年份,却一直是人们争论的话题。一项对欧洲史前农耕群体时期的骨骼研究显示,不平等的世袭制早已有之,它可以追溯至7000多年以前。

大多数研究人员赞同社会阶层始于农耕之初的说法,已知的最早农耕群体形成于约11000年前的近东。考古学家在这些群体中寻找能够表明存在社会阶层的证据时,得到了不同的结果。在一些早期的农耕群体里,有迹象表明人们的社会角色各不相同,且一些人的下葬仪式会更好,他们的陵墓里会有许多诸如陶器和石器之类的精美陪葬品,来帮助他们摆脱尘世的烦恼。但是,少有证据表明那时的社会不平等是世袭制的或是被严格限定的。

这种现象随着8500多年前的欧洲新石器时代,农民迁徙至欧洲而有所改变。线纹陶文化(LBK)是被人研究最多的农耕文化之一,它出现在7500多年前的现匈牙利地区,并在500年间最远扩散到了现在的巴黎,随后被其他文化所取代。

考古学家早就注意到线纹陶文化可能有过社会等级阶层。比如,有些男性的墓葬里有一种名为石锛的石器,人们认为它的作用是建造农民居住的木屋。一些研究者认为,社会分层应该是在线纹陶文化初始的500年间逐渐出现的。

为了更好的了解这些社会不平等的出现时间和性质,由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考古学家亚历山大•本特利(Alexander Bentley)领导的一个团队,对从欧洲的七个线纹陶遗址中挖掘出的300多具骨架,进行了牙釉质分析。

研究团队专门查看了牙齿中的锶元素,并测试了2种同位素的比例。锶原子经由我们饮用的水源和食用的食物进入人体。当牙釉质形成后,较重的同位素锶-87和较轻的同位素锶-86的含量比值可以反映土壤的种类和一个人,尤其是其童年期居住地的地质构造。

此前的研究显示,欧洲农民喜好一种名为黄土的土壤,黄土的锶-87和锶-86比例要比稍微贫瘠的地区,如由花岗岩或砂岩组成的山丘稍低。由于欧洲风景变化多样,肥沃和贫瘠的区域有时仅相差数千米,因此研究团队更多地研究这些骨骼中锶比例的变化程度,而不是它们的绝对值。

《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5月29日发表了这项 研究 结果,研究显示墓穴中有石锛的男人(石锛被认为是一种较高社会地位的象征)要比没有石锛的男人,更有可能居住成长在黄土上。比如,研究团队分析的310个墓穴中,62个含有石锛。62个骨架中,仅有一具骨架的牙齿锶比例在非黄土区域的范围,其他人则符合居住成长在黄土上的标准。而且,有石锛的骨骼之间,锶比例变化程度要比没有石锛的骨骼间锶比例的变化程度低很,这暗示着有石锛的人应该居住在同一种土地上,这种土地极有可能是黄土,而其他没有石锛的人则居住在各不相同的土地上。

当研究团队查看153具女性骨骼时,他们看到了显著的相似模式。女性的锶元素比例变化要比男性更大,这暗示着相比男性,有更多的女性是在贫瘠区域长大的。而且,女性和男性的墓葬模式在线纹陶早期和晚期都出现过,这表明社会不平等在线纹陶初期就已经存在,它并不是随着时间慢慢发展而来的。

研究团队因此得出2个主要的结论:第一,一些男性比其他男性更有机会接触肥沃的土地,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是继承了最肥沃土地的农民的儿子;第二,在线纹陶社会中,女方婚后居住在男方家中,这意味着男方不迁徙而女方会搬到男方所在地区成婚。

本文编译自: ScienceNOW,Occupy the Neolithic
图片: BDA-Neugebauer
Advertisements

持有加拿大有效签证可以免签落地签的国家

from TroyLiu和乐飞游 by 刘朔廷 http://boardingarea.com/blogs/tmtravelworldcn/2012/04/01/canadavisa/?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boardingarea%2Ftmtravelworldcn+%28TMtravelworldcn%29

去年开始,加拿大给中国护照发放”直到护照有效期-1个月的“旅游签证了,很多人好奇有了这个签证除了去加拿大以外还可以去哪里?

我曾经答应大家单独罗列出来,请看下面的名单

菲律宾,免签,7天

韩国,必须是去加拿大或从加拿大回来的路上过境,30天

多美 尼加共和国,, 免签30天

哥斯达黎加,免签,30天, 需要距离加拿大签证过期日3个月以 上

巴拿马,免签,需要有有效且用过一次的加拿大签证

洪都拉斯,免签

尼加拉瓜,落地签,需要支付50元签证费+10入境费

英国 24小时,从加拿大出境前往目的地,或从其它国前往加拿大。

以上名单是专门给有加拿大签证的人总结的,并不影响目前的免签落地签大名单

 

云到底有多大?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204956/

图片来源gocloudcomputing.com

图片来源gocloudcomputing.com

计算机的云计算已经舍我其谁地成为了现今互联网发展的主题,其延伸和发展出的云存储也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主流的数据存储和管理方式。云存储系统正逐步成为网站和网络服务方用于存放管理自己数据信息的主要选择。云那头究竟风景如何,让我们来探个究竟。

根据科技网站ExtremeTech的统计,整个互联网的下载流量中,有40%是访问YouTube这样的视频网站产生的;色情网站则占了另一大山头,占据整体流量的30%;剩下的30%由网络硬盘数据下载、访问网址、电子邮件等日常网络服务产生。当电脑前的人们从互联网上获取信息时,大概没有人会去关注信息究竟来自何处。如果大家顺藤摸瓜,便可以发现这些信息中的绝大部分都来源于互联网的云端。

