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的皇上有五颗星(四十)

from 牛博国际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ird/archives/394525.aspx

四十.财阀让大帅爷给弄断了根

但是谁要是想和大帅爷玩心眼那就错了,大帅爷在身为最绅士的绅士的同时,也是最流氓的流氓。当年大帅爷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亲自带着艾森豪威尔和巴顿等人砍那些要点遣散费的退伍老兵的行径也就和一个土财主的打手差不多,真要说有点区别也就是大帅爷肩上还有几颗将星罢了,除了丢人之外没别的,实际上除了大帅爷之外,艾克和巴顿后来都认了错的。所以这次大帅爷一接到报告说日本的议员们在国会里占着讲坛天南地北地胡扯,下面装着在听的议员们欢天喜地地在乱鼓掌当时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立即让人把国会里面所有的钟都停了。

议员们一看来了几个美国宪兵把钟都弄停了惊讶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鬼畜宪兵一点不比俺们鬼子宪兵差啊,天下乌鸦真是一般黑,所谓“议员见到兵,有理讲不清”嘛,看起来只要不投票通过这个法案,就算是到了明年还是今天。得,咱服了还不行吗?

据说最后这个法案通过的时候时间实际上已经是1947年12月10日的凌晨三点半了。

但实际上这个法律后来并没有得到认真执行,因为世界和亚洲的形势起了变化。进入1948年之后,只要是睁眼在看世界的人都知道在中国大陆所发生的事态变化肯定会导致一个红色中国的出现,虽然美国国务院原来在中国大陆呆过的那些人像谢伟思埃默森什么的信誓旦旦拍着胸脯保证中国的共产党人和苏俄不同,中国共产党人只是一些土地革命者(agricultural reformer),他们只是为破产农民争一份土地而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共产党人和是大帅爷的同道人,因为大帅爷也在搞土改。甚至大帅爷可能更加激进一些,因为中国共产党人都从来没有提出过要打到本国资本家的口号。

但无论是国务院还是大帅爷都没有认真相信那些顾问们的保证,美国开始准备把日本建设成为一个在蒋介石失势之后仍可运用的亚洲基地,这样就不能过分削弱日本的经济和产业能力。这样的政策转换所带来的结果就是财阀解体依然进行,但是在分割垄断企业方面的力度就大为减弱了,比如本来要拆散的三百多个企业到最后就只拆散了18个。

但是大帅爷拆散起企业来是很彻底的,东洋人惯有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套手法在大帅爷那儿玩不转,首先被拆散的企业也好,新成立的企业也好,就不准有原来的名字,第二,被追放了的高管人员即使重新就职也不能两人以上在同一个公司,如此等等烦琐的规定不一而足。原来分别有七千多人和四千多人的大商社三菱商事和三井物产在大帅爷面前呼噜一下就散了架,有十个人重组一个会社的,有五个人的,甚至都有两个人的。现在能数得清楚的三菱商事分出来的就有两百多个,三井物产有一百多个。到旧金山和约签订之后这个《过度经济力集中排除法》才失效,这时候三菱商事的碎片才围绕着当时买卖做得最好,人员也发展到了一百多人的“第一物产株式会社”慢慢地重新并起来,到1954年才恢复了原来的“三菱商事”的名称,三井物产的经历也差不多。

现在有一个挺有名的日本企业叫“新日本制铁”,简称“新日铁”,这个“新”字其实就在诉说着这一段历史。这个企业实际上是从利用大清在甲午战争战败后支付的战争赔款而建设的官营“八幡制铁所”而来的,到1934年和其他五个钢铁公司合并成了一个半官半民的“日本制铁株式会社”,简称“日铁”。根据大帅爷的指令,这个“日铁”就被分成了“八幡制铁”和“富士制铁”等两个钢铁公司和一个运输公司还有一个制造耐火材料的公司。到了1970年,八幡制铁和富士制铁又重新合并起来,为了表示和战前还是有点区别的,就在“日铁”前面加了一个“新”字,成为“新日铁”,也就是“新日本制铁株式会社”。

同样三菱财阀中最大的企业“三菱重工”也因为这条法律被分割成了三个企业:“东日本重工业”,“中日本重工业”和“西日本重工业”,直到1964年才重新合并回“三菱重工”。

被分割开的企业又都合并回去了,是不是日本的财阀就复活了呢?国内也有人写过《XX帝国在行动》之类的书,其实完全不是这样,实际上大帅爷的那一手是真的把日本的财阀给弄断了根,再也没有了。

现在虽然原来财阀名义的企业名字恢复了不少,而且在媒体上也时常能看到“三菱集团”,“三井集团”什么的说法,实际上那种说法很不规范,在组织上并不存在这种企业集团。出于日本人抱团的习惯,大家组织上是分开来了,但还是看到老同事分外亲,可能是没事喜欢在一起喝一杯叙叙旧吧,从1954年起就有了个“金曜会”的组织,日本人管星期五叫“金曜日”,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五,从三菱分出来的公司社长在一起吃中饭。就这么回事,参加这个午餐会的公司就被认为是所谓“三菱集团”的成员。

同样三井集团是“二木会”,因为每月第二个星期四(木曜日)吃饭;住友集团是“白水会”,因为住友财阀的开始是1590年京都的名字叫“泉屋”的铜匠店,而“泉”是上“白”下“水”;安田财阀的集团不叫“安田集团”而叫“芙蓉集团”,因为集团中心的银行是“富士银行”(现属瑞穗银行),而“富士”的古日语读音和“芙蓉”一样。

这些集团中没有什么横向的法律约束,就是大家在一起吃吃饭什么的。原来是一起混的,现在有什么生意先让一个饭桌上的人来做,肥水不留他人田。有什么困难也是吃完了饭大家帮忙,三个诸葛亮,合成一个臭皮匠,但关系也就如此了,因为没有了一个控股公司当主帅。现在在提什么“XX帝国在行动”什么的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了。

现在的日本不要说没有了财阀,就连旧财阀集团中的核心——银行都杂交了,横跨两个旧财阀的三井住友银行能够出现就是财阀已经不再存在了的例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