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关于建国前三十年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20077?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20077

历朝历代,确立先例在开国之初是最有效与最优规范作用的。前面有人一而再提建国三十年失败。但是他们不知道,改革开放一开始的操作工作,基本都是参照大跃进《工作方法六十条》中放手地方搞经济,放权给企业搞经济的思路。还有,奠定今天土地财政的基础,来自于对1950年《土地改革法》的废止。这里有段公案,《土地改革法》内容是把耕地所有权给农民。而后来搞公社与合作社,前提都是农民以私有土地入股形式。这个法律是建立在中共与民主党派多党合作基础之上的。但是,后来百花齐放运动之后,当时民主党派已经有人上天安门广场要求中共放开民选政治要求政党轮换。没有后面的历次运动,以及对所谓前朝势力的清算,当年的问题放到今天。仅仅看我们今天改革内容及改革之难,要把那些问题拖延到现在才开始动手,恐怕这个国家早随苏联后尘了。所以,民主党派一直有人认为共产党背约,这才有了本届政府不成功的重归新民主主义路线的尝试。这种尝试止步于,土地私有化。简而言之,如果建国前三十年都是错的。那么土共本身在改革开始的时候,其执政基础及其行为的合法性就不存在。土共也是在实际发展中在这个问题上碰了壁,才想逐步回头重整意识形态。

另外,建国前三十年任务复杂。既有要在国际事务中确立国家地位的任务,也有建设国家发展经济的任务。更有确立国家根本制度的任务。这里牵涉的路线问题,各人都有各自的主张。但是,从国际游戏规则角度看毛。毛的确是成功的。这种成功不仅奠基于他缔造的共和国得以延续。并且,也在于他为国家打造的基本框架,既文官体制得以延续。很多人误解毛的周期律说,认为文革是打破官僚制度僵化周期律。这个本身是错的,周期律滥觞来自毛泽东和黄炎培的讨论。黄炎培提出的周期律就是,自清末军阀割据以来,军人独裁政治这个周期律,黄炎培当时对毛说,你死之后我看和袁世凯死后没区别。毛对中国政治第一个成功塑造就是确立了文官政治,打破军人干政这个百年中国政治遗留的周期律。其次,毛在国际政治环境中最终在文革中实现了国内国外两大调整,一个调整是与苏式官僚制度切割,这个切割不仅开始于文革更在改革之后得以不断延续。这样的延续本身不能单纯的看做文革的失败,那只能说明在文革中确立的政治改革方向通过不同方式得以延续。而之余国外的调整,那就是我们从苏联阵营转向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我曾经很认真的思考过一个问题,如果没有毛泽东,我们国家谁走这样的战略方针调整的路线,会不会走向赫鲁晓夫式的覆灭。同样,如果我们继续苏式道路并且继续与苏联保持同盟关系与美国全力抗衡。我们今天这个共和国还存在不存在。我有我自己的答案,而不管谁有什么答案。毛在文革期间打开的中美关系大门,是我们今天改革开放另一个基础。不思考这个问题,单纯的说文革实践失败与否我看都是南辕北辙。

另外,毛泽东对国际间游戏规则的把握至今没有谁能比的上。那些无论怎么厌恶与憎恨文革及建国三十年的人都不会明白为什么,今天世界各国谴责89那事者有之,说改开后历次政治事件者有之。在国家层面,谴责与追究文革的没有,因为在中国和美国缔结外交关系时。两国对两国缔结外交关系前既往行为加以确认。这个就是我说的,毛试图在立国之初就确立的规范内容在国际政治中的实用性。很多人刻意忽视,但是在深入讨论后无法回避的实用性。