如今提供云存储服务的服务商不仅有亚马逊(旗下Amazon Web Services),微软(旗下Microsoft Azure)和谷歌(旗下Google Drive)这样的网络巨头,还有成百上千的小公司机构。他们中或拥有一整个数据中心,或只有几个机箱的存储设备,规模参差不齐。从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司身上我们大可窥探整个云储存产业的火爆程度。

云计算因其出众的能力备受青睐,它可以最快的效率为网络中的任何一方提供相关服务。谷歌麾下单单一个为YouTube服务的“云团”就可以存储管理几个PB(1PB=1024TB)的数据。云计算可以有几TB的RAM与几千核的CPU,远非传统计算机可比。而云计算延伸发展出的云存储又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引得谷歌、微软和Dropbox这样的巨头竞相折腰?让我们从数据入手。

数据规模

微软的一个数据中心

微软的一个数据中心

通常,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微软这样的大公司都很少对外发布自己的详细数据。不过如果用心去多方核查,还是可以得到一些大概的数值:

  • Facebook:在Facebook的IPO档案中,他们提到自己存储着约为100PB的图片及视频信息。如果考虑了Facebook还要对用户状态这些信息进行网络备份,我们猜测100PB绝对不是他们的存储上限。这里,把这个数值估为300PB应该不为过。
  • 微软:微软近日承认自己的Hotmail服务器内存有超过100PB的信息,而有着1700万用户的SkyDrive也存有10PB的信息。合理预测整个微软的存储规模应该不在Facebook之下,我们也把它的存储上限估为300PB。
  • Megaupload:和上面两个网络巨头相比Megaupload自然是小巫见大巫,不过它在业内确也有着一席之地,算是25PB吧。
  • 亚马逊:亚马逊旗下有Simple Storage Service这一网络储存服务(简称S3)。亚马逊从来没有向公众透露过S3究竟存有多大规模的数据量,不过今年四月他们却对外宣布S3中存有9050亿份文件。假设平均每份文件的大小为100KB,则S3的存储量在90PB上下;假设平均每份文件为1MB,那么S3的存储规模将达到900PB,它将成为唯一一个储存规模接近1EB的服务商。
  • Dropbox,:去年还只有2500万用户的Dropbox当时对外宣布,自己存储着逾10PB的数据。如今Dropbox的用户数已经上升到了一亿,那么他们的存储规模应该在40PB上下。

储存这些数据究竟多耗地方呢?我们得把这些虚拟数据的大小具体化。一台普通电脑的硬盘平均存储空间为500GB或者1TB,1PB=1024TB,也就是说微软和Facebook最少也得有100000个硬盘用于存储信息。普遍情况下,一个4U机箱内可以塞进48个硬盘。考虑到还要塞一些其他的连接设备,那么一个40U的机柜大概可以存储400个硬盘。一个40U的机柜占地约为一平方米,也就是说要存储100000个硬盘还是很占地方的。不过对于谷歌、亚马逊、Facebook或是微软这样有着30000多平米大楼的地主公司来说,找个地方放机柜还是不成问题的。事实上, CPU、服务器和网关比硬盘要占地得多。

带宽

https://i2.wp.com/img1.guokr.com/gkimage/6l/th/4x/6lth4x.png

关于带宽我们能获得的数据就更加的有限了。有数据显示去年全球内每五分钟都有100万份数据被下载。今年的网络用户比去年多了3倍,那么今年每分钟的下载数量达到了80万的水平。亚马逊的S3作为全球网络存储之首,对外宣布他们的服务器每秒钟要处理的下载请求达到了65万份。

  • Dropbox:假设Dropbox上每份文件(有图片文件、视频文件和文档)的平均大小是500KB,那么根据Dropbox公布的数据可以推测他们服务器每分钟的流入数据流(用户上传数据)为0.4TB,也就是每秒6.7GB(交换带宽54Gbps)。对于Dropbox的流出数据流(用户从Dropbox服务器上下载文件)我们没有详细信息,不过可以估计带宽大概在10-20Gbps之间。
  • 亚马逊S3:亚马逊的S3主要是用于网站存储数据,所以文件以文字图片、网站样式文件和网页视频为主。这些文件的平均大小会小于Dropbox,假设为100KB。根据亚马逊公布的信息,他们每秒接到650000个数据请求,那么就是每秒61GB(交换带宽488Gbps),真是个庞然大物。
  • Facebook及微软:两者的数据存储规模都在100PB到300PB,我们估计两者带宽位于Dropbox和亚马逊S3之间,暂且定为200Gbps。

云的成本分析(以Backblaze为例)

我们知道,以上云存储服务商都不允许用户在他们的云端下载自己的软件,也不允许用户在自己的云端存储涉及自己公司硬件数据的信息。不过这个行业内有这么一个例外,它就是Backblaze。特立独行的Backblaze作为云备份服务提供商来说无法在规模上和上述巨头相比,不过也别小看它,它的数据肯定会让你大吃一惊。

Backblaze对外公布,自己管理着32PB的用户数据。这些数据基本上都被储存在容量为3TB容量的硬盘内。在处理数据冗余方面,Backblaze把每15个硬盘捆绑为一个磁盘数组,每两组用RAID 6效验处理。RAID 6可以校验重组硬盘传输的数据错误,同时快捷有效地恢复磁盘错误与读取错误,这对于一个数据中心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Backblaze的服务器以每月3PB的速度扩张,他们每一段时间新增一个135TB的定制4U数据盒(此盒内装置了45个3TB的硬盘)。每月3PB也就是说每月新增大概22个数据盒,相当于每月增加一个48U的机柜。

