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德伯格绑架案:无直接证据如何定罪?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123589/

1932年3月1日晚上8点,美国飞行英雄查尔斯•林德伯格(Charles Augustus Lindbergh)20个月大的宝宝安然入睡。而当保姆10点再次进来时,却惊讶地发现摇篮空空如也:宝宝不见了。

林德伯格少校曾送达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封航空信,也是首次纽约-巴黎不间断飞行的完成者,是当时最著名的飞行英雄。媒体纷纷以“小鹰”来称呼被害的小林德伯格,公众对这起罪恶的案件也高度关注。

敲诈信上的3个小洞

在林德伯格报警后,警方在一个窗台上找到了一封敲诈信,在孩子卧室窗台下的地上发现了两枚足迹、两个深深的痕迹和一把木工用的凿子,随后又在附近找到了已经断成3截的木制梯子。很明显,昨晚有人利用了这架长梯子爬上了位于二楼的窗口,偷走了婴儿。

飞行英雄查尔斯·林德伯格。(图:FBI)

飞行英雄查尔斯·林德伯格。(图:FBI)

敲诈信的笔迹很潦草,还带有一些拼写和计算错误,内容大概是:

先生们,请尊备(原文redy)好$25000现金,其中2500元要$20面额的钞票,15000要$10的、10000要$5的。2~4天内会通知你们将钱送到那里(原文were)。我们警告你,如果把任和(原文anyding)事情公诸于众,或是报警,孩子就会被野蛮得对待。所有信件往来都如此签名并以3个小洞作记号。

随后,应绑匪的要求,孩子的父母委托中间人,退休教师约翰•康登(John Condon)博士与之联系,共计收到12封信件和一次电话。绑匪不断变换交付赎金的方式,并以各种理由提高价码,还信誓旦旦地保证孩子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出于对孩子的安全考虑,4月2日,林德伯格家按照绑匪要求,支付了50000美元的天价赎金。不过他们耍了个心眼,赎金中的很大一部分使用金元券(Gold certificates)支付的,也就是说绑匪需要将其兑现才能使用。

嫌犯使用的梯子。(图:TruTV)

嫌犯使用的梯子。(图:TruTV)

4月2日,康登博士在一个墓园里交付了赎金,然而,被绑架的小林德伯格却并没有出现在绑匪指定的船上,绝望的林德伯格甚至还亲自驾驶飞机巡视了整个码头。5月12日,小林德伯格的遗体在案发地点不远处的一个树林里被发现,人们最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此后,警方虽然努力破案,但却苦于没有线索。直到案发2年后的1934年9月15日,警方终于接到了一个准确的线索:一个加油站的老板,收到顾客递过来的10元金元券,引发了他的警惕,随手记下了那个人的车牌号码并报警。警方随后查明,那辆车的主人叫做布鲁诺•霍普曼(Bruno Hauptmann),一个多年前非法进入美国的德国人。

警方立即将霍普曼与林德伯格绑架案联系起来,对其进行了秘密监视。当月19日,当霍普曼发现被警察跟踪之后突然加速逃窜,连闯数个红灯,最后被一辆大卡车拦住,随即被捕。警方搜查了他的住宅,查获了大量证据,包括在车库一个精心藏好的罐头盒中找到的约$14000元现金。

霍普曼的入案照。(图:TruTV)

霍普曼的入案照。(图:TruTV)

1935年1月2日,霍普曼在弗莱明顿(Flemington)正式出庭受审,这起审判甚至被部分媒体称为“世纪大审判”,霍普曼也获得了“全世界最可恨的人”的称号。

证据链定罪

检方指控,霍普曼就是那个在2年前绑架了小林德伯格并将其杀害、向林德伯格家勒索了5万美元赎金的凶手;而霍普曼否认所有指控,并指出检方缺乏直接证据:的确,没有人看到他爬进屋里偷走了婴儿,没人看到他去取走了赎金(当时天很黑,交付赎金的康登博士只能证明那个人“很像是被告人”),没人看到他抚养了婴儿,现场也没有找到他的指纹和足迹(当时负责现场勘验的警察居然忘记对那2枚足印取证了)。

