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为什么喜欢小脚女人?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97241/

中国古代有女人缠足的习俗。这一习俗的原因是什么?有人以为和“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相似,跟官府提倡有关。有人以为跟男人阴谋控制女人的自由有关,把脚缠起来就不容易随意走动。还有人以为跟审美有关,因为小脚女人站立不稳,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因而满足了男人的视觉享受。

男人喜欢小脚的理由,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中国古代男人需要具备喜欢小脚女人的心理,然后才有习俗文化对这一心理的某种过度满足,通过缠足来制造人为的小脚。那么,男人是否本来就有喜欢小脚女人的心理?如果有,背后隐藏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女人的脚的确更小

女人的脚的确更小,不只是在绝对尺寸上,在相对尺寸上也是如此。2005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人类学家费斯勒(D. T. Fessler)、哈雷(K. J. Harley)以及拉尔(R. D. Lal)对不同群体中男女两性脚的尺寸资料进行了分析[1],发现在任何一个群体中女性的脚都相对较小。

比如240名美国学生中,女性脚长占身高的14.9%,男性则为15.4%;在784名美国士兵中,女性脚长占身高的15.1%, 男性则为15.4%。2年以后,费斯勒跟维也纳大学(University of Vienna)和圣玛丽大学(St. Marry’s University)的研究者们合作,分别在奥地利和加拿大招募了150名各个年龄阶段的被试,验证了他们2005年的研究结果[2]:控制了身高因素之后,女性的脚依然明显小于男性,越年轻、越苗条的女性脚越小。

男人喜欢小脚女人

早在1993年,南加州大学的矫正外科系弗雷(C. Frey)[3]等人就发现,大多数美国女性都经常穿小鞋,哪怕这样会带来脚部疼痛。如果了解男人喜欢小脚女人的心理,恐怕就不难理解这一令人费解的现象了,女人不过是迎合了男人的口味而已。问题是,男人真的喜欢小脚女人吗?事实可能的确如此。

2005年,上文中提到的人类学家费斯勒率领他的一帮朋友,进行了一场跨文化研究[4]。他们对伊朗、印度、坦桑尼亚、立陶宛、巴西、俄罗斯、美国、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及柬埔寨的男女进行测验,要求他们在两张图画的各5张男女画像序列中选出自己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一个,同一性别的画像除了脚部尺寸有区别之外其他部分都保持一致。中间人物的脚长取该性别的平均值,两边的人物脚长分别以6%的长度递增或递减, 不过图画上不能看出同一列5个人物的明显区别。

实验中用到的图片(女性)

实验中用到的图片(女性)

实验中用到的图片(男性)

实验中用到的图片(男性)

结果发现,脚最小的女性最被人喜欢,脚最大的女性则最不被人喜欢,而对男性来说,最大和最小的脚都不被喜欢,拥有平均脚的男性最受欢迎。不过,该研究的缺陷是在不同国家,参加测试的人数差别很大,坦桑尼亚只有29人,而美国则有150人。因此,后续研究有必要改进这一缺陷。

2012年,费斯勒带着他的跨国合作者在《进化与人类行为》(Evolution and Human Behaivor)即将发表的一篇文章[5]中指出,对包括中国在内9个国家1300名被试的调查表明,小脚女性更受欢迎。选择最喜欢小脚女人的人数比例是59.0%, 选择最不喜欢大脚女人的比例是62.6%,两者都明显高出随机选择的概率40% 。

有趣的是,费斯勒等人在随后的研究中发现有的男性更容易看出女性脚部尺寸的变化,这些男性对小脚女人更偏爱,他们中多达75%的男性都认为小脚女人最有魅力。但没有意识到这种区别的男性则首选平均脚的女性,然后才是小脚女性。除了采用手绘或者电脑制作的男女画像之外,费斯勒等人扫描男女真人的脚,制作成类似的序列,要求人们推测最有魅力和最没魅力的异性,无论是南非还是美国大学生都觉得小脚女人更有吸引力。

小脚背后的大秘密

世界各地的男人似乎都喜欢小脚女人,如何理解这一现象呢?费斯勒等人[1]认为,女性的小脚可能是性选择(sexual selection)的结果,跟男性的审美偏好有关,而跟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无关。

因为按照自然选择的逻辑,女性应该具有较大的脚才更合理。女性怀孕之后身体前部体重增加提高了双脚的重心,向前跌到的可能性因此剧增。大脚无疑可以站得更稳,这对孕期女性的安危尤其重要。此外,孕期的间循环系统(systemic relaxin circulation)会导致韧带松弛,降低了脚的运动能力,因而也需要更大的脚才能保证跟平时具有同等的运动步幅。而实际上,女性普遍拥有相对她们的身高来说更小的脚,这与自然选择的预期完全相反,但可以用性选择的理论解释。

