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黑云压城城愈坚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0105?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0105

太平洋不太平,这本不是新鲜事。但太平洋近来特别不太平。美国国防部在11月9日宣布成立海空一体战办公室,这是和导弹防御办公室同级的跨军种政策性主管机构。海空一体战是美军为中国量身订造的新一代战略战术,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11月10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夏威夷演讲中明确表示,美国在亚太地区不是介入(engage),而是领导(lead)。当然,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更是热门的话题,其针对中国的含义跃然纸上。树欲静而风不止,太平洋上不太平。

这个简称TPP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最早是文莱、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在2005年发起的,意在消除商品贸易、原产地、纠纷调解、卫生检疫、技术转移、服务贸易、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竞争政策等方面的壁垒。2008年9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苏珊施瓦布宣布美国将启动加入TPP的谈判。2008年11月,澳大利亚、越南和秘鲁也宣布启动加入TPP的谈判。2010年10月,马来西亚宣布启动加入TPP的谈判。此后,秘鲁、韩国、加拿大、墨西哥、菲律宾宣布加入谈判,台湾也宣布有意加入TPP谈判。TPP正在成为环太平洋的自由贸易区,经济是政治的基础,在当前世界性经济困难的时候尤其如此。中国宣布正在认真研究加入TPP谈判的问题,对TPP持开放态度。

TPP的原意或许是促进区域内各国的经济发展,推进经济一体化,但美国的参与带上了明显的针对中国的政治意味。美国声称TPP不仅是经济联盟,还是劳工和环保的联盟,更是价值观的联盟。把亚太国家在经济上和美国捆绑在一起,可以建立对美国的经济忠诚,进一步扩展到对美国的政治和军事忠诚,以经入政,形成美国在亚太的北约加欧盟。如果不能最终把中国摒除在外的话,美国也要试图在中国加入之前抢先给太平洋贸易制定规则,迫使中国在加入遵从有利于美国的规则。从尼克松时代开始,美国就试图在与中国交往的过程中,把中国纳入美国的规则。克林顿时代的围堵和交往之争在本质上是诱中国入套和逼中国入套之争,而WTO更是一个大套子。无奈中国不是牛马,而是大象,套子一个一个都被撑破,反而成了垫脚的鞋套。兰德公司在题为《与中国的冲突:前景,后果与威慑策略》的报告中无奈地指出,美国已经失去在军事上单方面损害中国而自己保持无忧的能力,而且美中已经形成经济上互相确保摧毁的局面。在小布什时代,美国大力兴建国家导弹防御体系,意图打破核威慑的互相确保摧毁,重建单方面军事优势,但是失败了。TPP是美国打造经济防御体系的企图,意图打破美中经济相互依存所导致的互相确保摧毁。如果美国主导的TPP成功,这就相当于打造了一个21世纪的马歇尔计划,建立起一个围堵中国的经济联盟。但是21世纪的亚太不是40年代末的欧洲,今日中国不是昨日苏联,希拉里时代的美国更不是马歇尔时代的美国。

TPP对世界贸易的改变还有待观察。美国已经和17个国家签订有自由贸易协议,其中包括TPP中的智利、新加坡、澳大利亚、秘鲁、加拿大、墨西哥等国,拟议中还包括整个美洲、欧盟、中东、泰国、新西兰、印尼、阿联酋、卡塔尔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事实上,除了日本和中国,美国和世界上几乎所有有点分量的经济体都签订了或者正在商谈签订自由贸易协议。TPP很多成员国(包括潜在成员国)之间也有双边的自由贸易关系。在某种意义上TPP只是把自由贸易的范围扩大,而且从双边变为多边。美国可以挖空心思把TPP按照美国的规则打造起来,但TPP不阻止成员国与TPP之外的国家维持正常贸易关系,甚至不阻止TPP成员国和非成员国建立双边甚至多边自由贸易关系,包括10+1和10+3体制,TPP成员国没有理由因此而减少甚至断绝和中国的贸易关系。

