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难,中南海来信(1-2)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1534?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1534

政改难,中南海来信!

2010-10-22

小斯:

  首先,收到我的EMIAL,不要震惊,我们也是
人,不是神,西谚说,离群索居者,不是天使,就是魔鬼,而我们不是,我们是有生活圈子的。正如我以前公开说,我也上网看东西。即使不上网,周围讨论政改的
人也不少,毕竟,我们才是当事人。在局外的人都讨论政改的必要性,很多都是基于破的角度,似乎,一改就一了百了。但是,没有考虑到政改的困难。我们看过社
科院某些人的方案,也听过体制内学者的分析,最后自己权衡再三,发现,当下政改的难度,远远超出了你们的想象。你的文章我也读了,似乎能摸到一点点门道,
然而,在民间的人,即使有多少名望,有多少才华,却找不出一个人具有治理国家的实际经验,最优秀的也不只是空谈理论的人。(伯克语),当然,你不必沮丧也
不必高兴,你不是前者,却恐怕属于后者。

  民主是个好东西,我们其实也承认。但是,走向民主的过程,是一条崎岖的山路,不小心,是要翻
车的。给你打个比方吧,中国是一辆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的车,学者基本上是刚考完驾驶理论的人,而我们这些人(你可以称我们为老朽),却是开了多年车的人,你
们可以告诉我们一些道路情况,却无法代替我们驾驶。这驾驶技术,不是说出来的,是练出来的,可惜的是,你们没这个机会练习,因此,可以告诉你,不管政治局
面如何改,驾驶员只能在我们这些局内人中产生,你想想叶利钦吧。即使那个得奖的人,今后的作用,也无非是反对派的精神领袖之一,而已。

  第一个难题,历史障碍。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搞政改成功的。因为这种体制很难改革。这其中的理由之一是,欠债太多,积重难返。第二个理由是,宪法难题。第三是,意识形态。

  历史欠债

 
 先讲第一个问题,你看一下建国以后的历史就知道了,不必多说。即使,当下,也是因为建设效率和公平的问题,得益了大部分人,得罪了不少人,就其总量,后
者数量是不小的。从这六十年的历史,积累起来得罪的人,这债务不小,要是容许他们自由要债,结果是什么?大部分得益的人,或许还因为分配不公等原因,基本
上算沉默的大多数,不改,他们也沉默,改了,债主逼债,他们也沉默。前人积累的旧帐要我们这些人还,似乎不公平,击鼓传花,让后人去面对吧,后人或许比我
们有智慧。

  宪法难题

  离开宪法谈政改是不可能的。毕竟,在任何国家,宪法是神主牌。西方有人说,以不合乎宪法规范
的手段更动宪法,是革命。显然,我国已经是革命过度的国度,谁也不想革命。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最大的问题是,在变革前,没有一个可以供和平解决争端的宪
法,以及宪法下的机构设置。之前是一党领导,谁也没有想用宪法来制衡自己,因此,不可能有可行的宪法机构。导致有争端时,靠武力解决问题。苏联俄罗斯坦克
上街,炮打白宫,都有这个因素。

  其次,宪法不是设计出来的,本身是各派实力的平衡,然后反映在文本上。而在政治改革前,宪法是虚拟
的,不能反映实力平衡,而当开始政改时,各方的实力浮上水面出来后,往往会过于自信,误判自己的实力,导致要价过高,达不成一个新宪法的合意,于是,大炮
代替了谈判,军队支持谁,谁就是宪法制定者,一旦他不是通过合意达成的宪法,往往会设计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宪法,于是,这又不是宪政,甚至可能是军政。至少
是,精英统治。无量头颅无量血,换得一个假共和。你觉得,这样的政改值得吗?而且,我告诉你,军队总归站在我们局内人中某一个人当中,也是轮不到得奖的人
的。然而,我们,也不想成为戈尔巴乔夫,不想成为打开潘多拉盒子的人。

  意识形态、历史

  你也很清楚,我们之前当家
的,封锁了大量的历史信息,制造了大量假信息,这些信息,都是和我们的统治基础有关。虽然,现在腐败很严重,我也说过,可能会导致亡党。但是,和腐败相
比,如果所有老百姓都知道了历史真相,恐怕人心真的全散了,真的会有大灾难。前些日子让大家不要折腾党史,也就是这个道理。意识形态的重要性有时比武力还
重要。

