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的皇上有五颗星(四十一)

from 牛博国际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ird/archives/394572.aspx

四十一.土地改革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大帅爷当然也是这样。大帅爷在日本时每天最开心的就是读日本人的信,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日本人给大帅爷写信,GHQ找人翻译一部分呈给大帅爷审阅,内容反正五花八门,从歌功颂德申请当五毛一直到告状喊冤阴谋搞上访应有尽有,但相当大的一个部分是来自农民的感谢信,只要读过这些感谢信就知道起码这些日本农民的感谢心情确确实实是发自内心的。

拙作《进士掌国》中提到了日本的土地改革,那是世界上第一次成功的,不留任何后遗症的土地改革,那次土地改革实际上能够追溯到战前,在9.18事变之前日本军部里就一直有人嚷嚷要土地改革,后来一直受到贵族院大地主们的阻扰而没有成功,直到战后才在日本精英官僚的主持下完成了。

为什么这笔功劳一般都记在了大帅爷头上的原因肯定是因为大帅爷用刺刀为那些搞土改的日本官僚们提供了后盾,但大帅爷在一开始对日本的土地改革没什么兴趣,一来美国国务院不知怎么回事一直没有研究过东方国家的土地问题,所以大帅爷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二来“土地改革”总有点“赤化”的含义,要知道大帅爷绝对没有永远停留在帅爷位置上的意思,时不时地还想上升为“大统爷”——当个美国总统那才叫一个爽,所以大帅爷不能在政治上犯错误,最后一条就是这是牵涉到吃饭问题的大事,万一改革失败,大量地饿死了人那就是大帅爷的过失了。

无独有偶,据说邓公后来特别后悔没有一开始就把上海划为特区,也是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在作怪,毕竟当时中央财政收入的六分之一是从上海来的,邓公赌不起。实际上这才叫“责任心”,有责任的人是不会脑袋一拍就搞一个文革,拿几亿人的身家性命当个屁的。所以大帅爷对于日本官僚们的土改要求大帅爷一开始是不置可否,采取了打酱油的态度。

但大帅爷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被农相松村谦三找来搞土地改革是曾被特高警察当“赤化分子”抓起来过的帝国高等文官和田博雄。这一下没人敢抓和田博雄了,但是还活着的贵族院敢阉割和田博雄提出的土改方案。应该说刚开始和田博雄的方案是很温和的:不容许地主们拥有超过三万平方米(大约45市亩)以上的土地。实际上除了东北和北海道地区之外,日本其他地方的大地主并不多,拥有这么多土地的地主实际上只有2~3%左右,但就这样还是被贵族院改成了五万平米以上。大帅爷看得气不打一处来:这也不需要搞土改啦。

除了气愤之外,大帅爷也有想不通的地方,就是本来应该是在发生大饥荒的日本,却成天在闹“买黑市粮食”,哪来的黑市粮食?前面说过美国没有给足大帅爷所需要的粮食,但日本人也混了过来,吉田茂的解释是“日本人的统计系统有问题”,实际上不是这个原因。

实际上的原因是日本的地主已经不像太平洋战争之前那么神气了。日本的高级官僚们虽然没能搞成土地改革,但却在1942年在“一切为了战争”的口号下成功地废除了实物地租,由国家进行粮食的统购统销,农民只需交国家规定额度的现金给地主就行,这样农民手里有不少隐瞒下来的粮食,而这部分粮食是政府无法把握的。

惠特尼少将又给这些已经无力抵抗但还不肯老实投降的地主们加上了最后一根稻草。惠特尼的看法是:要根除共产主义的威胁,最好的办法是把可能向往着共产主义的农民改造成小资本家,只要给农民们土地就能做到这一点。

结果大帅爷在1945年12月9日发布了土改令,国家强行收购家不在农村的地主的全部土地,对于家在农村的地主,除了北海道地区可以留四万平方米之外,其余地区一律只准留一万平方米,多余的土地由国家强行收购卖给无地农民。日本政府总共从252万户的地主手里购买了相当于总耕地面积的35%的土地卖给了420万户无地或少地的农民。

当然这只是在名义上的“买”和“卖”,实际上就是抢夺,先不要说价格非常低廉,光是通货膨胀的速度就已经使得那个价格可以忽略不计了,当时国家收购地主“一反步”(大约一千平方米)农田的价格,一年之后连一公斤大米都买不到,说是国家收购,其实和没收没什么两样。

前面所说的财阀解体也一样,形式上把财阀们的财产折算成了国债,但那个国债和废纸没什么区别。这样在大帅爷刺刀的支持下,日本政府空着手就把大量企业和大量土地全部拿了过来,如果说土地还是“卖”给了农民的话,企业的股票以后可是以市价在股市上销售的!但是说这是大帅爷在耍流氓倒也不公平,这种通货膨胀是日本政府为了躲债而有意干的,再加上由于日本政府借口败战而堂而皇之地赖掉了国债(实际上就是还也就是鼻屎那么大的事),所以可以轻装上阵重新开张。西德的情况也差不多,而英法因为身为战胜国不能那么无耻,所以德国和日本在战后的发展速度远远大于英法。

大帅爷离开日本之后,日本的地主们一直在打土改的官司,特别是那些近郊的地主。土地被政府抢走了,而分到土地的农民们日后把土地卖给开发商可都成了暴发户。但日本地主的抱怨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社会集团的支持,不但得到了土地的农民们不会支持地主,就是资本家集团也不会支持地主。

在联共党史所代表的政治观点中,地主和资本家总是连在一起成为打倒对象,实际上这是很荒唐的。有人喜欢扯资本家利润的来源是剩余价值,但实际上更为重要的是资本家一定要通过商品交换才能实现利润,这点和能够进行掠夺式剥削的地主有本质的不同。资本家希望社会成员能够更加有钱,这样他才能有顾客,比如老福特为了使得他的汽车能卖得出去,把他的工人的日工资加到五美金,而地主只会使得社会成员更加贫穷。资本家和地主是天敌,所以日本地主吵了半天也没有人听,当然日本政府日后也多少给了一些象征性的“补偿”,再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