回到对官僚制度的周期律遏制问题。最早提出官僚制度有关问题研究的马克思韦伯曾经这样说过,科层社会(既官僚社会),是资本主义的必然选择。但是那不是人类的夏天,是人类的冬天。其本意,就是官僚制度的僵化会最终扼杀社会进步的尝试与努力。毛在发动文革的时候,未尝不是想在开国之初就确立一种带有规范性的尝试。无论你怎么评价文革和建国前三十年,那个循规蹈矩,对权威亦步亦趋,对读书人顶礼膜拜几乎不质疑的传统中国在建国三十年和文革中消散了。对于传统封建伦理的洗涤,那不仅仅是文革的主题,也是改革的主题,更是我们即将开始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全面转型的核心主题。从这个角度说文革,恐怕谁都不能轻易说文革是一种失败的过去,因为无论你怎么看文革,那都是你无论如何不可以忽视的幽灵,存在于我们的社会生活之中。

补充自己旧帖里罗列的大跃进下放企业权力;

资料:大跃进之后的经济恢复工作的总结摘

第16章:经济管理体制的调整与改革


约金和人民公社化运动,造成过迷经济比例关系严重失调,使国民经济处于严重困境之中。同时。一五时期形成的高度集中的经济体制在大跃进中受到严重的冲击,
大跃进期间下放的大规模经济管理权限,使得国民经济更加混乱。因此,在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的同时,对机关机管理体制也进行了调整和改革,进一步强化了以高
度集中为特征的经济的计划经济体制。

第一节 工农业经济管理体制的调整与改革

一,工业管理体制的改革

大跃进时期盲目下放大量工业经济管理权限和大量工业企业,给国民经济和工业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后果。

…………

谁有兴趣的话,都去了解下,大跃进里是怎么样下放各种经济建设管理权力的,这样的下放力度在今天都是看不到的。这些下放的权利包括:

1.下放计划决策权

2.下放基本建设项目审批权

3.下放物资分配权

4.下放财权和税收权

5.下放劳动管理权

6.下放商业管理权

7.下放信贷管理权

再来一些具体的:


工业部下属企业除了4个特殊纸厂和一个铜网厂外全部下放,铁道部改为中央与地方双重领导,邮政总局除北京及各省长途干线之外全部下放,农恳部除三个直属企
业外全部下放,粮食部商业部下属企业全部下放。中央在1957-1958下放的中央直接属企业达到8000多家,占当时中央直属企业的80%以上。中央各
部所属企业和事业单位,从1957年的9300个减少到1958年的1200个下放了88%。中央直属企业工业产值在国民经济的比重从1957年的
39.7%下降到13.8%。

在计划管理权上,国家计划管理的工业产品,从1957年的300多种减少到的215,从经济总规模上,归中央的管理的工业品种占工业总产值的58%。中央直接征收的比重从40%减少到20%。中央统配、部管物资减少到132种,减少了75%。特别是允许地方对中央制定的工业和农业生产指标进行调整,建设规模、建设项目可以突破,允许地方层层加码、自行增额而不需要中央批准,这实际上是不适当的把关系到国民经济全局的生产建设决策权下放到地方。

在基础建设项目上,对地方基本建设投资实行包干制度。1959实行投资包干的建设单位达到5000多个,占全国总投资的40%,其中冶金、煤炭、水电、石油化宫灯系统实行包干的投资额占本部门投资总额的75%-80%。
础建设权力下放的后果,直接导致项目的盲目上马,全国施工的大中型项目在1958年为1589个,在1959年为1361个,在1960年为1851个,
而对比一五期间上马的大中型项目实际5年总和仅为1384个。另外计划外施工的项目十分普遍,仅仅1960年计划外施工项目就多大380个,占全国施工总
项目20%以上。

另外在财政水手下放上,把多种税收合并转移地方使二五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比例从1:1.6降低到
1:2.1。在银行信贷上,基本就是敞口信贷,需要多少贷多少。在劳动管理权上,实行合同工和亦工亦农政策。在1958年之后,中央决定放宽国家对招收新
工人的管理,各地招工计划在省一级确定之后既可,不必经过中央批准。