  这些都是历史出的难题,不是我们想改就能改的。

  第二个大问题,现实难题,

  民族问题

 
 虽然民族问题,也是有历史原因,但是,我必须指出,这是一个大难题。学者告诉我们,拉美民主化的历史,多民族的国家多磨难。毕竟,所谓的民族自决权,导
致很多民族,一有机会就要独立,尤其是资源丰富的地方,或者是语言文化独特的地方。苏联就是这么解体的。搞政改、民主,一旦他们有这个权,你是选择武力还
是坐视。或者一旦选票是僵局,更可能动乱,甚至,恐怖活动会延续到内地,你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至今,我们是没想出什么良策。这也是政改不动的原因之一。

  民粹和精英。

 
 你可以说,这种人为分类的话语,我不可能在公开场合说,譬如任志强,他说的话,刺激民间,大多也是大实话,遭世人痛骂,主要不是说话偏激,而是他位处精
英,要是一个穷学者,没那么多人痛恨。鉴于现在的官员都已经也收入良好,精英其实和官员+富人可以替换,两者之间恐怕不是意识形态的差别,还有实际利益的
冲突。仇官、仇富如此普遍,一旦,搞民主搞成民粹,恐怕,所有搞政改的人,多少是要坐牢的,家产没收,最关键的是,国家将会非常动荡,最后,人数多未必一
定力量大,中国仍然会走向普京或者皮诺切特政治,你觉得我们会选择这种危险的道路吗?这样的道路和现在有多少区别呢?我们现在少数人坐在高速公路上,风光
旖旎,座椅舒适,你告诉我们,前面是断头路,要通过另一条路才能让整个国家(或许包括我们),平安到达下一站。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毕竟,路的尽头没看
到。

  体制内的反对派

  要知道,改革不是请客吃饭,是要动别人奶酪的。毛主席说,有人就有左中右。我是中间
派。谁都认为自己站在中间,而别人偏了。这其中,有些人保守是因为利益,有些人保守,是认为自己思想正确,后者更要命。利益问题,尚可以妥协,而思想僵
化,等于网络上说的脑残,基本上和他是没法说理的。你说,既得利益,加上思想僵化的人,在我们院内,还少吗?贸然政改,没说想改革成功,就是体制内的开明
派,都会被一举灭掉。你认为值得吗?

  马克斯韦伯说,政治志业的人,需要激情、责任感、判断力。只有在激情燃烧的岁月,才需要激情,承
平时期,稳重是第一位的,听话出活,因此,圈内人几乎无人有激情。至于责任,我认为,我们对国家也是有责任感的,最关键是判断力问题。政改的核心是1,竞
争;2,立宪;3,包容性。前面说了第二条难,其实,打开潘多拉盒子的是第一条,而根本在第3条。我们这些年代过来的人,说实话,宽容只是对家人的,对政
敌都是要秋风扫落叶,谈何宽容呢。恰恰,反对派都是有激情的人,这时代,只有偏激的人才会去搞危险的政治,对不对。我们判断,政改一开始,局面无法掌控,
只掌握开始,看不到结局的事,稳重的人不会做。

  说了,什么政改都会触动上面三个核心,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我老了,不打算折腾了。小
平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体制好不好,要不要改,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反对派自然失去支持,这就瓜熟蒂落。现在,生意红火,显然不是改革的
时候。谢国忠说,等泡沫破灭时,我会通知你。泡沫破了,还要他通知吗。什么是政改开始的时候,无需人预言,大家都会看到。

  政改会乱,代价很高

 
 不愿政改,还有一个主要的因素,就是民主会乱。民主在其故乡,也是打打杀杀出来的,移植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成活的。民国时不就试过了嘛。大多数的人会
承认,民主会带来混乱。朝纲解扭,秦失其鹿,天下共逐。没有我们,天下不知几人称孤。一乱,不但是官员,人民也会付出代价的。当然,你可以说,是什么样的
代价,什么样的乱。当下的食品,空气、拆迁,交通、拘留所,天天在死人。议会乱,比暗斗强,看法不同,可以交流。然而,国家经不住实验,中国人偏好的是秩
序优先,怎么改,最好是中枢不乱。然而,要中枢稳定地该,似乎目前已经不可能了。不如,小车不倒只管推,依我看,这几年,车似乎不会坏。下一站如何,已经
与我无关。周立波的清口中早就戏说过我们的前任,这种传统,不妨保留。

  你虽然不是一个人才,基本上算个明白人,而且,听说,爱看书,
看书不是坏事,就是不要看书谈政治,很危险,所以写封信给你点醒你。我们不想折腾了,我马上到站下车了。你恐怕也不想做赵括,好好滴做你前途无量的律师
吧。当然,这封信其实等于写给所有的人,各安天命吧,安吧。

  顺颂业祺!

