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我看薄熙来案件(1-3)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2199?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468/6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2199

一、民运垃圾何以对薄熙来倒台、毛左短暂噤声如丧考妣?

薄熙来案发后,一干民运垃圾如丧考妣,哭声惊天动地。以王希哲为顾问、以草庵居士为理事长的什么鸟“连线”,竟然把其呼吁书塞到敝人的邮箱里来,要有良知的读者出来和他们站在一起,捍卫毛左的言论自由。王司令希哲更持续处于高度亢奋状态,几周来不眠不休,日夜声讨右派政变,仿佛薄熙来是他家老大人。这种种丑恶表演,不禁令我想起此公当年骂我的话:“共党是你爹,是你娘?”此前他还在写给N姓家奴安魂曲安德海的信中骂我是“中共狗子”,若将此恶谥拿去转赠他本人,倒也丝丝入扣。

这世上的事儿就是那么奇怪:当初“民运王”(这是王司令的自称)扬言:“我将来带兵打中共。”言犹在耳,转瞬他就来了个华丽转身,成了薄熙来的孝子贤孙,摔盆撒钱,科头碰棺,几几乎把脑浆子撞了出来,直撞得满头白发纷纷扬扬,飘如柳絮,倒让我替他捏了把虚汗,生怕他急痛攻心,痰迷心窍,一跤摔进墓圹,作了平西王的殉葬,岂不哀哉?

民运垃圾为何这么做?有什么拿得出的理由?据说,毛左一旦丧失了言论自由,下一个就是“右派”了。

必须指出,此论亦为若干理性论者所持,并非民运垃圾的专利。只是我就不明白了:难道毛左的存在,竟然对中共镇压自由派构成了一种威慑,一种制约?那些人对现政权最强烈的不满之一,似乎就是纵容了 “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反动逆流”泛滥,痛恨胡温镇压“汉奸们”不够心狠手辣吧?莫非压制了这种鼓吹动用国家权力压制言论自由的言论自由,不会有助于解除中共对言论自由的压制,反而能恶化国内言论自由环境?减去一个负数不等于加上一个正数,却相当于减去了一个正数,使得原来的数值变得更小了,这种垃圾代数,实在超出了老芦贫弱的理解力。

再说,尘埃远未落定,真情仍笼罩在重重迷雾中,什么都不知道,诸位就放开嗓子嚎,是不是孝子做得也太早了些啊?敢问诸位从哪儿断定胡锦涛不喜欢毛左,而不是私下认定他们说出了自己不便说的话?再问诸位从何得知《乌有之乡》那些垃圾网站一度消声,乃是如“右派”一般因言获罪,而不是介入了“平西王”的政变密谋?三问诸位哪儿来的把握,认定同是不同政见,胡中央对毛左的言论的容忍度不说比对自由派的小,起码也是同等的?

任何一个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胡锦涛无比鲜明的亲疏倾向——孔庆东在电视上公开抨击中央罢免薄熙来是“反革命政变”,煽动百姓起来上街闹事,完全是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却至今平安无事,而宣布自己“没有敌人”的刘晓波不过是在《零八宪章》上签了个名,在境外网站上发表了几篇主张和平演变、毫无煽动性的文字,就被判处11年徒刑。见过这种鲜明对比的人还要为毛左担心,是不是自作多情到肉麻的地步了唷?

其实,《乌有之乡》只是短暂失语,顶多就那么一两天功夫吧,现在完全是自由开放的,丝毫没有任何滞碍。事实证明了免费肉麻孝子们确实嚎丧嚎早了。凭我对胡锦涛的判断,我敢断言终他之治,毛左绝不会如自由派那样因言获罪,而会一直享有原有的言论自由。毛左头目倘若倒了霉,也只会是因为介入了导致薄熙来倒台的密谋。事实已经证明,哪怕过激到去电视上煽动百姓起来粉碎“反革命政变”的孔庆东,今日还在其新浪博客上发表文章,说明他并未失去人身自由,享受着自由派领袖人物做梦也不敢指望的特殊待遇。

