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经济危机后的国内路线斗争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1750?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468/6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1750

在上一篇《改开以来政治局路线的螺旋发展和18大前的路线斗争》中,笔者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把汪洋的“三打两建”误认为对薄熙来路线的模仿,因此全文结论犯了大错,在此​向前文的各位读者道歉,同时期待本文的错误也能被及早发现以便改正。

08年经济危机后的国内路线斗争

温所主张的改革
温在11年9月夏季达沃斯论坛年会上称: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要切实保障宪法规定的公民的民主权利和民主​权益,其中最主要的是选举权、知情权、监督权和参与权。在扩大民主这个问题上可以先从党内做起,由党内逐步扩大到党外。温家宝表示,最为重要也是难点和重点的,就是有序地​扩大民主,毫不动摇地推进社会公平正义,坚决反腐败。
11年底汪在广东深化体制改革工作会议上称,要大力培养发展和规范管理社会组织,加大政府职能转移力度,“凡是社会组织能够接得住、管得好的事,都要逐步地交给他们。”1​2年3月26日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温家宝强调,要深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减少审批事项,重点放开对社会资本投资的限制。3月14日两会总理记者招待会上温家宝​表示,应实事求是的处理吴英案,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3月19日第十三次全国民政会议上温家宝强调,必须构建政府管理与社会自治相结合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体制,增​强社会自治功能,政府的事务性管理工作和部分公共服务可交给社会组织等承担。

改革主张的含义
我国国家权力集中在政治局和中央全会手里,政治局只是中央全会的常设代理机构。中央全会由203名中央委员组成,他们因掌握着巨大的权力而被承认为中央委员会的成员。每一​名中央委员都控制着一个省或一个部委机构,拥有对所辖省部级干部生杀予夺的能力。
改变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状,也就是要剥夺中央全会掌握的巨大权力,将其分散到一个或多个更加庞大的机构中——例如3千人的党代会——使其缺乏行动能力,机构成员​权力下降。笔者猜测,改革可能由中央全会宣布赦免过去所有经济犯罪、不再选举组成新的中央全会、由党代会直接选举产生政治局委员。届时国家实际权力将逐步转移到权贵资本联​盟手中,他们通过关系网和资金上的支持或打击操纵干部升迁与党代表选举,确保选出符合自己利益、能够为其所控制的代表。
汪的对社会组织放权就是向民间资本让渡部分权力,以此换取其在经济上的支持,资本则通过对平民更大力度的剥削回收利润。能够捞取权力的必然是权贵控制下的社会组织,例如现​在的房地产公司、出租车公司、黑社会,这种模式的目的就是支持权贵资本剥削中小资本和平民,最有利于已经建立起权贵资本联盟的历任高级党政官员们。温支持的金融改革同样只​有权贵资本才可能从中获益,民间金融资本的放开,必将大大加速权贵资本吞噬中小资本的速度。

政治局为何袖手旁观
203名省部委一把手组成的中央全会是党的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局的任何政策都必须由他们认可后才能实施,并依赖他们去执行;较少的人数也保证了中央全会有较高的效率来使用​权力,因此对政治局有很强的制约能力。政治局某位常委要推行一项政策,除了需要在政治局内拉到3、4名同盟,还需要去拉拢几十名中央委员,这样才能形成强大的推动力。要说​服的人员越多,花费的时间就越长,付出的代价越大,政策被修改走样的可能越高,因此任何政治局成员都不会喜欢被中央全会制约。
建党初期因为根据地被分割无法自由往来,建国后因为毛主席的巨大威望,因此中央全会起作用的时候不多;文革后初期的政治局元老们也算说话有人听。从13届往后,政治强人逐​渐消失,中央全会对政治局的制约越来越强,两者冲突是必然情况。
在政治局委员们来看,让几千人讨论决定国家政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人越多效率越低,几千人的会议什么都干不了。因此一旦温所主张的政治改革实现,政治局的权力会大大增强​,再也没有婆婆出来念紧箍咒。所以他们对温的改革很可能是坐山观虎斗态度,做成了自己得好处,做不成出来踩一脚,不会有损失。因此在政治局层面,温遇到的阻力很可能是很小​的,没有实质性的反对者。

