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涕:忽然间看淡TG的前途——由秦晓之事说起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19986?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19986

第一次发帖,请大家多批评。谢谢!

前一段时间,关于秦晓通过贱卖贵买侵吞国有资产的消息,很是流传了一番。《就秦晓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公开信》

几天前,这个消息也在我们单位的内部论坛出现了。只不过出现的是《秦晓:面对左派围攻的改革斗士》

文章很有意思,对于是否贱卖贵买没有正面回应,而是巧妙地把秦晓被攻击的原因归结到派别对立上,在文章的标题已经直接点明了。里面又是普世价值,又是08宪章,成功地将秦晓塑造成一个因言获罪的斗士。

由于秦晓本人在我们单位的敏感性,文章在论坛里引起的反响不大,但是少数几个跟帖评价的,思路与《改革斗士》之文是基本一致的。联想到之前,我们论坛也转载过秦晓关于普世价值的文章,也是叫好声一片。甚至当他卸任招商银行董事长时,大家也在猜测是否与他发表了普世价值的言论有关。因此,《改革斗士》也是有群众思想基础的。

在这一过程中我感到十分迷惑。在这个充斥着《**人大代表醉驾撞死儿童》、《**公务员拥有*处房产》的新闻时代,以《政协委员、国企老总涉嫌贱卖贵买,侵吞**亿元国有资产》为标题的文章可不要太轰动啊!而且这个贱卖贵买的罪名,至少在表面事实上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关于秦晓的负面消息,我在有影响力的网站上就基本没有看到。搜索秦晓出来的到有不少他的普世价值、国退民进之类,很符合大众口味的言论与报道。比如:

《秦晓:国企的钱,要分散到民众中去》链接出处另外,在《记者堵秦晓 警察来解围》链接出处的末尾,还出现很文学一段话:“就在这个早春有些清冽的晚风里,人声鼎沸的停车场也慢慢冷清了,秦晓还继续耐心站在那里接受媒体不间断地提问,一直到有警察过来“干涉”,秦晓才一边抱歉地笑问“我堵塞交通了吗”,一边快步离去,留给我们一个熟悉的高高瘦瘦的背影。”秦晓高大的形象瞬间跃然纸上。

而且很罕见的,论坛里还有人仔细看了《公开信》,还批驳了文章里“有罪推定”的观点。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还真没见到那个党员或公务员能享受这样的待遇,要换成其他人早就铺天盖地的口水骂过去了。而且就算最终证实该“嫌疑”不存在,大家也能理直气壮地说这不能改变TG腐败的大前提。(参考77房租事件)

我个人对秦晓本没有什么偏见。贱卖平安的事根本不了解,贵买永隆也只是当时有所耳闻,对他的印象始于其倡导普世价值的那篇文章。对普世价值我很是不屑,还特地写了篇小文批驳,但当时也只认为他不过是赶赶时髦罢了。反倒是现在这篇《秦晓:面对左派围攻的改革斗士》让我对他的观感急剧下降,再看其他东西,就越看越不顺眼了。

但是他在我们内部论坛的不少人心中,形象却是越来越高大,高大到能够让大家无视“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这样劲爆的消息。其中的原因,我认为是秦晓以普世价值开路,与党和政府划清了界限,站到了“人民”的一边。《改革斗士》这篇文章也遵循这一思路,先划分派别(被左派围攻)——》暗示左派代表着党的观点,而右派意味着改革、自由、普世——》贱卖贵买只是攻击的借口——》诱导人们相信贱卖贵买并不存在,秦晓是因言获罪(而且是因为为人民说话而获罪)。文章的效果显然是达到了,没有人讨论贱卖贵买是否有问题,相信秦晓是因言获罪。

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功夫在文章之外。如果不存在大众对党和政府的普遍不满情绪,仅靠文章本身的诱导,效果不会这么好。

我接下来思考这种不满情绪。对党和政府的不满应该是一种普遍的情绪了。昨天看到有河友说现在要为TG说话,其压力堪比出柜。深以为然。在我与同事们的聊天中,大家都时常传一些TG的负面消息,有不少本不足信,或存在重大理解问题。但我都只能噤声,不敢公开为TG说话。也就只是在论坛上仗着匿名,偶尔说两句。被骂五毛是免不了的,但更让我难受的是反对的人不和我辩论,都只是骂骂,或者表达下自己的观点就走了,总之就是:我不会改变自己的观点,这没什么好辩的。

我常假想,如果中国现在实行普选,TG有多大概率能执政?我给不出TG能够竞选成功的理由。任何对手只要摆出一副站在TG对立面的姿势,就可以利用大家对TG的逆反心理,获得大量选票。我大胆猜测那些想投TG票的人,都不敢公开自己的政治立场。TG即便“不小心”获胜了,也会被铺天盖地的选举舞弊所淹没。

那么,TG能够保持目前的政治形态,不搞普选,继续执政下去吗?我认为非常难。如果将时间拉长到50年以上,我甚至认为是不可能。

民主政治是当前政治形态的主流。不论是否达到了民主政治的实质,在形式上,哪怕是那些军阀主政的国家,都要玩一玩普选。中国不可能长期游离于这一政治形式之外。更何况,在国内外媒体长期的熏陶下,一般群众对民主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而且其中还有个饥渴效应,你越不搞,大家就越认为民主真是个包治百病的东西,就越向往;同时,对TG的忌恨也越来越深。

大众的情绪需要宣泄。TG几十年下来,犯的错误很不少,现在又经过各种媒介的放大激化,大众对TG的不满也越来越普遍,越来越强烈。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以利比亚撤侨为例吧,那可是付出相当精力与代价的事,但在国内的影响上却没太多动静。我周围的同事顶多淡淡地说一句:这回TG做的不错。估计再过一两个月就彻底忘了这件事了。而负面消息则是信手拈来,随处可见,成为聊天时引发共鸣的问题。比如,我转帖的工人撤出利比亚后骄傲展示护照的新闻,没多久就沉了。而别人转帖负面新闻则有:火车跳楼案、老教授困顿养老院、人民住房颂歌、香港派现金,还不算各种嘲讽的小段子,个个比我的热闹。正面情绪难以累积,负面情绪增长迅速,又得不到宣泄,时间长了总是要出问题的。现在的做法实质上就是堵,玩选举才是疏。每隔3、5年开个大party让大家消消气,效果很明显的。等玩上3、5次,当年的愣头青也成了社会的中流砥柱,也看清了选举的实质,激情退去之后就好办了。

那么依靠经济发展能避开这个问题吗?我认为不能。经济发展的程度永远也追不上人们需求提高的程度。而这种需求上的心理落差是会在政治上得到体现的。更何况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在平均生活水平上,我们不可能达到欧美发达国家的水平。经济发展只能缓解大家对TG的不满。并且,从心理上来说,生活水平提高,大家一般都会归功于自己工作水平高或投资有方,不会感谢党的政策好;而生活水平下降,则很容易迁怒于TG。

总的说来,我的看法就是:若长期保持目前的政治形式,社会将面临革命;若TG进行普选改革,竞选将面临失败。

TG路在何方?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