所以,王希哲等民运垃圾人物这番做作,只暴露了他们“亲不亲,阶级分”,本身就是毛左,同气连枝,自然会因为毛左短暂失语而痛不欲生。早在2003年的“扫荡伪民运”中,还在王希哲扬言“将来我带兵打中共”时,我就指出此公乃是侏罗纪公园里跑出来的活化石,是如假包换的毛共余孽;2008年,我写了《王希哲是哪家的“左派”》,指出:“所以,您的‘左派’的定义其实是毛共五人帮的定义,也就是后来四人帮垮台后我党批的‘极左’。所以,您虽然是纳粹一脉,与四人帮的‘极左’相通也是很自然的。”最新事实又一次证明了老芦这诊断千金不易,确实是一句顶一万句。

这可不是乱扣帽子,舍此不足以解释民运垃圾们为何“对同志春天般温暖,对敌人残冬般严酷无情”。刘晓波以言获罪,被判重刑,他们要么一言不发,要么出来欢庆“大快人心心事”;艾未未无辜被抓,他们仍是要么一言不发,要么欢欣鼓舞;华泽只是想拍个电视片就被国保非法囚禁恐吓折磨,他们连P都不放一个;余杰被抓到黑牢里去被毒打得九死一生,最后被逼出境,他们仍是要么一言不发,要么趁机棍棒齐下……而如今《乌有之乡》等垃圾网站不过停止营运了一两天,他们就如丧考妣,沿街嚎丧,满地打滚,足足滚平了千顷良田。请问诸位垃圾,这种怪事该如何解释啊?这就是诸位口口声声标榜的“超越左右,求同存异,和衷共济,共存共荣”?呸!

我这不是主张必须禁止毛左发声。我认为,哪怕是毛左领军人物张宏良,其充满文革语言与暴力思维的文章仍然含有大量的铁的事实。起码,他对“改革开放”后发生的官僚集团对全民财富的疯狂抢夺,并由此造成了极度的贫富悬殊的抨击,绝大部分完全是正确的。一个健康的社会需要这类尖锐犀利的抨击。如果当局禁止压制这类抨击,我当像捍卫自由派的言论自由一样,出来捍卫他们的言论自由。

但是,言论自由的前提是不能妨碍他人的言论自由,更不能煽动阶级仇恨与暴乱。而毛左的言论里恰有大量这种反文明、反人类、反自由的内容。因此,我认为,对毛左的言论必须区别对待,不能一风吹:凡是针对当局弊政恶政的抨击都应该加以鼓励支持;而凡是他们反人类、反文明、反自由的宣传都该加以迎头痛击。他们当然有权在未来的民主社会拥有充分的言论自由,但那前提必须是尊重他人的自由选择。文明社会没有、也绝不会有鼓吹剥夺他人言论自由、政治选择自由乃至基本人权甚至人身安全的言论自由。否则所谓“自由”就成了个自相否定的逻辑笑话。这起码的道理,哪怕是王司令那种对西洋学说一无所知、对国学也GP不通的前土匪“理论家”也该想得过来吧?

这原则也同样适用于王司令一直在鼓吹的所谓“民主”:您要左中右共济一堂,效法西方和平竞争,轮流执政,起码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吧?抗战后国府“和平建国”的悲剧还没看够?试图与坚信将政治反对派“消灭一点,舒服一点;消灭得多,舒服得多;彻底消灭,彻底舒服”的毛共和平共处,这尝试本身就是对光焰无际、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无情嘲弄,而若是有哪个毛左竟然同意“三和一少”,赞同“阶级合作”,立即就等于承认他是赫鲁晓夫、刘少奇一类的无耻叛徒。以老芦对毛思想之深湛把握,实在想不出一个毛的真诚信徒,怎么可能同意放弃“彻底砸烂旧世界”的毛思想精髓,以被毛本人视为最大罪行的“妥协”、“折中”与“调和”为从政基本原则,而离开了这些反革命罪行,还有什么鸟的民主可言?

简言之:毛泽东思想不是什么“思想”,不是什么平和的社会改造纲领,更不是什么修修补补、小打小闹的政策主张,而是煽动人民群众起来进行“暴动,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的号召。离开了语言暴力与行动暴力,这世上也就没有什么“毛泽东思想”了。只有天下最白的白痴,才会奢谈去与一切彻底否定文明社会基本构建原则、立志彻底砸烂旧世界的暴徒求同存异,共存共荣。

所以,为王司令计,您最好还是免开尊口,省得处处暴露您虚度一个多花甲子,不但至今丝毫不懂西方文明常识,不懂国学,不懂世间任何一种学术与技术,毫无谋生基本技能,而且竟然连足下无限崇拜无限敬仰无限热爱无限忠诚并刻苦钻研一世的毛思想的门开在哪边都没摸着,一把年纪不知活到什么身上去了。老大不小还如此酷爱无穷无尽没完没了地丢人现眼,您不觉害臊,就不怕引起他人食欲不振,脉搏频数,大便溏泻,小便清长?却还要没完没了制造垃圾并广为发送,恬不知耻地塞进能找到的一切信箱中去,如狂卖地沟油一般,摧残国民健康!

