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算时间,该轮到薄熙来反击了

from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via 数字时代 in Google Reader https://cdtproxy.info/chinese/2012/04/%e7%ae%97%e7%ae%97%e6%97%b6%e9%97%b4%ef%bc%8c%e8%af%a5%e8%bd%ae%e5%88%b0%e8%96%84%e7%86%99%e6%9d%a5%e5%8f%8d%e5%87%bb%e4%ba%86/?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chinagfwblog+%28GFW+Blog%EF%BC%88%E5%8A%9F%E5%A4%AB%E7%BD%91%E4%B8%8E%E7%BF%BB%E5%A2%99%EF%BC%89%29


看山
这一次倒薄,策划者的谋虑之深长,筹算之精准,都可列入权斗教科书。首先,薄熙来案看似发端于去年1115日的海伍德之死,其实真正的发端是去年5月初开始立案侦查的辽宁省铁岭市公安局局长谷凤杰一案。谷凤杰是王立军的铁杆部下,铁岭是王的起家之地,查谷凤杰,剑指王立军的意向明显,这就触动了千里之外重庆的两根神经,最终掀起一场大地震。
对王立军来说,谷凤杰被查,意味着有人要“搞他”,他不得不抓紧自保,包括找到和抓住薄熙来的把柄,以期更紧地与薄的命运绑在一起。对薄熙来、谷开来来说,既然有人用这种办法对付王立军,就必然也会有人用同样办法对付自己,所以,必须加快清理此前“不当操作”留下的痕迹。其实,这种清理应该早就在进行,谷凤杰案促使清理必须加快,而忙乱之下,乃有与海伍德的矛盾和冲突发生;再加上负责收尾工作的王立军,此时已经心生别志,终于酿成惊天大事件。可见,从海伍德之死,到王立军被免职,再到滞留美领馆等一系列剧目,线头都牵在策划谷凤杰案的那人手中。
至薄熙来“不再兼职”,倒薄者更是动作不停。主要手法是通过“传谣”和放料,以舆论和海外大国的力量,逼迫“中央”加速对薄熙来的处理。要知道,虽然“中央”对拿下薄熙来已有初步共识,但几个人并非站在一条线上。有人坚定,有人含糊,有人明里、暗里地抵制。通过舆论提前曝光,可使“中央”陷入被动,迫其不得不加紧处理;收到爆料后,美、英等国作为事件“有关国家”的介入和催促,更使“中央”没有了退路和回旋余地。有坚决倒薄者主导决策于内,有“消息人士”爆料于外,事态自然朝着策划者设计的方向发展。
然后,薄熙来终于被宣布停职、立案调查。在公开的文告中,有关人士也堪称煞费苦心,目的是打掉薄的道德形象,彻底将其搞臭。通过“谷开来与海伍德因经济利益问题产生矛盾”一说,暗示薄家有不菲的经济利益,而非薄熙来在“两会”上所说的“没有财产”;同时暗示谷开来在从事经济利益活动,而非薄熙来所说的“在家做家务”;通过“薄谷开来”的称谓,暗示薄妻已有海外身份,薄本人就是民众最敏感、愤恨的“裸官”。这样三炮齐放,不管海伍德案最终调查结果如何,薄已声誉扫地。
由于案件牵涉到英美等国,由于十八大前党内多种势力博弈激烈,也由于薄熙来并非等闲官僚,而是太子党出身,党内底蕴深厚,所以,海伍德案完全栽赃的概率较小。倒薄者的主要功夫,还是下在对外公布时的信息取舍和语言诱导上。这种诱导,不仅仅是起暗示作用,而是为下一步预作铺垫。在接下来全国各地各层级,重点是北京、重庆的“大表态”中,表态者自然会把隐藏的推测揭示出来,将暗示变为明示,把薄熙来搞臭。
迄今为止,策划者让我们看到的最后一个动作是:突然间,爆料的矛头指向了周永康,大量周的“丑闻”被集中放料出来,印证了笔者在《从现在开始,温家宝危险了》一文中所说的:“自从胡温力主拿下薄熙来起,就使江系有关人员在一支名为王立军的枪口下再无遮挡,只能选择退让或是中枪。”——不要小看这种爆料,事实证明,由于放料方来历不凡,即使再荒诞的消息,背后也可能有着内幕的影子。