知名不具(你懂的)

2010年10月22日

  PS. 我们只是一群抽中南海烟的人,没什么特殊身份,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中南海,请不必乱联想。如果你还想不通,有回信,请发电邮地址zhongnanhai@ccav.com

  又,请理解我的苦口婆心,我是用二指禅输入法,写了那么多内容,我容易吗!

  作者声明,本文系虚拟,谢绝对号入座。

中南海来信(二)

小斯:

二年之后,又见面了。(希望你的邮箱是安全的)。说实话,这两年,我老了很多,头发全白了。知道你也腰椎间盘突出了,好嘛,人到中年需要稳重,至少,这下你肯定走路重,说话迟了。

上次去信给你讲了不少为什么不政改的道理,你把信件公布后,我上网看了看,大多认为观点务实。事实就是如此。我们最讨厌那些看人挑担不吃力的书生。言辞激烈,不中要害。比晚清的清流还不如,至少人家的文采风流,且也是进士及第的。

愿意给你写信,关键还是看到你毕竟也算做实务,律师业务,不就是生意嘛。而且,有时写东西还会考虑下现实的难处。眼看我们这一代看似要交班了,真正的情况,你也知道,交班还早。不过,现在政改的声音呱噪得很,于是想和你聊下,顺便让你转告那些浅薄的文人。

中国人政治文化中最关键的词是忠。忠是整个人治的核心,所谓,山头派别,不就是人和人的关心,谁是谁的人,谁提起来的,谁的亲戚,不就是保证要忠于谁嘛!即便你违反法律,如果你能扛下责任,不咬恩公,你就有机会东山再起,否则,你就彻底完蛋。所有官员都认为,这个人不可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推进文化建设,而文化建设的核心其实还是儒家的忠义。听大儒说,这儒家也是改造过的儒家,和我们的马列主义一样。孔子可能是不认账的,谁管他,六经注我,为我所用。

因此,只要我们人还在,影响力就在。你看毛主席,他老人家就算昏迷过去,周总理也不敢乱动,主席一醒来,总理就说,主席,大权还在你手中。小平南巡时,什么身份?南巡成果好,百姓还不一样歌颂,拍手。我们的政治文化,最讲究的是实权和实效。好心办坏事,百姓一样骂。我先提醒你,好心办民主,结果一坏,百姓一样饶不了你们!

说到小平,我们也很感激他。不仅仅是我们大多是他提拔的。关键是,在苏联解体后,小平同志在选拔干部时,已充分考虑到不提拔思想活跃的,选择的都是非常稳重。可以说,小平同志的人事安排,直到今天,还在影响今后。谁走戈氏路线,谁就是不忠。况且,走民主路线,这瓷器活,真得需有金刚钻。

上期去信和你讲的民族问题,于今愈演愈烈,谁能缓解?人家要独立,你能答应吗?谁上台都不会答应,谁答应谁下台!这种问题,我们内部的意见非常一致,就是传统恩威兼施,看实力。虽然你会不答应,认为有新思维,给什么高度自治,你这是幼稚想法。目前人家答应这个方案,但有地域要求,胃口很大。而且,你不想想,目前,好牌都在我们手里。要是中原板荡,人家的胃口会涨的。反华势力到时必定横插一杠子。这不不多谈了,谈下去,估计你也发不出去了。我手下的人只认敏感字,不管谁写的。总理的一些国外讲话不也在国内发不了嘛。

总理这人啊,人是不错的。勤勤恳恳一宰辅,就是好说话,和耀邦同志有点像。耀邦那时百废待兴啊,且小平支持。说的话,毕竟可以完成七八成。如今什么年代了,大局早定,治大国如烹小鲜,就是要容重言谨。哦,不谈具体人了。

政治如建房子,毛主席他们建国,搞了一个房子,基业伟大,规模恢宏。不过,他自己折腾,屋顶都快烂了,墙也开裂了。大家都认为非修不可,于是,小平同志又重新加固地基,里面建了承重墙,外面架构不动,实际又恢复了原来的结构。这一加固,一直到后来春夏之交的动荡都没事。现在的房子还是好好的,你们凭什么让我们改建修建,甚至有人想推倒重来。真的推到了,风雨来了,你们住哪里?老者如何安之?照你们现在方韩大战时这种混乱,能重建一个新房子?