中央全会的困境
作为中国实际上的控制者,改革开放30年来历届中委们聚集了巨大的财富,这在法律上是随时可以究办处理的,只要中委会不通过决议赦免就永远改变不了。中委及其团体的经济利​益来自运用政治权力进行的掠夺,在中委退休后,他们必然遭遇其他势力的反扑,必然逐步丧失其利益。因此对中委来说,将权力传给自己的血亲是最合适的,但在现有体制下这基本​不可能。
在203名17大中央委员中,18大召开时将有124人退休或离职,占总数的61%。这一庞大的群体在退休前如果认为自己未来的利益得不到保障,肯定会寻求在退之前做点什​么,比如说用必然要失去的中央全会的权力换取自己团队所掠夺财富的合法化,这就是温政治和经济改革的现实基础。
在打倒中央全会并加强政治局权力方面,有潜力进入政治局和已经是政治局委员的中央委员同样是有巨大利益的,而他们又是新的执政团队中最有实力的成员。这群人和退休中委的总​数约有160人,占到了17大中委总数的80%。中央全会这一全国最高权力机构的大多数成员可能想摧毁中央全会,这就是我国当前政局的最大困境。
温通过把握政改提出的时机,使80%的中央委员有可能赞同自己这一本来毫无可能的方案,令笔者不得不赞叹他的能力。

你死我活的路线斗争
政治是经济的延续,政治危机必然起源于经济的危机。当前退休中委们的利益是靠30年来中央全会形成的默契保护的,在经济高速增长期间,新官僚和老官僚通过做大蛋糕总量来实​现彼此利益的增长,甚至民众也能从高速增长中获益,改革因此获得了所有人的支持。
08年经济危机后,持续的高速增长成为不可能,权贵资本因此加大了对民众的剥削,高房价就是最典型的手段。但对民众的超额剥削总量有限,无法持续满足不断提高的权贵资本的​胃口,他们现在只能互相吞噬。新老官僚的默契无法保持下去,就必然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以重新分配经济利益。09年1月胡锦涛要大家“不折腾”,很可能就指这一斗争。
薄在重庆打黑就是打击部分权贵资本联盟——例如中委保护的文强和文强保护的黑社会及其产业——来解决社会发展的资金问题,也为在职干部清理出建立新权贵联盟的空间。汪的路​线通过向权贵控制下的社会组织分权达成保护既得利益的目的,偏向于往届和现任中委;薄的路线通过政府集权在肉食者之间重新分配蛋糕,偏向于现任和后续中委。薄与汪的路线对​立,根本点在于国家权利究竟是属于政府还是民间组织,或者说是属于在任官员还是之前建立了权贵资本联盟的老官员。
两种路线的斗争结果,将决定建国以来所积累的几十万亿资产的所有权归属,让几万人从千万、亿万富翁变成阶下囚。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任何妥协可言,必将以一方的彻底失​败和囚禁死亡为结局。
从历史角度看,薄的路线有助于控制特权阶级总数,从而控制国家负担,保持经济不崩溃,有更强的可持续性。这点可以对比明末皇室官僚大地主圈地、不纳税、转嫁财政负担,最终​导致国家虚弱、民众困苦、小地主破产、全民大起义的过程来看。
温支持汪的社会组织分权路线,以此保护历任中委的利益,这样做固化了社会利益分配,必然引起后续中央全会的不满。为了避免新的中央全会推翻现任作出的决定,就必须进行政改​以摧毁中央全会这个有决策力和执行力的机构,用效率低下、易被控制的机构来取代他。这就是温所说“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的含意。对高级官员而言,文革的悲剧就是新当权派打倒老当权派,温用在这里是十分精准的。

