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诡异的伊朗核危机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19407?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468/6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19407

2011年对中东和伊斯兰世界是特别重要的一年。阿拉伯之春余波未息,巴基斯坦与美国和北约的关系日益紧张,但伊朗核危机在这一片噪杂的喧嚣中始终是一曲尖厉而挥之不去的插曲。11月8日,国际原子能组织宣布伊朗在研制核武器;11月22日,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对伊朗实行更加严厉的禁运;11月28日,伊朗宣布驱逐英国大使;11月29日,激进青年重演32年前冲进外国大使馆的一幕,不过这次冲进去的是英国大使馆;英国警告伊朗要面临严重后果,美国也严厉谴责。但在黑云压城的伊朗核危机中,隐隐透露出诡异。

伊朗的核雄心不是现在才开始的。在巴列维国王时代,伊朗就有建造核电站的计划。说起来,伊朗是石油大国,但伊朗的炼油能力不足,热电能力也不足,一直有发展核电以腾出石油产量用于出口的想法。长期以来,尽管伊朗出口原油,伊朗实际上是进口汽油和电力的。在巴列维时代,伊朗签署了防止核扩散条约。伊斯兰革命后,巴列维被推翻,但伊朗没有退出防止核扩散条约,所以依然受到防止核扩散条约的制约。现在伊朗的核研究依然是以发展核电的名义,这是不违反防止核扩散条约的。西方坚持伊朗以发展核电为名,在秘密发展核武器;伊朗坚持只是在研究民用核电,没有发展核武器。

伊朗对美国和以色列的敌对不是秘密。伊朗已经研制成功具有实战价值的弹道导弹,如果伊朗核武器研制成功,不难想象伊朗核导弹的目标指向哪里。伊朗核计划是美国和以色列的眼中钉、肉中刺,美国和以色列想除掉伊朗的核能力有很长时间了,为什么现在呼声突然增高了呢?

伊朗曾经拥有波斯湾地区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在巴列维时代,伊朗空军和美国海军同步装备最先进的F-14战斗机。若不是伊斯兰革命,伊朗将先于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大批装备气垫船的海军。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之后,美国和西方对伊朗实行了严格的武器禁运,但伊朗发挥自力更生的劲头,保持既有装备的状态。比如说,F-14配备的AIM-54远程空空导弹的库存有限,在两伊战争中已经消耗很多,从美国补充又不可能,伊朗把“霍克”地空导弹改装,用作中程空空导弹,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这样的土法上马或许不及原配装备的性能,但伊朗军队(包括革命卫队)依然具有可观的战斗力。但实事求是地说,伊朗军队可以给入侵者造成重大损失,但没有能力阻止美国和以色列给伊朗造成更加重大的损失。核武器使这一切都改变了。

伊朗核武器研究的程度众说纷纭。西方情报机关的报告也与时俱进,不时在即将研制成功和尚有距离之间摇摆。现在已知的是伊朗已经拥有大规模铀浓缩的设施,据推测已经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浓缩铀。美国和以色列联手用计算机病毒使部分铀浓缩设施的生产受阻,设备损毁,但伊朗已经修复了设备,恢复了生产。另一个已知事实是伊朗尚未进行过任何核爆炸。印度曾长期奉行“最后一根导线”政策,完成了核爆炸前的一切技术准备,只要政治决心一下,进行核爆炸不存在任何技术问题。在1998年人民党执政期间,瓦杰帕伊下了这个政治决心,在5月11日到13日之间,接连进行了5次核爆炸。奉行同样政策的巴基斯坦以牙还牙,两个星期后,也进行了自己的核爆炸。从此,核军备竞赛进入了新的阶段。伊朗没有进行核爆炸,既有可能是技术准备尚未完成,也有可能是在走自己的“最后一根导线”路线,在完成实质性的技术准备的情况下避免招来不必要的国际关注和可能的军事打击。