别看我们现在只是粉刷墙壁,裱糊窗子。那是因为修补的时机未到。你想想。要修房子,得挪动多少人?万一修时下雨咋办?都会有人受损害。因此,一定是要等屋漏得利害了,甚至,看样子房子要倒了,大家才会同意修嘛。即便不同意的人终归有,毕竟是少数。我们可以做工作,实在不行,可以让他们靠边嘛。现在房子看着好好的,你没事要修房子,谁叫嚷,谁倒霉。因为做不成,变成说空话。左右不讨好。总理的例子看懂没有?你读历史看到光绪帝的急躁没有?西太后什么时候才开始想改革的?火烧圆明园之后。

这危机来临,也得看运气。西太后在时,辛亥的炮声估计未必响得起来。响起来,袁世凯也没多少好做花样的。这就看人的能力。说实话,要真能改革,须是真英主。但是,英主有个问题,就是无法自己革自己的命。因此,你去看现代土耳其之父凯末尔,算改革家吧,干到去世为止。你又会提蒋经国,固然有个人选择,然而更多的是,客观因素(族群,美国,党外,不传子等),关键还是看到了台湾的大势。

因此,危机未到,未雨绸缪的,是真英雄,但是,在集体领导互相制衡的时代,不会再有真英雄。青山依旧在,斯人不再有。危机到了,能顺势而为的,其实,也算识时务者为俊杰。其作用,其实,比凯末尔等强人要强。普京够强吧,统治俄罗斯多少年了?照目前看来,起码再干12年总统,到期了,说不定又推出一傀儡。没完没了,直到干不下去或者死掉。不祈求明主的心态才算成熟些。毕竟,求人者必制于人。

有人乐观,认为,目前,互联网开启民智,自由派占尽山头。这是表面的,实际上,仍是碎片化的。组织化非常有限。我们对此都是非常小心的。现在,国外的研究也出来了,经济发展和民主之间并无必然关心,或者正面推进关系。混合型鸡尾酒政体也很长寿。你不觉得我们政体也有点鸡尾酒吗?清华的刘瑜说,下一届领导人会提政改,幼稚了,书生嘛。下一届重点会在民生和公平。但她文章说,为什么说中国会走向民主,这等于说,人总会死一样,意义不大?关键是何时!

我知道很多人在等,等危机来临。主要是经济危机,也不排除政治危机,类似重庆夜奔的事件。我们也知道,经济不可能一直好下去,危机来临时,我们也有对策。所谓活埋,那只是下面人粗鄙话语。真正的对策是,集中资源,稳定军队。开放一定的政治空间,但,不危及党的领导,以空间换时间,经济会好起来的,难关会过去。对一小撮反华势力的代言人,确实会铁腕打击。其他的《挺经》我就不说了。

中国是个大国,合纵连横在危机来临时会显露。但是,关键是掌握资源的话事人。说实话,照目前的民粹的狂躁劲,没多少话事人会愿意走民主路。不是不喜欢,其实,私下里也有欣赏的。关键是怕清算。民主边民粹,谁都不安全。

再一因素,是党外的资源。说实话,我在里面看,目前在民间的资源,去掉企业家,入我法眼的,真没一个。企业家嘛,你知道的,在这多年的企业发展中,有几人不是我们关系极深?要倒,拔出萝卜带出泥,他们安全吗?坦白说,给你们搞民主的机会,也未必有能力搞得起来。斯大林说过,干部是决定性因素。到时,你们这些自由派自己会吵得七荤八素的,大多都动嘴比动手利害,一个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即便危机来临,风雨飘摇,出手撑住大厦的,还是我们中间的人。

