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 :沉默是金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19816?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19816

胡小琼 译

面对全球对逃税的打压,瑞士成为首要目标

把保密作为一项业务进行兜售长达271年之久的威格林银行苏黎世分行一向不惹人注意。但据纽约2月2日的一份公开起诉书称,这家瑞士最古老的银行肆无忌惮地帮助其客户的海外账户逃避美国税收高达12亿美元,而且还利用不正当手段从银行业巨头,之前曾遭到多个检举人告发的瑞银集团(UBS),挖走美国客户。

这次针对瑞士一家银行的第一份起诉令该国金融业感到震惊。威格林银行总裁康拉德·霍姆勒,直言不讳地为银行的权利辩护,称这样做是保护银行客户利益免受他们的政府税收制度影响;他一度被批为 “税收卡特尔”和“非法王国”,他对此置若罔闻。现在就算他低声下气求人可能也无法挽救他的银行免于美国的刑事定罪。

各国政府曾一度对自己国家富裕公民海外避税的把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现在政府缺少现金,所以对每一分税收的钱都穷追不舍。因此,银行的保密冷战正在变成热战。根据一游说团体,税收正义网络的统计,逃税使政府每年损失3.1万亿美元。美国、英国和德国一直在寻求与瑞士、列支敦士登和其他避税天堂达成协议;欧盟正在加强监管措施,而像印度这样的新兴国家也在开展自己的运动。

1934年瑞士对银行保密制度立法,规定泄露客户的身份就属于一种刑事犯罪。这就造就了世界上最大的避税天堂: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见图表)统计,在瑞士银行的境外款额为27%,大约2.1万亿美元。瑞士银行家们和监管机构,长期以来对外界努力要求减弱银行保密制度,都采取回避和弱化的态度:他们坚持一条原则,保护在他们银行里那些体面和谨慎客户的隐私;而批评家说,那是因为这些诈骗犯、逃税者和独裁者会支付丰厚的费用。

美国已经采取了最强硬的立场,要求11家瑞士银行提供其美国客户的名单。这是第一次对瑞士保密制度的重大突破,根据协议,瑞银因协助逃税,在 2009年同意罚款780万美元,并交出4,400个帐户数据。上个月,又有好几家银行交出客户的详细资料,但在最终协议前对数据进行了加密处理。

加上这次对威格林银行的起诉,预计许多拥有海外账户的美国人会因恐惧而对瑞士的银行望而却步,而且多年来,美国的国内税收署(IRS)一直在推行它的第三次大赦方案。但是更多的灾难还在不断逼近。在2013年即将开始的“外国帐户纳税法案”(FATCA),对外资金融机构将是沉重的打击,该法案要求其要么寻找并报告美国帐户持有人姓名,要么面临30%的美国投资预扣税款。虽然FATCA在今后的十多年里可能筹得10亿美元的款额,但是为了让外国银行落实这一措施而花掉的费用会多得多。于是美国在2月8日做出了一些让步,给低风险银行规定了一个更为宽松的时间表和更简易的操作方法。

其他国家的政府采取了一种更为柔和的策略。它们不是试图强迫瑞士放弃客户匿名帐户保密政策—以及冒着一无所获的风险—德国和英国去年与瑞士进行谈判,达成了双边“魔方”协议(根据那种只有按照严格顺序移动才能拼对的魔方命名的)。海外帐户持者必须支付一大笔钱以补偿未交的税款,再加上年度预扣税款,然后由瑞士收取这笔资金,并由它转交,但账户仍然保持匿名。许多人认为瑞士是一个大赢家。批评家也说,英国希望该协议可以为它增加70亿英镑(110亿美元)的收入,英国对此极为乐观。

现在美国的态度给别国增强了勇气。德国政治家声称,他们的魔方协议轻易就放过了瑞士。欧盟委员会说,根据2005年欧盟储蓄税指令,双方签订的协议可能是非法的,因为该协议让海外帐户持有者在不公开他们身份的情况下支付较低的预扣税。税务专员阿尔吉尔达斯·塞梅塔说,协议必须重新协商。他说,英国和德国已悄然同意这种做法了,因为他们不愿意为解决此事而冒着上欧洲法院的风险。对此,伦敦和柏林的官员们没有发表具体评论意见。