二、一点说明

上次挖了个坑就走了,再无下文,致使网友议论纷纷,沧浪之水网友说,薄案扑朔迷离,难以猜测,是以老芦比较慎重,不敢轻易发言。这话前半截是对的,后半截则高估了我的写作态度之慎重——我虽不敢信口开河,但还是敢作大胆猜测的,因为自信猜功一流,上网以来的重大猜测都未落空:2000年预言陈水扁当选;2004年预言布什连任;2008年预言小马哥与奥巴马当选;2008年预言中国将在世界性经济危机中受害最小;2010年预言薄熙来将以政治局委员为其仕途顶峰,to name but a few。

我之所以挖个坑就走了,原因有二:

第一,身体不好,心情抑郁,什么都懒得做,上次见到何频,问我过去一年里又写出了什么新书,我答曰:什么都没写。他貌似很惊讶,盖在他的印象里,我是一年可以写出几本书来的人。但他不知道,要做到这点,首先得有心情,而我自写完《真如神》后,就一直毫无心思,无论是书稿还是文章都懒得动笔。总觉得过去写的书已经足够了,此后再不必写一个字,也能算高质高产作家了,那还忙什么?

第二,我现在已堕落为卖文阶级。我历来觉得时评有时效性,难以传世,因此不很热心,过去都是应网友之请或受网上刺激写出来的。自从与出版界有了点联系后,就更是觉得有如在网上免费贴出,不如拿去换银子。因此,在中央宣布免去薄熙来的重庆职务后次日,我就写了篇《薄熙来:夭折的中国普金?》,只是没在网上贴,而是拿去投稿了。在这种情况下,再在网上写,难免与卖出的稿子有重合或雷同之处。我这人的产权意识还是比较强烈的,总觉得若是这种情况发生,则有盗窃他人财产之嫌。

因此,请网友们以后遇到大事时,不要再指望老芦会及时在网上推出评论。本人无偿奉献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若按字数算,向杂志投稿挣的要比出书多得多。老芦是俗人,指望着挣点外快去旅游,籍此强迫自己下床,改进身体健康。这点小算盘不算太自私吧?After all,上下几千年,环球八万里,如敝人那样推出15本总计500万字免费书籍来的,恐怕还无第二例吧?光凭这一条,我都够进《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了。

但不管怎样,既然挖了个坑,还是得把它填了。

三、迷雾重重猜薄案

由于中共的黑箱操作,薄案甚至比林彪案件还难猜。可以说,在这个案例上(仅仅在这一点上,of course),胡中央比毛中央的透明度还要低。当年林立果同志的《五七一工程纪要》,小舰队的活动等等,还是向全国人民及时传达了的。人民大众都知道,林彪是为了暗杀毛主席阴谋破产才跑掉的。真假不论,这说法至少能完美解释伟大领袖为何要把他亲自选定的接班人及其死党拿下来,而如今敬爱的党中央推出来的对为何整肃薄熙来的解释,只怕只有台湾专出的愚而好自用的白痴才会 take at face value.

这是为什么?这说明了现代中共中央领导是何等虚弱,对自己能够稳住大局是何等缺乏信心。毛泽东不怕承认其权力斗争对手试图发动政变,甚至敢将“阴谋杀害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名扣在其头上,还通过中央红头文件传达到每个人那儿,而胡锦涛则根本不敢这么做。歪?