性选择理论认为某一性别的某种特征是由异性的审美偏好决定的。举例来说,雄孔雀具有硕大美丽的尾巴,这是雌孔雀“选择”的结果:具有美丽尾巴的雄性更受青睐,因而可以留下更多后代。爱江山更爱美人,虽然大尾巴带有种种不便,甚至可能让雄孔雀成为天敌口中的猎物,但具有这种广告牌的雄孔雀更可能成功地完成传宗接代的宏图大业,因而这一不可思议的特征就保留了下来。

在女性小脚的案例中,男性扮演了雌孔雀的角色:他们喜欢小脚女人,因此小脚女人繁衍的成功率更高,而小脚女人留下的后代中女性也通常是小脚。经过几百万年的传递,就使得现在的女性拥有了相对身高来说更小的脚。

男人喜欢小脚女人,可能是因为小脚跟她们年轻和未曾生育有关。从绝对大小来看,孩子的脚要小于成人的脚,因此单纯的小脚的确可以跟年轻发生自然而然的联想。另外,脚的大小随年龄增加而增加,而且已婚女性的脚通常要大于未婚女性[2],这些也都意味着小脚确有可能作为年轻和未曾生育的有效指标。

虽然很多灵长类雄性不喜欢年轻的雌性,不过人类似乎有老牛吃嫩草的癖好。选择年轻女性作为伴侣,对男性来说至少有两样好处:第一,拥有更长的女性生育期意味着他可能借此留下更多的后代;第二,减少女性之前怀孕带来的后果,或者养育别人孩子需要付出的代价[6]。

大脚女人的新世界

自然选择的力量总有显现的时候,可能在某些情况下大脚女人更受欢迎。费斯勒意识到,自己带着朋友们做了那么多跨国研究,收集的通常是世界各地都市女性的数据[5]。因此,他们后来又收集了苏门答腊岛上卡罗巴塔克人(Karo Batak)的数据,这个民族无论男女都要参加体力劳动,经常要徒步走很远的路。

结果发现,卡罗巴塔克人虽然也认为小脚的女人更年轻,不过他们更喜欢大脚女人。可能是因为大脚女人更强壮,更能劳动,这些都有助于增加家庭的经济收入。这一结果跟通常的研究不同,费斯勒认为也许是卡罗巴塔克人把“喜欢”跟“择偶标准”联系起来,审美需要让位于生活需要。

在早期的狩猎采集时代,女人的脚力和体力自然也影响她们的繁衍,不过农业社会的来临无疑大大强化了这一因素的重要性。因此, 女性脚力和体力对维持生存非常重要的地区,男性喜欢小脚女人的心理偏好就会逆转。这一点在李凤飞和暴鸿昌对中国女性缠足史的考察中得到了支持[7],他们发现边疆地区的汉族和少数民族女性都不缠足,这可能跟边疆地区生计艰苦,需要女性参与体力劳动有关。南方各省不缠足的女性或农人之女,或樵子之妇,或船夫之妻,也都是劳动妇女。

费斯勒[5]承认:“即使现在,审美偏好跟脚的相对尺寸上的性别二态性(sexual dimorphism)之间的准确关系,依然是一个开放的问题。”不过, 鉴于在都市男性中可能的确存在对小脚女性的特别偏爱,这一审美心理的社会效应有必要引起女性自身的警觉,她们必须在无意识的取悦男人和有意识的保护自己之间求得平衡。

PS:看了这篇文章以后,突然想到,莫非高跟鞋除了能让人显得挺拔之外,还能让脚显得更较小点?

参考文献:

[1] Fessler, D. M. T., Haley, K. J., & Lal, R. D. (2005) Sexual dimorphism in foot length proportionate to stature. Annals of Human Biology 32(1), 44-59.

[2] Voracek, M., Fisher, M. L, Rupp, B., Lucas, D., & Fessler, D. M. T. (2007) Sex differences in relative foot length and the perceived attractiveness of female feet: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anthropometry, physique, and preference ratings. 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 104, 1123-1138.

[3] Frey, C., Thompson, F., Smith, J., Sanders, M., & Horstman, H. (1993). American Orthopaedic Foot and Ankle Society women’s shoe survey. Foot & Ankle, 14, 78–81.

[4] Fessler, D. M. T., Nettle, D., Afshar, Y, de Andrade Pinheiro, I., Bolyanatz, A., Borgerhoff Mulder, M., et al. (2005). A cross-cultural investigation of the role of foot size in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4(3):267-276.

[5] Fessler, D. M. T., Stieger, S., Asaridou, S. S., Bahia, U., Cravalho, M., de Barros, P., et al. (2012). Testing a postulated case of intersexual selection in humans: The role of foot size in judgments of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and age.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Advanced online publication. doi:10.1016/j.evolhumbehav.2011.08.002

[6] Jones, D. M. (1995). Sexual selection,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and facial neoteny: Cross-cultural evidence and implications. Current Anthropology, 36, 723–748.

[7] 李凤飞. 暴鸿昌.中国女性缠足与反缠足的历史考察. 学习与探索, 1997年第3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