在扩大企业管理权方面,减少指令性计划扩大企业计划权,国家与企业实现全额分成扩大企业财权,并规定处厂长副厂长主要技术人员之外,其他人员由企业负责管理,可自行调整机构和人员。而在商业管理权下放之后,出现了撤消公司。关闭自由市场,甚至提出取消商品经济之后的现象。还有就是关于经济合作区的建设,也出现了相关的问题。

以上资料均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史 董辅衽主编,2001年由三联书店出版。

谁有兴趣的话,都去了解下,大跃进里是怎么样下放各种经济建设管理权力的,这样的下放力度在今天都是看不到的。这些下放的权利包括:

1.下放计划决策权

2.下放基本建设项目审批权

3.下放物资分配权

4.下放财权和税收权

5.下放劳动管理权

6.下放商业管理权

7.下放信贷管理权

再来一些具体的:

轻工业部下属企业除了4个特殊纸厂和一个铜网厂外全部下放,铁道部改为中央与地方双重领导,邮政总局除北京及各省长途干线之外全部下放,农恳部除三个直属企业外全部下放,粮食部商业部下属企业全部下放。中央在1957-1958下放的中央直接属企业达到8000多家,占当时中央直属企业的80%以上。中央各部所属企业和事业单位,从1957年的9300个减少到1958年的1200个下放了88%。中央直属企业工业产值在国民经济的比重从1957年的39.7%下降到13.8%。

在计划管理权上,国家计划管理的工业产品,从1957年的300多种减少到的215,从经济总规模上,归中央的管理的工业品种占工业总产值的58%。中央直接征收的比重从40%减少到20%。中央统配、部管物资减少到132种,减少了75%。特别是允许地方对中央制定的工业和农业生产指标进行调整,建设规模、建设项目可以突破,允许地方层层加码、自行增额而不需要中央批准,这实际上是不适当的把关系到国民经济全局的生产建设决策权下放到地方。

在基础建设项目上,对地方基本建设投资实行包干制度。1959实行投资包干的建设单位达到5000多个,占全国总投资的40%,其中冶金、煤炭、水电、石油化宫灯系统实行包干的投资额占本部门投资总额的75%-80%。基础建设权力下放的后果,直接导致项目的盲目上马,全国施工的大中型项目在1958年为1589个,在1959年为1361个,在1960年为1851个,而对比一五期间上马的大中型项目实际5年总和仅为1384个。另外计划外施工的项目十分普遍,仅仅1960年计划外施工项目就多大380个,占全国施工总项目20%以上。

另外在财政水手下放上,把多种税收合并转移地方使二五中央与地方财政分配比例从1:1.6降低到1:2.1。在银行信贷上,基本就是敞口信贷,需要多少贷多少。在劳动管理权上,实行合同工和亦工亦农政策。在1958年之后,中央决定放宽国家对招收新工人的管理,各地招工计划在省一级确定之后既可,不必经过中央批准。

在扩大企业管理权方面,减少指令性计划扩大企业计划权,国家与企业实现全额分成扩大企业财权,并规定处厂长副厂长主要技术人员之外,其他人员由企业负责管理,可自行调整机构和人员。而在商业管理权下放之后,出现了撤消公司。关闭自由市场,甚至提出取消商品经济之后的现象。还有就是关于经济合作区的建设,也出现了相关的问题。

以上资料均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史 董辅衽主编,2001年由三联书店出版。

说实话,很多人开口闭口说毛胡搞

如果没有他们眼中毛的那些胡搞,我们今天工业化和印度一样,基本不用搞了。印度1947年建国那会,是当时的世界第八大工业国。当时卡车生产量以及钢铁生产
量都是和日本1945年前持平的。(钢铁产量如果刨去鞍钢的产量170万吨,印度在二战期间钢铁产能要超过日本本土)而且,印度在独立的时候铁路里程总数
我们要到2000年后才能超过,公路里程总数到2005年才超过。(这里年度比较是按照两国公布数字为准,印度公路标准比中国低很多)而印度经济在建国之
后发展,一直都获得美苏两大阵营的鼎力帮助。在印度大饥荒的年份,美国光小麦就援助了过千万吨。(大米以百万吨计)没有这些粮食印度当年就比我们大跃进还
要悲剧。