然而,检方所举出的证据,虽然都是间接证据,却组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法网,牢牢的罩住了霍普曼:

https://i1.wp.com/img1.guokr.com/gkimage/86/sr/at/86srat.png

尸检报告显示,树林中发现的小林德伯格的尸体,死于头部的一次外力伤害,而且是迅速致死,因为颅骨的裂缝处没有流血迹象。他很可能是死在自己的卧室或是从高处摔下致死,遗体被丢在在树林里的时间约2-3个月。这就解释了没有人看到霍普曼在案发期间抚养婴儿的疑问,同时,证明绑架婴儿的人也是杀害婴儿的凶手。

在案发现场找到的那个梯子,是本案最重要的证物。警方求助了位于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市的美国国家林业产品实验室,由当时最著名的林业专家对木头切片分析,精确地指出了若干特点:整个梯子,是用北卡州松树等4种不同的木材构成,而这3段梯子很明显是由不同的人先后拼接而成,因为有的接头很专业,有的则很粗糙。最关键的是,梯子的第16根横梁上有个很特殊的地方:表面有4个呈正方形排布的钉子孔。专家进一步指出,这根横梁应该来自于一个室内的构筑物,比如阁楼,因为钉孔未见铁锈,横梁的端面也没有被风雨侵蚀过的痕迹。

而搜查记录显示,正如专家所推测的那样,霍普曼家真的有一个阁楼,并在阁楼上找到一块木板,无论木质还是花纹,都与第16根横梁一致;并且——那块木板上恰好也有排成正方形的4个钉孔,孔之间的间距、角度与横梁相吻合。这些实事证明,正是霍普曼制造了这架特殊的梯子,而这架梯子被用在了罪恶的绑架上。

此外,笔迹鉴定专家证实,霍普曼的笔迹与敲诈信非常相似。同时,敲诈信中那些语法错误,也与他平时的书写习惯相同,例如将“later”写成“latter”、“our”写成“ouer”。考虑到英语并非其母语,极可能就是他书写了那些敲诈信勒索赎金。

在霍普曼家起获的1.4万美元现金,面额与赎金的三种规格相同。以他的工资收入,是无法解释笔巨大财产的来源的。霍普曼辩称,这笔钱是一个已经死在德国的朋友离开美国时留下的,因为那个人欠了自己很大一笔债,所以他就理所当然地将其扣下抵债了。检方随即驳斥说,在他家起获的一个账本中记录了霍普曼几年来的日常进出,根本没有如此之大的往来款项。

更有说服力的是,就在1932年的4月4日,也就是赎金被支付后的第3天,霍普曼辞去了工作,却从此出手豪爽:他买了一部价值$400元的收音机,还让他的妻子去德国旅行了一次。赎金的金额与现场搜出大量现金、他一夜暴富的事实结合起来,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霍普曼从绑架案中发了不义之财。

霍普曼在受审。(图:wiki)

霍普曼在受审。(图:wiki)

同样,霍普曼也无法解释,为何在他家厨房的一个壁橱中,会写有赎金支付人康登博士的地址与联系电话,而他声称与康登博士素不相识。结合证人证言(出租车司机证明,他就是交付赎金那天晚上替康登博士叫车的人),能够证明他曾联系过康登博士,并从后者手上接收了赎金。

此外,检方提醒陪审团注意,霍普曼以前有前科,并且曾在一起犯罪中使用过长梯。

这些间接证据组成了完整、严密的证据链,足以排除了一切合理的怀疑,陪审团因此完全确信霍普曼就是这起案件的凶手。

1935年2月14日,霍普曼被裁定有罪,并判处死刑。尽管他和他的律师不断上诉,2年后的4月3日,他还是在新泽西州监狱被送上了电椅。他的妻子曾在1981年再次提请对此案重审,并引来一些媒体的关注,但正如FBI退休探员、宾州爱丁堡大学(Edinboro University)的吉姆•费什尔(Jim Fisher)教授指出的那样,即便以今天的物证标准来看,1932年那起罪恶案件的凶手,也一定就是霍普曼。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