毛这么做,非但不必担心会引起党内动荡,甚至刺激其他野心家起来效法,还深信这些罪状将是一劳永逸结果政敌的WMD,抛出去就足可使对方身败名裂,遗臭万年,而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只会坚定不移地站在他那边,实际效果也基本如此。然而如今哪怕党内真有人策划暗杀胡锦涛,胡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绝不敢声张出去,遑论如毛那样将此作为彻底结果政敌的手段。

这是因为“谋害毛主席=谋害上帝”,必然要引来“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而“谋害胡主席=普通的homicide”,类似于普通的民间谋杀案,无非是干掉一个60年代才入党的积极分子罢了。借用孟子的话来说,便是“闻诛一夫纣,未闻弑君也”。这在奉暴力为天宪、坚信“狼羊律”的共产党人看来完全是小菜一碟。而若光是夺了他的大位,那就更是不值一提了。薄就是发动了政变又怎么的?共产党人不是从来坚信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么?只要薄的篡位“代表了历史潮流”,“符合大多数人民的利益”,那他就算是践踏了党内的潜规则,动用非常乃至非法手段取得大位,照样伟大光荣正确,是不是?起码坚强的党外布尔什维克、贾府里的焦大、老而不死是为贼的王希哲同志是这么认为的。

光从这小小的对比来看,任何客观中立的观察家,都不能不佩服斯大林同志的洞察力与发明力。他发明的个人崇拜(cult of personality,原意为邪教崇拜,中文翻译失真),确实是维持那极权制度高度稳定的最有效软件。去除了这个软件,则最高领导人便永远处于野心家的瞄准镜中。金家祖孙之所以能传三代,靠的全是这玩意。若是胡锦涛有这三根救命毫毛,那也就用不着如此战战兢兢,遮遮掩掩了。可惜他没有。因此,即使薄熙来倒台的原因确实是试图发动政变,他也绝不敢以此作为薄的公开罪名,he simply cannot afford it,否则很可能促发党内军内大乱,反而促成他的倒台。所以,他只能“外松内紧”,以别的罪名做翻平西王,而这恰是薄案的最突出的表观特点——公开罪名和理由,与处理的严峻以及党中央的极度恐慌之间,绝对不成比例。

那位说了,你凭什么不相信群众相信党?为什么不相信薄熙来之倒台确如中央所说,就是因为受到了薄谷开来谋杀案的连累?却要怀疑其后有政变的背景?

我当然无法得知真相,而且,我也不像某些海外媒体那样,声称有着国内高层的信息源。我只能靠官方提供的信息作逻辑推理,而正如已故高华先生以其不朽的巨著《红太阳》向世人昭示的那样,只要思维方法对头,靠公开的官方信息照样能相当准确地侦破历史的真相。

从已知官方信息来看,目前可以确定的几个事实是:

(一)薄熙来案件是89年以来中共遇到的最大的统治危机,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八九风波”有过之无不及。它体现在:

1)党政军警各部门各地方连续反复向中央宣誓效忠。在历史上,这种事只在毛逝世与“八九风波”之后发生过。

2)《解放军报》接连发表文章,承认“历史经验表明,每当党和国家面临大事,每当改革发展处于关键时刻,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往往更加尖锐复杂,影响稳定的因素也明显增多”,要全军“坚决抵制各种错误思潮侵袭,不为噪音所扰,不为流言所惑,不为暗流所动,确保部队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指挥”,反复强调“在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始终保持高度一致,坚决维护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权威,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主席指挥”。这种事,在我记忆中还没出过。

3)铁腕整肃惩治“传播谣言”的网站与个人。国家互联网信息办网络新闻协调局局长刘正荣、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保障局副局长赵志国于昨日(12日)宣布,3月中旬以来,据不完全统计,互联网信息管理部门会同通信、公安等部门清理的各类网络谣言信息已达21万多条,依法关闭的网站已达42家。如此大规模封杀言路的行动,在我记忆中只有“八九风波”后有过,其时有位沈阳的肖某(?)因为“散布谣言”被判重刑。林彪事件后照样谣言满天飞,民间都说,林是被导弹打下来的,多数人相信的也是这个,还从未听说有谁因散布这谣言倒了霉。

不仅如此,这次整肃还与六四后的整肃有个明显区别——中央竟然“挥泪斩马谡”,封杀了“乌有之乡”。须知如今国内的自由派与毛左,颇有点像文革期间的“造反派”与“保守派”。在官僚集团看来,前者是不可信任的“野种”,后者是可以信赖的“嫡出”。连“嫡出”的喉舌都要封杀,说明这些人有可能卷入了平西王的夺权密谋。