如果伊朗具备核能力,中东的军事政治局势将有根本改变。在破釜沉舟的死战中,核武器使常规军力的差别不再重要,这一点对伊朗尤其重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核武器使军力对比的分子和分母同时乘上无穷大,本来的基数反而不重要了。美国是核国家,也是历史上唯一有过使用核武器记录的国家。以色列从不公开承认具有核能力,但一般认为以色列具有核能力,甚至在1973年十月战争最危急的时刻考虑过使用核武器。美国和以色列具有毁灭伊朗的能力,但毁灭伊朗不是以色列和美国的目的,如果毁灭伊朗导致以色列自身和美国在中东利益的毁灭,那这是一场失败的战争。但坐视伊朗具备核威慑能力将极大地限制以色列和美国在中东的行动自由,这也是不能容忍的。什叶派的伊朗和逊尼派的其他穆斯林国家既有共同反以色列甚至反美的一面,也有争夺穆斯林正统领导权的一面。不管是在反以色列、反美“大业”方面,还是反逊尼派穆斯林国家(通常得到美国支持)方面,伊朗的政治列车都要和美国、以色列撞车,美国和以色列有先发制人消除伊朗的核能力的动机,但现在已经不是以色列空袭伊拉克奥希拉克反应堆的时代了。

1981年6月7日以色列空军长途奔袭,炸毁了即将落成的位于巴格达的奥希拉克反应堆,行动中,除了10名伊拉克人外,还有一名参加建造反应堆的法国技术人员丧生。法国坚持这个反应堆是用于和平用途的,以色列坚持认为这个反应堆是用于核武器研究的。以色列空军的成功行动已经成为空军战术的典范。更加重要的是,以色列成功地把以色列和伊拉克之间的距离和中间受到约旦和沙特阿拉伯的组阁的地理限制变成单向屏障,伊拉克报复无门。但这样的问题对伊朗不存在。首先伊朗吸取了伊拉克的教训,核研究和生产设施分散,而且隐蔽在很深的地下,不易攻击;其次伊朗不会被动挨打,是要还击的。且不说美国第六舰队的基地就在鼻子底下的巴林,伊朗的弹道导弹射程可以涵盖以色列甚至欧洲。美国国防科技局向国防部提供的反导研究报告中,特别针对伊朗导弹攻击欧洲的拦截问题,甚至把欧洲导弹防御作为伊朗导弹攻击美国本土的早期拦截手段。这个前太平洋美军司令法伦海军上将和导弹防御计划主管莱斯特·莱尔斯空军上将主持的直呈国防部长的报告不是一般性的泛泛之谈,足见伊朗导弹威胁的现实性。伊朗还击的现实性伊朗在两伊战争中显示出来的坚韧性使得这不会是外科手术式的干净利索的短促作战,而是可能陷入又一场长期战争。这是美国最不需要的。

不论以色列是否参加,美国在海湾的军事存在都有极大可能遭到伊朗的报复攻击。在美军即将完成从伊拉克撤军的现在,美国在海湾的军事存在主要集中在科威特和巴林。科威特全境离伊朗不过100公里,巴林也就200公里样子,这两个弹丸之地不仅受到伊朗的严重威胁,而且补给路线通过眼下并不亲热的沙特阿拉伯,要是激发出伊斯兰世界的反美反以色列情绪,再次弄成阿富汗-巴基斯坦那样的局面,美国真的要找块豆腐撞上去了。

在这样的战争中,以色列的作用及其有限。约旦、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不大可能同意以色列空军通过领空,战争爆发时的未经许可的偷袭只是一锤子买卖,不足以全面摧毁伊朗的核设施,以色列空军在海湾获得基地更无可能,所以一旦对伊朗的战争打响,美国只有单干,不大可能指望以色列的协助。

这一切都不是新闻,诡异的是伊朗核危机问题总是在人们快要淡忘的时候,又被重新炒热。这肯定不是伊朗的主意,如果伊朗在研制核武器,最理想的情况是躲在国际社会的视线之外,不到造成既成事实的时候,不要引起注意。那盯在伊朗身上的探照灯是从哪里来的呢?

