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中希腊人的生活(1-4)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19479?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19479

2011初冬,希腊首都雅典的一家砖瓦搭建酒馆,吃过了一顿克里特岛沙拉和诸如葡萄叶之类组成的希腊式午餐后,一名名叫埃利斯.哈吉格奥里吉奥(Aris Hadjigeorgiou)的希腊新闻记者打开了话匣子,对雅典甚至希腊全国所面临的窘迫的经济困境,接受了笔者的采访。作为希腊这座历史悠久的国际大都市的一名新闻记者,哈吉格奥里吉奥解释说,希腊之所以面临今天的经济困境,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希腊的主流新闻媒体和政府关系太错综复杂,这直接妨碍了新闻媒体对政府金融管理不当的报道,因而使得希腊消除金融危机的一丝希望也罩上了阴影。他同时还提到说, 这段时间通过观察希腊人生活中的小事,比如过往汽车挡风玻璃上贴的搬家公司的广告,注意到经济危机正影响和改变着普通雅典人的生活- 雅典已经居不易,无论目的地是国外或是乡下,人们都在设法争相逃离雅典这个古老的国际都市。而此时的雅典政府,却忙着点亮圣诞期间雅典的城市景观照明,甚至让雅典大街小巷上千家甚至已经停业的店铺都挂上彩灯,粉饰太平!

采访过程中,笔者顺便问了问哈吉格奥里吉奥:这场经济危机具体对他个人的生活有哪些影响?他承认他现在的生活变得日益艰难。随后,在笔者再三的询问下,他有提到说他所工作的一家报社,也是希腊最大的左翼报纸,已经有四个月没给他支付薪水了。 他还说,不光是他个人,报社的其他同事也一样没领到薪水。 尽管报社自几个月前进入破产程序后就没再发薪水,也几乎没有同事离开,因为大家其实也都没什么好地方可去。

如今希腊的经济情况大致如此:每个人都在不停地谈论希腊及欧洲的经济-无论是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萨科齐,欧盟的领导人,统治希腊多年紧密团结的希腊政治精英,还是他们邻国及自己国内所面临的经济困境,都成了希腊人耳熟能详的谈论话题-不过每天的生活还得继续,虽然似乎人们都已经集体精神恍惚,满腹怨言,不时发出一两声充满怨恨的幽默,似乎末世即将来临。

根据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从其许多经济指标来看,希腊的经济正陷入其前所未有的衰退。自2009年以来希腊有四分之一的公司已经关门歇业,该国一半的小公司则声称其无力支付雇员的薪水。在2011年上半年,希腊人的自杀率增加了40% 。由于身处一个经济体系已经崩溃的国家,以物易物经济也悄然出现在希腊人的生活中。25岁年龄以下人口几乎有一半失业,而在去年九月,原本在一年前每年只有42个人参加的关于移民澳洲,有政府资金支持的研讨会,却吸引了12000人签约入会。据多位希腊银行家透露,希腊人已经支取了其银行账户中三分之一的钱,据说这些支取出的钱及其积蓄大多被人们藏在床下或者埋藏在其后院的地下。一位最近全力劝说呼吁人们将钱留在银行的银行家对笔者哀叹道:“谁会相信希腊的银行呢?”

从宏观层面上看, 希腊如今确实有些变化:中国人几乎已经接管了希腊的主要港口比雷埃夫斯港,意图将其作为其货物出口到欧洲的中转站;卡塔尔则指望投资50亿美元,参与希腊多个项目包括其旅游业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相对而言其他欧洲国家的人们则试图让希腊成为“欧洲的佛罗里达”-在比雷埃夫斯大学的希腊本土经济学家西欧多尔.佩拉基蒂斯(Theodore Pelagidis)看来, 这些欧洲人的上述计划不过是想将希腊半岛变成欧洲富翁们的养老院。他进一步评论道:不论希腊政府还债与否,其他国家和外国公司“现在都知道希腊政府无力还债,将来他们会接管希腊的可盘活资产并部分地统治管理这个国家”。

