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莫予毒】大明外史——腥风血雨的序幕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0539?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0539

腥风血雨的序幕

三少被双规了,三德子被派去西南打扫战场,意在测试。此前三德子已经板上钉钉进入下届模特队,而如今,风云突变,形势急转直下,古月小宝联手已经大有横扫大明政坛之势。三德子也不会那么从容了,在西南战场打扫得不好,那么变数还很大。由此可见三德子忧心忡忡显而易见。但从这两天的形式上看,三德子已经准备彻地听话了。

黄鸟无论怎么“良禽择木而栖”,已经晚了。虽然他带头倒戈,并且“自觉、主动”的做好重庆工作,在他的带领下,重庆警备区举行了大型宣誓活动,宣誓效忠朝廷军委,就差没来碗血酒再摔碎了。不但如此,黄鸟还带头揭发、证实大力王与三少的罪行,爆出了不少薄王的犯罪证据,证明三少策划“武装政变”。第一条:黄鸟证明“是三少命令我‘不惜代价’弄回大力王,必要时可对美国驿馆使用武力(这验证了为什么坦克会开去的原因),一切后果由三少自负。”黄鸟说,他曾力劝三少未果。第二条:“三少对我说,广隶已经对我保证绝不会让小宝借大力王事情来攻击我,保证大力王控制在他(广隶)手中,所以大家要放手去做,大胆去做。”第三条:在重庆唱念做打之后,重庆的经济实际上是下降的。是三少指定我(黄鸟)弄虚作假,欺骗朝廷和重庆人民。第四条:三少无意中透露,他有两个集团军的力量可以随时支持他。第五条:揭发三少大骂小宝是蠢材,古月是庸才,一刁是废材。大明的希望只能看他三少。(上述内容几乎一字不差,我第一时间看到这个真他妈的生气,我觉得黄鸟这种人最该死)。虽然“立了大功”,但这种叛徒谁都不敢用,能保证自己性命没问题已经不错了,他的位置肯定保不住了,替代他的人选是孟学农。

一刁表态,坚决支持朝廷决定,支持胡主席的决断???????(真他妈的)。不但三少的最后一线希望破灭,而且最重要的是出卖了广隶。广隶骗取大明军委批示,准备大规模调动武警的事情曝光了,人赃俱获,据悉是一刁协助胡拿到了这个关键证据。

为此,口天哥以长老之面出面与古月谈判,力求讲和,平安过度。老虎帮其他成员甚至连讲和的机会都没有了。春老、水工第一姘致力老太等能自保已经不错。至于“议和”结果不得而知。但肯定是老虎帮做出重大让步。请注意一个个人——袁纯清,男,汉族,1952年3月出生,现任中共山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曾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此乃古月得力徒弟,此人极其低调,但关键时刻却异军突起,有望成为新一届模特队队员,接管模特队中最关键的位置——政法委书记,也就是广隶现在的位置。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如果真的能一跃上位,至少说明两个问题,第一老虎帮已经彻底投降,其二,古月大徒弟地问题传言当属实(这一段现在不能说)。

关于善后问题,第一、开来夫人已经被控制,所有问题将从她身上入手。第二进驻西南秘密调查组已经控制季钲翰,从他身上打开重庆“黑打”的事情。第三、广隶的“材料”基本上已经全了,就等“下锅”。 古月真正想对付的是广隶。但广隶岂能这么好对付,到目前为止他手里的“兵权”仍在,手里有150万WJ ,6890亿维稳经费仍一个人控制。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如果古月处理不好,那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古月为什么说“维稳需要军队参加”的敏感话题了。对古月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能让广隶交出权力即可,并不想大动干戈,让军队参与。但广隶会束手就擒?这个我真不敢定论,因为现在每时每刻的变化都叫人想不到。

具体如何我觉得还是要看口天古月谈判结果。但格格认为老虎帮不会就这样全盘认输,想动广隶古月还需要大决心,因为鱼死网破也不是古月想看到的。一旦全都撕破脸,谁都不干净。我从不小看老虎帮的实力。就说高丽同志的事情,高丽是水工的亲密盟友,现任天津书记。此前天津一二把手出问题,高丽同志奉命摆平,去了不久,宋平顺“自杀”,干得相当漂亮。此段公案另文叙述。由此可以看出高丽同志非同寻常,因而老虎帮力挺高丽进入模特队,甚至在海外放风,高丽进入模特队成定局。这些“后备力量”都不能小看。最有意思的是,大力王可能为此“罪行骤轻”,“叛国投敌”可能又不成立了,隐形的成为了掀翻三少“叛乱集团”的“功臣”。

