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六)宝哥列传

from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via 数字时代 in Google Reader https://cdtproxy.info/chinese/2012/04/%e7%b4%a0%e9%a2%9c%e6%a0%bc%e6%a0%bc%ef%bc%9a%e5%a4%a7%e6%98%8e%e8%8b%b1%e7%83%88%e4%bc%a0%ef%bc%88%e5%85%ad%ef%bc%89%e5%ae%9d%e5%93%a5%e5%88%97%e4%bc%a0/?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chinagfwblog+%28GFW+Blog%EF%BC%88%E5%8A%9F%E5%A4%AB%E7%BD%91%E4%B8%8E%E7%BF%BB%E5%A2%99%EF%BC%89%29

2011-08-22
宝哥前期生涯不必叙述,众所周知,就一典型的知识分子。书香世家,知书达理,他的口碑众所皆知,人品那是一个相当的不错,为人处事很公正。因缺乏恶毒手段,所以宝哥不太适合政界。但所幸宝哥生恰逢时,命运那是相当的好,所以才得以一路走到今天。

宝哥第一个机遇是因为大明八十一年,开始四化选官,所谓四化就是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不巧这四样宝哥都占到了,虽说革命化有些勉强,但是起码成分不错,而后三化那没的说。于是乎,到了八十三年就成了地质矿产部的副部长。这时候当了官的宝哥也没扔下他熟悉的地质业务,经常参与。由于业务关系,七十年末期,宝哥结识了当时的历史博物馆的负责人。俩人比较投缘,都是温文尔雅的学者风范,一来二去是相当的投机,后来就成为生活中的密友。

宝哥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交上这位密友是宝哥进入权力核心的第一步。这位密友就是德平兄,名不见经传,但其父则是二十八画的功臣,大名鼎鼎的帮君,演艺派的开山鼻祖,当今演艺派老大的恩师。宝哥从陇进京以后,与德平来往的更密切了。八十四年,宝哥到德平兄家吃饭,无意中帮君驾临。饭后,帮君就给他们讲起了政治,问了好多问题让宝哥回答。几次三番,帮君很满意,心中也有了留意。那时候,大明朝内论思想开放,帮君当仁不让。自从矮凳儿二次复出,就看好帮君,把他拉出来工作,一直到后来当储君培养,直至送上大位(这些在他的本纪详述)。

这时候的宝哥第一次接受了开放思想的洗脑,加之他的心地比较善良,所以他很能接受民主自由等一些东西。帮君这个时候也急需培养自己的演艺派的人才,于是转过年宝哥就被提到央办副主任,干了一年就接替要出去镀金的兆国而扶正。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宝哥才有了政治意识。他的政治意识受帮君的影响很大,可谓接受了演艺派的思想,但他却没有成为演艺派的衣钵传人,这跟他的性格有关。

后来,帮君搞得太大,矮凳儿再老左派的逼迫下,不得不废了帮君。进而又把自己的另一个储君人选弄上来,就是阳君。阳君的思想也很开放,但是他的重点更是致力于政改,所以宝哥刚一从政在这两位废君的手下,他的政治意识里很开放就不足为奇了。再后来,阳君因为大风波搞砸了,也被废了。

大风波平息之后,老左实力是不遗余力的围剿演艺派的人马,阳君被囚禁,其手下干将启立胡、杏文芮、明复阎等统统被清洗出局。大风波中,阳君曾手拿大喇叭,亲自在大广场和贡生们谈话,当时站在阳君背后神情严肃的就是宝哥。按理说宝哥是被清洗的“首要”,但他又一次被人救了。他被救一个是因为他人品好,二个是因为他处事公正。帮君找人给矮凳儿捎话有提及宝哥,当老左派要清洗宝哥的时候,矮凳儿说了一句话保下了宝哥。矮凳儿所以保留宝哥是因为他眼看自己的两个储君都被废了,不能把他们的人马全部任由老左清洗,这样将来在没有人与他们抗衡。在这种思想下,矮凳儿保留了一批两个废君的部分人马。而恰恰这些人中就有宝哥,还因为宝哥没得罪人,所以老左派也就放了他一马。

