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情况下,人们更爱做?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99322/

从气候变化,昼夜交替,到雨过天晴与工作日和休假的转换,都会微妙地影响人们的身体和心理。在性方面也是如此,当统计了足够大的人群,就会发现人们做爱的频率与前边说的那些变化有一定的关系。

冬VS.夏

怀孕,往往是件需要仔细规划的事情,不过有时也会出现激情难耐之下一击命中的情况,总的来说就是,不采取避孕方式的性行为越频繁,就越容易搞出孩子来,而一年中的某些季节,人们的确会提高做爱的频率并怀上更多的孩子。在一对两对身上可能还看不出什么端倪,不过如果把目光从个把情侣身上放大到国家尺度,就会发现,某些月份孩子出生率的确显著高出一截。

德克萨斯大学的一项统计再次证实了前边许多研究的结果,那就是,在美国,每年9月末是婴儿出生的高峰而4月份是低谷,倒推一下,8月份是怀孕的低谷,而12月则是怀孕的高峰。研究人员做出了一大堆相关假设,包括精子活性在夏天会略微降低、昼夜长短更替改变了内分泌等等。不过重点可能还是在这句:“到了年尾,各种节日和假期给多多做爱提供了更多机会。”[1]

有个指标能够非常直观地体现12月末人们是有多躁动,那就是套套的销量。英国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圣诞节前的一周,套套销量会陡增,而在圣诞节后那一周,套套的销量则骤然降低[2]。

昼VS.夜

有一项研究调查了参与者3周以来的性行为发生时间,发现在晚上睡觉时间嘿咻的频率显著高于清晨。在晚上,人们主要在11点到凌晨1点间做爱,这时段做爱的可能性是清晨的17倍[3]。著名性学家卡罗尔( Carol Queen )也认为,人们选择做爱的时段都会从实际出发,而对一对普通伴侣来说,睡觉时间不仅提供了两人都有空的“作案时间”,而且晚上上床做爱这事从文化上来说已经快变成一种约定俗成的事情了。另外很多人还发现性爱能够使他们放松和改善睡眠,所以将其作为一日的结束动作也是合情合理的。

热VS.冷

某安全套厂商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发现参与者中有35%曾至少一次以太热为由拒绝做爱,而仅有19%的人曾至少一次以太冷为由拒绝做爱。想想也不难理解,毕竟一条毯子就能解决冷的问题,而且动起来以后就热了嘛。最后参与者们觉得,20℃-21℃是最适合做爱的温度[4]。

还是在这个调查中,有83%的美国人认为下雨天和夜晚是嘿咻的最佳时机,理由很简单——反正不能出去打高尔夫或者开车去兜风了。正所谓:这样的天气,除了创造人类,我们还有什么追求?

不过,这项调查其实并没发表在期刊上,这里只是列出来供大家参考一下。

赚钱VS.做爱

没薪水?没性趣。失业或者仅仅是对失业的恐惧,就足以显著影响人们的欲望。根据瑞士卢加诺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比起那些没有失业之忧的人,对自己的饭碗感到担心的男女们,有一半左右都对性不那么感冒了[5],看来不饱暖还是先别思淫欲了。

这天VS.那天

日本东京地区发行的《Time Out》杂志(一种很有名的城市生活周刊,各大城市都有)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在东京地区,有56%的参与者表示周五会更愿意找点乐子,而选择周一的只有区区1%,所以想发生点什么的话最好赶在周五而不是周一[6]。

另外,还有个挺少见的研究,是2010年泰国卫生部和美国国家疾控中心合作完成的。他们发现在曼谷,那些发生同性性行为的男性,有33.1%在周日嘿咻,而只有23%在周二[7]。

总之,能影响人们性致的因素有很多,上边所罗列的那些虽然不全是正规的研究,而且统计的对象也是来自世界各地,不过也足以让人感觉到能影响性致的因素有多复杂了。

PS:看了第一段,突然一下明白为什么歌词里不能是春天不能是夏天,非得是“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了。

本文编译自: It’s High Time for Conception: Studies Show Peak Times, Weather for Sex

文中参考资料:

[1]Alan Tita, et al. “Seasonality in Conception of Births and Influence on Late Initiation of Prenatal Care.” Obstetrics & Gynecology, 97 (6): 976-981.

[2]K. Wellings, et al. “Seasonal Variations in Sexual Activity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Sexual Health Promotion.”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 92 (2): 60-64.

[3]Roberto Refinetti. “Time for Sex: Nycthemeral Distribution of Human Sexual Behavior.” Journal of Circadian Rhythms, 3 (1): 4.

[4]Trojan’s Degrees of Pleasure Study (2010) (PDF)

[5]Gianfranco Domenighetti, et al. “Impact of Job Security on Sexual Desire: An Exploratory Analysis.”Swiss Medicine Weekly, 139 (33-34): 486-492.

[6]Time Out Tokyo, The Sex Issue: Tokyo Sex Survey, 2011

[7]Frits van Griensven, et al. “Sex Frequency and Sex Planning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Bangkok, Thailand: Implications for Pre- and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Against HIV Infection.”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 13 (1): 13.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