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外史之西南篇(二) 大力王传奇续

from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via 数字时代 in Google Reader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2/04/%e7%b4%a0%e9%a2%9c%e6%a0%bc%e6%a0%bc%ef%bc%9a%e5%a4%a7%e6%98%8e%e5%a4%96%e5%8f%b2%e4%b9%8b%e8%a5%bf%e5%8d%97%e7%af%87-%e5%a4%a7%e5%8a%9b%e7%8e%8b%e4%bc%a0%e5%a5%87%e7%bb%ad/?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chinadigitaltimes%2FzKps+%28%E4%B8%AD%E5%9B%BD%E6%95%B0%E5%AD%97%E6%97%B6%E4%BB%A3+%C2%BB+%E7%BC%96%E8%BE%91%E6%8E%A8%E8%8D%90%29

2012-02-10

话说大力王从狼帅处恼怒而回,不仅仰天长叹。想我大力王,叱咤大明捕快界十几载,一心投靠狼帅,而如今被朝廷查证,本指望狼帅能拼力死保,未曾想,在这时候狼帅竟然率先抛弃了自己,这叫心中怒火怎生平息?可叹自己而今不但仕途无望,更甚至性命不保。想投靠朝廷,可是当初根本不买朝廷的帐,朝廷岂能在这个时候拉自己一把?如果继续留在西南大营,则只要朝廷稍加追查,这狼帅必定将自己帮解囚车,下了大牢,而后朝廷所追查的一切事情,自然由自己背黑锅,狼帅则以此洗清。何去何从?此时的大力王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狠狠的喝了一口酒,大力王开始回想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当年投靠狼帅,本以为是择木而栖之良禽,总以不事二主只忠臣自居,本以为狼帅一定会有号令天下的一天。于是在狼帅拍着自己的肩膀“大胆的干”的鼓励下,自己的确有点飞扬跋扈,不可一世。自从傍上了狼帅,自己在大城市和锦州那可真是不可一世,虽说是挂职副知府,但掌握着大批捕快,因而两地的匪首无不投靠,光是保护费这几年来就收了几十个亿。虽说这些大部分被狼夫人偷偷拿走,但毕竟表面上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而利用捕快设备的采购、服装采购捞取的好处更不在小数目,仅仅在西南,捕快设备采购金额就高达三百多亿元,这其中的回扣更是触目惊心。就算自己拿了一小部分,可是那也是高的吓人。仅仅给所有捕快置办西装,成本200元就支付出1400元,这其中的“利润”大得惊人。自己自以为有狼帅保护,狼夫人拿大头就可高枕无忧,可如今想想,罪过不都是自己一人承担?谁知道狼夫人,都知道我大力王多行不义。

在大连的房产,那更是铁证如山,唉,为啥要收受那些搬不走的东西。捞钱也无所谓了,以唱念做打为名替狼帅铲除异己、刑讯逼供、诬良为盗,乃至于霸占财主们的财产也无所谓了。可是自己一心听从狼帅的指使,特立独行的将西南捕快局改成捕快署,服装、车辆独树一帜,这分明是要和朝廷对着干,引得朝廷不满,还以为是我大力王的主张。如不是如此嚣张,模特队怎能通过朝廷对我的调查?闹得广隶哥大声反对无效,几近翻脸。这些嚣张跋扈的行为,那一件不够自己喝一壶的。可是我大力王实实在在就是个跑腿的啊,钱,狼夫人拿了大半,这些事都是狼帅的授意,可谁曾想狼帅此时到把一切都推到自己身上,悲催啊。

怎么办?坐以待毙可定不行。狼帅弃我,朝廷查我,看来大明是呆不下去了。一不做二不休,你不仁就休怪老子不义,36计走为上,毕竟海外的存款够自己几辈子用的。想到此,大力王拿起秘密电话,接通了米国住成都驿站,约好了有关人员,米国马上联系了华盛顿,很快约定时间,同意对大力王实行政治庇护。与此同时,你不然我舒服,你狼帅也休想安稳,好歹这些年,自己准备了充足的关于狼夫人与狼帅敛财的资料,这就是一枚核弹,不信炸不死你。于是大力王一边将这些材料秘密的送到朝廷,实名举报,先下手为强,一方面另备几分,随身携带,好让米国人感兴趣。

这是一个星期日的上午,大部分人员都放假,大力王一个人着便装悄悄的进入了米国驿站。米国人欣喜异常,答应所有条件,要尽快安排大力王去米国。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大力王自以为自己做的聪明,岂不知从他前脚进入米国驿站,后脚狼帅就知道了。不但狼帅知道,朝廷也在第一时间知道此事,实际上大力王早已在朝廷锦衣卫与狼帅的双重监视之下。狼帅得知此事,勃然大怒,此时一旦让大力王逃走,那么朝廷追究下来,自己难以自保,而如果让朝廷抢先一步劫走大力王,那么自己只能坐以待毙。想拿大力王必将把自己出卖个一干二净。想到此,狼帅大吼一声,叫黄副帅。不一会儿,黄副帅打马感到。狼帅耳语了一番,黄副帅则急匆匆的带领一哨人马,前往米国驿馆,瞬间就将米国驿馆团团围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与此同时,大力王躲进米国驿站之事,今上也已得知。今上紧锁眉头,问令狐军师计。令狐军师道:皇上,此时看起来是坏事,大力王的逃遁必定让我大明丢尽脸面,甚至很多机密会被泄露。但这也算是个好事,以往西南大事小情,朝廷难以插手,都是那狼帅一手遮天,俨然独立于朝廷之上。而今大明出现叛官,朝廷正好可借机插手。想那狼帅再怎么能耐,他也不能摆平米国放人,这事还得朝廷和米国人交涉。只要米国人放了大力王,皇上正好可以给他押解回京,这样就不怕他大力王翻出狼帅,到那时人证物证聚在,谁也别想保狼帥。那时候狼帅即便不是皇上的锅中肉,起码也能拿狼帅和老虎帮摊牌。