几个月以来,希腊一直是这场经济危机的重灾区,而该经济危机则威胁着欧洲金融体系的基础并很可能再次冲击甚至颠覆美国的金融体系。希腊所实施的最新财政紧缩计划,目的旨在于取悦于希腊的各位债权国/人,以期获得新的经济援助,从而避免希腊陷入不自愿违约的窘境-而这场全球性的经济低迷,则将让普通希腊人的生活更加难以为继。该财政紧缩计划将希腊的最低工资降低了20%,迫使成千上万的希腊人下岗,降低了希腊人的养老金,而这些措施,则很可能让民众的罢工和抗议活动继续变得司空见惯,成为希腊街头的一道特殊的景色。

如今的希腊,经济萧条的阴云已然影响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人们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节俭度日,不时发发火发泄发泄心中的不满情。然而生活还得继续,于是乎,衣冠楚楚衣着体面的人在街边垃圾箱翻找食物的情景也变得不再罕见,一本讲述二战时希腊人如何在纳粹占领期间获得幸存,名为《食物不足时期生存食谱(Starvation Recipes)》也变得热销。不过一些讲述人们在逆境中出人意外地获得成功的书在希腊的销路也还不错。令人感到最为惊奇的是,面对已经影响到他们日常生活的这场经济危机,越来越多的希腊人选择了释然面对,就像面对一个奇怪而漫长但最终结束了的梦。

彼特拉斯. 瓦菲亚迪斯给笔者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一个非常顽强善于艰忍的人。他个子很大,下颚宽厚,盘坐在其起居室的壁炉前接受了笔者的采访。据其家乡基阿尼斯塔(希腊北部城镇)的同乡告诉笔者,由于民用燃料油价格上涨,当地的居民已被迫改而依赖其家中以木柴为燃料的壁炉取暖。情况的确如此,笔者的记忆中这也是第一次在希腊居民家中闻到木柴在壁炉中燃烧发出的淡淡的烟熏味。

今年已经56岁了的瓦菲亚迪斯,大半辈子都混迹于建设工地。过去十年间,他曾一直作为一名工程现场主管在一家名为Archi-Tek的公司工作,负责一些政府投资项目比如学校和博物馆的施工建设的监督和管理工作。该公司在全盛时期曾拥有50个管理人员和900名合同制工人,而时至今日,却只剩下两名雇员:这两名工程师目前在进行已完工项目建筑最后的诸如刷漆等收尾工作。 该公司所在的希腊赛萨拉地区,目前根本没有工程建设的活。瓦菲亚迪斯则因此在今年九月遭遇下岗,这离他退休还差两年。吸了一口烟他嘟嘟啷啷的抱怨道:“前途一点都不光明!”他这句话既是说他个人,同时也暗指希腊如今的情况。 “我认为情况会变得更糟!”最后他又补了这么一句。

他的妻子,叶卡特琳娜,在桌上放了一张奶酪韭菜饼后,也在旁边坐了下来,参与笔者的闲谈采访。他们的家里铺着白色的瓷砖地板,墙面刷成了粉红色,一面墙上则贴满了宗教饰物,纯平电视机顶上则放着一个玻璃材质的天鹅雕塑,就像一个蹲坐在那儿的哨兵。“有的家庭还不如我们呢!”叶卡特琳娜提醒她丈夫道:“很多家庭家里都没有人出去工作呢!”目前她现在还有一份在幼儿园食堂当厨师的工作,虽然薪水已经从每月1730美元降到了目前的1260美元。他们夫妇从前的年收入可达43000美元,现在降了几乎一半,叶卡特琳娜一年的失业津贴期满后,他们夫妇每月还将少收入530美元。

据他们夫妇透露,他们家几乎没什么积蓄,因为他们一生的积蓄已经用于2000年时其买房首付。加上他们有两个20来岁的孩子在上大学,所以他们的经济相当紧张。 他们的一个儿子叫德雷拉斯,在大学里修电气工程,他也和父母一起在家接受了笔者的访谈。 对于希腊政府提出的资金储备这一议题,希腊民众既紧张又无奈,在对其进行多次反复的嘲弄后,民众一度突然感到莫名的慌张。德雷拉斯后来想笔者解释,称其父亲的一个姐姐几年前去世时曾给自己的两个侄子(即德雷拉斯和其兄)留下一笔积蓄。“因此两个孩子现在就可以用他们姨妈留给他们的积蓄反过来接济一下我们”, 叶卡特琳娜笑着说道。德雷拉斯回答道:“如果情况变得更糟的话,我和哥哥就会拿钱接济您们,别担心!”听到儿子这么说,瓦菲亚迪斯咯咯地笑出声来。