每个定制数据盒的花费在7384美元,乍看起来每月添置这么多的数据盒真是一笔不小的运营支出,但这笔开销可以算是Backblaze财务报表内最小的一块。电费、房租和带宽开销才是主要的资金负担,这些费用保持着与时俱进的态度涨个不停。

Backblaze公司的电费是0.2美元每千瓦时,每个数据盒的每月电费就要100美元。由此可见一个数据中心要负担的电费是相当高昂的,所以多数网络公司都选址建于电费相对低廉的地区,比如美国的俄勒冈州(Oregon)。Backblaze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数据中心,他们租用第三方的数据中心存放自己的服务器,也就是说他们每个月还要负担房租开销(每个机柜平摊下来月房租为1000美金)。目前Backclaze手下约有300个数据盒,40个机柜,也就是说每月的电费为30000美元,房租为40000美元。

然后就是带宽的费用了。Backblaze一直采用12Gbps的境内带宽(每秒传输速度约为1.5GB)和500Mpbs的境外带宽(每秒传输速度约为62.5MB)。之所以两条线路速度不同是因为Backblaze作为一家提供云备份服务的公司,客户主要分布在美国国内。但500Mbps的带宽是非常不流畅的,我们可以想象境外用户在使用Backblaze时的网络很不理想。目前Backblaze每天要接受约一亿份来自用户的文件,折合每年365亿份。数字显示了一个很惊人的发展速度,因为这个数字在2011年还仅仅只有6亿。我们不知道一台计算机具体能够储存多少文件,但按照每台5000个文件估算(不包括Windows系统文件及program files文件夹文件),保守估计至少有120000台计算机在Backclaze上做了文件备份。

在Backblaze的初创期,他们每月每Mbps的带宽费用是30美元,不过现在这个开销已经下降到每月每Mbps 2美元了。估算公司每月负担的带宽费用在25000美元上下。如果Backblaze选择更为廉价的带宽服务商,并且建立属于自己的数据中心而不是租用别人的地皮,公司的费用还有很大的下行空间。综上所述,合理地考虑房租、带宽开销和用电费用后,运营一个40PB规模的“云团”(不计员工工资)每月要耗费10万美元。

云的收益分析

图片来源nytimes

图片来源nytimes

以微软、谷歌和Dropbox为代表的大批公司都争先恐后地入驻云储存领域。为占领市场份额,各公司之间所做的激烈竞争也是路人皆知。各方英雄鹿逐中原究竟为何原因,看了以下数字你就知道了。

以Backblaze为例,Backblaze提供的无限空间网络备份服务每月收费5美元。上文推导得出该公司每月负担的费用在10万美元上下(不计员工工资),也就是说为了达到收益——支出平衡它需要20000个用户。Backblaze究竟有多少用户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公司的CEO对外宣称公司是很赚钱的。(Backblaze只有13个员工,顺便说一下,他们没有被拖欠工资)

Dropbox公司可以做一个更好的例子。Dropbox提供的50GB网络存储服务收费为每年100美元。与Backblaze不同,Dropbox没有属于自己的信息存储设备,他们连设备都是租的。Dropbox把自己的数据存储在亚马逊的S3服务器中,储存规模达到了40PB。对于存储规模在5PB以上的客户,亚马逊的收费标准为每月每GB0.055美元。假设购买了Dropbox50GB容量存储服务的普通客户平均在云端存有25GB文件,那么Dropbox每月要为每一个客户支付给亚马逊1.38美元,而他们每月可以从客户手上拿到近10美元。这样的利润是可观的,但事实上像微软Skydrive、谷歌Drive和亚马逊S3这样自己拥有数据中心的云存储服务商能到手的收入比这更多。

话说回来以上利润估值只是一个理想值,它建立在用户为付费用户的前提之上。然而在现实中有很多人只选择了免费的云储存服务。Dropbox有一亿客户,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非付费用户,付费用户的数字相当有限。所以他们到手的利润也没有理想中那么丰厚。

云时代

图片来源talkcloudcomputing.com

图片来源talkcloudcomputing.com

对于各大企业来说,入驻云储存领域更大的动机还是出于发展战略的考虑。谷歌和微软两个老对手已经把云计算作为了他们的下一个战场。微软可能会将云计算服务于Windows 8系统,届时用户只需登录自己的网络账户就可以把计算机上所有的文件和设置同步到云端。此时的“个人电脑”将成为一个全新的概念,它将不再依托于我们面前的电脑设备,用户可以随意更换电脑,甚至只要用任何一台可以上网的机器(比如PS 3)连接进入自己的账户,就可以使用属于自己的“电脑”。谷歌也会把自己的Chrome系统打造为“云上系统”,完全地基于网络。不仅是Chrome,新的安卓系统也会朝着云计算的方向靠近。在不远的将来谷歌会把自己旗下的一系列产品通过计算机云整合起来,建立一个全新的“云时代”。

最终,这些网络巨头将把移动设备和个人电脑通过计算机云融为一体。用户如果习惯使用谷歌的办公和数据存储系统,他可以使用Chrome系统加上安卓手机,因为这两者已经通过谷歌的计算机云合为一体。用户如果钟情于微软的办公及数据储存系统,那么Windows 8加Windows Phone 7就是他最好的选择。如今的苹果也已经推出了iCloud服务,用户使用任何一台iPad、iPhone 4S或是Mac Pro和Mac Air登陆自己的iCloud账户都可以把相当一部分的信息上传到云端,云储存帮助苹果打通了设备之间的隔阂。等到微软、谷歌和苹果都把计算机云整合到自己的操作系统内部,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网络军团时,不知Dropbox这样的孤兵散将又该何去何从。