权贵资本的恐惧
一个持续了30年的政治体系自有其内在稳定性,所有人的利益与其相连,要打破它需要巨大的力量。在温的政改过程中,中国国家和社会的控制权将从中央全会转移到权贵资本联盟​,这一权力的转移是从根本上违反人民、公务员、继任者等所有历任中央委员团队以外人员的利益的,他们举世皆敌。只要在这一过程局面失控,权贵资本联盟必将遭到大规模报复和​清洗,他们将失去所有的一切。
那么在权力转移的过程中,在旧体系已经打破而新体系尚未建立的时候,谁来保证一切尽在掌握?谁来保证权贵资本不被清算?中央全会做不到,因为他们将亲手打碎这个王座;权贵​资本做不到,因为他无法立刻接过所有权力建立新的平衡。
在权力转移的一开始,因为有资格做党代表的官员已经在现有体制下成长起来,拥有自己的权力资本联盟,因此权贵资本无法控制新党代会的人员组成,它必须依赖这些根本利益被他​们所损害的人来配合自己转移权力,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新党代会和权贵资本的配合只要稍有不默契的地方,政治局就可能毁掉权力转移过程,清洗现有权贵资本,开辟共和国第三​个30年发展周期。
组织的承诺不可信,个人承诺同样难以信赖。温的能力是很强,这几年依靠撒钱搞社保医保收买人心在基层也有较高的人气。但他已经70岁了,还能再干几年?政治局其他人冷眼旁​观他的举动,并不意味着他们会一直旁观下去,温的威望与权柄远不足以与邓相提并论,邓尚且无法压制江,温又凭什么控制政治局和党代会。温连自己的权柄都未必能保住,又如何​让历任中委们把身家性命寄托他的承诺上。
进行政改,要么永久富贵要么满门抄斩;不政改,则会慢慢失去现有权柄和财富,只能做个富贵闲人;权贵资本联盟的选择困境和古代造反者一模一样。权贵们自然会进行判断,有的​敢赌,有的不敢赌,做出不同选择的人只能活下来一个,路线斗争中没有中立者。

薄去职事件的关联
从处理二陈的过程可以看出,对政治局委员的处理必须召开政治局会议,而薄去职事件中没有经过这一流程。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可能有几种:一种是政治局常委会要撤掉他的职务,​但这一决定又无法在政治局会议上通过,因此采用不再兼任的说法先拿下;另一种可能是政治局希望他先停止工作一段时间,但不想彻底将他打死,所以采取模糊处理。
温支持汪的政府分权路线,薄的路线与温的对立,因此两人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温为了向历届中委们显示自己维护分权路线的决心,证明自己控制局势的能力,震慑可能反对的中委​,拿薄来祭旗是很合适的。同样,选择政府集权维护在任中委利益的人也会死命保他,不能让温竖了权威。政治局和中央全会的意志无法统一,一派又急于打倒薄所做的工作,两派就​只能在这个并非核心的问题上互相妥协,薄才会被以这种奇怪的方式停职。
薄没有彻底倒掉,就有复出的可能,也许这是政治局其他人为了制约温而留下的一步棋。大家会高兴看到温削弱中央全会增加自己的权力,但不会高兴看到温成为新的权力核心留在政​治舞台上或者垂帘听政。

温315讲话
是的,这些年我多次谈到政治体制改革,应该说已经比较全面和具体了。如果问我为什么关注这件事情,我出于责任感。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党虽然作出了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 随着经济的发展,又产生了分配不公、诚信缺失、贪污腐败等问题。我深知解决这些问题,不仅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而且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现​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每个有责任的党员和领导干部都应该有紧迫感。
当然,我深知改革的难度,主要是任何一项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在中国这样有13亿人口的大国,又必须从国情出发,循序渐进地建立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这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改革只能前进,不能停滞,更不能倒退,停滞和倒退都没有出路。我知道,人们不仅看我说什么,我的理想和信念,更看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实现什么样的目标。我可以对大家讲,为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奋斗一天。
将“人民”理解为“高级党政干部”,将“已经取得的成果”理解为“已经建立的权贵资本联盟”,“文化大革命的悲剧”理解为“新当权派打倒老当权派”,温的讲话就说得通了。​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