以上三条,说明中南海处于极度惊恐中,而这绝不是罢免放纵家人卷入谋杀案的某高官可以引出来的冲击效应。

(二)王立军案难以自圆其说。

1)王立军为何不顾一切逃入领馆?迄今官方的解释根本就毫无说服力。王并不是某些媒体上渲染的那个无头脑的“彪子”。此人有勇有谋,胆大心细,否则也不会备受平西王的赏识了。而且,他身居高官,何以舍得在旦夕间视荣华富贵如敝屣,抛妻弃子,化装逃入美国领馆,申请政治避难?那只可能是:

A、他感到生命受到了威胁,而且还是immediate threat,也就是“危在旦夕”。

B、这危险不能以逃往北京解除。最安全的救命方案,是逃入领馆。

C、他有相当把握美国会同意他政治避难。此为甲案。若被否决,则乙案就是通过领馆——使馆——外交部等薄熙来无法控制的中转环节,直接向中央举报,让中央派人来将他护送出户口。

D、他之所以敢于拟定甲乙案,并敢于自愿走出领馆,前往北京,接受“休假式治疗”,是因为他深信他手中的干货足以使薄熙来倒台,而他能因立此大功而获得中央赦免。

很明显,官方所谓他掌握了谷开来谋杀案的证据或线索,去向薄熙来汇报,而薄熙来立即撤了他的职云云,并不能满足上述A点与B点。而举报谷开来谋杀之功,则不能满足上述C点与D点。政治局常委中就算有巴不得薄熙来倒台的人,无非也就是一两人而已(请牢牢记住,先后到重庆去为薄抬轿的九名政治局常委中就有七名之多,其中还包括了皇储习近平),那些人会因为一个英国人死于非命就坚持原则,舍薄护王么?由此可以导出下面一点:

F、王立军手上一定捏了足以制薄熙来于死命的“政治错误”,换言之,他拿到了薄针对大多数政治局常委的阴谋活动的证据,而这超出了后者的容忍限度,使得他们必欲将薄拿下而后快。

接着写下去之先,郑重声明:芦文不是写给愚而好自用的白痴看的。若此类小白坚持要看,我也没办法,但谢绝跟帖,否则我立刻礼送出境,勿谓言之不预。本区坛规写得明明白白,在本区发言者必须符合一定智力门槛,凡智力不达标者一律叉出门外,以免败坏本区品位。“和合”与什么“来•一释”等人就是这么被叉出去的,尽管他们根本就没有得罪我。如此出去非常丢脸,所以希望小白们自重,慎勿以身试法。

不过为了证明这些同志是白痴,免貽不教而诛之讥,我还是得发大慈悲心,再苦口婆心教化一番:

大陆事务不是好懂的,首先要蒙受几十年的党的教育,其次要有极高的悟性。这两条缺一不可,而后者更重要。中文网上,满足第一条的人不难找,而悟性最高的,我看也就是区区在下了。别以为老芦的浮名来得轻易,这十多年来,杀上门来的英雄好汉起码也有几千人次,光是专门反芦的论坛都开过五六家,可到现在非但没把芦某的油皮蹭下一块来,芦粉队伍还日益壮大,芦笛本人近年还被奉为“海外最有影响力的华人思想家”。您当这是倖致的?

林副统帅教导我们:“要服气,不服不行。”凡是被我斥为白痴者,必定有充足理由。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乖乖认账,承认自己确实是白痴。死不服气,觉得丢脸,愈发要抖擞精神,卖弄无知,拼命向读者证明我冤枉了您,您确实是行家里手大陆通,那出的丑也就越大。跟帖的两位小白以为抓住了老芦前文的把柄,拿来做文章就是这一论断的最新证明。

我在前文中说:

“毛泽东不怕承认其权力斗争对手试图发动政变,甚至敢将‘阴谋杀害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名扣在其头上,还通过中央红头文件传达到每个人那儿,而胡锦涛则根本不敢这么做。”“如今哪怕党内真有人策划暗杀胡锦涛,胡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绝不敢声张出去,遑论如毛那样将此作为彻底结果政敌的手段。”

凡是对毛共与后毛共有点深入认识的人,都只会叹服这观察之精准,而只有愚而好自用的台湾白痴,以及毫无悟性、天性迟钝的大陆狗肉白痴,才会反而觉得荒唐到匪夷所思,“不惭自家无见识,反将丑语诋先知”,更加暴露自己的愚钝无知。