希腊政府所强制施行的试图安抚平息银行家和政府人士的怨气的财政紧缩措施, 同时也让普通希腊人的生活变得日益艰难(举个例子,为了省钱,基阿尼斯塔的居民们不得不驾车穿过国境到邻国保加利亚看牙医和买汽油),不过今年二月新的财政紧缩协议执行前几个月笔者碰见瓦菲亚迪斯时,他还是承认道:“就我个人看来,这仍然是希腊走出经济危机唯一可行的办法。政府不得不强制降薪和降低养老金!’

安娜塔西雅.汤加丽,瓦菲亚迪斯家的一个朋友,也参加了我们的访谈,她也认为希腊政府有必要施行降薪降低养老金政策,她说道:“希腊人历来习惯于消费再超支这个恶习!”她和她的丈夫原来都是基阿尼斯塔人,不过她们曾长期定居于美国的泽西城,并就职于当地一家人造皮革制造厂。工厂关闭后,她们夫妇两就回到了家乡,但回来才发现,这儿的生活更为困难。她的丈夫,原本是一名电气技师,现在也失业了。她则靠替人照顾孩子获得些收入。她说道:“我们对未来的生活心里没底,因此如果没有足够的原因我们不会进行任何不理性的消费!”不过她们夫妇也计划离开希腊谋生-由于以前在美国工作的时候就获得绿卡成了美国公民,她现年60的丈夫到了62岁时,她们夫妇就可以回美国依靠政府发放的社会保险金生活。

由于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许多年轻人都离开了他们的家乡基阿尼斯塔外出谋生。24岁的德雷拉斯.瓦菲亚迪斯告诉笔者说,在他一起长大的六个朋友中,只有他还在希腊有工作,其他人要么已经移民海外,要么正在寻找到国外工作的机会。在希腊就此文的采访过程中,笔者也曾多次听到一些希腊的年轻人抱怨说他们觉得希腊似乎掉进了一个怪圈-经济危机一来,希腊似乎一夜之间又回到了经济不景气的上个世纪四十年代,那个时候,也有大量的希腊年轻人离开祖国远赴海外工作。不过,和当时不同的是,现在远赴海外工作的希腊人可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这些有望成为希腊未来的医生,教师和工程师的年轻一代的离去,不仅意味着希腊未来经济体系的空洞化,也预示着未来希腊社会体系的中空化。

而由此引发的希腊年轻人减少的现实则让这个国家原本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更加恶化:希腊的生育率-经济危机来袭前希腊就是一个生育率极低的国家-经济危机所导致的年轻人减少则加剧了这个问题,使得希腊根本没法维持正常的人口生育水平。对这个问题,普通的希腊人感触尤深。“现在这个问题更严重了!”彼特雷斯. 瓦菲亚迪斯说道:“由于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希腊的年轻夫妇们几乎都不考虑生育孩子!”接着,他借此时机开了个小玩笑:“兴许我再娶个老婆就可以解决希腊人生育率低的问题了!”而他的妻子则在一边咯咯的笑着说:“如果你真的想再娶个老婆,那就得有人挺身而出来拯救希腊的美女们了!”一阵玩笑过后,笔者转而问起彼特雷斯那个最紧迫的问题:面对失业,他现在有什么打算?对于目前悲凉的处境,他计划做些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屋子一下就静了下来。面对这些严肃的问题,这位身材笨拙的老人,只是微微耸动了一下身子(读者您可以认为他是耸了耸肩),以此无言的姿势作答。看到这个情景,笔者也不忍继续再谈下去。早些时候,笔者也曾单独和老人的儿子做过交流,他对其父的处境也做了总结描述:作为一个50多年近花甲年龄的老人,又只会讲希腊语,而且他也只懂工程上那些事-看样子他也不大可能再有工作。为此,面对笔者的问题,他唯一能做的,也不外乎就是耸耸肩而已。