美国牌的自由贸易不自由,作为第一个主要自由贸易区成员国的加拿大对此最有发言权。美国和加拿大在1988年10月4日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在1994年1月1日扩大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简称NAFTA),把墨西哥也囊括了进来,其中美加贸易依然是大头,进出口总额居世界上双边贸易第一。但是,美加之间的贸易摩擦并未因此减少。由于农业的敏感性,美加的农业贸易条款是独立于NAFTA之外的。加拿大的禽蛋和奶制品市场是完全保护的,不仅限制进口,而且在国内实行计划经济和价格保护,美国禽蛋和奶制品不得其门而入,怀恨在心已久。加拿大的文化市场(广播、电视、报纸)也是受到保护的,必须达到一定比例的加拿大内容,进口的好莱坞电影要抽一定的税,用于扶持加拿大的影视业。另一方面,美国不顾NAFTA甚至美国国际贸易法庭的裁决,对加拿大木材课以重税,但对加拿大刻意保护的水资源以NAFTA名义强迫加拿大政府撤销出口管制。美国公司和个人甚至通过NAFTA干涉加拿大的立法。加拿大禁止汽油添加剂MMT但美国不禁止,1996年美国Ethyl公司向NAFTA上诉,迫使加拿大撤销禁令;但加拿大Methanex公司控告加利福尼亚禁售MTBE造成损失时,美国不仅判决Methanex败诉,还要缴纳手续罚金;2007年当加拿大改变收入信托的税收机制,美国人戈特利布夫妇通过NAFTA要求加拿大赔偿50亿损失,尽管最后被驳回了。2002年赫迪戈著书《失去的国家》指出,NAFTA通过以来,1万多加拿大公司被外国收并,98%的外国直接投资都是用于收购加拿大公司。在NAFTA圈子里,加拿大的GDP增长高于美国,美国高于墨西哥,加拿大在理论上是受益最大的。但加拿大的制造业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美国的境外生产基地,盈利最后还是流到了美国。加拿大人戏称NAFTA为Double Yu(c)k,这是对NAFTA声称的“从育空到尤卡坦”(from Yukon to Yucatan)的双关语,育空是加拿大西北,尤卡坦是墨西哥的东南,yuck在英语里是恶心、倒胃口的俚语。

从美国来说,墨西哥人工便宜,地理近便,工会和资方的冲突经常导致工厂关闭,整体搬迁到墨西哥,造成大量工作岗位的流失。有统计数字表明,到2010年为止,墨西哥通过NAFTA使得美国制造业工作岗位净损失68.3万。制造业工作岗位的流失和贸易逆差同步增加,促进了美国经济的空心化、投机化,为今日的经济危机浇上了一桶油。实行NAFTA以来,美国的出口有了很大的增长,但对NAFTA伙伴的出口增长实际上远远落后于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出口增长。但墨西哥对NAFTA也有怨言,美国的倾销对墨西哥的玉米生产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更严重的是,墨西哥被迫修改宪法第27条,印第安部落集体拥有的的土地不再禁止买卖或者转为私有。在美国农产品倾销和大资本的双重压力下,印第安人和贫苦农民的命根子正在消失,尤卡坦的扎巴塔运动武装分子就是这样被逼上梁山的。美国墨西哥政府批准Metalclad公司在瓜达尔卡扎尔建造有毒废物垃圾场,但瓜达尔卡扎尔以环保理由拒绝容许开工,被NAFTA判决地方政府无权否决联邦政府的批准。

自由贸易不是经济发展的万灵药,对于落后国家尤其如此。墨西哥受益于NAFTA,但墨西哥的经济在加入NAFTA之后并没有发生期望的跃进,和加入NAFTA之前的60-70年代相比,GDP增长率还略有下降。加拿大属于发达国家,但加拿大得益于NAFTA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由于加元汇率较低,人工相应较便宜。在实行NAFTA的1988年到经济危机的2008年这10年里,加元的平均汇率只有0.76美元,同样的商品转移到加拿大制造更便宜。经济环境改变后,汇率随之改变,比较优势不再。2008年后,加元汇率激增,现在维持在和美元持平的水平,有时还略高于美元,对加拿大的经济造成巨大的压力,难怪加拿大商界急于寻找NAFTA之外的商机。在美国经济长期低迷的前景下,美国利用货币政策逼使贸易伙伴的货币升值,以刺激出口,抑制进口,这样的货币政策并不利于TPP中相对落后的成员国的发展。

自由贸易不只是降低商品流通和服务的壁垒,还是降低投资的壁垒,更是对贸易法规(包括知识产权和版权法规)的整合,意图在于把成员国的经济捆绑发展。捆绑发展的好处是抗风浪能力强,但船的大小不一样,捆绑之后的航向谁说了算就显而易见了。在一强独大的自由贸易区里,多边贸易是辐射式而不是蛛网式,整个自由贸易区的经济健康维系在主导国家。在2008年开始的经济危机中,加拿大经济受到的打击是G7中最小的。这并不是加拿大政府高瞻远瞩,而是在美国和其他G7经济高度投机化的时候还裹足不前,差不多犹豫劲头要过去时,碰上了经济危机,这才发现前面是悬崖峭壁,于是兀自庆幸。然而,加拿大经济和美国捆绑太紧,“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时候,旁边的小船即使不漏水,漩涡也要把它拖进去。

