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泪:总理布局身后事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19653?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19653

老牛春节在京期间,已听说温云松将接替雷凡培,担任卫通董事长一职。消息提供者告诉老牛,该项任命已获国 资委领导肯定,不久就会对外公布。稍后大概三、四天后,算起来应该是2月15日左右,当老牛正在香港候机返美,突然收到朋友手机短 信,说他们会议刚刚结 束,温的任命已经公布。

因为当时王立军事件正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在关注薄熙来的行动与命运,这个消息立刻被老牛踩在鞋底。就这样,一直到老牛返美,因疲 劳过度休息一周之后,才看到媒体披露这一消息。其实在此之前,温云松――现在也应该称呼温总――已经在岗”奉献”一周有余。

老牛认为,温云松的这个任命,和去年六月份温家宝秘书丘小雄转任国税总局副局长一脉相承,都可以看做是温家宝总理 退休前,利用自身影响力为家属和身边人安排身后事的举措。尤其是此番温云松的任命,更能证明这个判断。

这一调整,表面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正常提升(因为此前温云松已经是卫通的副董事长),其实仔细分析还是很有意思的。 此举意味着从此开始,温云松就成了这家央企的掌门人,拥有了副部级地位,打通了仕途上升通 路。以后如果一有机会,随时可以向政坛进军,成为政坛明星。

这一幕不由让老牛想起当年李小鹏从央企调任山西的过程。有传闻说,因为当时李鹏已然离休在家,为搞定此事,这位当 年威风八面的总理大人曾放下身价,亲自向中央暗示。由此一比,老牛不由感叹,这温总理能混到 四朝老臣,屹立不倒,绝非浪得虚名!他知道在位时就下手,这样一来不用看人眼色行事,二来钱已漂白入库,三来又可以为儿子扶上马 送一程,真乃政商通吃,荫及儿孙!

想起在2月6日――10日国务院研讨《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会议上,温总理提出”本届政府能做的事绝不拖 延”(当时老牛还在国内过年)。如今看来,在为自己安排身后事的速度上,我们伟大的温总理果然没有片刻拖延哦……

对于温云松其人,想来不用老牛多说,各位博主也都知道他的事情。温家的两位大仙,作为总理家属,不仅自身形象在海外饱受争议,连带 着让总理简朴形象 的合法性都让人怀疑。老牛这次回国就发现,但凡谈到温的家属,除非是不谙世事的普通百姓,其他无论知识分子、政商人士,几乎无人不 知,无人不晓。

老牛有位多年老友,现在华锐风电母公司担任要职。据他告知,这家从大连发迹并迅速蹿红的风电企业,在进驻北京办公后不久(总部设在 在中国人民大学东 门附近的文化大厦内)就被温总理之子温云松盯上。后者当时是新天域资本(一家私募)创设合伙人,正是由他充当资本掮客,在其公关运作 下,华锐风电迅速上 市,他本人当然也赚得盆满钵盈。

另外多年前老牛在央企工作期间,和香港李家有过一些交往。得知温当年曾创立过一个叫优创科技的公司,后来该公司被李家二公子李泽楷 控股,并转化为旗下子公司。按李氏门下参与此事的要人说法,在从参股到控股的股权转换过程中,温公子可谓胃口巨大,贪婪之极。

另外还有平安保险的股权传闻,这个老牛多年前就听京城同一个大院长大的红二代讨论过,但遗憾的是一直没有确切证据,这个不能算数。 不过就算抛开这个不提,按老牛一发小保守估计,温的个人资产已数亿计(是不是美元老牛就不知道了)!

对普通百姓而言,这是个天文数字。无怪乎一说起反腐和解决贫富悬殊,国内民众、知识分子、老一辈叔叔阿姨们都一肚子气。而本届政府 在反腐和解决贫富悬殊上的表现也像一群废物,没一点底气――要是能有底气那才是怪事!

不过,这件事的讨厌之处还不在这里,更重要的是温的这个角色转换实在太过离谱。老牛在央企主持工作三十多年,非常清楚央企人事壁 垒。对一个普通百姓来说,如果没有关系,在这些年想要进入央企工作并担任领导职位,那几乎是白日做梦。

而温呢?从前年10月份离开新天域资本加入中航科技集团(杨主席是老航天人,应该熟悉这家央企),到担任卫通的副董事长,再到担任 董事长之职。不到 两年时间,从一个私募资本的创始人,在捞够之后,又两面转换,一跃进入副部级领导岗位。这简直是火箭速度,是在严重挑战中国社会的公 平意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也恰好就在这几天,我党《人民日报》又连续多日刊文大谈德政,要求领导干部要有担当精神、要公私分明、要当心失 德伤民身败名裂等 等。作为一个跟党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老同志,出于对党国命运出路的担心,每每读起这些文章,老牛都觉得热泪盈眶!但可悲的是,今上又如 此,怎么好意思喊那么 大声呢?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