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外史之西南篇(七) 天欲其亡 必欲其狂

from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via 数字时代 in Google Reader https://cdtproxy.info/chinese/2012/04/%e7%b4%a0%e9%a2%9c%e6%a0%bc%e6%a0%bc%ef%bc%9a%e5%a4%a7%e6%98%8e%e5%a4%96%e5%8f%b2%e4%b9%8b%e8%a5%bf%e5%8d%97%e7%af%87-%e5%a4%a9%e6%ac%b2%e5%85%b6%e4%ba%a1-%e5%bf%85%e6%ac%b2%e5%85%b6%e7%8b%82/?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chinagfwblog+%28GFW+Blog%EF%BC%88%E5%8A%9F%E5%A4%AB%E7%BD%91%E4%B8%8E%E7%BF%BB%E5%A2%99%EF%BC%89%29

2012-03-23

老子曰:天欲其亡,必先欲其狂。先哲的箴言又一次被验证,这一次的验证者是三少。

两会之前,大明朝廷三派基本达成一致,拿出共同意见。其中关于三少的是这样:1、三少任职到五月上旬,期间的一切西南政策全部由中央批准。2、否定唱红打黑,而且由中央成立调查组,着手调查“黑打”冤案。3、由最高检牵头,成立若干调查组,进驻西南,着手调查目前被关押在西南“顶撞ZF”的上万刁民的案件。4、三少此后不参加朝廷级人大会议。5、任何人不准擅自对外发布敏感消息,特别是关于大力王的。

这一意见除了广隶哥高调反对以外,其余的都沉默,连口天长老都沉默,最后强行表决通过。这一意见基本就等于结束了三少的政治生涯,如果是识时务的,交出权力回家养老,平稳着陆,也不算太丢人。无奈我们可爱的三少根本不是这种人。

这一决定看似打击三少,但实际上唇亡齿寒,三少一倒,广隶哥就会暴露在前台。因为广隶哥年龄原因,马上就要退出模特队,他手中的大权就要旁落。三少接替不了自己,那么自己被清算的可能性太大了。水工已经奄奄一息,剩下的老虎帮成员恐怕也没几个为自己出头。贾胖子小JJ被人捏住,自从离婚后,深入简出,连个媳妇都没敢再娶,别指望他说话了。口天哥老奸巨猾,自己所控的那部分利益集团基本包住,他不会节外生枝。青红明显心有余而力不足,新上来的那些小字辈都是见风使舵之徒,不可能保自己。就剩一个春老,也是力不从心。三巨头都恨自己要死。思来想去,能救自己的还是自己。

根据朝廷达成的意见,3月8日人大会议,没有三少的位置。为此广隶大闹模特队,公开翻脸,这是把权力斗争从幕后拉到前台的第一步。据说模特队当时吵得不亦乐乎,主要对决双方是小宝和广隶。接下来是重庆记者招待会,原来朝廷规定,重庆记者招待会是小规模的,相对性的。三少不准参加,而且放进的媒体都是特批的“可靠媒体”,只能问“标准规定问题”,这些规定问题一是不谈大力王,二是不谈唱红打黑,三是不谈重庆民主15条。朝廷给老黄的答案也是标准答案。

本来这件事在朝廷的控制之下,可是在记者招待会即将开始之时,经过了密谈后的广隶三少竟然找到三巨头,公开叫板,非要三少参加不可,大吵之余,广隶拉着三少做最后一搏,强行进入记者招待会现场,而且还放进了很多记者。因为当时把手的安保全都听从广隶的调遣。于是三少迟到进入记者招待会。这一进入打破了原来的议程,三少的狂妄就显现出来了。第一,公开违反朝廷决议,自我肯定唱红打黑。第二,公开大力王事件,与朝廷的“大力王事件标准答案”相去甚远。第三,话里话外暗示自己的后台老板就是广隶,他的所有行动都是广隶的大力支持。第四,公开叫板古月。三少原话是“相信胡会到重庆视察”, 此话一出胡如果去重庆,则是听了他薄熙来的安排,如果不去重庆,就会被认为是和三少对着干。这一点就是公开党的斗争机密。