“小心!请让道!”雅典到底比斯的主路上一处收费站前,保罗.伊凡墨菲迪斯一边驾车一边扯着嗓子喊着。眼看车子驶近收费站的挡路横杆,他逐渐放缓车速。但他接下来的举动让我大吃一惊-他并没有停车缴费,而是让其继续往前缓缓滑动。“让我教教您到这儿该怎么做”,他一边说一边摇下车窗玻璃伸出手强行拿开挡路横杆,随后在收费站刺耳的警报声中驾驶车子从容地通过了收费站。“碰到收费站我们都是这么对付的-居住在这个地方的每个人都会这么做!”对于希腊政府执行的新税费和附加费政策 ,希腊民众以抗议或逃税的方式进行回应。在政府宣布对其市民征收2010年度个人收入所得税附加税(其实是对希腊市民重复征收该年度个人收入所得税)以后,由于遭到希腊市民拒缴,希腊政府干脆把其新的不动产税加到市民的电费上,这样的话,如果还拒缴的话,市民住宅的电源就会被切断。同样,政府也在公路上设立收费站敛财。车辆每次经过收费站都需缴费3美元。“问题是如果你是附近的居民,那一天得从这条路上往返五六次,那这个费用可就不便宜了!”伊凡墨菲迪斯批评道:“这也太疯狂了吧!设置这种收费站进行敛财也太不合理了!因此我们坚决抗议和抵制!”其实,对于伊凡墨菲迪斯而言,这点钱倒不算什么。他和他的一个哥哥是一家制造和销售天然材料寝具和家具,名为Coco-Mat(字面意思为可可床垫)公司的老板。该公司主要业务为向全欧洲的旅馆提供由数层天然橡胶,可可纤维和海藻填制而成的高档床垫,在欧洲的11个国家有70家分店,其“Sleep on nature(字面意思为“睡在大自然”)的广告词在希腊非常有名。自去年以来,该公司还以每个月一家的速度在中国开设分店。而在美国,早在2010年,该公司的Coco-Mat直销店已经开进了美国曼哈顿南区ABC家具城,伊凡墨菲迪斯兄弟还计划未来两年在美国再新开十家分店。该公司2011年的全球销售额已经高达7000万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15%。Coco-Mat商店店面设计别致优雅,处处散发出一种轻松,休闲而时髦的气氛,似乎和时下希腊的“经济危机”截然相反-店里通常会设有厨房和一条长而光滑的野餐桌,如果碰巧是午餐时间,顾客还可以在此地免费喝上一杯鲜榨橘子汁或是一杯浓咖啡。

作为一家希腊公司,在希腊遭受经济危机重创的时刻,Coco-Mat公司无论在其业绩还是成功的模式方面,都可以说是逆势挑战该国的整体经济形势,表现相当不俗-该公司在希腊国内已经开了 30家分店,其中五家分店却刚好是在去年经济危机肆虐希腊时开张。如果说彼特雷斯. 瓦菲亚迪斯一家的情况在今天的希腊属于普遍现象,代表着旧的体制下辛苦工作回头却发现整个国家经济必然崩溃的这部分人, 那保罗.伊凡墨菲迪斯兄弟的情况在今天的希腊就属于个例,不过这也向世人展示出另一条路,一条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但显然不会导致一个国家经济畸形发展的路。与伊凡墨菲迪斯一同驾车沿灰白色小山下的银绿色橄榄树公路向前行驶途中,笔者顺便询问了这个获得非凡成功的希腊商人一个问题:他个人是如何看待希腊陷入如此经济困境的原因的?

“这是一个日照天数多达300天全年都阳光明媚的国家!”,他开始以闲聊的方式快节奏地对希腊经济困局进行了评论,其中心点是希腊之所以陷入今日的经济困境,主要是由于希腊当局盲目买进欧元区股票,愚蠢地模仿其他欧洲国家的做法,放弃了利用其本国的自然优势和生活方式发展经济。“降雨较多国家的人们喜欢在室内工作”,他说道:“而对于希腊这种全年都阳光明媚的国家的人来说,没必要整天都呆在办公室。过去几十年间,雅典的城市规模扩大了整整一倍-现在希腊一半的人口都集中到了雅典!天哪,在雅典我们经常遭遇长达两个小时的堵车!加入欧元区后,希腊人的心态整个发生了变化!-作为一个希腊人,如果此时你还居住在自己昔日出生的小山村的话,在世人眼里,你就是个弱智!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希腊人都纷纷离开了他们世代生活的岛屿和乡村搬到城市,开始了他们期待国际贷款和施舍的生活!”