此后,宝哥一直在书记处默默无闻。后来矮凳儿派出朱太公来制衡水工帮主,顺便宝哥也得以提携到副丞相的位置。转眼十六次论剑开始,水工帮主不遗余力的要把广大哥摁在丞相宝座上。那时候朱太公已不能连任,因为和水工帮主势同水火,水工是决不许朱太公连任的,这是他最起码的底线。朱太公也深知斗不过水工,因而退而求其次,他下去,则坚决把宝哥拉上去。因为当时的十六次论剑,虽说古月是老大,但模特队几乎清一色的都是老沪邦的干将,而且水工为了架空古月,特地扩大了模特队的规模,由原来的7人扩大到9人。当时要不是中间派压力大,水工帮主甚至都想废掉古月,让广大哥(注意不是大广哥,此广大是曾庆洪的“庆”)继位。可惜古月是矮凳儿钦点的储君,得到中间派的认可,水工的阴谋才没有得逞。因而,朱太公绝不容许老沪帮独霸模特队,就这样,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在阿朱的坚持下鬼使神差的把宝哥拉到了丞相的位置。

宝哥就位以后,表面上事事和古月老大走得很近,但实际上宝哥并不是古月老大的人。宝哥不喜欢结派,可能是性格原因。正因为如此,宝哥便成了老沪帮和演艺派必争之人。试想一下,古月老大如果失去宝哥,那么自然会被架空。所以,古月老大多次和宝哥促膝谈心,多次满足宝哥的意思。所谓宝哥的意思就是开放思想,搞政治改革,打击贪官污吏,廉明执政。这些条件古月老大通通答应。

于是你能看到,宝哥开始极度活跃,频频亮相。说心里话,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做秀,可谁知道他的苦衷。宝哥开始几年的执政风格的确得到了人们的广泛认可,那时候的宝哥也是踌躇满志。首先宝哥联名古月老大搞了一个“阳光工程”,就是官员的财产申报制度。这个制度第一次没被传达,第二次搞得时候,传到沪上,一时间大小官员集体罢工,不得已流产。这就是老沪帮给宝哥的颜色看看,这时候宝哥才明白,自己的政治主张得以实现谈何容易?

而真要宝哥为难的是,他始终得不到古月老大的真实心理以及有效的支持。当然他也知道,古月老大那时候只求自保,每天在闪展腾挪躲避老沪帮的明枪暗箭,一直忍气吞声,哪敢和老沪帮正面交锋。更别说有效的支持宝哥了。宝哥这些年总共受到三次打击,到目前为止已经彻底把宝哥打败了,他再也不抱任何政治幻想了。就目前宝哥的态度就是混到日子就算了。

先说第一次打击,第一次大家来自老沪帮。正当宝哥整天要打击腐败、幸福尊严民生的时候,老沪帮恨得牙根痒痒。于是收集到很多宝哥的黑资料,靠他们把持的文宣散布于民间,给了宝哥第一次打击。这些包括宝哥之弟的开发公司大股东事情,当然宝哥的弟弟的确参与,的确拿到了大钱,但是这些都是老沪帮教唆故意送给宝哥之弟的好处,非宝哥之第主动敛财。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捞钱了。其二是温暖如春大小姐的敛财事件,也让宝哥十分被动。这些事情老沪帮一度在网上发布出来,而后任由其散步,这给宝哥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只是到了最近,演艺派攻占文宣初有成效,这些言论才被从网络过滤掉,但这已经严重的打击了宝哥。

