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咱们到底怎么了?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99785/

https://i0.wp.com/img1.guokr.com/gkimage/wc/dy/jx/wcdyjx.png

(文 / ALISON GOPNIK )“他到底在想什么?” ——那些试图理解自家少年行为方式的家长,对这句话再熟悉不过了。

为什么小伙子能把酒后驾驶的危害说得清清楚楚,却还是命丧醉驾引发的车祸?为什么姑娘们明知全部避孕手段,却还是怀上某个男生的娃——她甚至都不喜欢那家伙!那些高中时一贯表现优秀、才华横溢而又富有想象力的孩子,大学读到一半就辍学,工作也是干一个换一个,到现在还住在父母家的地下室里,他们究竟怎么了?

青春期以上,成人未满

青春期永远麻烦重重,但由于某些神秘原因,现在的青春期来得越来越早。一个主流理论认为,这是因为现在的孩子吃得越来越多、动得越来越少,能量平衡发生了改变。

另一方面,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让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儿童扮演成人角色的时间越来越迟。500 年前,莎士比亚就知道,青春期的少男少女聚在一起可能会发生什么(看看《罗密欧与朱丽叶》就知道了)。如果当时朱丽叶没死,13 岁的她很有可能在一两年内就嫁人、生娃。

而现在,我们的朱丽叶在成为人母之前,可能要经历 20 年的爱情烦恼;而我们的罗密欧则要一直癫狂,到研究生快毕业了才恢复正常。

孩子们早早地迈入青春期,却迟迟踏不上入通往成人的道路,其结果会是什么呢?答案是:大量青春期怪异行为。幸运的是,发展心理学家及神经学家正着手解释这种情况。

是什么让儿童转变为成人?

科学家发现,有两套不同的神经和心理系统,它们相互作用,让儿童变为成人。过去两个世纪以来,这两套系统的发育时间已经发生了改变,最近二三十年尤甚。这种改变对青春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随之带来了新的青春期困扰。怎么样才能把这两套系统给重新调整对位呢?

青春期-情绪和动机系统

这两套系统中,一个负责处理情绪和动机,它跟青春期的生理及化学改变有着密切的联系。正是这个系统,将温和的 10 岁小朋友,变成焦躁不安、精力充沛、情绪紧张的年轻人:不顾一切地想要实现每一个目标、满足每一个欲望、经历每一种感受。再过上几年,这个系统又会把年轻人变回为相对温和的成年人。

最新研究发现,青少年之所以莽撞,不是因为他们低估了风险,而是高估了奖励——或者说,青少年比成人更能体会到奖励的奖赏作用。想想吧,那让人窒息的初恋,那再也无法重温的高中篮球锦标赛时的荣光。

青少年最想要的是社会性的奖励,特别是同龄人的尊敬。最近一项研究发现,当青少年认为有同龄人在一旁观看时,他们大脑中的奖赏中枢被激活,愿意冒更大的险。

从演化的角度来看,这些全都合情合理。人类演化特征中,最为独特的一点,就是异常长久的、受长辈照顾的童年。如此长的保护期,让我们能够比其他动物学习更多。但最终,我们不得不离开家的保护膜,把孩童时期学到的技能用到真实的成人世界里。

成年-控制系统

成年,意味着离开父母的世界,独自踏上通向未来之路;这个未来是你和你的同龄人共有的。青春期不仅会对动机和情绪系统注入活力,还会驱使青少年离开家人、迎向同龄人的世界。

我们大脑中的另一个关键系统,与控制力有关,它将大脑中的能量沟通起来,加以利用;特别是前额皮质,它引导大脑的其他部分(包括支配动机和情绪的部分)。正是这个系统,抑制冲动、引导我们决策,进行长期规划、推迟满足感。

这个控制系统更依赖于学习。在童年时期,我们不断地使用这个系统,它也就不断地发展,随着我们迈入青春期和成年时期,获取更多的经验,这个系统也继续增强。你做得不好,然后改正,变得更好。你制定计划、实施计划并看到成果,一次又一次,最终成为一个良好的计划者。专业技能伴随着经验而来。

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

在久远(甚至不那么久远)的过去,这两套系统很大程度上是同步的。在采集—狩猎及农耕社会,儿童有大量机会,去实践那些在成年以后会用到的技能,并因此成为专业的计划者和执行者。