是大陆人都该知道毛共与后毛共的区别吧?毛泽东对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控制是绝对的,所以他的特点是“穷折腾”,到后期完全是在窝里反,专讲“路线斗争”,专门对自己人动刀子:“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最恨的就是“和谐”(这彻底违反了他的“八亿人口,不斗行吗”的“斗争哲学”)。他就是无事也要穷折腾,无端兴大狱,动不动危言耸听,声称“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把捧了他几十年的马屁精刘少奇打成“中国赫鲁晓夫”,何况是据说是有真凭实据的暗杀计划的林彪?即使是没有“政变计划”也要捏造出一个来。

但后毛共就再也没有了这种绝对的权威与控制力,党已经被毛折腾得五痨七伤,四分五裂,继任者只能当“箍桶匠”,拼命箍住迟早要散开的党。其特点就是“不折腾”,专门粉饰太平,专讲“和谐”,以“维稳”为“重中之重”。而所谓“维稳”,最主要的还是维持党内的稳定。因此,无论党内何等四分五裂,对外都必须打肿脸充胖子,死装出精诚团结的模样来,再也不敢提什么“路线斗争”了。赵紫阳是以“分裂党”为理由被整肃的最后一人。从那以后,党魁都只敢以刑事(贪腐)而非政治理由整肃政敌。就连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那些疾言厉色的话,也没敢挑明了“我们和薄熙来的斗争是路线斗争”。

因此,若是薄熙来真有暗杀胡锦涛的计划(虚拟语气),胡有那个尿脬敢向党外宣布么?笑话!只有纯粹而毫不掺杂的白痴,才会以为胡那个“维持会长”敢公布这种必然给党的威信带来致命打击、戳破“党的团结”神话的噩耗,通告全国党已经分裂到性命交关的严重地步,以致连党领袖都得提着脑袋过日子。小胡再傻,也傻不到台湾以及大陆狗肉这二位“绝代双白”的份儿上。“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若薄真有暗杀计划,他也只敢顶多让政治局委员知道,作为说服他们赞同严惩薄的有力理由,但连对一般的中央委员都未必敢泄露,对外宣传绝对只会按普通刑事(亦即不涉及篡党夺权)老路去处理。

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 其次也。困而不学,民 斯为下矣!”这话其实不完全,应该补充一句:“强不知以为知,愚而好自用,神仙也教不会也!”我上面说的话,看不懂的照样还是看不懂。所以说也白说,我这里只能重申,若是那两位“绝代双白”再来跟帖,则我立即将之叉出辕门。

下面接着写。

2)王立军为何与薄熙来翻脸?据官方说,那是因为他向薄熙来汇报了海伍德(Neil Heywood)之死与薄的家属有牵连,招致薄的强烈反弹。

这就怪了。须知海伍德案乃是结案,不是悬案,也就是说,那案子早就结了,case closed。海伍德是去年11月死在重庆的,死后官方先是说他饮酒过量,酒精中毒而死,但通知其家属却说成是心脏病发作。海伍德的遗体未经尸检就火化了。既然是在重庆死的,又是涉外案件,当然这结论与处理方式一定会得到王立军的批准。

最重要的是,海伍德死后,并未在英国引起什么反响。无论是英国政府还是他的英国亲戚,都认为是正常死亡,都没有向中国政府提出深入调查的要求,遑论对中国政府施压。相反,不经尸检就火化的要求,正是家属提出来的。据英国《卫报》,海伍德的亲戚还驳斥了他死于非法行为的说法,认定他死于心脏病(Heywood’s relatives had previously dismissed suggestions of foul play and blamed his death last November on a heart attack.),与他爹是一样的死因。后来听到海伍德是被谋杀的之后,他母亲还极度震惊,声称完全没想到(”I’m horrified. This has come as a total shock.” )

所以,经过王立军批准、在去年11月就结了的案子,在毫无来自苦主(包括遗属以及其祖国)的压力的情况下,王却又于今年1月间去主动重新启动调查,并于1月28日向薄熙来汇报,说他相信海伍德是被毒死的,而谷开来与此有关。这种怪事要发生,其前提是王立军乃是好莱坞电影上的司法英雄,毫无私心杂念,不顾一己安危,只有为正义献身的满腔热血。哪怕是蠢如绝代双白,也不至于会相信伟大的“洋共”、尤其是其烂污司法战线中会有这种英雄吧?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