文章编译自ExtremeTech网站: How big is the cloud?
作者: Sebastian Anthony

F1 – The Fault-Tolerant Distributed RDBMS Supporting Google's Ad Business

from Recent Google Publications (Atom) http://research.google.com/pubs/pub38125.html

Many of the services that are critical to Google’s ad business have historically been backed by MySQL. We have recently migrated several of these services to F1, a new RDBMS developed at Google. F1 implements rich relational database features, including a strictly enforced schema, a powerful parallel SQL query engine, general transactions, change tracking and notification, and indexing, and is built on top of a highly distributed storage system that scales on standard hardware in Google data centers. The store is dynamically sharded, supports transactionally-consistent replication across data centers, and is able to handle data center outages without data loss.
</p><p>
The strong consistency properties of F1 and its storage system come at the cost of higher write latencies compared to MySQL. Having successfully migrated a rich customerfacing application suite at the heart of Google’s ad business to F1, with no downtime, we will describe how we restructured schema and applications to largely hide this increased latency from external users. The distributed nature of F1 also allows it to scale easily and to support significantly higher throughput for batch workloads than a traditional RDBMS.
</p><p>
With F1, we have built a novel hybrid system that combines the scalability, fault tolerance, transparent sharding, and cost benefits so far available only in “NoSQL” systems with the usability, familiarity, and transactional guarantees expected from an RDBMS. Links: [abstract] [pdf] [search]

爱思想 | 易中天:喜欢权谋是一种悲哀

from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via 数字时代 in Google Reader https://caonima.info/chinese/2012/05/%e7%88%b1%e6%80%9d%e6%83%b3-%e6%98%93%e4%b8%ad%e5%a4%a9%ef%bc%9a%e5%96%9c%e6%ac%a2%e6%9d%83%e8%b0%8b%e6%98%af%e4%b8%80%e7%a7%8d%e6%82%b2%e5%93%80/?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chinagfwblog+%28GFW+Blog%EF%BC%88%E5%8A%9F%E5%A4%AB%E7%BD%91%E4%B8%8E%E7%BF%BB%E5%A2%99%EF%BC%89%29

易中天:喜欢权谋是一种悲哀


进入专题
权谋    ● 易中天  
    说老实话,知识分子的底线,首先是不昧着良心说话,比如你没有胆量和能力为那些冤死的地震孩子们讨个公道,但你不“含泪劝告”行不行?
    
    厦门大学教授易中天来加拿大进行巡回演讲,受到华人社区的热烈欢迎。我在温哥华与易先生举行了公开对谈,涉及了诸多的热点议题。现将对话发表出来,以飨读者,兼作抛砖引玉,希望引起有识者的关注。
    