据伊凡墨菲迪斯说,现代希腊人的心态,其实就是最近几年债台高筑却宣称消费主义至上的美国人心态的翻版,而且比此更狂躁 ,更有过之而不不及。“希腊人会贷款买豪车然后对人炫耀‘咱有的是钱!’”,他接着评论道:“太疯狂了!有一次碰到我认识的一个人,突然间他居然和我谈起了证券交易所!我不得不提醒他说’伙计,你懂不懂什么是证券交易啊?!我们还是聊聊苹果橄榄之类能吃的东西好了!”

伊凡墨菲迪斯是一个体力充沛活力四射的家伙(几周后他和他的儿子还冬日骑车翻越阿尔卑斯山呢),眼看车速接近90英里每小时,我的脚下意识地去踩那副驾驶位置上并不存在的刹车。“不过您知道的,”他补充道:“ 其实对希腊来说,这场经济危机适逢其时!默克尔和萨科齐这么做,其实对希腊经济的良性发展有一定的好处。我个人真心希望他们可别再贷款给我们,一分也别贷!”

简而言之,希腊之所以今天陷入金融体系混乱的局面,主要原因在于借钱太多,而且借来的钱处置不当。除此以外,人们还从希腊的文化根源上找原因,希腊以外最受欢迎认可的说法是:北欧人效率高踏实肯干,南欧人则偏爱美食喜欢享受性爱-如果让他们选择开一家高效赚钱的公司还是享受轻松的生活,他们肯定愿意选择后者。不过许多人并不认同此说法,就连雅典街头卖希腊烤肉(Souvlaki)的小贩都列出世界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提供的统计数据予以反驳-据该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普通希腊人全年工作2116个小时,而普通德国人当年全年工作小时仅为1426个小时。笔者在希腊农村看到的情况也为上述统计数据提供了明证:希腊人确实在工作,而且工作非常努力。

不过,目前也确实有必要从希腊所处的地理位置来探寻其陷入经济困境的原因。希腊是欧洲的一个部分-甚至可以说是欧洲的心脏(欧元标志本身就是根据希腊字母ε的形状设计而成:欧元标志的形状就像一个人在弯腰向现代欧洲的文化根源点头)-不过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希腊相当于是奥斯曼帝国在这个世界上的残余,而后者以其自上而下组织严密的统治,贿赂腐败成风以及管理者恶劣的工作态度(故意朝另一边看)而闻名。接受笔者采访的每个人好像都觉得上述这三个文化残余确实和希腊的经济危机有一定关系。不论是左翼政治倾向还是右翼政治倾向的希腊人都一致认为希腊的官僚政治确实对其经济有很大的危害。Fakelaki(字面意思是“小信封”)堪称希腊官僚主义的一个特色-如果你开公司,你需要获取太多部门负责人的签字批准,而签字前递上一个塞满现金的小信封则已经成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做法。

其次,国际社会对希腊问题的高度关注可能也让人们忽视了如下事实:自希腊加入欧元区以来,希腊实际上在融入欧洲方面进步很大。迈克. 伊凡墨菲迪斯,保罗. 伊凡墨菲迪斯的弟弟,也是Coco-Mat公司的另一个老板,也向笔者阐述了此观点。 “20年前我们开始办公司时,我们整整花了半年的时间来办理开公司的各种手续,”他说道:“那个时候同样也必须递上装钱的小信封。不过现在情况有所改善。如果您遇上年轻的一代办事,我敢说您根本不用这种手段。年轻的希腊人现在才真正堪称欧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伊凡墨菲迪斯兄弟的故事让我们得以回头审视希腊人过去50年走过的经济发展历程。他们兄弟俩都出生在斯巴达市附近的一个小镇,上个世纪50年代,他们的父亲作为一名希腊的移民远赴海外工作。他当时到了德国的斯图加特市,在当地美军基地工作,当时只能一年回家看望其家人一次。现年53岁的保罗,则承担起了其父的责任,代为照看弟弟。两兄弟在学校的表现都很不错,后来又都上了大学念了硕士,这也折射出那时的希腊人也已经开始意识到希腊在欧洲所拥有的重要地位。保罗在雅典学习商务后又到德国学习获得其硕士学位,而迈克则在巴黎的巴黎大学学习法律并获得该校的哲学博士学位。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