但是,在印度国家独立那时候,1947年在印度控制土地67%的大地主阶级和垄断资本家控制了印度议会的三分之二的议席。到
2007年,这些人依旧控制了印度议会三分之二的议席以及64%的土地。而到2007年,印度联邦和地方邦控制的土地不到领土面积2%。(相关数据来自
2008年前的季刊《南亚研究》,这个不足印度面积2%是根据相关研究文章中印度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控制的土地总数的英亩数字换算为平方公里数字计算的,
当时的计算结果实际略大于1.8%。考虑到换算的误差,所以表述为不足2%)在印度议会,印度地主阻挡了任何涉及土地的改革。甚至,为解决土地问题,印度
政府还号召了昙花一现的占领耕地运动。而在美国政府持有土地面积在2003年超过国土面积54%。

这就是印度错过工业化的根源。那些批判建国前三十年无论如何不愿意正面面对的根源。那些印度地主宁可撂荒,也不愿意放手他们的土地所有权益。那是他们权力的基础甚至是他们权力的全部。


国年有几次土改努力结果失败了。失败原因不复杂,一直以来中国封建社会的基层掌握在士绅手中。民国土地改革最重要的两个部分一个是通过土地税制,一个是通
过地方自治法规想收回县一级的行政管理权。但是,后者的失败。直接导致前者的失败。因为土地管理法基础是厘清地权。而厘清地权的关键是,丈量土地面积。这
样,连县一行政权力都无法掌握的国民政府,要想在农村基层丈量清楚土地,基本就是句空谈。倒是,当时在抗战时期,中共借用民国政府提出的二五减租在农村实
现了大革命时期提出的平均地权的口号。让我吐槽的是,当时民国初年,地租平均是农民在土地耕作产出的50%甚至是60%。所以,民国政府在立法上就宣布地
租不能超过37.5%。而联系到抗战时期的减租减息,里面的减息是把债务利息厘定本金200%为上限。这里,即使如此。减租减息的过程中,当时土共占领区
还激起了当地地主激烈的反抗。甚至还有不少地主是因此直接投靠日伪的。

说到此节,聚会里一个朋友脱口而出的就是阶级矛盾,然后补充说这个就
是阶级矛盾。我这样写,是因为前几天看到有人假设蒋介石政府如果事先土改如何如何。恐怕,这个假设是脱离当时的历史事实的。在大革命失败后,来自士绅阶层
的黄埔军官在黄埔六期后达到近60%。这样的权力分配结构,注定老蒋不能在大陆本土实现土改。也注定被在土改中解放了农民支持中共最终打败。

这个就是阶级斗争。失败的一方没有尊严。

还是在经济账上说细点

一国对另一国的国家的承认和政府的承认,本质承认该国政府的合法。其行为合法包括对承认前既有行为的合法性。话说起来有点绕口,但是你可以看见有人对此浑不在意。我从经济账上说说这个里面对我们今天经济活动的影响。


革开放,奠定我们经济开放的基础是我们对世界贸易尤其打开对西方贸易这个开放国门。这里打开中美关系之类的政治话题,毛泽东从苏联转向美国的操盘我们不多
展开,这里只是赢得美国及西方对我们承认的开始。经济发展,关键还要靠我们自己。怎么靠,一个靠建国前三十年增加的人口红利。从1949年的4.5亿增加
到1980年的接近十亿。另一个靠市场经济。还有一个其实是吸引外资,撬动市场,搞活经济的基石:土地以及建国三十年建立的各级国有资产及集体资产的存
底。