    对农民起义不能评价太高
    
    丁果: 中央电视台4套百家论坛正在播放你的《先秦诸子百家争鸣》。你认为这是中国历史上思想最开放、各种学说最盛行、给中国留下经典的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又是一个纷乱割据、群雄并立的时代。是不是在这样的时代里,各类学说比较容易盛行;但在一统的时代,或者说是治世、统治比较稳固的时代,言论就会万马齐喑,就会比较平庸?
    易中天: 恕我直言,这个说法有问题。如果这个结论成立的话,就会逻辑地推出另一个结论──为了思想的解放、学术的繁荣、人类的进步,我们需要呼唤乱世,盼望乱世。这是很麻烦的。回溯整个中国史,可以看到,也不是乱世一定出思想。乱世出英雄,未必出思想。“乱世英雄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乱世是枪杆子说话,不是笔杆子说话的时候。只有在特殊的所谓乱世,才出思想。这个特殊的乱世就是春秋战国。
    春秋战国出思想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处于社会转型期。换句话说,这个乱带来的结果或者它的原因不是社会转型,那就白乱了。那种乱的结果就是民不聊生,是民族的灾难,没有任何意义。春秋战国,是因为社会要转型,才出现了所谓“礼坏乐崩,天下大乱”的状态,到最后完成了社会转型,这个时候才有可能出思想。因此,与其说“乱世出思想”,不如说“转型出思想”。
    丁果:社会之乱,最后要产生积极意义,就必须要有社会转型作为一个大的背景。以往在历史问题上,我们赞颂黄巾起义、赞颂李自成、赞颂太平天国等,赞颂所有的所谓革命,以为他们带来时代变化。其实,这些革命都不可能带来思想、带来可以传承的学说,因为它带来的是破坏,不是社会的转型。
    易中天:农民起义代不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不知道;但至少先进的生产力和先进的文化,它是不代表的。所以,我们对这事的评价不能过高。它只是给统治集团一个警钟,像你们这样官逼民反,把我们逼上梁山,大家一起完蛋。除此以外,别无意义。
    丁果:在社会转型的春秋战国时期,孔子也好,其他人也好,周游列国,推销自己的治世学说,受到礼遇和采用,则留下;稍不对劲,就拔腿走路。为什么那个时代的统治阶级有这样一种雅量?因为如果你拔腿走路,就会有一个问题——非为我所用的人,必为敌所用,理应要干掉,这是简单的逻辑。但为什么他们有这个雅量?
    易中天:因为他们是贵族,这点非常重要。从春秋到战国中期,各国的统治者至少还是贵族。真正的贵族,最重要的还不是身份、血统,还要有贵族的精神、贵族的气派。雅量就是贵族精神的重要部分。否则他就不配当一个贵族。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当时社会的变革,就是由邦国制度变成帝国制度。有能的君主要来当这个兼并天下的人,无能的君主要守住自己的国家不被人家给吃了。君王们清楚地知道,靠他们个人的能力,是做不到的,兼并不成,守成也难,必须依靠人才。这些人才就是“士”,所以形成养士之风。当时战国四君子,齐有孟尝,楚有春申,赵有平原,魏有信陵,每人养士三千。即使白吃白喝,也没有关系,他们要显示的就是招纳天下贤士的雅量。
    丁果:用现代的话说,统治者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在“养士”,显示贵族精神。在邦国向帝国转换的时候,礼贤下士,可以获得人才,不被对手使用,如此才能攻守自如。但如果君王“杀士”,或者“弃士”,结果又会如何?
    易中天:君王杀士,或者虐待他们,那就麻烦大了,因为他会遭遇整个“士”阶层抵抗,不但不可能拿到天下,或许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保不住了,因此,他装样子也要装得客气。
    如果谋生排在了第一位,怎么可能出思想家呢?
    丁果:我们再来谈一下贵族精神。如果在春秋战国时期,君王们有这样一种贵族精神,我们在西方历史中,也可以看到类似的贵族精神。即使到了现在,在英美国家包括在加拿大,如果这个政客是纯然政客的话,大家还是看不起的。但如果政治人物被誉为“有点贵族气”,人家对他的尊敬会有所提升。春秋战国时期的贵族精神,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什么时候失落的?
    易中天:贵族精神是一点一点失落的,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如果硬要从逻辑上画一条线,那就是秦汉前后,也就是邦国时代与帝国时代的政治区别。邦国时代的政治是贵族政治,帝国时代的政治是官僚政治。区别在于贵族是世袭的,官僚是任命的,贵族时代的国家制度是封建制,官僚时代的国家制度是郡县制。秦汉以后,严格意义上说无贵族了,但贵族精神是有延续性的,没有了贵族不等于说就没了贵族精神,贵族精神就保留在“士”的身上。
    士是天子、诸侯、大夫、士中最下的一等贵族,而且都是世袭的。天子、诸侯、大夫三级贵族的共同特点是有领地,他们是领主,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不动产。唯独第四等的贵族是没不动产的,只有精神了,这精神就表现在春秋战国时期的“朝秦暮楚”,表现在他们蔑视权贵。孟子有句话说“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要游说一个诸侯,你先要不把他放在眼里。这是非常了不得的一件事,你一个大学毕业生到公司求职还敢蔑视老板,你敢吗?
    丁果:那就出现了一个直接的问题,如果在邦国时代,贵族精神的形成或者说“士”的形成,是依赖世袭制的,这种世袭在今天社会的氛围里面是很难了,尤其是在中国的土壤里。是不是帝国制度本身,就是扼杀“士”的贵族精神的罪魁祸首?其次,在今天的时代,也就是在大一统的时代,这种“士”的贵族精神有没有可能恢复?
    易中天:首先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帝国是不是扼杀士的贵族精神的罪魁祸首?我同意。是的。首先就是因为在帝国时代,世袭制改为任命制,贵族没有铁饭碗了。要知道在春秋的时候,“士”没有世袭的领地,但有世袭的职务,叫“世职”。有世职的就有世田,即没有领地但有土地,可以吃固定的税赋,在经济上衣食无忧。衣食无忧就可以思考问题,他不用谋生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条件。
    退一万步,即便没有世职、世田的这些“士”,他变成“毛”了,他还有很多的“皮”(各国君主)可以依附,他有自由选择,而且“皮”还不敢怠慢他。那么他也可以有自由的思想。
    丁果:到帝国时代以后,这个条件都不存在了。
    易中天:不存在了。到科举制度以后,做官成了一个谋生手段、职业了,这个就很槽糕。如果谋生排在了第一位,思想和学问沦为敲门砖,那怎么可能出思想家呢?
    丁果:为五斗米折腰,所以假思想、假道学、假学问就盛行了。
    易中天:回答第二个问题,战国时期,虽然“毛”并不太多,但皮有很多。而且“皮”要来抢这个“毛”。到了帝国时代,“皮”只有一张,“毛”很多,有的是“毛”来依附我,我为什么要对你客客气气呢!所以帝国时代对士人、读书人的态度越来越坏。
    秦汉、哪怕到三国的时候,还能够礼贤下士,东汉末年可能是最后的好时光,才有《三国演义》写出来被所有人津津乐道的“三顾茅庐”,那种遗风到科举制度以后就没了。所有的读书人都不再有独立人格。你是我的考生,你乖乖来考试,考不上你就没有了。
    结果是什么呢!是宋代以前的宰相上朝时是可以坐下来的,在秦汉叫“三公坐而论道”。宋以后是站着了。到了明代朱元璋这一朝,是脱了裤子出去打屁股的,可谓斯文扫地了。
    
