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转基因食品恐惧症,其实是自己吓自己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96059/

植物基因工程(espion via iStockphoto.com)

植物基因工程(espion via iStockphoto.com)

(文 / Emily Willingham)美食评论家阿瑞 · 勒沃(Ari LeVaux)撰文《转基因食品的切实危害》一篇,以近年来针对消化植物性食材的一些生物学研究成果为根据,提出有必要对美国当前的转基因食品规范进行一次彻底改修。该文雄辩滔滔,溅起水花颇大,可惜在科学性方面却可谓浑身枪眼。勒沃引用的研究与转基因食品的“特殊危险”毫无关联,引得不少科学撰稿人纷纷撰文驳斥。

莫须有的恐惧

不幸的是,谣言总是传千里,勒沃的文章单单在 facebook 上已经有 1.1 万次分享。勒沃断言将把现行转基因食品规范搅个天翻地覆的所谓 “定时炸弹” 其实不过是子虚乌有。勒沃口中威力巨大的 “炸弹” 来自于一篇《细胞研究》论文,论文称在人类血液中确认了一种植物小分子,它们的人类版本被称作 “微小 RNA”(microRNA),负责管控蛋白质的生成。

【编者按:相关果壳网文章 大米的逆袭:植物操纵了我们的身体吗?

中国南京大学的研究人员首次在日常食用稻米和其他素菜的人体内发现了植物微小 RNA,而且这些微小 RNA 会抑制一种通常用于去除血液中 “有害” 低密度胆固醇(LDL)的蛋白质的正常生成。这项仍旧需要进一步确证的研究,打开了一扇探索天然食材的微小 RNA 如何作用于人体健康的大门。不过,关键的是,研究中涉及的稻米是非转基因作物。

但是,这在勒沃的笔下却变成了: “研究本身和转基因食品无关,但是却展示了一些新型食品,比如转基因,完全有可能通过一种闻所未闻的路径来危害人体健康”。之后勒沃试图修正他对微小 RNA 的一些错误描述并添加某些说明,但在总体观点上仍旧坚持己见(“我借用这一研究成果是要来指出转基因食品影响人体的一种可能的机制”),并且认为对他文章的批评都是偏离靶心。实际上,批评文章除了指出科学错误之外,重点在于指出勒沃引用的研究成果所针对的是 “所有植物性食材”,而非特指 “转基因食品”。在微小 RNA 的问题上,转基因和非转基因食品没有任何区别。

为什么会自己吓自己?

真正 “偏离靶心” 的是勒沃自己。他把火力集中于美国孟山都公司(美国一家农业生物技术跨国公司,全球领先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编注)大力推广的转基因食品安全评估标准——“实质相同”——之上,这一标准认为如果转基因食品在蛋白质组态和营养成分上和非转基因食品一致,就可以将两者等同视之。

实际上无论如何,在生物科技创新类似社交媒体上的谣言传播速度一样日新月异的今天,废弃 “实质相同” 这样一个相对灵活的标准都是不明智的。而与 “实质相同” 标准相对的 “预防原则” [注] 使用 “假如……就” 模式代替了明确的证据,从而让它成了没牙的老虎。例如,奥巴马政府最近就在非处方紧急避孕药问题上采取了 “预防原则”,认为这类药品的生产商 “无法确定地证明” 他们的药品不会对 11 岁女性造成健康危害。好了,这下偷尝禁果的 11 岁女孩面对的就是怀孕了。

这就是预防原则的本末倒置:错误估算了未知风险的潜在危害。

即使撇开转基因食品规范机制的问题不谈,南京大学研究人员的成果也只是说明人类存在吸收植物微小 RNA 的事实,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转基因食品修改了微小 RNA,目前市面上的转基因植物性食材是躺着也中枪啊。

勒沃为了将转基因食品和微小 RNA 联系在一起,似乎混淆了 “微小 RNA”(miRNA)与细胞中其他管控蛋白质生成的物质之间的区别:1994 年,短命的转基因食品 “莎弗番茄”(Flavr Save tomato)就修改了 “小干扰 RNA”(siRNA),以加速成熟。勒沃还指出,某些植物中有关除虫的基因被修改,而这种只针对害虫的修改在他看来也是有害的,尽管目前没有任何研究表明这些被修改的转基因食品分子出现在人体组织中。简言之,小干扰 RNA 和微小 RNA 在细胞功用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

完备的检测

必须说明,某些修改微小 RNA 的研究正在进行。那么,即使这些人为修改微小 RNA 的转基因食品成为现实,南京大学的研究成果真的会如勒沃所言推翻 “实质相同” 标准吗? 不,“实质相同” 标准仍然要求进行检测,而不是如勒沃暗示的那样是一个 “不检测” 标准。勒沃认为,如果一个番茄经过转基因带上了鱼的基因,它就根本不是一个番茄了,以往对番茄的检测根本不适用于这个 “鱼茄”。科学家确实已经制造了包含北极比目鱼基因的 “鱼茄” 以加强番茄的耐寒性,不过这个 “鱼茄” 最终没有通过耐寒测试。

但是,纵使没有失败,它仍旧要经历一系列额外的环境和安全测试以证明其与普通番茄 “实质相同”。这些测试不包括全面的人类临床检验,但是转基因食品在毒性和过敏症状方面确实经过了与药品相同的非临床安全性评定。此外,得益于在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和代谢物组学上的技术进步,现在已经可以在分子级别比较转基因和正常食品之间可能存在的差异了。

南京大学的研究指出某些植物的微小 RNA 可以耐受消化系统并进入人体血液,它们在人的发育和相关疾病方面都产生了一定影响。这些微小 RNA 对人体健康到底有无危害?这个问题一定不会在勒沃抛出的转基因 “臭弹” 里找到答案。

注释:
[注] “预防原则” 规定于欧共体条约第 174 条第 2 款,欧盟委员会在 2000 年发布的一份有关预防原则的通告[COM(2000)1]中明确了该原则的司法定义:“当有关人类健康的风险是否存在或者其程度存在不确定性的时候,有权机构不需要等到风险实现和风险的严重性变得明显,就可以采取保护性措施。”
本文编译自 Slate 网站评论文章 The Very Real Paranoia Over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作者 Emily Willingham 是一名生物学研究者。原文发布时间为 2012 年 1 月 17日。
文章题图:TANG YAU HOONG/tangyauhoong.com
内文题图:iStockphoto.com

果壳科技视点微博: http://t.sina.com.cn/guokrsciblog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