在现代生活中,这两个系统间的关系已发生了剧变。青春期来得更早,因而动机系统也更早地参与进来。而与此同时,儿童基本没什么机会,去尝试使用成年人必须掌握的技能,来解决问题。现代社会,十几岁的孩子,一般除了上学不做任何事,甚至像送报和做临时保姆这种兼职,也大都消失了。

在真实的世界里,实实在在地去完成一个真真正正的目标,这种经历现在愈发延后,而控制系统的成长却正是依赖于此。这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现在的儿童控制系统发育迟缓,跟不上动机系统的节奏。

懂的更多,会的更少?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现在的青少年要比从前笨;在很多方面上来说,现在的孩子要聪明多了。

保护期越是延长,意味着可以学到的就越多。随着教育普及度的提高,以及受教育时间的延长,现代儿童的智商值(IQ)明显有激增;甚至有证据表明,较高的智商与大脑前额叶发育延迟有关。受了这么多的教育,现在的孩子当然也就知道更多、更全。(以前的孩子会烧饭,现在的孩子知道烹饪过程的化学反应。)

不过,变聪明有很多种。懂物理和化学,对做奶油鸡蛋饼可没什么帮助。在中学和大学里,我们鼓励青少年多学活用,这有助于培养和锻炼人的思维能力,而这种思维能力是掌握一门专业技艺所必须的。这种学习方式在人类社会中其实很常见。只不过在历史上大部分时期,儿童都是在 7 岁、而非 27 岁就开始实习。

欲望很大,自控却不足

当然,老一辈抱怨年轻人总是难免的。不过,从神经系统的发育过程来进行解读,这种方式所得出的结果,很好地解释了我们这一代青少年特有的矛盾。

的确,现在许多年轻人看起来都极其聪慧、知识渊博,但却缺乏目标。他们热情洋溢、精力旺盛,却直到二三十岁,才能投入特定的工作或某段爱情当中。更严重的是,有些孩子直面现实社会,对性、权利和地位有着赤裸裸的追求,却缺乏专业而有力的控制,以避免不必要的怀孕或暴力。

此外,通过对神经系统发育过程的解读,还说明了两个重要问题:

首先,经历塑造大脑。人们通常认为,如果某种能力位于大脑的某个部分,那么就意味着这种能力是 “固定好了的” ,是无法改变的。但事实上,正因为对经历极其敏感,大脑才会如此强大。要说我们抑制冲动的经历,导致了前额叶的进化不假;而前额叶的进化使我们更好地控制冲动,这种说法也没错。 我们的社会环境和文化生活,塑造了我们的生理性能。

其次,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基因只是复杂发育过程的第一步。在这个过程中,生物体和环境彼此影响、相互作用,这些许许多多相互作用的结果,共同塑造了成人的大脑。在整个发育过程中,即使是一个小小变动,也会大大改变我们的样子。

营造环境,调整对位

尽管我们不可能回到农耕社会,也不太可能停止给孩子提供良好食物或不送他们上学,但大脑的灵活性给我们指明了方法,让我们可以更好地与现代青少年打交道。

大脑研究通常被理解为,青少年实际上只是 “有缺陷的” 成年人——或者不完全的成年人。因此,国家政策关于青少年的争论,常常转到几岁才允许孩子驾驶、结婚或投票,或是负完全刑事责任。但是,新的研究认为,前额叶并非无法出现,而是未经适当的教导和练习。比如说,仅仅把允许驾驶的年龄往后延迟一两年,似乎对车祸率没有太大影响。决定差异的,是是否有一个过渡缓冲体系,青少年从这种体系中逐渐学会技巧,获得更多自由——一种驾驶人生的 “见习期”。

我们可以安排更多的实习机会,而不仅仅是增加书本经历。“让你家孩子去工作” 可以成为例行,大学生可以花更多时间,观察并帮助科学家和学者工作。简而言之,我们不是只能接受青春期大脑的发育模式,我们还可以塑造和改变它。

【编译说明】

本文编译自《华尔街日报》网站评论文章: What’s Wrong With the Teenage Mind?
原文发布于 2012 年 1 月 28 日。篇幅有限,编译时进行了缩减。
作者 ALISON GOPNIK 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学教授,最近出版了《婴儿意象:儿童思维告诉我们真相、爱和生活的意义》(The Philosophical Baby: What Children’s Minds Tell Us About Truth, Love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一书。
英文原文: 请看这里
文章题图: Harry Campbell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via criticalmindcouture.com
内文图片: Mark Shaver / markshaver.net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