    知识分子最好能争取经济独立
    
    丁果:我们今天不是帝国,但谁也不否认我们是大一统的国家,我们也不再期待中国分成六七块,变成邦国,来重现春秋这个时代的机制氛围,重现百家学说争鸣。那么,在现代的社会条件下,那一段历史的辉煌在今天有没有重现的可能性?如果要重现,条件在哪里?那个条件是否在于现代的“士大夫”,即知识分子本身?
    我在日本和加拿大生活多年,他们有知识分子独立生存的空间。比如日本的东京大学,是一个相当独立的学术机构,校园变成了一个统一帝国中相对独立的“小邦国”,知识分子可以不看政府的脸色,但拿着高薪,因为他是通过学术机制来拿高薪的,而政府也容忍其存在。
    易中天:从逻辑上讲,帝国时代和邦国时代的共同特点是政权天授、君权天授(因为中国没有上帝,因而不是神授,是天授)。而民国、共和国,至少在理论上讲是民授,纳税人说了算。我们现在必须反复强调政府是由纳税人供养的。
    有了这个观念以后,我们可以做到第二步,就是学术机构的完全自治。贺卫方先生有个观点,就是大学应该是“学者共和国”,这是对的,大学就应该是自治的共和国。西方比如美国,好大学是私立大学,政府本来就没资格管,也没钱管。西方捐资办学的机构也都有一个很好的共识,就是我是出钱的,事我是不能管的,董事会任命的校长,学校怎么治,让校长去治,学生或教师不满意可以弹劾罢免校长,中国还没有这套机制。中国教育当局提出大学去行政化,如果真能实现的话,应该说还有一线希望。国家要建立这么一个观念:给这个学校行政拨款,拨教育经费,这是纳税人的要求,纳税人要求钱这么花。
    第二条就是,政府拨的钱要交给大学自己去用,不能再管。
    第三条就是,对每个知识分子而言,最重要的是自己保持独立。知识分子应该建立一个观念:我在大学里面领一份工资,或我在研究所里领一份工资,不是谁的恩赐,是我的劳动所得。这个钱不是当局给我的,是纳税人给的。中国大部分人,仍然没有这个观念。
    丁果:中国连顶尖的知识分子都没有这个观念,我们要提倡这个观念,权为民所赋,知识分子的独立基础,正在于此,纳税人的概念,在西方是最普遍的常识。回到帝国时代,统治者没有需要了,自然就冷落了“士大夫”。
    易中天:岂止是冷落,是要割小弟弟的,司马迁的小弟弟不就被割掉了。自从汉武帝割了司马迁的小弟弟之后,士大夫知识分子的精神小弟弟也就被割掉了。
    丁果:小弟弟割掉后,也就割掉了秉笔直书历史的优秀传统。你在讲诸子百家时,谈到法家是讲制度的,如果大家在观念上认同学术机构要为纳税人负责,那么在机制上,党委是不是应该在大学撤除?
    易中天:不在于撤不撤除党委,在于党委在大学干什么。他干他该干的事情,不撤也可以,比如他干党建啊,发展党员啊,过组织生活啊,都很应该。
    丁果:就是不应该干预学术的权力?
    易中天:当然不应该干预学术,哪怕党委书记是学者,那他参加学术活动的时候,他的身份也只是学者,不能是书记。他在学术共同体里也只有一票,平等的一票。
    丁果:把话题回到诸子百家,在当年的学术争鸣中,个人和体制的关系到底应该怎样处理、平衡?
    易中天:我知道你更想从制度上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制度问题,老实说我无能为力。我更多的想谈个人。刚才讲,我领这个工资,或者我拿这个课题,这不是谁的恩赐,这是我的劳动所得,我理直气壮地拿。如果硬要感谢,我感谢纳税人,我对纳税人负责,我不对直接给我钱的机构负责。你能不能建立这个观念?作为个人,能不能守住一个底线?就是绝不奉承、绝不说违心的话。
    我不要求知识分子充当社会的良知与良心,为国计民生奔走相告,大搞维权,帮民工讨工资,这不是知识分子干的活。说老实话,做知识分子的底线,只要能做到不昧着良心说话,比如你没有胆量和能力为那些冤死的地震孩子们讨个公道,但你不“含泪劝告”行不行?不摇尾巴行不行?你至少可以不说话,不要有关方面拿出个什么东西来,你就一片欢呼,然后就引经据典地证明决策是多么英明伟大正确。
    丁果:谁都知道,知识分子要有骨气,要有节气,但在经济不独立的前提下,谈什么骨气?恐怕连保持沉默的权利都会放弃。
    易中天:这是我要谈的第三点,知识分子最好能争取经济独立。李泽厚跟我讲到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知识分子学者被收买的问题。我说你不能要求别人都像你这样道德高尚,不为五斗米折腰,我主张的是即使你要收买,你也买不起。我现在就可以拒绝20万出场费的一堂课,我不缺钱。
    如果中国只能出一个韩寒,我们这个民族也太可悲了吧!
    丁果:你是已经有话语权的人,背后有舆论的支持、书迷的支持,但年轻人怎么办,大学里的年轻知识分子,如果他们不在乎评级,不在乎拿到项目,如何能够崛起?
    易中天:问题是他要干什么。如果他只是想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那现在没问题,因为有网站、有博客了,不需要权威机构给你一个头衔。韩寒不就没有这些吗?他的影响力比我还大。
    丁果:但韩寒只有一个,不是谁都可以做到韩寒的水平。
    易中天:就他这样资质的人应该不只一个。如果中国只能出一个韩寒,我们这个民族也太可悲了吧!不是出不来,而是其他人不愿意当。如果你是为了谋生,那是另外一回事,就不要再来呼吁什么自由知识分子。
    丁果:能不能说韩寒是网络时代的贵族?
    易中天:他不是贵族,他是一个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一个小孩说皇帝没穿衣服,这不需要贵族精神,是个小孩就可以说出来的。韩寒的特点,只是他的直觉直通人类共识。用我的话来定义,就是普遍适用的价值,共同价值。比如孟子讲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就是人类共识。
    丁果:社会转型的时候比较容易出思想,但中国不可能再现过去春秋战国的历史,如何能让中国学术思想独立、士大夫知识分子精神光大起来,除了回归宪法以外,还有什么其他的路?
    易中天:春秋战国是中国社会的转型期,现在也是中国社会的转型期,春秋时代面临中国向何处去,现在也面临中国向何处去,所以才有你这一问。但春秋战国没任何可供参考的模式道路榜样,只能大家来讨论。现在则不同,有诸多模式可供参考。
    我赞成李厚泽先生的观点,中国不是向何处去,而是不向何处去,那么把所有不(NO)都弄清楚了,余下的可能正是出路。现在要制止一些显而易见是违反基本人权的事情,比方说不再允许暴力拆迁。一点点去做,自然会水到渠成。当然,诸如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这都不是方案,而是基本条件。
    丁果:跟你聊天,觉得你从根底上,还是对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是悲观的,不是吗?
    易中天:我不否认,说我悲观是有道理的,我真的对中国知识界极其悲观,他们都已经形成本能了。你就做一个实验,来开一群什么什么人文社会科学大会,来一个领导,你去看一看他们的脸上,有几个人不露出谄媚的笑。我不要求别人怎样,但我自己坚持该说什么,该不说什么。其实,只要有一个人坚持,就会有十个人坚持。有十个人坚持,就会有一百个人坚持。只要你能够坚持下去。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是因为很多人都说,“唉,坚持有什么用呢”,他不坚持,结果是大家都不坚持
    丁果:最后一个问题,当年你“品三国”,但现在播放的诸子百家,跟“品三国”形成的旋风不可比,原因何在?
    易中天:哈哈,原因是大家都喜欢权谋呗。这是一种悲哀。
    