和你说说我理解的民主吧,民主是个好东西吗?未必。要看合适不合适?林志玲漂亮吧?你娶了就不行。你看伊拉克搞了民主,结果如何?你看埃及,混乱成什么样?即便南美的巴西阿根廷,也是历经了多少波折?小国的民主对我国没有参照力。我问你,什么是民主?是光投票吗?不是,民主要有独立的司法机构,独立的足够的新闻舆论,还得有认可规则的精英文化。就拿选票来说,看似简单,但是,划分选举,单一制还是复合制,这些规则,都会影响结果。同样,对选举舞弊的处理,对选举纠纷的仲裁,也会影响选举结果。舆论,尤其是电视媒体,对选举结果的掌握,也可以说是致命的。知道普京为什么老能胜选吗?你研究过俄国的电视体系吗?你看看,我们国家上述基础有多厚?老外说,民主的基础是民主的双腿,只有测量了这一双腿和他们的跨度之后,理想才能真正展示风采。咳,其实,部分的意思是姜文片中说,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

你真的认为民众做好了准备?为了民主可以忍受疆域割裂,动荡不安,犯罪率上升,政议而不决,外交受辱?万一社会动荡,强人政治极可能产生,这夹生饭,说不定滋味够受的!佛教入中国而中国化,因为中国体量太大。你认为原汁原味的民主可以入而不化?别忘记政治是无法先在城市搞,后在农村搞的。张张选票可都是等值的!

现在很多知识分子在说,是我们阻碍了民主基础的发育,固然有一定的事实。但是,这是维持政权的需要。别光看我们呀,你不去看看,社会上有多少人不是障碍?知识分子,企业家中多少在身体力行地培育独立,理性,宽容,一样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操控,和我们有什么区别?向对手学习,最后变成对手?

说实话,只要我们的党争不造成分裂,恐怕照目前的体制外能量是不成气候的。你也知道,每朝都有党争,所谓山头,这非常正常。利益或者理念聚合人啊。以前有皇帝做仲裁,所以,党争可以外露。现在,没有足够份量的仲裁者,几家都要注意,不造成分裂,因为一旦分裂,大家都没饭吃。这一点,是我们党争的底线。

再和你说一个因素。目前不政改是和外交有一定关系的。因为,威权体制,在外交上能迅速集中资源,少受内政牵制。你看我们这几年的出访,可以说,比以前风光多了。万一开始政改,我们都焦头烂额地处理国内纷争,外交上有多少精力?外交说白了,就是:“交朋友,争利益”。没有一个世界政府,外交如人在江湖,各色有用的国家都要结交。至于,和美国的关系,互相利用,互相制衡。韬光养晦,是装孙子,不是真孙子。所以,有时,不涉及核心利益的时候,可以唱些反调。网上一些人懂什么,光知道乱叫,什么道义?日本人侵略我国时,道义能顶坦克用?当然,利比亚问题,我们是有点错估形势。但是,利比亚例子,你也可以看出,西方对非民主国家的敌视。你要看到,我们的外交在给国内大企业,都是争取到很多商机和利益的。你去看看非洲,阿富汗,伊拉克,我们不动枪火,商机一样无限。你希望做一个走出去风光的领导人,还是灰头土脸的人?

现在有人在说什么既得利益集团阻碍改革。什么是既得利益集团?民营企业家是不是?全国有多少因改革而致富的人?他们是不是既得利益者?还有你们这批律师中的富贵者?因此,这个概念不明确。不启动改革,关键还是,危机未到。自我革命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们自己戒个微博都那么难,何况,维持现状(维稳)就有巨大利益、荣耀,改变,意味着失去,甚至要被清算。面临这样的选择,谁都会选择不改变。

你知道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经济?是的,但不是最担心的,最担心的是,猪!一样的队友。我们周围有很多人,笨啊。既不学习,也不聪明。(看看二会上的代表委员),最担心这些人给我们制造不稳定因素。下面的官员傻点,最多也就是小问题,最怕是在上层犯傻发疯。你知道我说的是谁!万一,以后,危机来临时,自乱阵脚,堡垒内部才最容易被攻破。