长期以来,中东是美国的战略重点。这里不仅是世界石油的主要产地,也是反苏战线的“柔软下腹部”。中东到高加索只有一箭之遥,这是当年纳粹德军折戟沉沙的地方。但是反过来,从中东控制高加索,极大地有利于牵制欧洲方向的苏军。冷战结束之后,中东的战略地位不减。小布什假借反恐和搜剿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名义打进伊拉克,不只是为了伊拉克的石油,更是为了以伊拉克为桥头堡,改造中东,用民主和西方价值观念征服中东。小布什打进阿富汗用的是报复庇护基地组织的塔利班的名义,在中国西部和前苏联的中亚建立另一个桥头堡也是司马昭之心。借反恐之机,美国重新和巴基斯坦打得火热,既有支援阿富汗战争的现实好处,也有给塔利班釜底抽薪的用意,更有把巴基斯坦从中国身边拉走的打算。美国以反恐名义在中亚国家建立基地,这是历史上美军第一次在前苏联国家立足。但早在小布什的时代,美国就已经意识到亚太的重要性,开始向亚太移师布子,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只是顺手牵羊,顺带造势。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顺手牵羊结果牵来一群愤怒的公牛。美军在伊拉克打了8年,结果打出一个和伊朗关系说不清道不明的什叶派政权。在阿富汗,美军已经不谈打败塔利班的事了,10月25日,卡尔扎伊更是口出惊人之语:“如果巴基斯坦和美国爆发战斗,我们将站在巴基斯坦一方……阿富汗人永远不会背叛他们的兄弟。”11月26日,美国飞机空袭巴基斯坦边境哨所,造成24人丧生。美国表示遗憾,坚持这不是对巴基斯坦的蓄意攻击,同时拒绝道歉。巴基斯坦则永久性地关闭美国通过巴基斯坦的物资补给路线,并关闭舍姆西空军基地,美国和巴基斯坦的关系急剧恶化,美国未来和巴基斯坦进一步反目成仇将将毫不令人惊讶。中东和西亚依然是美国的重要利益所在,但美国的战略重心毫无疑义地转移到了亚太,奥巴马在澳大利亚的讲话明白地表明了美国的决心。

美国在伊拉克打了8年,在阿富汗打了10年,打不下去了。在伊拉克连驻军司法豁免协议都没有拿到,索性撤军了事。有了这个先例,从阿富汗撤军也不再遥遥无期。除了战争最初几天的行动,美国在利比亚战争中出人意料地袖手旁观,明白地表明了美国不愿意再卷入中东的战争。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最不想的就是现在再卷入在伊朗的战争,但以色列最不愿意的就是美国在中东问题上保持距离。

现代以色列是犹太人回归故土的产物,但更是地缘政治的产物。这是西方在中东的桥头堡。问题是这个桥头堡没有变成诺曼底,登陆的犹太人几十年被困在以色列这个奥马哈海滩,令人绝望地寂寞和脆弱。除了犹太人的生存意志外,美国的支持是以色列得以继续生存的主要原因。美国从中东脱离在任何时候都对以色列是极大的坏消息,但现在尤其糟糕。

在以色列国内,工党的以谈促和没有成功,利库德党的以打促和也走入了死胡同,前进党的以土地换和平因为缺乏诚意而告吹,家园党应为极端主张被敬而远之,沙斯党和其他宗教党更是难成大事。以色列赢得了历次战争的胜利,但和平却越来越遥远。在以色列的周边,巴勒斯坦要求成为正常国家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也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支持;埃及在阿拉伯之春后,军政府越来越压不住阵脚。除了军队以外,眼下埃及最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就是穆斯林兄弟会。这个哈马斯的“老子党”如果在埃及当政,将是以色列安全局势自1978年大卫营协议以来最惨重的退步。叙利亚的动乱越演越烈,但阿萨德政权依然没有瓦解的迹象,叙利亚的军队依然完整。问题是叙利亚的动乱有可能演变成地区性的动乱,黎巴嫩的种族和宗教的火药桶有可能被叙利亚飘过来的火星点燃,土耳其对前奥斯曼帝国的领地总是有点想法,法国对这个前托管地也异乎寻常地热心。最危险的是,如果阿萨德在局势即将失控之际,用主动挑起与以色列的战争来转嫁政治危机,即使以军有足够的能力和自信挡住叙军的攻击,这毕竟是飞来横祸。在这样的当口,以色列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美国从中东脱离接触。在这样的前景下,一个核武装的伊朗就不光是节外生枝的问题了。

