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与中国的未来 左右派胜出都将是灾难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1599?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在这超敏感的政治季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戏剧加剧了中国政治光谱两端的意识形态冲突。这两派的声音现在特别响亮。他们导演的这出暴风雨足以扰乱中国前进的道路吗?

“All is not well.” (诸事不妙!) 哈姆雷特的名句最近一直挂在世界各地的中国观察家们嘴边。他们似乎言之凿凿。距离十八大召开仅有六个月时间,中国最高领导层即将新老交替,在这十年一遇的关键时刻,却发生了一场政治地震,全国上下为之揪心忐忑。

薄熙来是中国最受人瞩目的省市领导人之一,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元老之子。今年三月中旬,他突然被免去了重庆市委书记的职务。真相至今扑朔迷离,究竟是权力斗争、政治路线之争还是个人腐败导致了薄的下台,还不得而知。他的最终命运仍未确定——目前为止他仍然是政治局委员。不过,在现阶段,猜测薄的个人前途已无深层意义,值得关注的是当代中国两股意识形态力量上演的冲突闹剧,将薄熙来事件推到风口浪尖。这两股力量现在处于胶着状态,未分胜负。但是,了解中国国情的人士定会明白,一旦其中任何一方霸占了中国政治舞台的中心,对中国以及整个世界都将是灾难。

自从邓小平开始倡导改革开放32年以来,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就,但这一伟大过程却让中国近代史上轮流崛起的两股极端意识形态力量感到失望。一方是极左派,他们认为今天的中国只顾追求市场经济,创造了繁荣却丢失了平等,业已丧失其社会主义本质,他们渴望国家回到过去的国营经济形态,实行教条的列宁主义统治。另一方是自由派,他们宣扬西方的普世价值,无法容忍一个没有多党制选举和公民权利法案的中国竟能如此成功。他们双方冲突的炮火声暂时掩盖了中国三十多年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以及成功背后所形成的中国主流社会的共识。

左派的各种诉求中与中国大众心理合拍的地方是,民众渴望中共领导下的政治稳定和社会平等。各种民意调查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凭借出色的执政表现赢得了中国人民的广泛支持。精英统治的实效获得很高评价,共产党的领导权受到外界广泛肯定。今年初,广东省乌坎村事件成为国内外媒体焦点之际,村里抗议民众举得最高的标语却写着:“中国共产党万岁!”

然而,民粹主义思潮充斥着左翼的头脑。一些极端的左派似乎根本看不到,最近几十年市场化改革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他们把经济快速发展造成的一些副作用——例如腐败和贫富差距拉大——简单地怪罪于市场经济本身。在今天的中国,即使最穷的人,生活也要比前一代的平均水平优越得多,他们对此视而不见,长时段的繁荣让他们觉得现在所得的一切理所当然,全然忘记当初突破计划经济改革之艰难。这些左派将薄熙来执掌的重庆地方发展误解为列宁主义时代的全盘回潮。他们对薄熙来的去职感到愤怒,觉得这是对共产党最大的背叛。

自由派的政治偏执更为离奇。自苏联垮台以来,他们坚持着一种特定的理念,认为一个现代国家没有多党制选举和人权法案就不可能成功。他们年复一年地预言,中共领导的中国马上就要崩溃了。而中国则年复一年地使几亿人脱贫,经济规模一跃成世界第二大,人民看到了从未有过的繁荣。二十多年来,他们又尴尬又愤怒,特别是近来他们的“理想国”——西方发达国家危机缠身,他们忧心如焚。他们的耐心正在消散,声音却变得越加尖利。

自由派阵营的经济学家正确地看到了一点,市场经济乃是中国崛起的基础之一。然而,他们的经济学观点却被政治空想主义者所绑架,后者坚持把市场经济与源自西方的自由民主政治制度捆绑为一体搭售。他们活在空洞却时髦的意识形态理念之中,仿佛市场缺了一人一票的选举就无法运作。他们完全无视以下事实——在中共一党领导下,生机勃勃的市场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那些活跃在互联网上的自由派迫不及待宣布薄的免职是自由民主的胜利,是某种颜色革命的先兆,或者,至少可以说是杜勒斯(John FosterDulles)为苏联开出的“和平演变”药方的开始。他们欢欣鼓舞,庆祝薄的倒台,力图弄假成真。

国际媒体与互联网舆论中充满了这两派的高声喧哗,而他们都忽略了关键所在:民心。过去三十二年间,中国社会铸就了一个强有力的共识:用渐进稳妥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来促进市场力量发展,这是给中国人民带来繁荣兴盛的唯一路径;基于一党领导的政治稳定是防止极端民粹主义与民族分裂的唯一保障;不断改革,实行开明、贤能统治的共产党是率领中华民族复兴的最可靠政治组织。中国的政治制度确实有不够理想之处,但却是所有现实选项中最优的选择。

薄被免职的前一天,温家宝总理在两会结束时答记者问。他提及文革与政治改革问题,这些话在外国报纸与网络论坛上引起了强烈反应,一石激起千层浪。不过,类似的喧闹猜测并未切中要害。任何一个理性思考的人都能看出,在目前的政治制度和社会条件下,中国不可能回到文化大革命的时代。总理之所以提及文革,实际上是反映了一种普遍的忧惧,担心有某种力量冲击现有制度而造成混乱一发不可收拾。普通话有个词叫做“折腾”,指的就是那种导致整体翻船的意识形态斗争。至于政治改革,总理用的词是“政治体制改革”。这在当代中国政治术语中,指的是渐进式地改善当前的制度,而不是全盘改制,更不是推倒重来。

在这超敏感的政治季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戏剧加剧了中国政治光谱两端的意识形态冲突。这两派的声音现在特别响亮。他们导演的这出暴风雨足以扰乱中国前进的道路吗?如果是这样,中国将会发生灾难性的后果:文革可能真的重演。某些极端自由派正要求眼下要乘胜追击,清算左派,满脑子以牙还牙的“文革”思维,一场“互联网文革”似在酝酿中,奇怪吗?不!激进的左右两端本质上是一样的。中国如乱,国家与人民将遭遇的灾难或将超过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会成为世界的负担,而不是世界发展的动力。但是,这一悲剧不必发生。揣测北京即将发生政治风暴,这样的言论是危言耸听。中国人民渴望稳定和发展,加上执政党的理性领导,必将引领中国沿着务实、温和的道路继续前进,这是当代中国的民心所向,这巨大的中坚力量合成中国社会平静而强大的主流,历史的潮流推动着它,呵护着它。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

本文作者李世默,为上海的风险投资家。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