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太:关于薄氏

from 墙外楼 http://feedproxy.google.com/~r/letscorp/aDmw/~3/sbjBQeYpcOs/20767


1、对薄氏事件,需要理性思考,冷静对待,任何狂热性都缺乏本质意义。辩证地看,坏事会变成好事,至少,此事为我们重新审视中国现状,提供了一个新的基点,创造了一个新的契机。当一种最起码的表层左转都行不通的时候,人民还将寄希望于何处?根本出路究竟在哪里?

2、薄氏的探索,即所谓重庆模式,具有双重意义:左而言之,可以为全面回复社会主义道路提供一个过渡性的平台,创造更为广阔的用武空间;右而言之,可以缓和政治上的官民对抗和经济上贫富差别,起码可以稳住并延续既定格局。这样的平台一经建立,对统治阶级一方而言,也就进入了左右皆可迂回,可进可退,可攻可守,据天时地利人和相机而择的良好境界。这实际上是个出色政治家的出色策划与表现,中共最高层决策者没有看到它的潜在深远意义,却为内部权力分配的现实问题所左右,不能不说还缺乏高瞻远瞩。试想,就统治者内部而言,除了薄氏淌出的缓和阶级矛盾的路子,难道还会有比薄氏更妙的招法吗?不从减轻百姓生存危机处着眼,不从收复民心处入手,难道还要继续与民心相悖吗?如此,百姓只能自古华山一条路,被逼无奈上梁山了。讲了几十年的维稳,薄氏经营的最得民心也是最有分量的维稳措施,却给毁损了。即便是对资产阶级官僚政客而言,也是一种失策。

3、与其说薄氏是在挽救百姓,不如说是薄氏是在挽救党和现存的政权形式。薄氏由于政治上没有提出阶级斗争,经济上没有触动所有制,因而与其将其路数归于毛派,不如归于邓派更顺当,只不过他抓住或扩张的,是“共同富裕”这个因素,从这点上看,薄氏是慎重的,有分寸的,是尽力与中央保持了一致的,是尽可能将其行为限定在泛泛的邓理论范围之内的。他并不会也不可能,公开把自己搞成毛派的形式,只能活用邓的个别理论词句。薄氏所为,并非是无产阶级政治家的特定行为,而是包括了几乎任何社会形态都在内的开明官员的开明行为通则,难道不是吗?打黑是为除恶,唱红是为扬善,顾及民生是为收复民心,连封建社会的开明官员,恐怕也会这么干的,即便仅仅如此,也要被拿掉,可见权势斗争之惨烈,虽然,往高处看,这里所折射的,仍然是潜在的阶级斗争与路线斗争。因为仅仅往无产阶级人民大众这一边在形式上稍微倾斜一下,而且丝毫没有触动私有制的前提下,就有人不干了,非要把这种苗头扼杀在摇篮里不可。可见,他们是多么害怕“改革成果”的得而复失。显然,两个阶级的生存权利之争,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在这样的态势下,人民实在应该觉醒了,没有觉醒,又何来觉悟?

4、薄氏事件的政治内涵,是深水难测的,难道仅仅是个重庆模式吗?不,应该是中国模式。我断定薄氏绝非是仅仅要创造一个重庆模式,内心所期盼的,是要形成全国式的重庆模式。他实际上是在告诉世人,时下的中国当局应该怎么办,他的重庆模式,就是要给出一个标准答案。这虽然仍是站在统治者立场上做出的答卷,但由于有惠民政策,所以仍然能使久旱的人民如沐甘霖。既如此,那需要一个怎样的位置才能与之相匹配呢?不言而喻,只能是最高领导人与核心决策者。以为薄氏只是想竞争入常,当个老八老九的就满足了,我从不这样认为,他所需要的职位只能有两个,要么总书记,要么总理,因为惟其如此,才能有效落实属于他的方针与路线。不要用政治野心家否定一切,不想实现自己政治抱负的,注定不是出色的政治家,只能陪着当大官,不可能有大作为。大凡只做大官而无大为的政客,都只能昙花一现,混个体面身份了事,不可能千古。这些话之所以早先不讲,是担心只能引起高层深度忌讳,反而帮了薄氏的倒忙。殊不知,越吹捧越说明薄氏得民心,越得民心人家越忌讳,民心都让你抢去了,人家怎么办?再说了,什么叫民心?是穷人的民心重要,还是富人的民心重要?是中国的民心重要,还是外国的民心重要?这么多年了,难道心里没数?再重要的事,还能比让谁当权更重要么?关键不在于谁当权对人民有利,而在于谁当权才让自己舒心。实际上,重庆越“模式”,越红色,越得民心,对最高权力的挑战性也就越大,薄氏也就越危险。

