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天使,源自对急救的病态热爱?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98840/

自南丁格尔开创现代护理学以来,护士的职责就是协助医生,维护着患者的生命与健康。然而,在庞大的护士群体之中,也有极个别的护士做出了完全违背职责,伤害乃至杀死患者的事情。那么,究竟是什么,使得这些白衣护士,堕落成了“死亡天使”呢?

“死亡天使”

1989年,23岁的年轻护士克里斯滕•吉尔伯特(Kristen Gilbert)来到了马萨诸塞州的退伍军人医疗中心(VAMC)。她表现得尽职尽责,尤其喜欢参加危重患者的急救。然而,其他医护人员注意到,每当吉尔伯特值班时,患者的病情就很容易突然恶化,死亡率也陡然上升,她因此赢得了“死亡天使”(Death Angel)的绰号。

终于,她遭到了怀疑并被调查,最终在2001年3月被认定以注射肾上腺素的方式谋杀了4名患者,另有3名谋杀未遂。由于该州已经废除死刑,她被判处终身监禁,时年34岁。她的同事们认为,吉尔伯特在职期间至少制造了300起以上的危急病情。据猜测,她的动机是想展示自己高超的护理技术;也有人认为,她是为了吸引一名叫詹姆斯•伯罗(James Perrault)的警卫的注意(按照美国退伍军人事务管理局规定,VAMC进行急救活动时必须有一名警卫在场监督),两人后来还曾有过一段感情。

贝弗利•阿丽特在短短的59天内谋杀了4名儿童。

贝弗利•阿丽特在短短的59天内谋杀了4名儿童。

另一位著名的“死亡天使”来自英国。贝弗利•阿丽特(Beverley Gail Allitt)在一家儿童医院工作的短短59天内,用注射胰岛素或氯化钾的方式谋杀了4名儿童,其中最大的11岁,最小的仅2个月大,并造成另外6名儿童严重受伤。阿丽特于1993年被判处13个终身监禁,30年内不得假释。2005年,BBC还曾将她的故事搬上银幕。

代理型住院癖

有观点认为,像阿丽特和吉尔伯特这样的“死亡天使”都患有“代理型孟乔森综合征”(Münchausen syndrome by proxy,MBP),也称“代理型住院癖”。

所谓“代理型孟乔森综合征”,是与“孟乔森综合征”(Münchausen syndrome)相对的一个概念。患上孟乔森综合征的人,往往会幻想并谎称自己生病、受伤,以此博得周围人的同情与关注,他们甚至不惜通过真的自残来达到目的。而患上“代理型孟乔森综合征”的人则恰好相反,他们会在其他人身上故意制造出伤病来,再尽力去照顾、治疗这个人,以此来满足自己“关爱”他人的愿望,获得一种扭曲的成就感。一般来说,MBP的患者都是幼童的父母,而一些医护人员同样也会出现这种症状。

关于MBP的成因,目前学界并没有清楚的解释。一种观点认为,MBP可能与患者的成长经历有关,比如患者幼年时受到的忽视与虐待,以及其他的不幸经历都可能是MBP的成因。例如,一位“死亡天使”琼斯就在少年时先后目睹了自己的哥哥与继父的意外死亡,从此对医生有了一种特殊的崇拜之情,多次擅自越权给病人开处方。另外,据2004年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大约9成以上的MBP患者都是女性,这也许和社会角色有关。

MBP不能成为司法辩护

虽然MBP似乎解释了这些“死亡天使”的动机,但实际上它并没有在美国精神医学学会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IV-TR)中得到正式承认。正因如此,在法庭审判中,MBP并不能作为对虐待动机的合理解释,那些疑似因为MBP而伤害他人的被告也不能因此减轻罪责。

2004年澳洲昆士兰高等法院在审理一起跟MBP相关的虐待儿童案时,就没有采信辩方专家证人关于被告人患有MBP而不能控制自己行动的证词。该判决书中指出,目前对MBP没有明确的判断标准,所以并不能确定,虐待者是否真的是因为MBP才实施虐待行为的。

此外,法庭认为,这些辩解并非医学诊断或司法鉴定,给这种违反法律的行为仅仅贴上一个标签是不能作为证据的;这些行为更像是行为失当而非认知失调,不能视为削弱被告人自我控制能力的原因。因此,心理医生在法庭上只能对“被害儿童是否受到侵害”作证,而不能为施虐者的动机提供证据。

这一观点,后来也被英国高等法院的赖德法官(Mr. Justice Ryder)所采纳,并认为倘若贸然承认MBP对被告人的影响,无异于放纵他们对儿童、患者等弱势群体进行伤害的恶劣行径。

MBP并非单一原因

但正如果壳谋杀站曾介绍的男护士连环杀手 查尔斯•库伦 (Charles Cullen)一样,“死亡天使”们的动机多种多样。

库伦称自己是为了帮助病人结束痛苦。

库伦称自己是为了帮助病人结束痛苦。

1983年,在风景如画的维也纳,23岁的女护士瓦格纳(Wagner)应一位高龄患者的请求,用吗啡结束了他的生命,但随后,她却突然发现自己爱上了这种支配他人生死的权力。于是,一个由护士组成的“死亡小组”悄然诞生,她们主要针对那些年老体衰、长期卧床并总需要召唤护士的患者。截至1989年4月案发,死亡小组至少谋杀了49人。

在所有死亡天使的案例中,最崎岖的绝对要数下面这对:1987年,当23的葛瓦多•格雷姆(Gwedolyn Gail Graham)和24岁的凯瑟琳•伍德(Catherine May Wood)在密歇根州的阿尔卑斯庄园护理院(Alpine Manor Nursing Home)相遇时,这两位年轻的女护士迅速被彼此吸引。

当然,她们的性取向并不违法。但这对情侣的爱好实在是太特殊了:她们喜欢 性窒息游戏 带来的刺激,并很快从彼此的游戏改为从窒息患者中获得快感。在3个月间,她们先后用湿抹布闷死了5名无力反抗的老人。后来格雷姆调往其他医院工作,深感内疚的伍德将一切告诉了自己的前夫,后者遂向警方告发。格雷姆于1989年被判处6个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这些悲惨的案例仅仅为个案,护士这个群体的职业道德水准依然值得信任。而对于这种犯罪的防范,则必须由医院和卫生主管部门、警方共同进行。例如,加强对危险药品的取用管理、对死亡患者认真检查死因等。

对于那些声称当事人患有代理型孟乔森综合征的虐待儿童案,仍然需要一个相对明确的诊断标准,才能获得法庭的承认。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