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谣”与“辟谣”

from 牛博国际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zhaomu/archives/395549.aspx

“查谣”与“辟谣”
赵  牧
     “谣言”或许不好,但追查谣言与辟谣的区别更重大。专制政府是不屑“辟谣”的,它们只会严厉地追查“谣言”。民主政府没有霹雳手段,所以总是忙不迭地“辟谣”。因此,考察一个政权的性质,通过观察“查谣”、“辟谣”多寡的情状就很有效。
      中国人过去说“民主”,往往后缀着“畅所欲言,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这类屁话。
      恩赐的“民主”下哪来的畅所欲言?权倾天下的人对你说:你对我有什么看法尽管说,我不会定你的罪。既然有罪与否要由权势者定,你还敢信“言者无罪”?拍马屁还来不及呢。
      什么时候盛传某官“包二奶”,某官不是急令爪牙追查“谣言”,而是急忙“辟谣”说“根本没那回事”,这就离民主社会不远了。
      我这一代人很是有幸见证了很多起有如秦始皇“大索天下”般的追查“谣言”的事件:如追查“总理遗嘱”;如文革中追查“知青之歌”的词曲作者、如追查《第二次握手》的作者(张扬),直至追查“四五运动”的《天安门诗抄》中众多作者。

     今天的中国“谣言”越来越多了。演艺圈三天两头有人就某某绯闻“辟谣”,体育界的情形也差不多。最有趣的是前不久有消息说,体育总局领导就如何应付足坛越来越多的“假新闻”,在内部示意说:今后只“辟谣”,不查谣
     中国足协还算明智,但赞美就免了吧。它不查谣了,是因为没这个权力,而非真有了民主法制意识。
     1995年,有记者写了篇《十问中国足协》(这篇报道确有失实之处),当时国家体委在伍绍祖的授意下严查此文作者及发表媒体,一时鸡飞狗跳,轰动京沪体育圈。结果那个用笔名写作此文的记者被查出,当即开除公职,刊登此文的《新民体育》主编也被撤职。可笑的是这闹剧还不算完,我后来应上海媒体之邀用反讽笔法借机把中国足协此举大大“夸奖”一番,伍绍祖治下的国家体委居然识破了我的歹毒用心,表示也要“严查”。刊发拙文的编辑万分紧张,在电话中问我咋办?我说你就把我供出去好了,没关系,他们想找我算什么账,我奉陪。
    五年过后,看看体育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谣言”,我还真不能想象五年前居然会发生那样的事。
    今天的“谣言”已经不限于娱乐圈,在事关国计民生的领域同样如此。
    前不久有传闻说,2001年手机实行单向收费,中国电信部门立即辟谣否认。并详细解释了为什么不可能。那解释虽不能接受,但这一“辟谣”之举的意义,比起娱乐体育圈显然更重大。因为放在一二十年前,这个“谣言”被定性为“破坏社会主义建设”严厉追查都是有可能的。
   
      一个社会,政府机构常常出来“辟谣”,相对于公众被三番五次地警告禁止传谣,甚至动不动就被追查,无疑是巨大进步。
      最后说件十年前北京某报的一个大笑话:该报某“清查小组”整某人,追问此人某年某月某夜在何处公干?答:在家睡觉。又问:“谁能证明?”答:“我老婆可以证明。”清查小组当然不能罢休严厉反问:“你老婆怎么可以证明!”不料对方不吃这套,愤起反击道:“我老婆不能证明?你的老婆可以证明!”闻者无不拍手称快。
      如今这样自找没趣的货色尚未绝迹,但从“辟谣”数量有明显增长的趋势看,这种货色将会越来越少。
2000年12月15日
FM365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