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鹏:榜样的力量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19837?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19837

又到了学雷锋的时候,我们走上街头寻找好人好事,在路口发现一白发苍苍的老头正颤微微地柱着拐杖,车水马龙,大家涌上前七手八脚地把他搀扶过街,大爷激动地想说什么,均被我们打断——“做好人好事是我们应该的”。到了街那边,大爷喘着气用拐指着我们骂:小兔崽子们,我好容易过了街就被你们弄到这边来,好容易过了街又被弄过来,今儿都第四回了,还让不让我回家。

  我不觉得这是个笑话。小时候谁没拎过一桶脏水,把环卫工人其实已擦干净了的栏杆再擦一遍。我还把我妈给的零花钱假装路上捡的交到班主任那里,从而成功登上了当期好人好事榜。

  内心里我觉得一个国家是需要道德的,特别是小女孩被反复辗压而十八路人漠然视之的时候。其实雷锋精神就是古今中外都认可的利他精神。我也觉得一个时代可以有道德模范,雷锋是个好人,一个苦孩子,急人之所急,恻隐之心再加光荣之心,从个人的社会角色扮演也没什么可指责的。

  可是,一个国家主张什么榜样,就暗示它的方向;一个政权去主张榜样,表明它的气场。我们明白榜样的力量,却不明白什么样的榜样才最有力量。

  我仔细研究了雷锋的事迹,他很爱把自己的馒头或面包送给从早上就没吃饭的群众吃,我就奇怪怎会有这么多没养成早饭好习惯的群众,后来才知道那正处在1960至1962年间是大饥荒时代,中国饿死了千万人。我发现雷锋很爱把部队的线衣、棉裤脱给在雪天里冷得发抖的群众,这证明,虽然那时的人民日报天天宣传人民已丰衣足食,实际情况并非这样。我也发现雷锋常带着战友们去瓢儿屯车站帮忙打扫卫生、送茶送水,特别每逢年节这里就人山人海,这表明多少年来我们一直没解决春运的问题。我还发现,雷锋最爱在大雨天走十几里路把又饿又累的母子送回家,除了把雨衣给母亲而自己抱着孩子一起淋雨也不怕孩子病了这个不专业的细节外,这让我们明白从那时候到现在国家一直没为老百姓真正完善了公交体系。以及,把苹果送给没苹果吃的职工医院病人,把正在淋雨的两堆军用苞米搬进屋里,帮正被众人围观的丢了车票的山东大姐买票……分别证明了当时工人劳保真差,对战备物资管理不细腻,车站治安不好且国人一直很麻木。

  雷锋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可树立道德模范是要与时俱进的,否则远看好像树起了一个道德模范,近看其实是一个社会问题的救火员。这难免让人们去想,这是在树立什么,还是在掩盖什么……

  我并不反对提倡道德,但中国式道德模范门槛太高了。我觉得道德教育应该是一个普及教育,像卡拉OK一样易于模仿便于操作,可我们这儿却搞成特种兵教育、神话教育,恨不得男模范不拉屎女模范不来例假,都没缺点,也没特点,别说见钱眼都不开一开,男模范见着美女如同见石头,女模范见帅哥时就变成了石女,这就显得没人性。直到唱红歌不仅可以道德高尚甚至治愈了不孕不育,不仅不人性,就是巫术教育了。

  然后就是反复救溺水者不幸牺牲的,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救人时把自己儿子留在最后的,自己穷得叮当响举债十七万捐款的最后得胃癌去世的,违背消防常识拿着松枝去灭火的,见地主偷公社海椒不去报警却亲自搏斗献出幼小生命的。总之就是牺牲的、牺牲的……我佩服这些勇于牺牲的人,可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我们总让他们去牺牲,或者不牺牲的就不叫模范,所以道德教育门槛一定要低,弄成吊环就是忽悠群众,本来想让群众提升一下道德水准,却上来一些神话教育、虐童教育、巫术教育、恐怖教育,多好的事儿,都被大尾巴狼给吓跑了。