    (本文经易中天先生审阅,发表时有删节)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
    
   进入专题: 权谋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747.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 Chinese Netizens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2.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网刊推荐
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chinadigitaltimes+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请在谷加上 跟随我们
点击这里可匿名提交新浪微博搜索禁词 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期待您的参与! 赛风新产品-Psiphon 3 客户端软件下载地址

大阪冒出了个桥下彻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5543?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468/6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5543

他生于1969年,今年40岁出头,没有当选过国会议员,只做过一届大阪府知事,并且在没有做完的时候便辞职,去大阪府内所辖的大阪市竞选市长。如果换成相应的中国语境来解释,就是好好的省长不做,跑去下面的市里当了市长

在日本国民对许多政治家越来越有些失望的时候,大阪冒出了一个桥下彻。他年轻,语言犀利,没有多少政治经验可寄托了不少日本人的期望。

日本大报政治条线有专人专门跟踪报道著名政治家的传统。一位十余年一直报道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日本某大报政治条线记者,2012年4月正式去了大阪。“至少未来3年,我要在大阪报道桥下彻”,他在临行前对本刊记者说。

现已79岁的石原,自1999年以来已经历过四次竞选,一直坐在东京都知事的位子上。而现在,大阪的桥下彻有些要与时常信口开河的石原争一争关注度的意思了。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桥下在日本政坛都像个“异类”。他生于1969年,今年40岁出头,没有当选过国会议员,只做过一届大阪府知事,并且在没有做完的时候便辞职,去大阪府内所辖的大阪市竞选市长。如果换成相应的中国语境来解释,就是好好的省长不做,跑去下面的市里当了市长。

在生育率极低、老年人处处皆是的日本,桥下不但比一般地方行政大员要年轻很多,而且在这个大多数家庭只有一两个孩子的社会里,桥下家却有三儿四女,一家九口好不热闹。
大战工会
在日本的政坛竞争中,许之以利、告诉民众将要为他们带来的种种福利,是获得支持的一种惯常方法。但还有一个方法同样行之有效,就是坚持自己的主张,与现有官僚管理制度对抗到底。

与东京相比,大阪的奢华程度一点也不低。酒廊食肆车水马龙,食客如云欢声笑语。可另一方面,大阪靠国家的贫困补助金、养老金生活的低收入人群同样庞大。由于福利开支庞大,大阪府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赤字状态。

在2008年2月桥下彻上任大阪府任知事后,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削减官员的工资,并降低政府对教育的补贴,这两方面大致能节省支出375亿日元。加上其他方面的“节流”,新知事桥下喊出了“减少1100亿日元财政支出”的口号。

官员中工会马上站出来反对了,减员减工资是政府行政工会绝对不能容忍的。而与工会谈判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尽管政府行政工会的成员大多是大学毕业的国家公务员,平时文质彬彬,可到了与资方(大阪府)谈判的时候,却也是恶言戾语、叫骂之声不绝于耳。

谈不拢、决裂、再谈,反复数次,僵持不下。桥下仍然不依不饶,削减1100亿日元的预算就这么提交了到了议会。

在议会,工会代表说要让政府预算成为废案。桥下的主要支持政党也提出了不少反对意见。但桥下并没有修改之意,他说,在大阪府已经赤字累累的时候,不削减支出,财政难以为继。

最终,双方都退一小步,经过小幅度修改达成共识,财政预算通过了。经过这次较量后,桥下于公众中树立了在官僚体制面前的权威形象。
“我是你的上司”

2009年,在府内大坝建设费用问题上,桥下与府内职员之间又经历了一场激烈争论。

这年10月,桥下给手下所有公务员发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我们对水需求的预测出了问题,结果造成了380亿日元的损失。你们可够冷静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如果是民间企业,从上到下怕是要屁滚尿流了。反正出了什么事,你们的工资是不会少一分钱的,这样的机构太可怕了。”

一位女职员很快给桥下知事回了邮件,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桥下勃然大怒,回复说:“对上司说话要注意态度。我是你的上司,是这里的第一把手。你至少应该有点常识。这可是第一把手对你提起的严厉批评。你要是有想说的事,就来知事办公室。”