此次大力王引发的大地震,最主要的是土崩瓦解了老虎帮。目前,一刁公开支持古月,老虎帮在军队中的才厚哥和郭二哥已经公开声明效忠古月。而由此所牵连的人马除了广隶之外,还有些小喽啰:

1、司马南的儿子在美国读书,费用是三少批钱。目前司马南已经被控制,出逃未成。

2、 “三妈事件”是重庆三少一首设计的,旨在对付水水。这个也被提出证据了。为此孔庆东已被停课,接受调查。因为他的经费都有重庆按时出的,且数量很大。

3、赵本山被牵连,朝廷马上会派调查组调查本山。本山与大大力王私交甚笃,且三少曾力保本山,而把本山的罪责都推到王奉友等身上。

附录:真正的黑老大

季钲翰:原名季伟,是江苏人,十几岁因杀死人从老家跑到贵阳,后到重庆,在沙坪坝一家餐馆做墩子,后来主要从事卖淫嫖娼的浴德池桑拿赚取了第一桶黑金。在金科酒店,季用用出千的手法,一晚上就赢2000万,主要的输家是刘学宾,张明宇,黄洪云,杨长林等参与人,刘学宾基本上输垮了,连贵州的煤矿也输给季了,总共可能有5000万输给季,另外,张明宇也输了几千万给季,所以,张到处借钱,导致高利息拖垮其同创集团。 季伟在澳门与陈国华(备注:是重庆市公安局警察。)等洗码,骗重庆的老板到澳门赌博,专干跟陈明亮一样的勾当,放水抽水,非法获利5000多万。

季跟陈明亮的矛盾起于争夺重庆电子校项目,当时季与信‘指财信集团’共同做了前期工作,通过大量行贿锁定了电子校项目,而陈与贺伦江等人也想取得该项目,所以,在挂牌时也交了5000万保证金参与竞争,季为了不使地价太高,答应给陈3000万,让陈退出,事后季反悔,于是有了陈,季之争夺,双方均动用了大量打手,出动了包括冲锋枪在内的各式武器,事件以陈败北告终。季通过行贿史大平,拿到寸滩的土地整改项目,空手套白狼,又以江北区财政担保向兴业银行借了几个亿来启动,海赚了两个亿。但是,代价是重庆兴业行长下课入狱。

季最近最漂亮的一单生意,要数他在北碚蔡家工业园区的“BT工程”,他通过“重庆一哥”的秘书找到北碚的书记黄流,再向黄行贿2000万,于是,拿到了北碚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蔡家土地整改和道路工程,共计20亿。季直接分包给北碚的明勇道,获利应在5个亿以上,因为,此项目按1999定额计价,比新定额至少多15个点子。项目没有比选,更没有公开招标,直接说,季要帮北碚搞一个体育中心,就这样忽悠过去了。但是,蔡家的官员人人明白,正因为此事,黄波换了蔡家的主任。

其实,蔡家真正的肥缺是道路,土地整治,土地已经做不出文章来了。但是,黄为了自己的官帽出卖北碚也不稀奇,仅卖给罗少宇‘罗Gan的亲友’的土地至少让北碚损失20亿,由于与原中办主任王刚关系,所以,黄一直不倒。几年前,季到北京对一个欠他高利贷的老板(备注:原开发御景江山老板)实施的非法拘禁,在坊间广为流传。

09年,重庆赫赫有名的黑社会老大张杰(备注:2009年因涉黑恶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等罪名被捕,此人是隆鑫控股集团董事长涂建华的马仔,被捕后是涂建华通过季钲翰找到大力王,花巨资行贿把张杰救出来的。)之所以可以在风口浪尖上放出来,完全是季找了公安局一把手办成的。这在重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连季本人也不避讳跟“重庆一哥”和王局长的密切关系。据说,当时季住在万豪酒店。身边十几个马仔全部是持枪的。主要是怕陈明亮的报复。有一点是可证实季确实跟大力王的关系好,在王与企业家的座谈会上,季是唯一的所谓的“受害人”。

陈明亮当然不是什么好鸟,但是陈明亮被大力王放倒,明显有季钲翰的原因。

后记:想写的太多,但却不能多说,这就很郁闷。但想想也没啥,与我等屁民没多大关系。走咯,去看我大哥,我大哥在被关了三年多,也不知道哪天能放出来!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