这一回,看起来薄熙来已经在劫难逃。薄的失败,关键在于他没有达到足够高的权位,却树起了高高的旗帜。马基雅维里有一著名观点:先知只有武装起来后才可能成功,否则必然失败。所以,穆罕默德成功了,耶酥失败了。这话放到当下中国就变成:没有足够的权位,改革不可能成功。所以,商鞅、王安石、张居正、薄熙来都失败了,秦始皇、雍正却获得成功;所以,朱容基观《商鞅变法》剧而落泪……
薄熙来的倒下,并不意味着“重庆模式”的终结。正像车裂商鞅者却用商鞅之法致秦于强大一样,“第五代”接班后,很可能继承重庆模式的许多做法。换言之,习近平或其他接班者,很可能成为薄熙来的政治传人。原因很简单,重庆模式是中共能够从当前重重危机中走出来、成功实现自救的唯一有效方式,也是中国实现和平转型的唯一可行方式。其他一切,都只能在重庆模式实施后所奠定的基础上,才能找到运行的空间。当然,习近平或其他人虽有足够权位,却不可能真正成为薄,不可能完全复制薄的做法。能够借鉴多少,取决于实际掌控权力的大小。由于权力基础和周边关系的不同,权力再大,也不可能做得薄这么彻底。同样的做法,后来者对特殊利益集团的触动将会小得多,实际效果和大众受到的实惠也要小得多,但同时反对方的反弹也会小得多。这样,在兼顾包括特殊利益集团在内的多方利益,只是有所抑制的前提下,这种做法反而有可能持续走下去。这样的做法,这样的操作者,是否就足以把中国这艘航船驶出险滩?这其中颇多不确定性,能够确定的是,如果由薄熙来掌舵,中国本来是可以走出去的。有传言说,薄一生最佩服两个人:秦始皇和毛泽东。这种传言不知真假,但秦、毛、薄三人确实有一共同点,那就是:能够治天下,不能治左右——这或许也是将这种体制运用到极限后的共同点。
虽然“第五代”可能用重庆之方,但薄熙来的处境并不会因此好转,反而注定了更加不能见光。所以,从立案调查并公布“丑闻”的一刻起,薄的命运已经跌到不可能再低的最低点。虽然有关文件还将薄的问题定位于“违纪”,称其“对亲属和身边人员教育不力,并对有关办案人员违规处理”,似有将薄、谷切割之意,但这显然只是为安薄之心,试图阻止其铤而走险。调查还在进行,罪名还待罗织,而且这种“网开一面”,对薄熙来这种政治即生命的人毫无意义——他已经不可能更倒霉了,对手其实已经把底牌掀开了。现在,是薄熙来反击的时候了。
从王立军出事后薄熙来的表现看,他显然也是有底牌,并且已做好最坏准备的。本来大家都在棋盘上博弈,现在我被限制了不能落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个又一个棋子地落下,那么不如干脆一把将棋盘掀了,让大家都玩不成——薄熙来未必有掀翻棋盘的能力,但他或许有把盘中几个人掀下来的本事。但关键在于,薄案的进展较快,缺口打开后,控制和涉及的人员将越来越多,薄安排的放料者,是否还能够或敢于放料,这是个疑问。薄毕竟不是王立军,不是搞刑侦的,据说王安排了8个放料者,薄最多安排3个。如果薄瓜瓜还在海外,一切都不是问题。以薄瓜瓜的身份,媒体趋之若鹜,正可将爆料的效应放到最大,令“中央”无法回避。但是,薄瓜瓜很可能已经被骗回国。他在海外,“中央”对薄谷下手也会有所顾忌——小孩子此前太顺,肩膀上担不了多少重量。
最后一个问题是:薄案是否还有逆转的希望?当然有,看起来是铁板一块,其实可以导致逆转的节点并不少。只要有突发事件的冲击,就可能激起事态的变化,例如:薄谷开来暴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 Grass Mud Horse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2.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 , , , ,
《中国数字时代》开通IPv6,欢迎穿墙阅读。
订阅请发电邮到: chinadigitaltimes+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