信到这里,该结尾了。叮嘱你,一,看大势。别乱跳乱叫,好好做你的生意;你既没人脉又没资历,千万别去搞政治。更不能和外国人一起瞎搞,湖北有句土话,叫跟着洋人造反。知道什么意思吗?二,识大局。很长的时间内,不管改不改,都是我们党内精英掌舵,哪怕,他们改名叫任何马甲,人还是这些人,看看袁世凯,段祺瑞,(军人干政之可能),叶利钦等;三,听天命。你说,我年轻时,怎么会知道我会腾达至此?还不是命!你想做点事,除了积德,就是听天命,顺势而为,不要苛求!国家也是一样的,如真的时势变了,你们也不用押宝,我的同事们中自然会变聪明人,否则,你劝谏,死谏,对我们都没有用。四,有所为。专业,不可碌碌无为;生活,更不可声色犬马。在我看来,你还年青,多学习,多观察。

噫,从政数十年,真的有点倦了,有时居然有点钦羡你的闲适日子。不过,为国为家,恐怕还退不了。不要以为就你们爱国爱家!

未尽之言,自己琢磨!别想着反驳我,如前所言,毫无用处!

看完此信,马上把邮件删除。

知名不具

2012年3月8日

———-

    看到有心人公布的一封据说是“中南海来信”,反映“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行”的心态和理由,既私又公的信件。信件附后,只是看完之后,感伤哀叹。其,倘若为真,中国必是“改革将死,革命即起”,这是不以“驾驶者”意愿左右的。

    那个比方很有意思,如果说民主是个方向、目标的话,那开着现今的车确实是到不了,那条通往民主的路在这部落后、破损、锈烂的车辆面前,确实是崎岖颠簸随时可能翻车的,能开这种车的人也确实不仅要有驾驶理论,还要有驾驶技术和实践。可关键的是,即便你的技术足够高超基本不翻车,面对这部已开了六十年的叮当作响的破车,坐在车上的人还有相信这车和你驾驶能力的足够的人气和信心吗?或许你可以不朝对此车而言是条难走的路开,可你不朝民主方向开,朝什么地方开呢?小车不倒只管推?前面是悬崖!这总不要再告知了吧,那后果也应该是明悟的,只是早晚而已,正如陈大元帅所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机一到,一切都报”。否则,所谓开了多年政治车驾驶员的智慧和识见也太不靠谱了。

    可换一辆新车呢?情况是否就不一样呢。当然,驾驶者必定也是你们局内人,因为是你们换的车么,可若被其他人换车那就不一定了。而且,既然是局内人换车,势必这换的新车要符合你们的口味,不会将音响、梁架、座椅等尚可改造使用的撤换,而只将关键的适应不了这路况的、影响使用者、驾驶者、乘坐者舒适的,更换成新的。

    当然,这换车又牵扯到“破”的问题,可不破不立,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只是破的越少越稳定,因破而立的越多越进步。何况,作为社会,政治,历史,在它们的动态进程中必然会有破有立,即使你坚持不政改,也是有破有立的,只是此时你破的会更多,立的会更少。就好比“维稳”一样,也如同“和谐”一般,破了多少“警力”、“财力”、“政力”,可又立了多少“信心”、“信任”、“诚信”呢?可有什么政改可以破的极少,立的极多呢?那就是社会主义两党制,它既是辆新车,也是辆旧车,它是换了部发动机的旧车新用。

    比方是好打的,空谈也不必自我沮丧,只是道理论来,听不听由人。信中所述的难题,其实前人早有实解之例,关键是愿不愿意。信中讲了三个难题:历史障碍,现实难题,政改代价。其中历史障碍中有三个理由:积重难返、宪法难题、意识形态。而现实难题中有三个问题:民族问题、民粹和精英、体制内反对派。

    对之,返观邓主导的改革开放之前,不也是历史积案众多且深重,意识形态固执并顽强,可他怎么解决的呢?时至如今,有谁否认邓的开放策略呢?又有谁否认改革之初的大好局面呢?从世之公认而言,有债总是要还的,这辈不允要债,下辈还是会自由索求的。如其让人要,不如主动还。两者是不一样的,主动态度本身就会偿还一大笔债务,被动说不定还要加上利息,这利率还说不准呢。这从邓小平、胡耀邦时期的“平反”可见一斑,从蒋经国的民主改革后对历史旧账的处理,更可明见。对于意识形态,蒋经国的民主改革也并没有将三民主义的核心抹杀呀。

