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肥浓丽话脂肪

from 科学松鼠会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64993

本文作者:Marvin P

爱做梦的少女们几乎都幻想过做童话小公主,但是做公主不容易。基本上,童话小公主们的职业内容就是被恶人掳走后等待王子救美。被囚禁的公主们既要担心王子等级不够被杀死在路上,又要担心等级很够的矮胖水管工马里奥没有被杀死在路上,彻夜未眠之际想必只能靠暴食解压,脂肪跟王子的经验值一样积累起来。索尼就曾经丧心病狂地发行过一款叫《胖公主》的对战游戏,其核心内容就是抢来对方公主后不停喂她吃蛋糕,即使对方救援队能够冲到她面前,也不能扛着公主轻快地凯旋,屈辱地被我方杀死。

人固有一死,有的重于泰山,有的因为公主重于泰山……其实公主会营养过剩这并不是胡编乱造,2011年有科学家对52具埃及木乃伊进行了CT扫描,其中过半数有动脉粥样硬化的症状;在16具能辨认出心脏的木乃伊中,科学家发现有3位身患冠心病,其中一名生活在公元前1580至1550年间的名叫Ahmose-Meryet-Amon的埃及公主光荣地成为目前为止发现的人类最早的冠心病患者。这位濒临退休的老公主在四十多岁时死于动脉阻塞。研究负责人Thomas教授说,如果他有时间机器,他会去告诉公主锻炼身体,减少脂肪,准备心脏手术——然后他可能会被护卫当场杀死在公主阶下。在生产力不够发达民以食为天的古代,脂肪就像现在的银行存款一样是给人自信心和安全感的东西,而且以胖为美是跨文化跨种族的,不说体肥粉重的胖妞杨玉环美人,就连更早的诗经形容美女,也是说她皮肤如凝固猪油,脖颈如幼虫天牛,都是白白肥肥一按一个凹的标准。但是时过境迁,脂肪现在成了人人憎恶的黑心棉,每人都觉得自己还有那最难减掉的最后十斤肉(对于有些人是最后五十斤肉)。目前中国有1/3的人超重或肥胖,美国则是1/3的人超重,1/3的人肥胖——怪谁呢,他们国会最近刚刚将批萨划为学生午餐的“蔬菜类”,只要它有浇上番茄酱。减肥贴士层出不穷,抽脂手术大行其道,手贱如伊藤润二,还画了个《三酸甘油酯》的短篇恶心人,其中的挤青春痘画面惊悚得可以让密集恐惧症和洁癖者真气逆行爆体而亡——脂肪和人类到底有多纠葛?

脂肪的主要成分是三酸甘油酯,它主要存在于脂肪细胞中。脂肪细胞的主要功能是以脂类形式储存能量,也给肌体提供保暖和缓冲的功能,能分泌荷尔蒙,同时还在特定部位聚集起来给J-Lo带来不可思议的广告费收入。哺乳动物的脂肪组织有白色和褐色两种:白色脂肪是最常见的形式,也是我们提到“脂肪”时的默认所指,它们广泛分布在皮下和内脏周围,大约占男性体重的20%,女性的25%,在显微镜下看的话,白色脂肪细胞中包含一大粒脂肪小滴,细胞核则被挤到边界,象汽车上与胖子同坐的乘客。人脂肪细胞的数目通常是一定的,人变胖变瘦并不是脂肪细胞变多或者减少,而是它们里面脂肪小滴的体积变化。脂肪细胞数目只在创伤后会有补充,有时候还会“过量补充”,所以抽脂有风险,妹子们需谨慎。白色脂肪是贮存能量的组织,其中脂肪可以被分解为脂肪酸进入血液,给肌体提供能量;但是肌体需要能量时并不会直接利用脂肪这些银行存款,而是会首先动用更易利用的肝糖原和血糖,就像使用钱包中随身携带的现金那样,只有在现金枯竭,但仍想血拼不止的时候,肌体才会去提款调动脂肪细胞中的能量——这也是有氧运动为什么要以一定强度运动到一定时间以上,消耗完糖原和血糖之后才有减脂效果的原因。