以色列屡次威胁要单干,即使美国不出动,以色列也要独自攻击伊朗的核设施。在战术上,以色列空军很难重演奥希拉克空袭的绝技了。即使约旦、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装糊涂,在科威特和巴林的美军也没法装糊涂,一切通过美国空军控制空域的行动都将自动被认作美国默许的,美国不会容许这样把美国拖下水的行动。以色列海军现有3艘“海豚”级潜艇,另有3艘订货。这一级德国制造的常规柴电潜艇具有4个650毫米鱼雷发射管,具有发射“战斧”巡航导弹的能力,但克林顿政府基于导弹技术控制公约拒绝了以色列购买“战斧”的请求。有说法以色列已经成功地把自制的“涡轮突眼”巡航导弹整合到“海豚”级潜艇上,射程达到1500公里,可以装载核弹头或200公斤的常规弹头。 “海豚”级潜艇通常部署在地中海一侧,但以色列不时部署一艘“海豚”到红海的埃拉特,级保持“两洋”作战能力,也对伊朗保持压力,这也将是更加现实的打击武器。不过考虑到以色列一共只有3艘可供作战的“海豚”,水下排水量只有1900吨的“海豚”即使有再装填能力,也不可能携带很多“涡轮突眼”,对打击伊朗核设施可能杯水车薪。从以色列本土发射“涡轮突眼”只能达到伊朗西部,不能覆盖伊朗全境,而且有飞越约旦、沙特阿拉伯或伊拉克领空的问题。

不管以色列如何信心满满,以色列没有能力独立摧毁所有的伊朗核设施。以色列攻击伊朗核设施当然有解除伊朗核武装的意图,但确实也有把美国拖下水的打算,只有把美国拉进去,才能把美国继续锁定在中东。另外,不管美国是否参加,伊朗不会只找以色列的麻烦的。也正因为此,美国坚决反对以色列擅自行动。即使在海湾战争那样的有利形势下,萨达姆众叛亲离,成为千夫所指,以色列受到伊拉克的导弹攻击,有足够的理由正当防卫,依然被美国强力阻止。在现在这样的形势下,美国更没有理由对以色列有任何松动,所以以色列只能说说而已。以色列可能利用美国政策的灵活空间自行其是,但不可能对美国的直接反对抗命行事。12月2日,以色列国防部长巴拉克在公共广播电台上宣称,以色列无意在眼下采取对伊朗的军事行动。这个决定并不出人意料。

不过欧洲也不消停,尤其是英国。美国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必然冷落欧洲的防务。多年来,美国力压欧洲盟国加强防务、增加军费,至少增加到北约规定的GDP的2%的最低水平,但只有英国、法国、土耳其、希腊达到这个最低水平。多年来,欧洲盟国已经习惯性地指望美国会“自动”填补预算和实力空缺,美国也确实从没有让欧洲盟国失望。欧洲把美国拉进前南斯拉夫时,美国迟疑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挑起了大梁。美国想拉欧洲到伊拉克,却被一头拒绝。欧洲想把美国拉进利比亚时,美国耍了一个滑头,放了第一阵枪后,就“从后方领导”了。在叙利亚也是一样,美国只有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煽风点火,国防部长帕内塔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普希一声不吭。但欧洲正一面面临一个至少在气势上试图再起的俄罗斯,另一面面临北非和中东的穆斯林浪潮,而欧洲军力正在近代历史上最低潮。为了对付纸老虎卡扎菲,法国出动了所有能够出动的舰队;为了摆平贫血的军费预算,英国在两艘“伊丽莎白女王”级航母是否继续建造、舰载机的配置问题到现在也没有最后理清。欧洲需要美国继续留在那里,继续当顶天的高个子,把美国拉进伊朗是迫使美国通过中东重回欧洲的最便捷的途径。

美国国内的亲以色列游说集团自然对把美国拉回中东很起劲,收到国防开支急剧缩减而受到巨大挤压的美国军工集团对此也是兴趣浓浓,但美国公众对于再打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实在没有干劲。对奥巴马来说,在总统大选在即和经济和就业依然没有起色的现在,在伊朗开战是自杀性的。另一方面,美国战略重点向亚太转移既符合历史潮流,又有时间从长计议,是最好的政策选择。

在美军打进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初,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溃不成军,美军兵锋正健,而且得到中亚国家和巴基斯坦的支持,可以从伊拉克和阿富汗两个方向夹击伊朗。但美军没有利用这个机会动手。现在这个机会已经失去,而且美国的战略重心正在向亚太转移,美军动手的门槛大大提高。理解了以色列和欧洲的焦虑和美军的“移情别恋”,就容易为什么在伊朗核危机问题上黑云和暴风一阵紧似一阵,但雷雨却一直没有下来。这正是伊朗核危机的诡异之所在。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