TPP的原意不是把亚太打造成辐射式的多边经济,而是在所有成员国之间实现蛛网式的互动。美国强加的自由贸易规则太过利己,难怪谈判9轮依然没有完成,本来今年7月应该结束,现在要推迟到2012年7月。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包括日本的自由贸易非同小可。在没有自由贸易的情况下,70-90年代的“日本入侵”已经使美国制造业丧权失地,如果实行对日本的自由贸易,不给日本加上铜墙铁壁的套子是不可思议的,在美国国会和工会那里毫无过关的希望,尤其在美国经济困难、失业严重的情况下,更何况一旦中国要求加入TPP将适用同样的规则。但TPP的规则是多边的。自由贸易要有规则,但规则过于宽泛,则抹杀了比较优势这个自由贸易的存在基础。正因为弱势,才需要保护;正因为落后,才需要宽待;否则加入自由贸易区干什么呢?有了NAFTA和其他自由贸易协议的前车之鉴,成员国要求贸易保护的例外会越来越多,更何况有美国热衷而世界上其他国家鲜有热衷的数码产权、影视产权问题,还有市场开放和投资准入等涉及到超过经济的因素,最后还有多少还能留下自由贸易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另一方面,9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GDP平均增长率持续超过8%,最高超过14%。西方经济在这20年里就是火爆的念头也只是超过5%,而从2008年世界性经济萧条以来,经济增长全面停滞甚至倒退,只有中国经济逆势增长,继续保持在9%。如果中国经济总量相比于西方依然微不足道,那中国的经济增长完全可能吸收在西方经济的起伏里,只是噪声而已。但中国经济总量在过去10年里已经举足轻重,现在更是达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中国的经济像西方想象的那样依靠出口才能增长,中国经济增长长期明显高于西方就是说不通的,只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体来自于国内需求。不算香港、台湾的话,中国已经是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智利、菲律宾、秘鲁、泰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其中澳大利亚、智利、秘鲁已经和美国有双边自由贸易关系,泰国正在商谈,TPP没有理由改变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关系。中国和东盟的双边贸易从1991年的79亿美元增加到2010年的2928已美元,增长了37倍。中国是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则是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即使不考虑出口,仅考虑进口,根据WTO数据,2010年中国进口总量达到13270亿美元,高于德国的10990亿美元和日本的6391亿美元,仅次于欧盟的19770亿美元(扣除欧盟内部的互相贸易)和美国的19360亿美元。中国的进口还在继续扩大,不管是不是存在TPP,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没有理由忽视与中国的贸易。即使美国最铁杆的贸易伙伴加拿大,在油砂油出口美国受阻后,也在积极寻求向中国的出口。中国与东盟、日韩的自由贸易也在展开,TPP与其他自由贸易协议竞争的结果取决于哪一个自由贸易机制对成员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更加有利,而排除中国的亚太自由贸易是难以有作为的。

另一方面,中国制造业已经超过引进加工的阶段,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依然是一条很长的路,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根据联合国属下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报告,在2009年,中国在研发领域中的投资额增加,占全球总投资额的12.8%,比1993年的2.2%高出许多。中国已经超过德国、英国、法国、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工业研究与开发投资国。美国依然占世界第一,占全球比重的33.4%。但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依然大大低于美国,而科技研发投入大大高于TPP的绝大多数成员国,进一步加强了中国的竞争力,提高中国的生活水平和内需,加强中国作为世界经济新重心的作用,使得排除中国的TPP失去意义。

根据NAFTA的先例,美国会时不时通过环保、劳工、知识产权、投资准入条款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用TPP的规则敲打成员国,扭转对美国不利的贸易平衡,或者实行实质性贸易保护。在马歇尔计划时代,美国有条件“资助”盟国的发展,打造反苏联盟。今日美国已经无力再搞亚太马歇尔计划,而没有显著和现实经济实惠而由美国主导的TPP是缺乏吸引力的。如果美国放弃TPP的政治意味,放弃假借环保、劳工、知识产权、投资准入等条条框框迫使亚太国家放弃比较优势,如果美国放弃将中国摒除在TPP之外的企图,那TPP还是有希望的,但这样的TPP不是美国所需要的。亚太国家已经在对美国抱怨:“美国总是带着众多要求前来,而中国总是带着众多的生意前来”。TPP能否打造成美国的经济防御体系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太平洋上不太平,但黑云压城,城愈坚强。黑云也好,白云也好,终究是云,而且都是浮云。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