皇上频频点头,而后发布命令,一方面令外交部和米国人秘密谈判,不惜一切代价放人,不行就翻脸,绝不能让步。而另一方面命令锦衣卫,大军出动,等在米国驿站门口,只要大力王出来,马上押解,任何干涉者杀无赦!这米国驿站的人正在和大力王谈得开心,忽听得门外人喊马嘶,旌旗招展。整个驿站已经被黄副帅围了个水泄不通,虽说黄副帅不敢闯入,但这阵势也的确令人害怕,大力王也不自觉的开始发抖。米国驿站的人马上向国内报告情况,而米国也接到了大明的交涉。

23个小时过去了,大明外交部总算搞定了米国人,米国人同意拒绝大力王的政治庇护要求,请大力王自行离开。这大力王刚一路面,守了一天一夜的黄副帅大喝一声:“儿郎们,给我拿下!”众官兵一拥而上,正想吧大力王摁倒在地。只听边上一声大喝:“且慢!”一哨锦衣卫人马冲将出来,一边高声宣读皇上圣旨,一边就要带走大力王。黄副帅一时愣在当场,既不敢强行带走大力王,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带走大力王。场面一度僵持,黄副帅马上请示狼帅,狼帅像一个输急了眼的赌徒,大声吼道:不能放走大力王,否则吾命休矣!

黄副帅得到命令,正要强行拿人。锦衣卫中冲出一员大将,金枪一摆,大喝一声:尔等谁敢?黄副帅一看,此乃大明安全部第十局的局长,人称金枪将的董郎。董郎高声喊道:皇上手谕在此,谁敢违抗,以叛逆罪论处,儿郎们,杀无赦!锦衣卫的官兵纷纷亮出兵器,眼看一场血战就要发生。那被摁倒在地的大力王,明知自己要是被狼帅拿住,则性命不保,退而求其次,也许朝廷会放他一马。于是也跟着大声起哄:“我要回朝廷,我要检举揭发,我要与狼帅决裂,董将军,速带某家离开!”这边黄副帅不敢造次,再次请示狼帅。而此刻狼帅已经瘫软在虎皮帅椅上。只因刚刚接到广隶哥的八百里加急,告诉狼帅此时费用强之时,即便控住大力王也于事无补,只能加速朝廷进驻西南调查的速度。暂且放人,静观其变。黄副帅接到命令,悻悻的闪开一条路,眼睁睁的看着锦衣卫的人马带这大力王扬长而去。

这大力王被押解进京,皇上暗喜,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此时狼帅已经是俎上鱼肉。然而,恶心的米国人还是让皇上龙颜大怒。米国人不守承诺,违背了大明要求保密的协定,竟然将此事放出口风,而后竟又在周三举办记者招待会证实此事。这让大明朝廷上下丢尽了脸面。消息一出,举世哗然,就连消息闭塞的大明黔首也是奔走相告,一时间谣言满天飞。眼看捂不住了,大明朝廷不得不被动承认此事。

黄帅强抢大力王的举动虽未成行,但早已让朝廷火冒三丈。一道道命令飞到西南,首先所有捕快一律听命于朝廷,暂时不受西南大营的调度,也就是说狼帅手中已经没有一兵一卒的调动权。而另一方面在捕快内部加紧搜捕大力王以及狼帅的亲信,稍有嫌疑先抓起来再说,之于大力王的马夫轿夫则不容辩驳,直接押解进京。一时间,西南官员个个坐立不安,更有甚至,好多墙头草出来站队。西南轰轰烈烈唱念做打的队伍一时间土崩瓦解。一切都在朝廷的掌握之中。眼看狼帅的末日就要到了,不知道狼帅会如何咸鱼翻身?

大力王事件实际上是朝廷的一个布局,这其中用了反间计(故意招大力王进京,使得狼帅疑心大力王反目)、欲擒故纵计(本已铁证如山,但还是放大力王回了西南,加大了狼帅对大力王的疑心)、釜底抽薪计(外围调查大力王,铁证如山,令大力王为求自保而揭发狼帅)、围魏救赵计(命令到不了西南,则在模特队里据理力争,寸步不让,迫使老虎帮命令狼帅放人)、暗度陈仓计(大力王将已离任,朝廷马上安插自己的信心长官西南捕快赢,以便关键时刻控制局势),这一切做得很巧妙,赖以令狐军师之功。

大戏精彩,但只是刚刚开幕,西南还会发生什么,客官且拭目以待。小女子认为狼帅绝不会这么容易束手就擒,至于有何动作,小女子自会即时通告。

后记:想当年,西南唱念做打,风生水起,惹得众黔首拍手跺脚。小女子对此不屑,多少人认为小女子有偏见,看不起西南。而如今堡垒已破,看喷香的馒头里面都是些什么馅?政客的无耻首先在于欺骗,而后才是暴力,如果不能看穿本质,永远都是别人的馒头馅。你问我什么叫馒头馅啊?人死了是不是要有个坟地?那坟地想不想一个土馒头,谁躺在里面谁不就是馒头馅?


© caobianji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2.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 , ,
《中国数字时代》开通IPv6,欢迎穿墙阅读。
订阅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chinadigitaltimes+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请在谷加上 跟随我们
点击这里可匿名提交新浪微博搜索禁词 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期待您的参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