褐色脂肪组织则主要分布在人的肩胛骨间、颈背部、腋窝及肾脏周围。虽然褐色脂肪细胞也包含脂肪,但是跟白色脂肪细胞相比,它包含的脂肪小滴体积较小,数量更多,且有大量的线粒体——线粒体是细胞的产能工厂,它含的铁也使细胞呈现褐色。褐色脂肪细胞的主要功能是产热,保护婴幼儿不致冻伤致死,所以它在初生的婴幼儿身上所占比例可以达到其体重的5%。褐色脂肪细胞可以燃烧摄入的能量来产生热量而非将其变成脂肪存起来,简直人见人爱,可惜好花不常开,褐色脂肪在成人体内较少,一般低于体重的2%,人们曾经认为随着年龄增长,褐色脂肪组织的线粒体会消失,褐色脂肪逐渐跟白色脂肪沆瀣一气,成人不再拥有婴儿那样活跃的脂肪火炉。但是2008年有研究发现,成人的褐色脂肪并没有泯然众人矣,当成人处于寒冷环境中时,褐色脂肪就会受刺激而活跃起来,从而能被检测到——而且检测结果表明女性的褐色脂肪比男性的多。褐色脂肪近年被高度关注的原因之一是其消耗能量的能力,五六十克重的褐色脂肪,一日大约可燃烧掉300卡路里的热量——这给减肥方法开启了新思路:要更多的褐色脂肪。而这一点,似乎也并不“每天跑五公里”更难实现:澳大利亚悉尼Garvan研究所的Lee医生已经成功地利用病人身体活检样品“种”出了褐色脂肪细胞,而这六名病人在之前的研究中,只有两位发现身怀褐色脂肪细胞,这说明能成为褐色脂肪细胞的前体是普遍存在于人体的,只需要有好的办法将它们分离出来,在体外大量培养,然后再植回病人体内,就能增大每日消耗的能量,好比每天多跑五公里。目前这项技术还在襁褓之中,在技术成熟之前,搬家到北海道或许值得考虑,因为研究发现,在正常的冬季气温下,人体会产生褐色脂肪组织,现在却因为随处可见的供暖设备保持体温,让其不再有产生的必要。室温每升高四度,人体用来制造热量的能量消耗就少了800卡路里,所以冬季贴膘不仅仅是因为吃太多。不过即使技术成熟,Lee医生也强调了合理膳食和每天多跑五公里的重要性:“我不认为褐色细胞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肥胖问题,因为肥胖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尽管褐色脂肪能够有效地燃烧掉能量,几个甜甜圈就能将其效果化为无形。”也即是说,仅仅将淡然的胖子变成自燃的胖子是不够的,还要一看到他们吃甜甜圈就砍手才能解决其肥胖问题。

但是有些人就是怎么吃甜甜圈芝士蛋糕都不会肥,有的人就是喝水都会胖啊。这件事,就像任何一起人生挫折一样,大约可以怪在妈妈头上:2011年5月《糖尿病学》上有篇报道,说孕妇的孕期饮食可能跟子女日后是否过度肥胖有关。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对239名孕妇做了调查,发现怀孕早期进行低糖饮食与其子女体内一个叫RXRα基因的甲基化之间有联系。RXRα基因与脂肪细胞和脂肪代谢有关,甲基则是基因上的小标签,告诉肌体“这个基因不要启动”或者“这个基因在某某时刻大量启动”这些额外的调节信息。研究人员发现RXRα上的甲基化小标签越多,子女发胖的可能性越大,这可能是因为甲基化抑制了RXRα对脂肪的代谢,从而引发肥胖。论文作者Godfrey猜想,如果妈妈们在怀孕时采用低糖高蛋白饮食法,这食谱可能会给腹中胎儿发送“糖不是很多!世界好险恶!”的信号,并且给其RXRα基因贴上小标签,等到胎儿出生后,惊喜地发现这个世界(至少在英国)并不缺少食物,但是他们的脂肪代谢被抑制了,就成长成了小胖子,中年胖子,死胖子。Godfrey说这项研究有助于解释一些国家的肥胖问题,比如中国在自然灾害时期营养不良的母亲所生的子女,现在更容易发福。不过这项研究并不是条件可控的实验——没有人可以找一群孕妇关起来不给她们饭吃(除了丧心病狂的索尼可能会开发类似游戏),所以母亲饮食和子女变胖之间只有关联性,尚无因果性,尽管如此,科学家们还是兴奋不已,因为如果能确凿证明肥胖与表观遗传有关的话,我们就或许可以通过早期膳食干预控制肥胖。

不过各种科技手法,多少都是补充;那些旁门左道的小贴士,更当不得真:有同学想靠揉揉丰胸,有同学想靠揉揉收腹,脂肪细胞又没大脑,怎么知道你这次揉的是什么目的?要身体健康匀称,还是那八个字:“合理饮食,适量运动”,爱做梦的少女也不必担心运动会让她变得太彪悍,让人一看就觉得她很喜欢北斗神拳的样子,一切不过量就好,只要将每天消耗的热量大于等于吃进去的热量就行。这样即使哪天世界末日来了,凯特·莫斯们会迅速死掉,而健康少女们会活下去决定下一个纪元的审美标准。

 

已发表于 《文艺风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