5、据传雷洁琼面对重庆模式写了八个字,叫做“公者千古,私者一时”。这是个高度抽象的大道之理。具体针对谁说的?我看至少也要从三个具体层面去想,一者可能是对毛邓说的,二者可能是对薄氏和厚氏说的,三者可能是对薄氏一个人说的。

在浩瀚的宇宙时空中,每个人都是瞬间,有的时候,瞬间的扑捉,便会凝固为永恒的一刻,哪一个政治局委员仅仅是因为撤掉原有工作,还没有给予任何处分,就能引起如此民心震动呢?这足以说明了薄氏存在的意义,也醒世了一些为官的真谛,上去的未必一定比下去的更不朽。一个官,荣光的本质不在于大小或升降,而在于为谁而存在。不过我还是强调,这种民心震动越大,薄氏就仍然越继续危险,如果人民都不在意这件事,薄氏反而容易平安。或者,一定要个说法,共产党人就该动用党内大民主来决断薄氏的取舍,假如中央的确没有代表多数党员意愿的话。

我为什么讲“暂时认输”?因为“暂时”不等于“永远”。凡是一帆风顺稳步升迁毫无坎坷的官员,一定是个平庸透顶的官混子。你看看主席,在没当上一把手之前,跌跌撞撞比谁都多,比朱、周、刘、任都多。一般说来,一个权大才小的人,会相对平稳,反之,一个才大权小的人,则注定多有坎坷。这是由中国特色政治文化氛围所决定的。

人贵于转变行为方式,路子有的是,关键在于选不选,走不走。

6、目下薄氏一事风起云涌,舆论哗然,既反映了民众的美丽心态,也折射了民众的美丽局限。大家不就是盼望包青天吗?放心,中国官场那么大,官员那么多,备不住还会再出包青天的,出了包青天,人民就有救啦。不过,包青天不等于毛青天,一字之差,万里之遥。毛青天可以彻底翻天,包青天至多保护一次秦香莲,而且保护不彻底,在皇姑、国太的联合威逼之下,曾企图自己送些银子了却杀人案,被秦香莲拒收并暗骂 “官官相护”之后,老包才受不了了,才决意铡了陈世美,要不,陈世美仍然死不了。当今社会,有多少陈世美?谁能死得了?我看谁也死不了。一个用金钱和权势可以摆平一切的混蛋社会,怎么可能拥有实际意义上的制度与法律呢?冤死多少人,或罪犯逍遥法外,实在也就没有什么值得奇怪了。

7、经济上的私有必然引起政治上的贪腐,政治上的贪腐又必然引起民意上的反抗,中共一直没有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总是土土吃血,满足于形式上的化解。表层的美妙忽悠,只能致使矛盾越积越深。为什么不能或不敢彻底解决?因为一彻底就等于引火烧身。毛泽东为什么敢整?自己干净嘛。特权腐败实际上是导致分配不公的潜在天敌。薄氏所做的一切,恰恰帮中共跨入了一个可以缓解的平台,至少客观上拥有了这样的效果。就算是作秀,只要是人民欢迎的作秀,也没什么不可以,再说,中国还能找到不作秀的官僚政客吗?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