除了这些,三少在两会前未经中央批准,擅自指使老黄通过香港某中文媒体散播言论,试图影响大力王事件调查进程,引起朝廷震怒。其二两会期间,三少在北京“串联”,找的对象一是他爹的老友,那些还有一口气的大明元老。这件事被万里捅了出来。第二是联络一些丘八高层,特别是还有两位是朝廷军委委员。而且某些场合的言论大有鱼死网破逼宫之势。很不幸的是,这些都被捅了出来。于是丘八巨头古月和一刁连夜召开军委会,“统一了思想”。接着在3月12日,古月、一刁高调出席解放军代表团,身后是一群军委委员,团团拥簇。古月再一次强调“毫不动摇的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确保政令军令畅通”,这些在我看来就是警告丘八高层,谁和广隶三少靠近,谁就要被清洗。前有谷俊山之鉴,谁心里都明白。

搞定一切,三少的问题就摆上了议事日程。这一次是政治局扩大会议,深夜召开。25名政治局委员包括三少全部参加,而且还有八名非政治局委员的地方封疆大吏参加,什么小才子、小春子、小胡崽、小强子都列席在内。这次首先发难的是小宝,针对记者招待会上三少违反中央决定,犯得是路线错误,不是违纪。这一次没有人替三少说话了,大家一致认为三少犯了三条大罪:其一、公开党的矛盾。其二、另立中央,颠覆国家政权(冬菇语)。其三、挑战朝廷权威,藐视朝廷,与朝廷决裂。这一条主要指对唱红打黑的态度上。这次会议没用多久就结束了,和04年9月15号晚上那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不一样。那一次一直是激烈争吵,直到凌晨才勉强通过水工交权。而这一次,意见很快达成一致,而且当即宣布了朝廷决定:

一、三少即日起停止一切职务,接受调查,双规!二、针对重庆工作,三德子过度接任,直到5月中旬小强子去。为什么叫三德子?因为接任重庆的人选需要三个条件:第一,必须是政治局委员,而政治局委员中九模特不能去。第二、18大以后要退休的不能去。第三没有地方一把手经验的不能去。扣除这三个条件,只剩下三德子。据说,据说哈,三德子是勉强同意的,开始还不愿意,这个浑水可不好趟,甚至比723哪趟浑水更难趟。那次是把车头埋了,这一次总不能到重庆把人埋了吧?三、重庆工作马上扭转,这才有了三德子一到重庆马上召开党政军大会,虽然嘴上说“不折腾”,但已经开始对重庆全面否定。重庆电视红台也马上出现了商业广告,调查组也很快的秘密进入。

三少太自负了,这和他的性格有关,那么大岁数了,鱼死网破不是这个概念啊。交出权力老老实实就行了呗,何苦呢?本姑娘以为,三少没遇到好人,如果不是广隶鲁莽冲动,三少爷不会这么快予人口实。也不会引起三巨头的一直抨击,这可好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连乌有之乡、中华网论坛、四月网社区都关门歇业。轰轰烈烈的神州大地一场红色风暴,就此销声匿迹。

你道广隶为何如此着急?因为不成功便成仁,三少一到,广隶必然成为标靶。翻翻他的历史并不比三少轻,有过之而无不及。且不说他碾死自己原配、在四川成立“情妇独立营”的事情,也不说对付轮子的事情,但说他利用职权,肆意调动军警为所欲为的事情就足以让他翻不了身。他能不着急?拼死一搏,输了倒霉的是三少,自己大不了交权走人,就算被清算也无关大碍,起码性命无忧。赢了,那天下就是他的了。

只可惜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正所谓天欲其亡,必先欲其狂。

事情远没有结束,一切不会就此风平浪静,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地红瓷扎人脚……

就简单写着点吧,走咯!去给我大哥送饭咯!


© caobianji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2.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 , ,
《中国数字时代》开通IPv6,欢迎穿墙阅读。
订阅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chinadigitaltimes+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请在谷加上 跟随我们
点击这里可匿名提交新浪微博搜索禁词 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期待您的参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