第二个打击是宝哥政治理念的打击。演艺派占据主动之后,宝哥在征询古月老大的意见,在朝内公开讲了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的问题。插一句,古月老大所以同意宝哥这样做,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拉住宝哥,满足他的要求。第二当时演艺派正开始全面反攻,让宝哥放出这番言论有利于收买右右们的心,进而对演艺派抱有希望而不再从中作梗甚至被招安。可是,宝哥的这个重要讲话,根本传达不下去,很长一段时间,大明各大媒体也听不到半点声音。倒是与此同时,各大媒体同时发表了大广哥的文章。这篇文章发在《求是》杂志上,主要内容是“要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把思想理论建设摆在人民政协各项建设的首位,筑牢抵御西方两党制、多党制、两院制和三权鼎立等各种错误思想干扰的防线”。就是针对宝哥言论的。这让宝哥十分生气,找古月老大,后来在古月老大的帮助下,宝哥的发言才部分的被报道了出来。

宝哥的民主自由理念被打击之后,又提出了政治改革理念。这次宝哥的政治理念得到相应,报纸纷纷转载。但是宝哥提出这个理念以后,带领举手党的中间派口天哥大发雷霆,在常委扩大会议上,当众指责宝哥“食二十八画之禄,却想分化瓦解二十八画,居心何在?”再一次让宝哥感到自己推行新政的难度。列为要问了,一个举手党怎么能训斥丞相,这个问题很简单,在大明朝不是因为你的官职高说了就算,而是看实力。当年水工帮主初到京城贵为天子,你看谁买他的帐?就连丘八中一个小小的政治部主任都敢当着众人的面拿他开心(详见《水工本纪》)。口天哥一般不管闲事,正因为他是中间派,所以两派都想得到他的支持,这时候他说什么,都有效了。而后,口天哥在今年初再一次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参看格格文章《解读吴桑语》)。至此,宝哥的政治理念寸步难行。

其实在这个时候,宝哥还没有失望,他还是把最后一宝压在了古月老大的身上。他期望古月老大得势的时候,能够真正的帮助他实现这些政治理念,因为宝哥相信古月老大当初的承诺。可是随着演艺派的节节胜利,宝哥终于明白古月老大的心思。一切都是宝哥自己太天真,古月老大这些年所以拉上宝哥,不过是为了自己演艺派的天下。而古月老大真正要捍卫的是大明江山不变色,这也是矮凳儿的临终嘱托,这一点古月老大是永远不会违背的。之所以这么多年答应宝哥,不过是权宜之计,现在演绎派得势,宝哥算彻底明白了,无论那一派都没人陪他玩自由民主政治改革那一套,他也只能含恨在胸了。因为没人陪他玩,所以他平时所承诺的一切都是空话,他想推行的东西根本办不到,别说政改,就连基本的民生房价他都实行不了,可是承诺是他说出去的,别人不让他实现,屁民不知道,因而他就被误解为“表演艺术家”了。

于是乎,动车出事,宝哥再也不像往昔一样,那么积极认真了。即便是古月老大亲自电话要他出来平息局面,他还是不肯,称病不起。后来动车事件越闹越大,眼看控制不出,古月老大又一次找他出山,宝哥这才勉强出来,但你看不到原来的真表情了,也是敷衍了事。他知道自己实际上推行不了什么,估计也是万念俱灰。

说心里话,宝哥的确想干一翻事业,只可惜他的书生意气太重,他不懂得权力斗争的复杂性与残酷性。总觉得自己鞋正不怕脚歪,自以为真的为人民就一定能胜利。实属天真。在经历这三个打击之后,我估计宝哥也懂事了,也明白他不适合权力斗争。别看他安稳下课,他的两个贵人都被清洗,但是无论帮君还是朱太公的政治素养要比宝哥老练多了。宝哥只是命好而已。

不管怎么说,祝宝哥身体健康,好人有好报安享晚年吧!


© caobianji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2.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 , ,
《中国数字时代》开通IPv6,欢迎穿墙阅读。
订阅请发电邮到: chinadigitaltimes+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