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在过去要严得多”

from 牛博国际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rnw/archives/395143.aspx

原文发表于  荷兰在线  http://www.rnw.nl/chinese/article/655863

 

“永远不会”,这是中国动画人孙逊对他是否在自己的影片中给出答案这个问题而做出的决断回答,“我只是会提问。对刚刚看过的东西进行思考,那是观众自己的事。思考之后,他们也许能找到答案。所幸的是,我制作的影片的观众已经知道,他们将看到的不会是简单的故事。”

作者:John-Boy Vossen

在Louis Hartlooper大厦中一个人头攒动的酒吧里,这位32岁的中国动画人侃侃而谈。这里正在举行的,是第十五届荷兰动画电影节(HAFF)。今年,这个电影节新推出了“独立的中国”专题。据电影节发言人Digna Nielen表示,这一专题是专为“使荷兰观众熟悉越来越多的才华横溢的中国动画人群”而设立的。

规则
孙逊是这一人群中的一个。他出席HAFF是为了参加自己的新片《一场革命中还未来得及定义的行为》的首映式。这部影片中的主人公生活在一个充斥着超现实主义的政治观点及意识形态规则的陌生环境中。而片中的政治规则是不是蕴含着对中国政府的批判?“没有”,孙逊说:“因为,规则是必须有的。没有规则的话,社会就无从获益。”

而且,没有了规则,也就没有这位动画人的今天:“在中国一切都快:工作、人,所有的一切,这是跟荷兰最大的区别。在这里,你可以不慌不忙地去制作一部动画片,经常用去一年的时间。但在中国,一年的时间内往往会出台新的规则,使动画人不得不推翻整个计划。所以,跟西方同事不同的是,我从来不使用脚本。这样我至少能肯定不会遇到意料之外的不愉快。”

展示不公平
尽管如此,对规则的阴暗面孙逊也有所了解。他举例说:“四川政府想在省内建设新的电影院,因为这将对地方经济有益。但问题是政府当时拿不出这笔资金。所以,他们找到当地企业家,在进行补偿的前提下让他们提供资金,而企业家们也愿意投资。电影院建成了,但却赚不到钱,因为中国政府的严格规定使电影院拿不到足够的电影来放。投资者因此损失了很多钱。”

尽管这类故事使孙逊感到很不愉快,但他绝对不会直接指责政府或特定的人物。这位动画人意识到,通过展示某一特定事件,他会有更多的收获。“如果我把四川电影院的事制成电影,我将不会指出这件事归咎于谁。观众应该在看完电影之后自己确定错在谁的身上以及错在何处。我来展示社会的不公平,让观众自己做结论。”

开端
尽管孙逊对社会具有强烈的批判性,但他却从来没遇到过来自中国政府方面的任何麻烦。“不管怎么说,艺术家的处境当前已经有挺大的好转。在我带着电影去比如柏林或者乌特勒支之前,政府会检查我所有的片子。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部影片被卡。”

“随着新政府的即将到来,我认为一切甚至会更好,中国也将更为开放,”他继续说道,“比如说,中国政府决定允许引进更多的美国电影,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那时候,一切都严得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