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andson:诸侯经济与部门经济

from 墙外楼 http://feedproxy.google.com/~r/letscorp/aDmw/~3/rvTbWLW8TMo/21480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1480

我每提拔一个人,会有九十九个人恨我,一个人背叛我。(大意如此)

这话是路易十四说的。

中央集权的国家,如同一个企业,这个企业有很多的地方分公司,分公司下面还有支公司。

中国有五级财政,中央、省、市地、县、乡,其中县一级的人民政府大约是三千个。乡一级有多少,不清楚。

于是必然存在分权的问题。

过去交通不便,广东发生的事情,两三个月以后才能到北京,不分权是不可能的。今天交通方便了,但是事务性的事情也暴增了。过去征粮征兵征丁,维持地方治安,集纳盗匪,赈灾,兴学是主要事务,今天要管理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些。一个核心神经元,控制960万平方公里每个角落的所有事情,那是不现实的。不要说北京控制全国,就是石家庄控制全河北的大小事务都是不现实的。

下一个问题就是给地方多大的权,或者说分公司经理管哪些,总部管哪些?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总公司与分公司之间存在,分公司与支公司之间同样存在。困扰部委和省的问题,同样存在于各厅与各市,各局与各县之间。

许多人批评给地方权限过大,导致地方之间恶性竞争。这样的例子很多,无须多说了。

问题是,把所有的权限收到中央就能解决问题吗?或者,不收到中央,就是收到省一级就能解决问题吗?

同样解决不了。

权力给谁,谁不听话。这是规律。

地方的权限收上来也不是收到总经理手里,也无非是收到各个部门的老总手里,甚至可能是老总手下的分管,或者小文员手里。有些部委的科级小文员能和省长平起平坐,如果没有他们手中掌握的重权,是不可想象的。

地方诸侯考虑地方的利益与邻为壑,部门就不考虑小部门的利益不与邻为壑了吗?

有利一拥而上,无利一哄而散,暴利顶风作案的规律,仍然适用。

地方诸侯恶性竞争的例子很多,部门推诿扯皮,争利推责的例子也不少吧?地方诸侯贪污腐化,上豆腐渣工程,为自己捞利益。中央部委就不干了吗?如果说中央部委这方面比较好一鬠葎话,无非是因为地方权限比较大,中央部委权限比较小而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官僚的地方就有官僚体系。在一个人人追求个人私利的社会里,手中握有被上级赋予的缺乏监督的权力,不用权力谋求部门、小群体和私人的利益那才是比较 啺葿譶情。

把权限给予地方分公司,地方分公司可能胡闹。把权限收上来,总公司各个部门一样可能尾大不掉。

把地方的权限收上来,无非是每年向上孝敬的冰炭敬更厚一些。如果希望把权限收上去,就能彻底消除弊端,那未免是没有认识到事情的本质。

由于缺少外部监督,只好扩大内部制衡。于是,甲牵制乙,乙牵制丙。部门之间互相钳制,地方牵制中央部委,中央部委限制地方。最后机构越来越庞大,财政负担越来越重。

有些公司过几年就调整调整总公司和地方分公司的关系,一会儿放权,一会儿收权,折腾来折腾去,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中央部委都骂地方不行,地方都嫌中央部委管得太宽——地方不行,所以应该把权力收上去;中央部委管的太宽,所以应该把权力下放。有趣的是,类似的争论同样存在于省会的各厅谠下面的各市之间。

每一级都希望把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都能举出无数上级管得太宽,下级胡来的例子。这些例子,往往都是实实在在的例子,绝无伪造,损失惨重,触目惊心,个别的数额惊人。不过,每一级都仅仅举例其他级不能很好管理,对自己教的学费、挥霍浪费往往华丽地无视了。

不过,如果把这些例子结合起来看的话,就是一部官僚管理经济的无能史。许*年、茅*轼、郎*平那类人,就喜欢总结这类东西。当然,他们对资本主义造成的极度贫富差距,往往ㄠ乜丽地无视了。

究竟是地方分权多一些好,还是中央部委分权多一些好,某种意义上,就是甲官僚集团还是乙官僚集团发财的问题。

这样的争论,对多数负责贡献电力的电池来说,其实意义不大。

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你能管好20个直接下属,管理40个直接下属,分权管理60个下属。也就是说扁平化管理以40个为限,超过这个数量肯定要分权。

在军队之中,这个现象也很清楚。明确指挥到具体人,最多在10个左右。对应的就是班长。稍微规模大一点,就是排长,控制40个人左右。规模再大,到连长一般情况下就很难直接指挥战士了。

换句话说,精确指挥最多控制在一个连左右的规模。营长不会直接指挥战士,团长不会直接指挥班长。

另一方面,随着管理层级的增加,指挥和监督的力度必然下降。10个人以内,一级管理的时候,基本都能精确指挥和监督。100个人,两级管理的时候,就必然出现情况隔阂的情况。到三级管理的时候,连1000个人的名单往往都弄不清楚。至于五级管理,最基层的下属有10万人,就是下面口衔天宪,上面一无所知了。

以五级管理、官民比例1:100计算,对应管理的人口是1111100。111万而已。

中国这么大面积,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人口呢?加拿大地广人稀,人口密度也远远超过这个比例。何况即使只有这么点人口,也是胡乱管理。

所以,问题不在于人口数量。

军队可以实行严格的中央集权管理,一方面是绩效指标好考核,歼敌多少,自损多少很好统计;一方面是战争之中没有太多的利益不统一,即使想劫掠也需要先消灭敌人;还有一方面是一个军团如果管理不善的话,就会被消灭淘汰掉。

而行政管理显然不具备这三个条件。

随着行政管理规模的扩大,必然出现分权和对应的指挥能力下降。扁平化也好,层级化也好,都是要分权,上级指挥者的能力都是有限的。无力监督地方的省长、市长、县长,于是把权力集中到部委,就能有效监督中央的部长、司长、处长吗?

把权力集中上来,必然带来中央部门的扩张。原先省长定的事情,现在部长定,原先市长县长定的事情,现在司长处长定。结局还是一样的。照样管不过来。

同样是一样选拔出来的干部,一样的培养过程。如果认为他们在地方会不顾大局胡来,在中央就会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不是笑话吗?

越想抓住一切,就越是什么也抓不住。

最强的中央集权必然对应最大规模的分权,也等于最弱的管理。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