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天昊:深圳大旗绝不可倒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1474?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1474

日前,据相关统计,深圳多项经济数据出现负增长,特区成立以来出现的罕见现象。引起了广泛的忧虑。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诞生于深圳的名言,曾在全国风行一时。
  其实,城市的发展,不仅要看速度,更要看质量,虽然发展速度逐步减慢,但是深圳仍堪称中国最有发展效率的城市。
  考究一个区域发展是否有效率,其经济结构和固定资产投资率,则至关重要。
  目前,中国很多城市的虚妄之火猛烈,一个巨大的假象,即是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而这种增长,效率是非常低的。有些城市,虽然增长迅速,但是,仔细考究,其背后投资增长,比整体经济增长更为迅猛。而有些区域和城市,虽然表面看增长放缓,但是却效率很高,因为其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远远低于一般城市。
  最近几年,天津和重庆狂飙突起,创造了高速神话,但是,这种神话却并非完全经得起考验。其发展动力,为大规模的固定资产投资。自2008年至2011年,天津复合增长率保持了国内平均最高水平之列。分别为16.5%,16.5%,17.4%,16.4%。但是,其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分别达到增长42.5%、47.4%、30.1%和31.2%。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远超过生产总值增长速度。而其固定资产投资率,更达到了67%以上。可以说,其经济增长,对于投资的依赖非常严重。重庆也是如此。
  更为让人担忧的是,这种依靠高额固定资产投资的模式,被全国各个区域和城市仿效。由于中国特有的政治周期,大约每隔几年形成一个事实上的考核期,这样,各个地方主政者,面临着迅速做大总量,提高增长速度,以在同僚的竞争中胜出的压力。而培育产业,则周期漫长,很少有富有远见和耐心的人去做。这样,整个国家,都出现了依靠固定资产投资来来动经济的现象。
  2011年,中国的GDP总量为471564亿元,固定资产投资竟达311022亿元,固定资产投资率,超过了60%以上,依靠投资拉动的省市,占全国省市总数的80%,可谓全球前所未有。整个国家都陷入疯狂的投资冲动之中。
  2011年,广东固定资产投资率为32%,为全国所有省份最低。浙江固定资产投资率为44.7%,在全国所有省中,唯有广东和浙江固定资产投资率没有超过50%。能够坚守正道,在逆势中保持真实的竞争力,其努力尤其可贵。具体到城市,深圳的固定资产投资率,更是只有19%,为国内固定资产投资率低于20%的唯一大城市。而且,其社会投资占比,超过76.1%,为全国最高之列。官方投资不到25%。
  就产业结构而言,深圳的一二三产业结构非常合理,三产占比,在十大城市中,仅次于北京,而民营经济占比,无论在总产值还是三产中,都居于主导地位,在国内极为罕见。
  在深圳,生物、互联网、新能源产业产值增长38%,其增速高于GDP增速2倍以上;高新技术、金融、物流、文化等四大支柱产业占GDP比重超过60%。每平方公里GDP产出约5.52亿元,为国内城市之首。
  而与此同时,深圳万元GDP建设用地下降11.9%;万元GDP能耗和水耗分别下降分别下降4.25%和5%。为0.47吨标准煤和18.7立方米,均为全国最低。
  能耗最低,产出最高,由此,深圳仍然是中国最有发展效率的城市。”深圳效率“大旗绝不可倒
  衡量一个地方的真实经济活力,更需看重本土民营企业的实力。
  广东和浙江经济活力冠绝全国,某种意义上正因为其强大的民营企业造血功能,越是民营经济发达的城市,其真实经济质量越高。诞生了众多通过市场竞争而崛起的民族品牌。华为,腾讯等崛起于深圳,方太、雅戈尔等崛起于宁波,绝非偶然。而天津,重庆,上海等央企密布,重工业比重过大的城市,往往更依靠投资,其真实的经济效率值得怀疑。
  更值得强调的是,目前,国内普遍出现了几大误区,一个是疯狂加大固定资产投资,以民生的名义,大兴土木,以虚假的经济增长,来换取GDP的增速;二是,各个省区都
  热衷于与央企联姻,没有耐心培育本土民营企业。一个央企的投资,动辄数百上千亿,效果立竿见影,为众多省市所追逐,助长了地方投机主义。
  深圳目前的困局,只是暂时的,其主要原因,乃是因为深圳企业大多为民营企业,在国进民退中,收到严重挤压,倒闭的都是民营企业,广东和浙江压力巨大。但是,绝对不能因此而投机取巧,逃避困难。
  坚守传统产业,中国仍然有一个庞大的大众消费群体需要满足;坚持民营经济,中国的众多大众产品,都由它们提供,这两大支柱,正是中国经济的基石。深圳的大旗,绝对不能因为所谓的经济转型而倒。投机可以盛行一时,但是国家的兴旺,需要长期积累和坚持,亦需要敢打硬仗。
  诸侯经济的存在,亦拖累了深圳,本来,按照产业分工,沿海可大力发展高新产业,新兴产业,传统产业向内地转移,但是,腾笼换鸟,有时候却难以实现,比如说高新产业,除深圳之外,国内很多内陆落后区域,也号称要搞高新产业,国内光国家级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就有数十个,由此,深圳与内地,不能彻底实现产业梯度转移,亦无法实现彻底由市场配置的产业分工,由此延缓了深圳的转型。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