不久,这位女职员被严重警告处分,原因是“对第一把手说话态度超越了能够容忍的社会常识”。

整个大阪府因为这个邮件事件马上热闹了起来,至少700个电话、电子邮件蜂拥而来。

支持桥下的人说,“官员们太不像话了,该教教他们什么是社会常识”,“民间企业的职员与上司意见不合时,绝对不敢这样对上司说话”。但更多的是反对意见:“给严重警告处分,不像成熟人办的事”,“这么处理问题的话,以后没有人敢提意见了”。

大阪府公共关系部则表示:“两种意见尖锐对立,我们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有了在议会强行通过预算的前例,加上这个电子邮件事件,桥下都成了最终的赢家。大阪府开始对桥下知事不敢不言听计从。
“绝不上他人的‘贼船”

老一代日本政治家比较常用的竞选手法是直接见选民,通过与选民的交流来了解民意,维持自己国会议员的地位。石原慎太郎则是靠“剑走偏锋”的路子,凭自己那些对现实的不满并通过堕落来表达愿望的小说,以及时不时发表的过激言论来招引读者和选民。

到了小泉纯一郎时代,电视的作用已经超越了其他媒体成为最重要的竞选工具。小泉当选首相前,就是经常出镜的几个自民党议员之一。出任首相后,和他在电视中经常对谈的庆应大学教授竹中平藏,也成为内阁要员之一。

律师出身的桥下同样是个“电视红人”。

每次在电视上看桥下与学者、评论家、企业家谈论时事,都会感到一种“热气”和“杀气”。在桥下眼里,学者、评论家只是“清谈”的人,对具体的地方事务、财政支出并不熟悉,“桥下往往只需要几个问题,便能把他们问倒”。
即使是在第一线搏杀的企业家,与律师出身的桥下对谈时,法律知识也会差很多,这时桥下更像是一名职业律师。

让所有对谈的人在自己最了解的范围内讨论问题,绝对不上他人的“贼船”,是桥下坚守的套路。因此,从外表看起来,会让人觉得桥下舌战群儒,对政务了如指掌。
重提“船中八策”

人气急升之后,桥下在2012年初反复说的一句话却是:“我对国政没有兴趣。”但与此同时,他一直主张日本的首相应该由日本民众选出,而不是现在这样由国会选举。

“其实我们看得很清楚,桥下有当首相的野心。”日本一家新闻网站的主编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突然提出“船中八策”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明治维新前夜的1867年,在靠近大阪的土佐藩(现在的四国岛高知县),已经失去了归属的脱藩志士坂本龙马在与土佐藩参政后藤象二郎一同乘坐“夕颜号”从长崎前往兵库时,提出了一个建设新国家的政治纲领“船中八策”,后来成为1868年明治维新的政治设计基础。

2012年初,桥下也拿出了一个“船中八策”:包括提升大阪地位至与东京同样,成为“大阪都”、废除县市制改道州制、将道路桥梁的建设移交给地方政府、废止中央向地方支付的地方交付税等。

评论家长谷川幸洋看过桥下版“船中八策”后,说:“这样的一个方针,石原(慎太郎)、小泽(一郎)等人是不会赞同的。”

而民众对此的支持之声居高不下。1月20日,桥下表示自己准备办一个“维新政治塾”(大有与现任众多政治家毕业的“松下政经塾”对抗之意),转眼间便有3000多人报名。

看到桥下人气旺盛,有可能成为左右日本的一支政治力量,私下里从自民党脱离出的国民新党总裁龟井静香、起来日本党党首平沼赳夫等均开始向他暗送秋波。尽管在“船中八策”上,但一些老牌的政客也私下里与桥下有所接触。毕竟那是一支正在崛起的新政治力量。

执政的民主党和在野的自民党中,不少议员也认为,谁把桥下拉到自家阵营中,谁胜出的可能性就更大一些。
“桥下主义”

仍被日本社会热议的核电走向,给了“桥下热”又一次升温的机会。

在野田内阁依旧坚持现有核电政策、《读卖新闻》等大媒体用足力气宣传核电巨大作用之时,桥下又站出来直言批评,并明确提出了“划出100公里地带”、“反对核电”等口号,让沉郁在民众心中的反对核电、减少核电的呼声,有了一个出口。桥下因此再次人气急升。

北海道大学政治学教授山口二郎曾评价桥下的做法为“桥下主义”。

他所说的“桥下主义”,大意是指这种“大众动员加电视动员型政治运动”:在电视中对政局辛辣讽刺,在大阪府和大阪市对官员毫不留情的批评,让无数的电视观众把改革的希望寄托自己身上,似乎日本的“救星”已经从大阪升起。 对此,有分析说,桥下能否走上日本政坛最高点,最大障碍恐怕在于他依然存疑的“半岛后裔”出身。

日语中“桥下”与“桥本”发音相同。传统上,朝鲜半岛后裔或者是从事处理死猫死狗等“不洁”工作的“部落民”,往往姓“桥下”。虽然他们中间的很多人离开部落后改姓了桥本,但仍会被认为是“半岛后裔”。

一些日本人对于“半岛后裔”和“部落民”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见。“日本政治是很难让(朝鲜)半岛出身的人登上中枢地位的。”一位做过多年大臣秘书的政治评论家对本刊记者说。

尽管桥下彻的母亲在2011年11月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家并不是部落民,是在(桥下)彻的祖父时代,搬到部落里住的。”但这在将来仍然可能是桥下的一个巨大挑战。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