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报:传承“说书”的真谛——连丽如谈评书艺术在当代

from 谈曲说艺清平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e0d80102e29i.html

 

    编者按
《我为评书生》是评书艺术家连丽如新近出版的口述自传,简简单单5个字,是连丽如和丈夫贾建国艺术生活的写照。连丽如是评书大师、“净街王”连阔如的女儿。如今,已年过70的她,仍乐此不疲地干着同行眼里的“苦活”:开书馆,带徒弟。她说这是为了评书艺术的传承。日前,本刊记者走进书馆,与她做了一次面对面的交流。

  2月5日下午,虽然北京温度很低,但天气还晴朗。东城书馆在这一天迎来了它龙年的第一场“书”。明天就是元宵佳节,演出前半小时,陆续到场的书迷们纷纷道着过年好。书馆主人连丽如先生看起来稍有点疲惫,因为3号和4号她已连续说了两天书,但她仍笑容满面地尽着地主之谊。开书后,她全神贯注地盯着台上的表演,还时不时观察听众的反应——与记者的交谈自然也就从这书馆开始……

 

  书馆里听书,听真正的评书

  问:连先生您好!今天在书馆里听书,觉得很特别。随着书馆的逐步消亡,现在人们听评书多通过电视、广播、网络等渠道。但您早在2003年就开始重办书馆,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路?

  答:我经常问年轻人,你听过评书么?回答听过,在广播里听的。我会说:那你没真正听过评书。真正的评书就得在书馆里听。

  我父亲说书那会儿是书馆的鼎盛时期,那时候在北京有百八十个书馆,我学说书的时候也还有二三十个,后来就慢慢消亡了。从1979年宣武说唱团恢复以来,没有现成的书馆了,我一直在打地、开荒,再打地、再开荒,录完电视评书《康熙私访》之后,我对我的爱人贾建国说,我还得回书馆,这一辈子我就是书馆情结,我离不开书馆!为什么?为了评书的传承,也为了舍不得扔掉的评书演员的真功夫。

  评书是一门很活的艺术,很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有在书馆与观众直接的交流才能训练出真正的评书演员。我要为他们搭建一个演出的平台,让更多的年轻人学习评书把评书艺术传承下去。

  问:我注意到来书馆的听众以中青年为主,还有很多带着孩子来听书的,有点惊讶,咱们的评书很受青年人喜欢呢。

  答:一般人都觉得听书的应该是中老年居多,但在这什么样的人都有,每一个听众都是我们的朋友,你看他们进来都跟我打招呼。我们能知道他爱喝什么茶,他今天为什么没来。两点半开书,我们的演员一般提前半小时跟听众们聊天,这就是老北京书馆的特色。

  其实开书馆不是光培养演员,还要培养听众,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工夫。评书要传承,不仅仅是演员、演出书目要传承,观众也要传承,要吸引年轻人来了解评书艺术,积累书馆的人气。

 

  语言的艺术,靠“真功夫”

  问:今天您的大徒弟吴荻一说就是两小时,听众们都津津有味。您也说了只有在书馆评书演员才能练出真功夫,那么这个真功夫具体指什么?

  答:评书是一门口头艺术,但需要掌握多方面的才能。举个例子,说《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出山,刘备三顾茅庐,你既是刘备(第一人称),又是诸葛亮(第二人称),两个人的区别在哪?你必须一举手、一投足都要仔细刻画,让人物有精气神,然后又要跳出来,用第三人称介绍时代背景、前因后果,如果你对历史知识、地理山川、风俗民情掌握得不好,那么就不可能完成这样灵活的一二三人称之间的转换。

  评书是七分说、三分演,有人说背下来不就行了,绝对不行。背下来的东西没人爱听,它立不起来。有人问我连派评书的精气神是什么?就是把京剧的表演融合在我对人物的理解当中,赋予他精神,再表现出来。

  问:您在传统评书里融入了一些现代的东西,为什么?

  答:我刚才说,评书是活的艺术。社会在前进,语言也在前进,我们今天说评书不能老生常谈,还要关心现代思想,用现代的语言对评书进行再创作。

  评书演员不仅是表演者,还是创作者,并且创作的比重更大,这也是评书的真功夫。同样说三国,说诸葛亮借东风,我今天说的和明天说的可能就不一样。这种创作是一刻不停的。比如我今天说这个地方应该出彩,但观众反应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回去就得琢磨、找原因;相反,原本没有效果的地方却出了彩儿,一样得琢磨。我说了几十年三国,到今天我还没学透,还得琢磨。

  此外,对评书演员还有一个很高的要求,行话叫“把点开活”。面对不同的听众,有不同的说法。以前听评书的观众文化水平不高,现在可能底下坐着几十个硕士博士,你得把他说降住了,那才是本事。而对着不怎么识字的农村老太太说,我也一样能把她们说明白了,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谙熟于心,随时灵活地用不同的方法去演绎。

 

  说的是书,容的是世态人情

  问:这些年来您为了评书的传承也做了其他很多努力,像出国说评书、小说朗诵等,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答: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国家,像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等。出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推广中国的评书艺术,让它走向世界。在美国,评书走进了哈佛大学等众多名校,连听不懂中国话的外国人都被吸引了。有一次在洛杉矶侨二中心,第一天,很多年轻人开车陪父母来听书;第二天,本来都不知道评书为何物的儿女主动问父母:“您还去不去了?我们还想去。”

  其实我做任何其他的事情都是评书给了我文化底蕴,没有评书的积累,我做不好这些。反过来,在做这些的同时,又加深了我对评书的理解。

  问:现在您有三个书馆,还有四个徒弟和学生等,您下一代的徒弟也有开始自己带徒弟的了。人是评书传承的关键,怎么去培养这些人才?

  答:19岁时我问我爸爸:“怎样才能成为一个评书艺术家?”爸爸说:“要想成为一个艺术家,你再聪明,再能干,再能说,可是有一样你记住:说透人情方是书,懂多大人情说多大书。心眼儿窄的人绝说不了肚量宽的书。你将来懂得人情世态了,必能成家。”我们挑选徒弟十分谨慎,必须得热爱评书,而且要耐得住寂寞。所以他得懂事、懂人情、踏踏实实。

  评书界拜师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徒弟要访师父三年,师父要访徒弟三年。徒弟访师父,要看师父有什么本事,配不配当师父;师父访徒弟,则要看徒弟的资质、性格、人品等。我现在把自己摆到一个传承的位置,我觉得我摆得很正,要给徒弟们搭建一个平台。我现在周五晚上在崇文书馆说《九老兴隋》,周六在宣南书馆说《于公案》,这些都是新的,周日就在东城文化馆,主要让徒弟们多上台说,我在底下看,有毛病就给他们指出来,只有在这样的现场,他们才能真正学到评书,把评书传承下去。

 

 

(出处:《人民政协报》2月13日C1版,作者谢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