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王事件的基本逻辑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0952?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本来的王力军事件,因为国内外政治运作,变成了薄熙来事件,更使网议纷纭。

网议的正面效果,是伸展社会对于公共事件的知情权和参与度。 而悖论却是,在任何相对稳定的政治结构中,社会对于高端政治的知情权都受限制。所以现在仅论参与度。

说参与,根据消息轮廓给出相对公正全面的看法,应是基本准则,也只有如此,才能造就并维护公共话语的良性秩序。呼啸喝嚷,逞一时之快,只能对秩序造成危害。以下是根据连日来网络信息的初步整理和判断。 而且只是以政言政,不论意识形态立场的优劣。

王力军未辞公职党职,以非正常程序进出美国领土,即使前功卓著,至少此次严重违背职守,首开改革以来恶例,影响巨大,予以拘捕调查,无可非议。而薄熙来以所任方面第一长官,引咎去职 ,也是胡温在非典矿难等事件以来的沿用做法。此项“方面首长负责制度”的对象,向来首先指向团系要员如孟学农等。现在沿用,令薄去位,大致也可在其他派系之间自圆其说。 而两会期间密集布置,不数日而在体制内一切安排就绪,更见得胡之执政,果断明晰。就操作顺畅而言,可圈可点。

但王薄反目,因王去薄,还是对体制的形象和影响力造成不小伤害。 因为不同于陈希同之于江朱,陈良宇之于胡温,薄熙来之政治割据主义,具有超越党内政治的普世诉求。薄在卓越执政能力,和谋取政治影响的积极努力以外,另有“以社会公平制约无序化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理念。这在目前的政治左翼和社会基层,广获共鸣。

而处理地方山头,如果中央仅以技术性的首长负责制度出发,因王力军事件将薄另转闲差,比如例同孟学农治南水北调工程三年,使其自然失去十八大入常资格,本可圆满解决问题。而且仅夺 去节度方面的实权,还保留中书门下的荣誉,以示对其社会影响的尊重,左翼和基层虽然不满,却难有今天的波澜。现在的状况是,薄熙来虽然失去实权,而且政治命运危殆,但是作为左翼政治的代表,他在民间的认知程度取得了从地方和局部到全国和整体的转变。这样由太子党优秀代表到左翼政治领军人物的飞跃,应该是胡温体制内部的僚属们所始料未及的。而现在操盘者的尴尬是,如果继续整治薄熙来,就要承担社会负面意见的后果;而如果就此止步不办,把问题局限在王力军本人,那么如薄本人何。他的社会影响力仍在。以这样飞扬跋扈的性格,就是失去政治地位,一举一动,至少在短期内,都会左右社会观瞻。

具体说,有两个直接因素造成了现在的状况。第一,不同于孟学农在非典和矿难期间的合作态度,薄本人直到两会期间,还是相当明确地表示对于本身对王力军时间责任有限,因此把处理他本人的动因完全归于中央。这使得坚持首长责任的中央,显得相当被动。第二,与胡之要言不凡相对,温在公众场合往往絮絮多说。在两会记者问答中,本来最后要重庆政要反思王力军事件就已足够,但是偏偏前面加上许多历史证明的道路等等说话,显得在王事件以外,中央还有政策和意识形态诸方面的考虑,因此造成左派大哗,孔庆东司马南等意见领袖纷纷出来表示硬颈义愤,为网民大众提供了一条美丽的风景线和便捷的出气筒。

同时,造成这样的状况,还存在一个胡温等文革前或文革期间大学生所不熟悉,或者说未曾特别关注的因素。也就是网络一开,公共舆论的形成速度和传播范围,与毛时代及改革初期相比,存在质的不同。这对于政府与社会的对话方式,以及政府对社会舆论的管控手段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薄前书记由失意政治家而数日间在网络上升格到了基层偶像的地位,说明胡温建政以来的习惯调控系统具有重大缺失。虽然本次事件不至于造成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但民间失序化的大批量异议可见雏形。习李继起,应该借鉴英美处理伦敦暴乱和占领运动的方法,给予重大关注。

当然,凡事都可转圜。中国历史上,一直有现任元首黜罚重臣为继任留后手储备人才的先例。高欢闲置慕容绍宗,李世民打击李绩,毛泽东赶走粟裕等等,都是如此。薄使相一路走来,不服人管,而且看来也非常不善于保护手下干部,但政绩非常明显。所以从干部配置的条件上来说,最好是处理短期危机,而不是长期担任方面。这样的人才,处理危机则举重若轻,尽显其长,担任方面则桀骜自专,欺上凌下。用欧洲的例子,其实是无任所大使和不管部部长的最佳人选。现在先治水修路,冷藏一段时间,以后习李如能用之,给予短期的专责和长期的荣誉,使其远离权力核心,而又保留其在体制关怀基层的光环,当是最佳局面。

重手处理王力军而把小事化大,又在关键时刻令黄奇帆冒重大政治风险,这样的性格使手下毫无安全感。在讲究长期人际投资的邓体制中,如果要带队伍谋大位,不是此番出事,就到了将来也会有部属反水出走的致命情形。以薄前书记为大敌,胡温可能多虑了。至于现任黄市长,应该还可继续,毕竟他有李绩对付李世民的冷幽默,另外还有经济专长,而且,“一旦得罪,得罪到底”的天王灭东王政策,在毛后的中国,也已经成为绝响了罢。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