  美国也树立道德模范。ABC台曾推出过一档叫《真实之美》的道德模范节目,让十个俊男美女参加选秀,最重要的是比赛内心的美德,内容设置跟我们一样是比拼爱心、助人为乐、诚实、公德心。可并不像我们这儿一水儿地站在台上回答那些预设了答案的伟光正问题,而是拍下她们在化妆间里被茶水泼到时、被弄脏鞋时、落选时的表情,以示能否平等待人。其中有一个美女在体检结束后趁人不注意悄悄偷看了别人的成绩,被认为缺乏公平心。还有一个暗中安排的环节是,让一个侍者端着咖啡进屋,可两手不空没法开门,此时就看两个参赛美女哪个出于下意识先去帮忙开门。

  就是这些平常小事,这个节目很火,通过电视手段传播了适用于普通人的道德观。其实美国人也很讲究宣传,可搞的精明。我觉得帮侍者开门是一个经典镜头,那个侍者是来给选手送外卖的,在他遇到困难时,你该怎么帮助帮你的人。这就是横亘西方很多年的one for all ,all for one精神,是大仲马在《三个火枪手》里说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对比下来,别人宣传“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公平观,我们宣传“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圣人观;别人通过平常小事闪现内心一点善念,我们轰轰烈烈打造蜡炬成灰泪始干的烈士团;别人于无声处透露现代社会的文明价值观;我们却在播放大无畏、全无敌、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进医院,死了都要拉家人垫背的战争献身观。

  哪是道德了,那简直是得道……然后该升天了。我们树立的模范总有一股塑料感和硝烟味,看上去像一个巨大的假肢在表演激扬。咱不能平和一点去提倡道德吗,不平和地讲道德,真不道德。

  我其实是喜欢好人雷锋的,一个质朴的普通青年,喜欢上摄影后开始有些像文艺青年,只是被很差的写手注水再无限拔高后,不幸在某些同胞心中成了其他青年……雷锋本身没错,利他精神很好,每个国家都有榜样,问题在于这样一种普及教育,一定要想明白你到底要什么,或者说我们这些庸俗的人最缺什么。

  就讲一个关于特蕾莎修女的故事。一个出生在奥斯曼帝国的商人的女儿,立志成为一个修女,她不远万里来到印度,上街头救助麻风、霍乱病人、帮助快要倒毙的老妇清洗被老鼠咬坏的身体。她在加尔各答卡里寺庙后面的空地上设置了救助站,虽遭受官方打压、宗派攻击,可坚持帮助不同种族宗教的人,治疗、清洗。其实她不可能帮助得到很多人,但她一直坚持给他们尊严,有天晚上,刚刚搬来的一个老人快断气了,临死前,他拉着德蕾莎的手,用孟加拉语低声地说:“我一生活得像条狗,而我现在死得像个人,谢谢了。”

  特蕾莎说,人类最大的不幸并非存在于饥饿和病困,而在于当人们处于这境地时,你得伸出手让他(她)得到应有的尊严和归宿。她超越了宗教和政党,她并不代表一个权力机构在施舍,而是心灵平等的沟通。特蕾莎修女老了,走了,而她建立于寺庙空地处的收容院入口处挂着一块牌子上面,永远写着“尼尔玛.刮德”, 按孟加拉语的意思,就是‘静心之家’。

  好人和榜样并非一样,很多时候我们被救助得仍像一条狗,就算吃饱了,仍是一条吃饱了的狗……不是吗。不仅像雷锋那样给予人们面包和棉裤,更要像特蕾莎那样让人们知道他有权利得到面包和棉裤;不仅像雷锋那样在大雨天送母子回家,更重要的是像特蕾莎修女那样在苦难的日子给予人们尊严和归宿。

  让每一个人知道,即使一生活得像条狗,死的时候也该像个人。这才是榜样的力量。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