而这里,你不妨在看这个帖子的时候咂巴咂巴我前面提《1950年土地改革法》和民主党派认为共产党背约的实质到底在说什么。1950年
土地改革法,内容是征收大资本以及大地主家的田产与地产然后平均分配给农民为农民私人产权,后来的合作社与人民公社,都是以农民私人产权入股的形式组织起
来的。(这个《土地改革法》实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废止,在那时候农村土地才从私人所有变为集体所有)而城市土地与各种1949前后离开的人来不及带走的各
种资产,在建国前三十年大多通过各种方式收归国有。这里就牵涉到土地及各种被土共在前三十年国有化进程中的产权确权问题。

话到这里,有人说
占了就占了,有没有美国人承认有那么重要。这里话要分开说。建国前三十年,尤其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我们封锁最严厉的那段时间中,我们和美日欧之间的
贸易最多在国民经济中期有限补充作用。更谈不上什么打开市场份额之类的话题。那时期,我们征收的各类资产,对启动当时经济运转起到了有效的杠杆作用。不管
什么经济模式,启动经济发展都需要一定的资本为杠杆。而这笔征收的资产,对土共改革前后的经济实际都至关重要。怎么个重要,我这里不计算动产价值。就说土
地,以我家祖上为例。在50年代,被征收省城的祖宅,现在一个做了小学一个变成了国有工厂。作为工厂的部分,土地面积三四千平米。被征收的时候,祖上家里
早已败落。(到文革时期,剩余的黄金也以每根大黄鱼50的价格收购了)这里还要说一说,土改中南北差异。北方不仅因为军阀长期混战,另外加上八年抗战时期
敌我顽犬牙交错的复杂博弈,又因解放战争主战场基本都集中在长江黄河以北地区。所以,在中国北方改革阻力小的多,主要还是因为被土改的地主大多已经在动荡
的时代中经济濒于破产,或者因战乱原来的土地所有者已经消失土地变为无主之地。而南方相对北方战乱少,土地依旧集中在地主与各类资本家手中尤其是大地主和
垄断资本手中。所以,在建国前三十年,土改问题南北不一,在改开后基于历史惯性的反弹也不一样。说白了就是,原来拥有土地和资本的阶级,在南方和北方根基
不一样。当然政治话题这里不多说,继续经济联系。

话说到这里,也许你已经明白这里为什么说承认的重要或者确权的重要了。这里说的承认和确权
就是,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后不仅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地位,并且基于国家承认和政府承认的基本规则,同样承认的包括在两国相互承认之前一国行为的
合法有效。具体到我说的经济基础话题,就是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在两国确定外交关系前征收合法有效。(当然,中国政府和他国相互承认之后,也必须遵守
国家与国家之间相互通行个中国经济与政治习惯【例如遵守系列国际公约,保障两国人员正常经贸与旅行不受干扰。】)

假使没有这样的承认与确
权,那么我们对外经济往来中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说复杂的,在复杂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各种债权,就足以干扰我们的对外经济交往。比如,在江总访问美国期间,就
有人在美国起诉中国政府要求中国政府偿还袁世凯时期发行的政府债券。而基于国家承认的基本规则,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成立之日起就不承认建国之前的各
种内外国家债务并此一行为已经在两国建交过程中被美国政府追认合法有效。因此,美国法院最后驳回相关诉讼请求。而可以举类似例子的是,在委内瑞拉政府宣布
外国公司石油资产国有化期间,在美国的委内瑞拉国家资产因各种债务问题被冻结。这包括,在委内瑞拉开始国有化外国石油公司资产前的在美部分委国国有资产。
如果,没有这样的承认与确权,我们形成与各个历史时期的对内对外债务,都可以导致各种复杂的诉讼牵制我们对外经济正常往来。话到这里,也许你要奇怪,对外
债务不承认这个容易理解。对内债务,怎么也会牵涉到国际经贸。这里要说一说有关国际经贸游戏规则。