    至于宪法难题,更不是问题。中国的宪法改了多少次,随领袖的意愿可以拨来摆去,怎么就不可能随政改的要求变化呢。有人说,中国的法律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哦,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打扮的,在当下是要你们开着这部破车的驾驶者来打扮的啰,可若不是改革而是革命就说不准了。至于各派实力之平衡在宪法上的体现,其实现实中国的政治驾驭者都有一个共同的基础,就是社会主义,不管是名义上还是实质上,不管是修正的还是教条的,这是意识形态所决定的。而且这些“派别者”们还有一个相似的要求,就是自主权,那两党制正是适宜的选择。

    第二个大问题,说穿了就是政改的操作问题,如何不将民主改成民粹,民族改成独立,这是方法、智慧、策略的层面。而在这个层面,改革掌握主动权,更方便政治的稳定革变,而沦为革命就真正是不可知的局面了。对于反对派,任何状况下都会存在的,不搞政改反对派更多更杂更乱。说到“激情、责任感、判断力”,似乎圈内没有激情,只有稳重,要求承平。可呼吁政改的难道就是凭借激情的吗?他们不是希望承平吗?相反,不图政改的倒是真正没有责任,不谋求承平,只想“击鼓传花让后人去面对”。实际,写此信的能够虑及“下一站如何,已经与我无关”,说明判断力不赖,只是“当事人”不图理事而已。

    政改的核心是:竞争、立宪、包容性。竞争怎么会是“打开潘多拉盒子”?为什么政改之初就不能是有序可控的竞争呢?难道小平刚开始改革开放就不是“打开潘多拉盒子”?他老人家预见到今天的贫富分裂、社会对立的结局吗?那他为什么还要改革开放呢?由此可见,“圈内人”并非都是稳重保守者,圈内没有激情信仰追求的人,这个圈子也就死了。就好像邓小平那时若没有激情去搞改革开放,今天的政党、国家会是什么样?倘若“只有偏激的人才会去搞危险的政治”,那政治圈内都是偏激的,只是偏激的领域不一样,有偏激财富的,有偏激保守的,有偏激功名的,有偏激权力的,……。相反,反对派倒并非都是有激情的了,只不过他们有许多继承了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忧天下”的情怀罢了。

    说到宽容,当圈内实施两党竞争的主动的改革,宽容应该与你们而言不是难事。可当实施被动的革命之时,那宽容就要看你们后继者的态度,不好说了。而后继者在危机面前,自然首先是顾及自己,对前任可就不一定会有那么好心肠了,就好像你们尚且不顾及“下一站”一样。可见,你“不打算折腾”,不想“牵一发”,那到“山穷水尽的时候”,革命“瓜熟蒂落”,即使你“传了花”也是会鞭尸三千的。

    “政改会乱,代价很高”,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不乱吗?说到底,这政改也就是小平的开放改革引申、发展而来的,而他的改革开放从某种角度来看,也是在偿还毛时代的旧债,代价不可谓不高,然收获也不可谓不大。一乱“天下不知几人称孤”,“官员,人民也会付出代价”,可毛泽东时代可谓“中枢不乱”,然有多少官员,甚至高级干部,没有尊严地残逝?即便邓时代,胡耀邦、赵紫阳等等,又是如何“秩序优先”的呢?再朝近观,江时代,许家屯又是怎么出走的呢?可见,没有政改,圈内也是不得安稳的。相反,如其潜规则地竞争,不如公开地竞争,圈内各派相对倒是可以安全、公正许多。

    好了,圈外人也不是糊涂人,知道政治危险。可看看当今的圈内领导者,口口声声要可持续发展,但却在实际上是不打算将这政权持续下去的,实在不是明白人。更想想已往的献身领袖们,他们主观上图谋用民主来打破历史周期率的打算,又该泡汤了,真为他们有点打抱不平。只怪他们传承的圈子中有很大部分,实在是个庸才汇集、朽腐聚拢之所。那就让改革将死,革命即起,各安天命吧。

    你们圈内“马上到站下车”,不想折腾。笔者天命即至,也不想折腾,更无挤身驾驶者之望,只是身而为人,思为民族,有所虑有所忧有所见而已。听不听由“当事人”,信不信由政治“驾驶者”,做不做由领导“圈内人”。自己所幸的是,圈外人,局外事,相较更置身事外。因此,比起圈内而言,多份窘迫却也添份洒脱,多份困惑却也添份隐智,多份穷匮却也添份忧虑,……。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