塞梅塔先生今年的 “首要任务”是进一步加强欧盟储蓄税指令。他希望这个月可以获得谈判授权。假设欧盟自身的两个避税天堂,卢森堡和奥地利同意的话,那就可能意味着缴纳更多的预扣税款,并压缩全权信托的利润(税务律师所崇拜的复杂而隐晦的实体)。

这次的主要目标是要让国家财政部门之间的信息进行自动交换。这将终结瑞士银行保密制度,对其他避税天堂也是一次致命打击。现在,由总部设在巴黎的政府友好俱乐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提出的标准是“信息请求”。瑞士只同意在其列出黑名单受到威胁时再这么做。一国政府可以要求特定罪犯的数据,但不允许审前调查,而且限定每年允许的请求数量。前“经济学家”报的记者兼避税天堂 “宝藏岛”一书的作者,尼古拉斯·夏克森说:“这就好像要求经合组织排干沼泽地的水,结果他们就发放吸管一样”。

塞梅塔先生坚持说,这一次他准备对瑞士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而且准备使用“大棒”,而不仅仅是“胡萝卜”的政策了。这样一种武器可能会限制瑞士进入欧盟市场。

秘密公开

此次明争暗斗已使瑞士伤痕累累。许多人对起诉威格林银行感到愤怒。瑞士-美国商会的马丁·纳维尔说“在和平谈判期间你不要进行攻击”。但其他人对此越来越感到厌倦,而公众对保密的支持正在减弱。当瑞士央行总裁菲利普·希尔德布兰的妻子在一月份的一次货币交易导致他的辞职时,公众关注的是他可能是判断上的失误,而不是违反了隐私规则(在一家私人银行交易时被一名雇员透露出去)。如果是在过去,事情完全会是另一个样子。

即使在金融家友好的瑞士,经济危机,再加上有关洗钱和黑幕行为的公开披露,使银行家们的声誉在不断下降。而两个举报人的行为更是震动了银行界:鲁道夫·埃尔默交给维基解密一份关于宝盛集团开曼银行,另一家瑞士私人银行,违规操作的文件,以及瑞银职员布雷德利·比肯费尔德的违规行为,结果两家银行都惹上了法律麻烦。

不确定性对银行业务是不利的。甚至银行家也无可奈何地说需要尽快达成和解,虽然几乎没有人会同意它原来的运作方式(但是更不会有人支持自动信息交换),但至少,银行将不得开出一些巨额支票。 2月6日,瑞士最大的私人银行,宝盛集团的总裁说,他期待向美国国税局缴纳罚款。博斯咨询公司说,瑞士金融业可能损失470亿瑞士法郎(510亿美元)的资产和11亿瑞士法郎的税收收入,结果只有德国和英国同意与其达成协议,而那些算是很宽大的协议了。

有人说,客户已经开始把资产转移到像新加坡这样司法管理更加严格的地区(这种流失是无法估量的)。瑞士银行家们在击退攻击的同时,也正在尝试拿出一种替代性的商业模式。这项“B计划”的重点就是放在政治上不稳定的发展中国家有钱人身上。总之,如果瑞士不能以它的保密制度为卖点,那它至少可以提供稳定的政治局势,帮助贫穷、弱小国家的富人保住他们的不义之财,无论这种声誉的风险有多大,但这是有利可图的事情。

四面楚歌的瑞士对这种压力感到非常不满,他们甚至喜欢把他们的反对者叫做“帝国主义”。一种共同的(和合理的)抱怨是许多给他们施加压力的国家,自己都在利用手中的权利避税。美国把来自拉丁美洲的钱存储在佛罗里达州的银行里,因为根据特拉华州和内华达州的法律,设立一个纳税负担小的空壳公司是很容易的事情。英国也有海峡群岛这个避税天堂,“在道德上,他们没有权利逼迫瑞士这么干,因为他们自己的烂摊子还没有收拾干净,”一位瑞士保密制度的支持者这样埋怨说。但很显然,那样的抱怨并不能阻止他们的施压行动。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