1958年6月10日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
国际商业仲裁会议上签署的《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the New York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l Awards)。该公约处理的是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和仲裁条款的执行问题。


里要说一说很多人容易忽视的重要经济往来概念。我们一般所称的国际法,实际多为国际公法,既国与国相互通过缔结公约的形式确认国与国之间的彼此的责任和义
务。而正常经济贸易往来,尤其是国际经济贸易往来中,其日常规范作用的实际多为国际私法。而这个《纽约公约》实际,就是各国非国家与国家之间经济贸易文化
旅行发生纠纷后有关执行外国仲裁的公约。说白了,即加入有关公约的国家,在符合一定条件的前提下,是需要或者有义务执行在其他国家的法律裁决的。举例说
吧,我以前一个朋友委托我看一份合同。由于合同最终仲裁地为韩国,所以当韩国法院对于该合同的做终裁的时候,中国境内该经济合同的终裁效力是被承认的。这
是因为,在1986年,我们国家也已经成为纽约公约成员国的一员。

好说到这里,我就比较容易讲述一个容易引起歧义的法律术语了。连接点。这
里说的连接点,就是国际私法中常见涉及仲裁内容。如果要理解连接点,我不妨说说连接点的起源。这里就要说说浪漫的法国人了,事情起因是某个法国人在他国与
某女子恋爱(双方在当时社会都算有身份有地位,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他们引起的纠纷产生法律渊源)而根据法国人和某女子所在国家的这两国法律,他们都因为这样
和那样问题不能结婚。而恰好有第三国的法律,对他们两个人缔结婚姻没有任何障碍。所以,他们两个最终在这第三国缔结良缘。而这也引起他们婚姻是否有效的轩
然大波,实际根据连接点的基本原则。当事人国籍国和当事人行为地国都主张对该行为确权有终裁效力,这就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主权之争。而这个裁决的最终结
果,也使得各国开始重视玉研究有关国际私法领域连接点的研究。并最终以国际条约的形式加以确定。

好了,说完连接点,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确权
的重要性了。举例:在1949年前后大批抛弃自己在国内资产去海外的人。在海外迁徙过程中,产生各种经济与债务纠纷这个不难理解。而,当这些人愿意以国内
某些资产的所有权充抵债务并被他国公民接受后。因这些人在他国的经济行为,从连接点涉及的国家及其公司就有权主张他们在中国这部分的财产权利。并可以根据
连接点所承认的当事国法律来冻结有关中国政府的相关资产来获得补偿的保证。

看到没有,这个就是有人判定为有毛用的国家承认与政府承认作用之
一。如果没有这样的承认,天知道什么时候中国国有公司或者什么和中国国有企业有产权关系的公司(比如国有参股企业)的什么货物,或者什么船舶与飞机刚抵达
某国港口就会因该国有关法院令被冻结扣押。而能申请这样法院令的,可以是符合有关连接点要求的任何人。

果真如此,我们对外经济交往就天天在法院里和人干吧,其他什么都不要考虑了。

这些事情么一般很不愿意讲,因为讲的实际有现实里的游戏规则。对于我来说,只有人在这种他们自以为不当回事的规则里碰壁了才有我具体操作的余地。我举例,我曾经说过铁建被某油企坑的事情。实际出问题的细节很简单,很当地宗教斋戒有关系。产生巨亏的措施不当主要就在这里。油企交接的时候,没有交代清楚。至于故意不故意的判定,那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了,不是么。

说实话,有时候看着游离在游戏规则之外的侃侃而谈当闲聊可以,那只是娱乐。现实操作千万要自己斟酌。自己口袋里的是最实在的。因为我说的这些,实际都和为什么经济体制改革走到今天已经演变为不政改就难以经改的地步有密切和直接的关系。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